当前位置: 鬼书集 > 最后一个阴阳师 > 第二十五章 先锋

第二十五章 先锋

  “是不是感觉很害怕?”二叔问我道。

  我哭笑了一声道:“我要说不怕,不管你们信不信,反正我是不信。”

  “重剑无锋,想一下你爷爷,一个满口黄牙抽着旱烟袋的老头,如果站在一起,你会认为他是一个可以与宋斋主人并肩的一个人?”二叔说起我爷爷的时候,一样的豪气干云,让我很难想象,这个人在初回林家庄的时候,竟然是要报复我家,而到了现在,却被我爷爷,一个起码表面上已经死去的人,给折服。

  就在这个时候,那个酒店经理又来了,这一次他的脸上还是堆着笑,但是这次的笑就有点不自然了,他的身后,还跟着很多的保安,看起来有点慌乱,经理走了过来,对九两道:“外面有人来了,点名要找这个房间的林小凡,我一看是您的朋友啊,他们那阵势也挺吓人的,就想拦着,可是,这根本就拦不住啊。”

  九两站了起来,走到窗户边儿,拉开了窗帘,看了一眼又招呼我们道:“来看看,阵势的确不小。”

  我走过去,看到酒店前,黑色的轿车围了一个圈,车前站满了人,就冲这阵势,就给人一种强烈的压迫感,是人数上的压迫感,在其中一辆长长的车前,站了两个人,一个是同样穿西装的王亚东,一个是一个穿着一身旗袍的女人,这个旗袍我很眼熟,就是我在宋斋里,看到的那种侍女穿的旗袍,此刻就站在那里,怀里抱着那只黑色的狸猫。看起来雍容华贵。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九两的手机响了,在她身边站着的我,很明显的看到了来电显示的名字,上面写的是一个名字,陈浮生。九两对我们笑了一下,道:“我爸。”

  然后,这个姑娘直接打开了免提,对面传来九两老爹的声音道:“你现在回来,一起吃顿饭。”

  “小凡是我朋友。”九两说道。

  电话那边沉默了一下,最后说了一句:“好自为之。”九两挂了电话,看着我道:“你干嘛这幅表情?”

  “你回去吧。”我道,这时候,九两的老爹的一个电话,意思是什么,很明显,在这种省会城市,一下子在酒店门前搞了一个类似黑社会一样的活动,王亚东还在场,其实就说明了很多问题,王亚东代表的就是九两的老爹陈浮生,这是他默认的事儿。他叫九两,是不想让九两跟我站在一起去。

  “废话真多,走吧,下楼去会会?林小凡,刚被人家差点整死,现在连见面的勇气都没有了?”九两走到门口的时候,甚至还回头嘲笑了我一句。

  二叔也站了起来,笑道:“这九尊木雕,可是个大礼,你回不起礼,总要当年道谢的。”说完,他也站了起来,朝门口走去。

  我点上根儿烟,跟在后面,脑袋一片混沌,小辈儿之间的战斗,二叔不能插手,那单靠我,到底能做什么?

  我跟着他们,走到门口的时候,他们放缓了步子,让我走在前面,跟去宋斋的时候,一样的步伐,并不是他们就要把我推到前台来,而是他们自动的,默认要成为我背后坚实的力量。

  对面的车都是豪车,我们这边儿,是靠九两掏钱租住酒店的一群农民,穿的还是黑三当时给我买的还算可以的衣服,在气势上,就差了他们一截。当我们走出了酒店的时候,身边的那些黑西装,瞬间一个呼啦啦的,把我们围成了一圈儿。

  这个动作,让我想起了我在宋斋中的经历,此刻的我,面对的是一个宋斋的小少爷,但是严格的来说,是面对的整个世界,我爷爷包括我二叔在宋斋的举动,等于在挑战世俗的规则。

  我还未动,虎子已先动。

  那个在旗袍女子胸口处趴着的黑色狸猫,也在瞬间就跳在了地上,初次交锋,竟然是这两个神奇的动物。

  “去吧。”我拍了拍虎子的脑袋,这一次,无异于两军交战,而虎子,则是一个冲锋陷阵的先锋。

  这一次的他,没有低吼,没有吼叫,浑身的毛发没有炸起,只是简简单的,无视了整个围着我们的人群,在他的世界里,只有那只猫,那一只,另一个人培养起来,来挑战他主人的猫。

  他跟我一样,不能输。

  那一只猫很漂亮,它在体型上,要输虎子一截,但是气势上,绝对不落下风,此刻竖直的尾巴和那眯起来的宝石蓝眼睛,都显示了它的斗志甚至比虎子还要昂扬。

  “虎子能赢吧?”我低声问二叔道,那一只猫,看起来非常的年轻,而虎子,似乎已经是一个久经沙场,一个暮年的的老将,他毕竟是一只狗,一只不知道活了多少年的老狗。

  “他比你有分寸。”二叔一句话,把我噎死,让我只能看着这个战场,这一次,路人们似乎都感觉到了杀气,没有人过来凑热闹,而车里的那个帅气的年轻人,到现在没有下车,那些人也没有动作,似乎默认了我们见面的第一场交锋,就由场上的两位先来。

  虎子走的很慢。很悠闲。可是对面的狸猫动作却十分的迅捷,它以我肉眼几乎捕捉不到的速度快速的冲起,猫爪在虎子的脸上留下了重重的一道疤,那只黑色的狸猫却在抓了一下之后,回到了原地。

  好快的速度!虎子似乎根本就没有反应过来,被抓了一下的他用腿蹭了一下脸,继续往前走。

  第二爪,继续抓在虎子的脸上,那只黑色的狸猫却在抓了一下之后,继续回归原点,它没有虎子那么矫健的体型,可是它却有无以伦比的速度。虎子根本无法捕捉。

  第三爪之后,虎子终于恼怒,不再悠闲的漫步,对着黑色的狸猫就扑了过去,可是等到他落在黑色狸猫的位置,那只黑猫却已经在他的脸上再一次留下了一道爪痕,它已经在虎子扑到之前,转换了位置。

  虎子强止住身形,回头看了一眼那个黑色的狸猫,那狸猫脸上,我竟然看到了人性化的嘲笑。

  我紧握着拳头,现在任何人,都能看到虎子的劣势,他根本就无法碰到对方。

  可是虎子怎么会认输?他开始没命的嘶吼,没命的狂扑,但是场上的局势,却是一场猫戏狗。

  虎子再怎么疯狂,都无法触及到对方,直到虎子的脸上已经被抓的血肉模糊,他其中的一只眼上,都带着血痕,可是他却还似乎在做着无用的动作。

  向前冲,转向,扑。

  结果是被抓,找不到对方的身影。

  这是一个循环,虎子从始至终,没有碰到那只黑猫的影子。

  那些黑衣人已经笑了,旗袍的女人看着我,笑的胸前的两颗巍峨都在不停的颤抖,我看着还在拼命的虎子,双眼发红,紧握着拳头,想要让虎子回来,这只猫已经他妈的成精了,就算换上人,都不一定是对手!——我已经不把虎子当成一条狗来看!

  一双手,放在我的肩膀上,微微的用力,示意我稳住,这双手给我的感觉,就是二叔。

  同样有一只手拉住了我的手,紧紧的握住,九两泪眼婆娑的道:“不知道为什么,我看到虎子就想起你,你俩很像,只是你没发现而已。”

  场上的形式,依旧如此,虎子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那只狸猫却还是状态悠闲。

  最终,做了无数次扑倒动作的虎子,遍体鳞伤的在走,每个人都能看到,他似乎在下一秒,就要跌倒。

  他已经没有力气继续下去了。

  他还在坚持着,前进,然后跃起。

  我似乎看到了那狸猫胜利的笑容。

  却在瞬间看不到了虎子的影子,他忽然,把速度提到了刚才的他前所未有的地步,在所有的始料未及之中,画面定格。

  场上的虎子遍体鳞伤,却爆发出一股绝对王者的气息,他的嘴巴里,叼着那只还在挣扎的狸猫。

  他的嘴巴,卡在狸猫脖子上的位置,然后他甩了一下,把那只狸猫甩向那个穿着旗袍的女人,根本就没有再看一眼的转身朝我走来,走到我身边儿,他眨眨眼,晃着尾巴舔舔我的手。

  不管刚才的他是谁,现在他只是虎子。

  “输赢,一招就够了。”二叔在我身边道。

  “虎子在教你。他想对你说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