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最后一个阴阳师 > 第十四章 不要脸

第十四章 不要脸

九两在说完这句话的时候,我抽烟的手都抖了一下,烟灰掉到了我的脚上,余热烫的我生疼,可是我却没有功夫去弹开它。

“具体是什么情况?”我眯着眼睛问道,我也不知道我是怎么想的,本来来说,我是这辈子都不想跟这个女人再有丝毫的交集的,可是命运却鬼使神差的跟我们俩开了一个极大的玩笑,我在郑州从和她偶遇到现在,几乎天天都在走霉运,难道她是我梦中的克星?

“我就知道,你知道了以后,还会管这件事儿。”九两看着我说道。

“我跟她,已经没有什么感情了,你应该知道,我很爱小妖。只是这一次,不管是什么原因,她总算是帮了我一次,我这人没有大本事,但是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人敬我一丈,我把她顶头上。”我说道,这句话与其是说劝九两,不如说是给自己一个犯贱的理由。

“你心里怎么想的,我估计,也就你自己知道,你要管,我不拦你。”九两道,这个女的,真的是极其的聪明,也非常的了解我的为人。

“不说这个先,我现在是什么情况?无罪释放?”我问九两道。

“你跟二蛋,只能算是取保候审吧,陈蒙雨,虽然说,那天杀刘大招的那个人不像你,可是这也是不像你而已,再加上,关押你的时间,最多也就四十八个小时,媒体一曝光,警察自然要放了你,但是我估计这事儿啊,最终还是得落到你自己头上,现在最焦头烂额的就是警察了。”九两说道。

“活该,你不知道,我当时有多绝望,要不是有这虚无飘渺的龙气救命,你现在看到的我,估计就是一具尸体。”我冷哼了一声道。

“别乱想,我跟你保证,那事儿不是我父亲做的。”九两再一次解释。

——我们一起吃了饭,得知二叔就快要来的我,心情也放松了下来,吃完饭之后,我就拉着九两,陪我一起去见一趟陈蒙雨,因为我自己也着实的不知道,到底怎么去面对这个女人。

陈蒙雨的家我来过,当然,她在别的地方有没有家,这我不得而知,显然这一次,我运气不错,打开门的陈蒙雨非常的憔悴,看到是我,一把就摔上了门儿,在房间里叫道:

“你走,你来这里干什么?”

我的手还保持着一个敲门的姿势,却非常的局促。胖子说我这辈子桃花多,多到已经成了桃花劫的地步,很明显的没有说错,现在的我,就深有体会,我实在无力的去处理我和这个女人之间的关系。

“我来吧。”九两看我非常尴尬,对我笑一下说道。

她走过来,敲了敲门,道:“小雨,是我,九两。”

陈蒙雨再一次打开了门,眼圈已经红红的,这一次,她倒是没有在看到我之后立马就关上门,却始终没有再看我一眼。把我们让进房间之后,我一进屋,就闻到了非常剧烈的熏香味道。

门前的走廊里,慢慢的,全是黄符,几乎贴满了墙壁,而且之前我看到挂满了陈蒙雨个人写真的墙壁,此时已经拿掉了照片,换上了佛像。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信仰,陈蒙雨也是一个普通的女人,她在面对整个恐怖离奇而诡异的情况的时候,也会选择念佛点符,这很正常,这也更让我知道,这个昔日看起来坚强的女人,此时是多么的慌乱。

房间的客厅里,正对着茶几,有一个金色的大慈大悲观世音菩萨法相,看起来宝相庄严,法相前有一个香炉,上面燃着香,显然是刚才就已经祭拜过的。

“神仙很忙,每天求着神仙们办事儿的人,数以亿计,如果她每个都帮的话,还不忙死?临时抱佛脚不说有用没用,起码我相信,求人不如求己。”我看着陈蒙雨道。

她张了张嘴巴,看了看九两。

“我都告诉小凡了。”九两对她点了点头,又笑道:“你放心,他已经不是你认识的林小凡了,他可以帮你。”

陈蒙雨再看我,眼神儿怪异,她说道:“你是在可怜我么?”

“一码归一码,我不想欠你人情,还有,今天早上的话,是我说过了,我道歉。”我对她说道。

她一下子就不说话了,三个人坐在这里,气氛诡异而压抑,放佛每个人,都在各自的想着自己的心事。

“你们俩聊着,我出去买点东西,等下回来。”九两站起来就告辞了,她走的很快,我都没有来得及阻拦,她就已经跑出了客厅,本来三个人就已经够诡异的气氛,她一走,更加的诡异了起来。

这份儿诡异之中,夹杂着尴尬,我面对的,是前女友,前女友嫁人了,现在死了老公,我是被怀疑的杀她老公的杀人犯。这种混乱的关系另我非常的迷茫。可是我却不想这份儿尴尬继续下去,我今天来,是还人情的。

“我是一个阴阳师,虽然是半吊子的,不过有几个比较厉害的朋友,我想,如果你遇到了什么麻烦的话,你可以告诉我,还是那句话,我不诋毁神佛,但是我认为,他们很忙。”我率先打破沉静道。

她看了我一眼,似乎对我自我介绍是一个阴阳师,感觉非常的不可思议,陈蒙雨大学的时候,就非常的笃信佛教,而我那时候,是一个坚定不移的无神论者,可能是我的转变,让她非常吃惊。

当然,这是我片面的想法,我不确定,她还会记得大学三年的那个我。

“我的身上,最近经历了很多的事儿,这无法跟你明说,我希望,我们还会是朋友,现在,我可以帮你。”我道。

“他每天都会回来,非常准时。”陈蒙雨没说废话,直接切入正题。

“他是在死后的第二天回来的,我一开始,认为这只是一个梦而已,包括第三天第四天,他都会回来,我依旧以为这是一个梦,我认为我是无法接受他忽然就死的消息,所以才会做那样的梦。”

“第五天的时候,我发现,这不是梦。”陈蒙雨说到这里,已经啜泣了起来。

“你是怎么知道这不是梦境的?你看到了他,还是他留下了什么东西?”我不想看到她哭,直接就问道。

“他留下了东西。”陈蒙雨点头道。

“什么东西?可以给我看看么?”我问。

陈蒙雨忽然脸一红,抹掉泪水道:“不行。”

“那你可以告诉我,他到底留下了什么么?”我也纳闷儿,她怎么会忽然的脸红了起来。在我这么问的时候,她的脸更红了,似乎非常不愿意回答。

“你可以把我当成医生。”我循循善诱的问道,心里却又不祥的预感,难道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儿。

“第五天的时候,他要了我,还在我胸前印了一朵梅花,当天晚上我醒来的时候,就吓坏了。”陈蒙雨道。

我一下就猜到了答案,道:“但是第二天你发现,你那个在梦里见到的这个人在你身上的吻痕,还在,对么?”

陈蒙雨的脸一阵红一阵白的点了点头。

看着她此刻的模样,其实我还是有点恶趣味使然,不是我对她有什么想法,而是后悔大学的时候我为什么那么傻,我他娘跟跟她在一起三年都什么都没有发生!——这只是我心里的那一点点邪恶的小心思,一闪即逝。

“那他在之前的四天,出现在你的梦里,都做了什么?”我问道。

“什么都没做,就像他平时回来的时候一样,躺在床上呼呼大睡。我就感觉到有东西躺在我床边儿,然后醒来的时候,却什么东西都没有。”陈蒙雨道。

“不介意我抽烟吧?”我问她道。

我忽然的客气让她再次错愕,她摇头道:“抽吧,我去给你拿。”

“不用,我十块的就行。”我对她道,我知道,她要去拿的,肯定是刘大招生前的好烟,我第一次来的时候,刘大招就曾丢给我一条中华,想起那个跋扈的胖子,在短短的几天里,就变成了一个死人,这让我有点唏嘘,生命无常,当时那个嚣张的胖子,可会想到自己的今天。

我抽着烟,陈蒙雨就那么看着我,到最后,她实在忍不住问我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我掐灭了烟头,对她道:“按理来说,亡魂头七回灵,这很正常,如果是亡灵真的有什么心愿未了的话,也是在头七那天,会以梦境的形式,告诉自己的家人,你这个从第一天就开始的,的确少见,更何况,亡灵竟然还能要你的身子。”

她脸一红,道:“你到底想说什么。”

我看着她道:“如果我所料没错的话,刘大招的亡灵,根本就没有走出过这个房子,不入六道轮回,才可以不守阴间规矩的夜夜回门儿,问你一句非常冒昧的话,你们两个的夫妻生活,是不是五天左右?”

问这句话的我脸红了,听了这句话的陈蒙雨,脸更红。可是她瞪着我,骂道:“林小凡,我以前怎么没有发现你这么不要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