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最后一个阴阳师 > 第十五章 招魂

第十五章 招魂

我被她这么骂,一下子放佛又回到了大学的时候,那时候我是一个纯屌丝,我说过,三年,我跟她维系着柏拉图式的恋爱,当然,不是我林小凡是一个纯洁的坐怀不乱柳下惠,而是我不敢,每次都要有点亲密接触的时候,她都是用一句你怎么这么不要脸的笑骂就让我落荒而逃,甚至我那个高富帅的舍友,都给我过药,说你空守着这么一颗好白菜,不下手简直是暴敛天物你知道不知道?

或许很多事情我无法放下,并不是因为感情,而是因我三年以来我认为一个清纯可以天长地久的人最后的背叛,让我心里失衡。

这也就是我,如果换做别人,会不会回一句,到底是谁不要脸?

“你回答我是或者不是。”我不敢与她对视,眼神躲闪的道。

“我想知道,这跟他会回来,有关系么?”

“有。”我点了点头说道。

“你回答对了,我希望这个问题,你不是用来调戏我这个刚刚丧夫的小寡妇的,那就不再是我认识的林小凡。”她红着脸快速的回答道,说完,又似乎是感觉挺不好意思的,加了一句:“大招他,平时工作比较忙。”

我点了点头,再次点上一根儿烟,这一次她直接拿走我的烟盒,也给自己点上一根儿,浑身都在瑟瑟的发抖,似乎想到了什么。

“那现在事情已经非常好说了,你男人刘大招,他的魂魄,就在这个房子之内,并且,他并不知道自己死了。”我说道。

黑皮古书上,有这方面的记载,很庆幸,我这一次用上了我的黑皮书里的内容,毕竟像九两哥哥这样的特殊情况,着实也不多见。上面说,有些亡魂在死之后,不知自己已死,会保持着他平时的生活习惯,继续干着以前的事儿。

这种情况,一般发生在突发的状况之中,比如说一个人去上班途中就要迟到,却出车祸死掉,他的灵魂还保持着他去上班的状态,或者是已经被“突发”状况给吓懵了,根本就不知道自己已经死掉的事实。所以还会做生前想做的事儿。

刘大招的情况,虽然不尽相同,但是有很多的累似点,他会在每晚的时候,回到床上,躺在陈蒙雨的旁边睡觉,然后会在习惯的日子里,跟她过夫妻生活,他似乎是感觉自己还是现实的生活在陈蒙雨身边的男人。

他的死,绝对没有那么简单。因为黑皮古书上记载,阴阳两界都有其规则,就算是横死之人,刚开始不知己身已死,也会很快明白,或者是被神秘的法则力量(也可以说的牛头马面)带入阴间。

可是刘大招是一个意外,他似乎没有被带走,而是在每天,刚死的第二天,就能回来。

陈蒙雨被我刚才的话说的瑟瑟发抖,摘下脖子里的佛陀挂件拿在手中问我道:“你的意思是,他现在就在这个房间里?从未走出过?”

我点了点头道:“很明显就是这样,不然的话,他就是想你了回来看你,也是在逢七的时候。”——这一点我最有发言权,因为我的爷爷,就是逢七回来。

陈蒙雨下意识的朝四周看了看,抱紧了肩膀,看着我道:“你说的都是真的?”

我点了点头,问她道:“你是喜欢他回来,还是不想让他再回来?”

我问她这句话的时候,紧紧的盯着她,我想要知道她的答案,而她的脸上,一阵青一阵白,这个问题她很难回答,想他回来,会害怕,不想,那就是不爱。这个问题简直比那道我跟你妈同时掉水里你先救谁还来的让人蛋疼。

最后,她也没回答我,我对她道:“死者为大,入土为安,但是怎么说呢,但是我不理解,他的死,为什么会这么蹊跷,我看了报纸,你说,你曾经见过那个杀死了刘大招的人,你可否看到他是怎么杀死刘大招的,他又长什么样儿?”

陈蒙雨手中的佛陀,在我问这个问题的时候,啪的一下掉到了地上,摔成了几半儿,而她整个人踢掉了鞋子,蜷缩在沙发上,抓着头发问我道:“这个你一定要知道么?”

“很显然,只有知道这个,知道他死的原因,我才有解决的办法。”我道。

“我什么都没看到!我以为就是一个梦!!我真的以为是一个梦你知道么!!可是我醒来的时候,他已经死了!!”陈蒙雨抓着头发,似乎都要扯掉自己的头发说道。

我又递给她一支烟,帮她点上,她像是一个瘾君子犯了烟瘾一样的浑身颤抖的大口大口抽着烟,继续手舞足蹈的道:“我半夜模模糊糊的醒来!我好像听到大招跟人说话,一看我的床头站了一个人!一个穿西装的人!我却死活都看不清楚那个人的脸,大招告诉我他出去办点事儿,等下就回来,让我先睡!就跟着那个人走了,我还骂了一句,你怎么随便就让人进卧室啊!但是他没理我,那个人也从始至终没有跟我说一句话,他带走了大招!第二天早上我醒来的时候,发现我身边的他,身体已经凉掉了!”

说完,她一下的蹦到我的身边,指甲紧紧的掐进我胳膊的肉里,几乎带着哭腔的道:“所以大招死的全身没有一点伤痕,也没动静,他也没病!我看到的那个人,其实是带走了大招的魂魄对不对?!对不对?!”

“应该就是这样,我想,我已经明白是怎么回事儿了,这两天,我就来帮你解决,你电话号码给我。方便联系。”我对她道。

她从抽屉里拿出纸笔,给我记了电话之后,问我道:“你什么时候来,我晚上要怎么办!?你个混蛋为什么要告诉我菩萨很忙!”

“他既然不知道自己死了,你就不用怕,把他当成自己的男人就行。实在不行的话,吃点安眠药就可以了,记住,这事儿告诉我一个人就行,不要对别人说起,不然,人家还会拿你当神经病。”我对她说道,说完,我就走出了她家,在门口,看到了笑着看着我的九两。

她一眼就看出了我手臂上的指甲印,道:“你也太急了,人家还带着孝呢。”

“我宁愿推到你,也不愿意推到她。”我说道,说完,刚才被陈蒙雨掐的破掉的位置,再一次被一双老虎钳拧上,我拍掉九两的手,道:“别闹了,走,回去,我跟你商量点事儿。”

回到酒店,我对不明就里的九两说道:“我想,我明白了,刘大招的死因。”

“别卖关子,有话快说有屁快放。”她直接催促我道。

我看着她道:“你记得我那天跟你要刘大招的生辰八字不,我是为了给他做法,很简单的法,用他的生辰八字和毛发,做一个小人,但是我只是简单的报复,想要他瘸掉一条腿而已。”

“可是我却没有想到,就在我为刘大招扎纸人的那天晚上,竟然有人,对他做了另外一种法。他这个,要比我的这个要阴毒的多,我听我胖子师傅对我说,这世界上有一种法门,可以让人死,在不知不觉之中,带走他的魂魄,这种邪法,一直被道教正统所鄙视,法门的名字叫招魂。”

“顾名思义,招魂就是招走人的魂魄,这种办法阴毒,更重要的是,只要是邪法就有反噬,比如我给刘大招的扎纸人,就绝对会给我自己带来很大的伤害,所以我在凌晨的时候,就烧了那个纸人,破掉了自己的法。”

“招魂这个邪术,几乎是以命换命,而且执行起来非常的难,必须要在死者生活的地方,布下一个阵,并且,被招魂儿的那个要信任你,比如说我要给你设一个招魂儿的阵法,你会在睡梦的时候梦到我,然后我告诉你,九两,走,跟我去一个地方。你跟我走了,就再也回不去了。”

“所以害刘大招的这个人,肯定是刘大招熟悉的一个人。我听陈蒙雨说,那天晚上,刘大招似乎在朦胧之中告诉他,要跟一个人出去办点事儿,之后就再也没有回来。”

“所以这个目标更小,想要揪出这个人,只需要查出,在刘大招死之前,曾跟他有密切联系的人,这个应该难不倒你,去警察局,找人查一下他的通话记录就好了。”我说道,说到这里的时候,我很兴奋,不是我终于用上了黑皮古书的内容而兴奋,是我终于靠自己的能力,可以解决一件事情了。

“现在还能找出来那个人?你不是说,设下招魂这个邪术的人,几乎是以命换命?那那个人应该也死了啊,还怎么找?”九两看我的眼神,写满了不信任,似乎不服气,我怎么会忽然之间,变的这么,这么厉害还是这么神棍?

我笑着对她道:“这是那个人最高明的地方,却也是最暴漏自己的地方。”

“反噬一般在施邪术二十四小时之内到来,在这一段时间里,他可以在方圆十里之内,找一个同年同月同日生的人替死。为自己挡去死劫。”

“这下范围就更小了,你只要查出,胖子刘大招死之后的第二天,哪里有死的人,找到最无端死去的人,最好的横死的,查出他的出生年月,然后对比,几天内跟刘大招有联系的人,如果刚好生日一样,那就可以确定,谁才是杀死刘大招的真正凶手。”

九两看着我,一脸的疑惑。

我心里,说实话,也没底儿,到现在为止,我确确实实在纸上谈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