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最后一个阴阳师 > 第四十九章 最大的阴谋

第四十九章 最大的阴谋

  我这梦境一样的感觉一直持续到我回到了酒店,二叔把我丢进了洗澡间,打开了淋浴的喷头,任凭冰冷的水顺着我的额头浇灌而下,那条狗就陪在我的身边儿,它的毛也顺着冷水贴在它的身上,狗在身上有水的时候会甩动一下几乎是自然反应,而甩动下来的水,再一次溅了我一身。

  “林小凡,你醒醒!”二叔晃着我的脑袋。

  我虽然现在已经身体走出了那个宋斋,我却仿佛已经把灵魂丢在了那里,后来我蜷缩着身子,抱着那条黑狗,没有哭,却不知道自己是什么心情。

  从二叔出现,到带我出来,这看似非常简单的交锋,就是走了一圈,不身临其境,根本就无法体会那其中的凶险,甚至在我们转身的时候,我还在担心背后有没有冷箭放出来,一脚踏出宋斋,像是走出了一个世界。

  “二叔,告诉我答案好不好?”我看着二叔道,这时候的我,迫切的想要知道一个答案,这一切的答案。

  “半个小时之后,酒店下面等我。”二叔说完之后,就离开了浴室,我关掉了淋浴头,甚至帮那条够擦拭了一下身子,把它放在我的床上,看着时间出了门,等我下楼的时候,我看到了一个身影,不是别人,正是二叔。

  他看到我之后转身就走,我也没多说什么,直接跟上,我们两个没有打车,走了大概有一个小时,聊城是一个水城,水边很多游乐场所,到了水边之后二叔跟人谈了价钱,租了一条小船,这个过程我们俩谁都没有说话,一直都是默默的划着那条小船,漫无目的的在水面上游走。直到船停下来,二叔拿出了一把手电,在空中绕了几圈,似乎是在给谁打什么暗号。

  我默默的看着他,在宋斋的时候,这个男人有以一当百的霸气绝伦,可是这时候,他还是在我的眼前,是我的二叔。一个沉默而又寡言的人。我不知道他在等谁,但是我隐约的知道,今天晚上这个男人,会告诉我答案。

  不一会儿,又有一条小船划了过来,上面探出来一个须发全白,但是脸上布满了皱纹的老头,他看起来非常的精神,穿了一身白色的运动装,非常的不协调,两条船并在了一起,那个老头跳上了船,对我笑道:“你就是林小凡吧,老是听你二叔说起你,我就是黑三的爷爷,黑鬼,当然,你也可以这么叫我,走江湖的不论辈分只论资历。”

  我已经差不多从宋斋之行的失魂落魄中走了出来,对于黑三的爷爷,总要是个长辈,我就道:“黑爷爷说笑了,就是论资历,我也只能小辈儿相称。”

  就这么说话的份儿上,我在不停的打量黑三的爷爷,发现这个老头除了年纪大却身体健康之外,也没有其他的什么,如果在大街上见到了,绝对就单纯的以为是一个身体还算可以的老头而已,谁还会想到这个是洛阳的盗墓黑道巨擘?我们也没有纠结资历辈分的事儿,那些只是客气话而已,又客套了两句,黑三的爷爷黑鬼直接就对我二叔道:“东西到手了没?”

  二叔冲他点了点头,拿出了那个纸卷,递给他道:“告诉那个人,记得以前他说的话,保证林家的安全,你应该能明白你现在手里的这个纸卷,代表的含义。”

  “这话我还真不敢说,八千老弟,你应该知道,我这话是实话,跟他们这些人打交道,实在是无奈之举。”黑鬼似乎非常为难。

  “坐,很多事儿,我侄子需要一个答案,我想,也是时候告诉他这个所谓的答案了。”二叔招呼黑鬼道。

  这个黑狗老了是老了,看起来倒是比黑三还会享受,他从口袋里掏出一个雪茄的盒子,剪开,一人给我和二叔点了一根儿,他抽着雪茄的样子,非常享受,而我这个烟瘾不大的人,却不怎么习惯这个口感。

  “小凡,其实你看到我手里的这个东西的时候,就应该知道了很多事儿,你二叔答应京城的那个人,如果他不打林家庄那个红棺材的主意的话,就给他捉一条龙,也就是找一个龙脉,其实这个纸卷代表的,就是龙脉的地点儿。当然,你可以叫它藏宝图,但是他的珍贵程度,可以超越任何的宝藏。”黑鬼悠悠的对我说道。

  就这么简单的几句话,印证了我心底的那朦朦胧胧的猜测,虽然之前有那么点想法,可是却丝毫不掩饰我在真的听到这个消息时候的震撼程度。

  “他们拍出去了那个多的图,这得代表多少条龙脉?”我震惊的道。

  “天下已经变了,当今的天下龙气四散,已经不是以前的那种天下龙脉归一的规矩了,所以那时候有皇帝,现在已经没有了,现在的龙脉,不可能只有一条,代表的也不是帝王,而是更上一层的权利。这就是宋斋最为高明的地方。他通过这个纸卷上的地图,几乎控制了整个天下的权利。你懂么?就是现在那些高高在上的人,其实等于他们在这里,接受宋斋主人的赐予,宋斋等于一个暗中的教皇王者,给众人封禅加冕!”黑鬼继续语不惊人死不休。

  我已经不可抑止的颤抖了起来,几乎是哆嗦着道:“这。。这怎么可能?”

  “其实这就是废纸一张,我可以跟你说白了,宋斋的主人,就是一个极其聪明的人,他不是鬼,是一个人,他最聪明的是,他可以利用人性中最为薄弱的地方,贪婪与渴望。——风水之说,其实现在太多人抱着的态度是不可不信,但是也不可全信,他就是利用了这一点,等于在另外一个领域,掌控了最大的权利。”黑鬼抽着雪茄说道。

  “他们是怎么做到的?”我迫切的问道,因为我在此时,嗅到了一股阴谋的味道,最大的阴谋。

  “很对人得到了这张图,但是也没有更进一步,当然,有更多的人得到了之后,进步了,这其中有商人,有政客。你会不会有一种感觉,就是你要进步了,就差一点点,一点点了,结果这时候,宋斋的人来了,给你了一张拜帖,然后送给你一条所谓的龙脉,等你真的去把先人的遗骨放进这个龙脉里之后,你成功的跨过了那一点点,这时候,你就会忽略掉你自身所有的努力,把一切的缘由都归根在了这条龙脉之上,认为这是风水之力使然,对不对?”

  “所以,与其说宋斋把握了整个天下的龙脉,不如说他有整个天下最大的信息情报网络和分析师,这些人有可能是一个算命先生,也有可能是一个高材生,总之他们就是一群人才集中到了一起,去分析哪些人有希望更进一步,这跟炒股一样,找到绩优股,然后告诉他们,我可以帮你。如果我跟你二叔的猜测没有错的话,所谓的宋斋,就是利用这个,来发展壮大他们的势力,直到现在,不知道多少人对他们言听计从,认为他们就是神的代言人!”黑鬼说道。

  黑鬼说的非常细致,几乎在听完了之后,我就清楚了解了宋斋所有的计划个布局,甚至脑海里传来他们游说的画面。

  我心头无比的震撼,看着二叔想要去确认,这个宋斋,真的就是整个天下最大的骗局?

  二叔对我点了点头,道:“目前来看,就是这样,其实这是一个可以说并不算特别严谨的谎言,可是它滋生的土壤却太过肥沃,真正到了那一层面的人,他们想要进步的那种渴望,让他们不得不相信所有的因素。这就是宋斋主人最高明的地方。”

  “宋斋这么多年的发展,已经形成了它这种独特的秩序和规则,就是所有那个位置的人,都是他们来选拔赠与,所以你应该明白,今天的那个人,为什么会如此的气急败坏了吧,因为我们的出现,夺走了属于他的一场天大的机缘,他是谁我不想告诉你,但是你可以想象一下,一个可以在现实中让无数人仰望的人,在接到这个区区一张纸的时候,对一个老头三跪九叩,那是多么荒诞而滑稽的画面。”二叔看着我说道。

  我可以理解。

  这真的是太过可笑。

  是可笑,还是可悲?

  顿时之间,我感觉有点乏力,因为我明白了这个之后,我才明白,今天晚上宋斋主人那个老头的几句话有多么的恶毒,他等于说我们林家,破坏了他们之间默认的规则,甚至晚上二叔,还夺了一个现实中非常厉害人物的机缘。

  “那我们现在他娘的,等于举世为敌了么?”我哭笑着问我二叔道,一个偏远地区的穷教书的林小凡,我就是小小凡凡的一个人,到底是因为什么,竟然能让我在这个时候卷入这么大的漩涡之中?

  当时的一个黑三利用现实的力量,就可以让我喘气的力气都没有,那么现在,我得罪了谁?!

  我现在甚至有种回到宋斋的感觉。

  因为有些力量,比鬼神更加的可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