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最后一个阴阳师 > 第五十章 返程

第五十章 返程

  鬼神的这种东西,可怕,但是我在看到鬼的时候,可以想到胖子,可以想到二叔,可以想到徐麟,不管是再怎么可怕的幽冥鬼怪,我都不会感觉到绝望,可是我此时在得知了事情的真相的时候,真的有这种窒息感。

  我甚至想象了无数把冲锋枪对准林家庄扫射是一个怎么样的画面,我看着二叔,迫切的想要知道,这个到现在都还沉着冷静的人,他到底是留了什么后手,来面对这个几乎举世为敌的局面。

  二叔好像就知道我心里所想的一样对我说道:“这些方面你不用担心,第一,我答应了那个人,三年之后的馈赠,起码有三年的时间,第二,我在做这个之前,就已经跟这个人谈好了条件,务必保证林家人的安全,他应该不会食言,真的食言了,还有其他的办法。”

  “至于举世为敌,这不可能,既得利益的团伙没必要去因为一个人去得罪别人,在说了,我听凤姨说起过,你爷爷曾在二十多年前在宋斋夺走了一个当时非常轰动的东西,现在你的暴漏,这算是一把双刃剑吧,别人在密切注意你的同时,也绝对会忌惮当年的你爷爷。谁会为了别人而得罪一个那么厉害的人物?又有谁知道,死去的他,到底有没有留什么后手?”二叔劝慰我道。

  我在听了他的话,继续迷茫。

  因为按照他们的说法,他们是否认这个风水龙穴的力量,是不承认这东西真的如同传说中这个邪乎的,可是他们也在否认的同时承认我爷爷,包括所有阴阳先生这种能力的存在的。

  “那你们说,这种所谓的龙脉的力量,到底是真是假?”我迷糊的问道。

  “信之有不信则无。”二叔说道。

  他说这句话表情非常的纠结,过了一会,他似乎自己也无法说服自己,道:“所以说,宋斋到底要干什么,没有人知道,你爷爷可能嗅到了其中的一部分味道,但是他却没有告诉任何人。这件事儿会非常的复杂,小凡,这一切对你来说,才只是刚刚开始。”

  “所以,他们到底是一个骗局,还真的操纵了什么,其实你们也不知道对吧?”我问道。

  “这个问题,谁都无法回答,就好像很多人就算不信这个,也在接到拜帖的时候会来拿一样,谁说的清楚?但是起码从现在来看,他们是一个,可以说是骗局,也可以说不是的团伙,真正的真相,只有等我们慢慢的解开。”黑鬼说道。

  我点了点头,感觉到非常的疲惫。有人为我谋划一生是好事儿,可是摊上一个不靠谱的爷爷是多么的不幸,你好歹为我谋划成一个高富帅,没有见过在你孙子没出生就开始往他身上加担子的。

  黑鬼在抽了一半儿雪茄的时候离开,他说要赶紧赶往京城去跟某个人禀告这边儿的事儿,这马上要开大会了,那边心急如焚,告辞了黑鬼之后,我再一次系统的全面的把我在宋斋里的经历,极近我脑袋能记忆的极限,全部告诉了二叔,今天他好不容易决定敞开胸怀告诉我一些事情,我怎么能不珍惜这个机会?

  “二十多年前,我爷爷曾经在宋斋夺走的那个昆仑龙胎,是不是我妈?”我问道。

  “可能是,也可能不是,这个问题,你应该问你爸。”二叔对我说道。

  “既然说起我爸了,我一直以为他是个普通人,可是我现在怎么发现,他其实才是隐藏最深的那个人?”我道。

  二叔看了看我,也抽着燃烧很慢的雪茄道:“不用着急的去揭穿每一个人,当然,也不要去给每个人都加上神秘的面纱,你爷爷给你留了太多的暗棋,这还要你一步步的去揭晓。”

  我现在一听到这个所谓的我爷爷给我留下暗棋什么的我就头大,我真的是不想要了现在,一个注定让他孙子不平凡的爷爷,怎么就可以厚着脸皮给我起了一个林小凡的名字?

  “爷爷他到底要让我变成一个什么样的人?又要我干什么?推翻宋斋?”我问二叔道。

  他摇了摇头道:“我还不知道,给我时间。”

  之后二叔似乎就不愿意再跟我多谈,我也没再问,今天我已经知道了够多的东西需要去消化消化,我们两个就划着小船返航,到了酒店之后闷头就睡,这一觉睡了多久我也不知道,总之睡的那叫一个昏天暗地,醒来的时候整个身子都要散架掉,而且我的醒来,还是那只黑狗在舔我的手把我舔醒,我睁开眼,除了看到那只狗,还看到了胖子在内的人。

  “我说小家伙儿,你是早宋斋里被女鬼给轮了?这一觉睡了多久你知道不?”我听到了胖子的声音。

  “女鬼我是见了,但是人家不喜欢我这款,就喜欢胖爷你这膀大腰圆的,托我捎信儿让你过去一趟呢。”我对他说道。

  “少扯淡,醒来了就跟胖爷我说说,到底经历了啥事儿?前天晚上也真的够奇怪的,我明明看到了你进了那个院子,可是为什么之后就什么都找不到了呢?”胖子问道。

  “别提了,就是一群唱戏的,给鬼唱戏的,现在我想起来,还感觉是去阎王殿走了一遭呢。”我对胖子说道,心里却在默默的对胖子说对不起,真的对不起,有些事儿不是我要瞒着你,而是现在,我真的不能说,没有任何时候我这么设身处地的体会到二叔的心情。

  胖子虽然不信,但是也没逼问,只是最后嘟囔道,你们林家人,哥们儿就不打交道了,全他娘的都是这副德性。

  吃罢了中午饭,我们正式返程,一下子远离了城市的喧嚣和人群,下了黑三的车看到林家庄的炊烟袅袅,我只感觉一切都太不真实了,我林小凡还是属于这个安静的村子比较好。起码这里的人,单纯,就算做出了什么事儿,相对于宋斋来说,也是单纯的可怕。

  我们回来,没办法通知任何人,所以我在会到家,看到林小妖肚子已经凸起,想到里面竟然有了我的孩子的时候,我实在是无法压抑自己内心的狂喜,一下子把一看到我就哭得跟泪人一样的林小妖抱紧在怀里死死的不想松手。

  “松手,别勒坏了孩子。”林小妖娇嗔道。

  “有种让他出来打他老子我?”我抱着她在原地转了一个圈儿。

  回到村子的林二蛋,也像是一个回槽的野马一样的奔回家,我估计接下来的一星期,估计白珍珠就又要在炕上躺着被桂珍婶子送饭了,而胖子,一到家就开始去找吴妙可,因为他最关心的,还是吴妙可肚子里他的孩子。

  奶奶马上就要抱到重孙,现在身体已经恢复,父亲看到我,脸上也写满了轻松,只是知道了太多的我,此时已经无法用纯粹父爱的眼光来看这个头发花白的男人,一家人在一起,吃了一顿团圆饭,这一顿饭牺牲了家里的两只远未长成的大公鸡,把奶奶心疼的肉疼,杀鸡的肯定是胖子,因为他说了,胖子我今天给你们来一道拿手招牌菜小鸡炖蘑菇。

  当天晚上,我就被林小妖揪着耳朵问话了,这小妮子白天的温柔都是装的,问的第一件事儿,就是吴妙可怀孕的事儿,这对自己的媳妇儿,真的没什么隐瞒的,林小妖也听的一愣一愣的,最后笑的花枝乱颤的道:“没看到死胖子怀孕,这是我这辈子最大的遗憾了。”

  笑完之后,她马上就挂上了愁容道:“小凡哥,可是我妈她怎么办啊,现在生个孩子?”

  她的一个问题,就问到了我的软肋上。

  “走一步看一步吧,对了媳妇儿,我跟你坦白个事儿。”我对林小妖说道,从见到她的那时候,我就想抽自己两巴掌,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我在外面跟那个女警小兰,虽然什么都没有发生,但是总归是差点擦出了火花,就在我回来的路上,她还不停的打电话给我,最后,那个电话,被我砸碎,从火车上丢了下去。

  这件事儿,我对林小妖坦白了,我也直说了,当时就是男人的生理反应使然,我有错,要杀要剐我都认了。

  我说完林小妖就哭了,哭的噼里啪啦的道:“小凡哥,我的脸啥时候能好。”

  我把额头抵在她的头上,把她揽进怀里道:“好与不好,你都是林小妖,独一无二的小妖。”

  日子似乎在我从宋斋回来之后,继续恢复了平静,还是往日都不能比拟的平静,三天后,一个爆炸性的消息传遍了林家庄。

  吴妙可跟二癞子在玉米地里干那事儿,被人看到了。

  二癞子,就是在吴妙可离婚之后,就在我家门口转悠着不走的,我们村儿最游手好闲的吃了上顿没了下顿的那个男人。

  这个消息,把我打蒙了。

  更重要的是,这事儿我不好意思问吴妙可,在林小妖去求证完之后,这小丫头对我哭得噼里啪啦的道:“小凡哥,是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