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最后一个阴阳师 > 第三十章 二叔的坦白

第三十章 二叔的坦白

  二叔的一句话,说的我们三个脸色大变,二叔却根本就不给我们时间来问,直接一个人进了酒店,剩下我们三个在车上凌乱。

  胖子现在还在等着我们布下一个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的大阵呢,可能还在车上,根本就还没到黑三给他安排的酒店。

  “愣着干什么!快打电话给胖子啊!”我叫道,二叔的话在我的心里,那绝对就是圣旨,之前我就感觉胖子吐血没那么简单,他这个人又死活的不靠谱,嘴上没有实话,现在二叔一说胖子死到临头,我都要吓哭了!

  胖子怎么可以就这么死了,这么贱的人!

  林二蛋跟胖子的感情也非常好,就算是超脱了师徒感情不说,如果没有胖子,现在估计林二蛋都已经饿死了,他同样哆嗦着拿出手机给胖子打电话道:“师傅。”

  “乖徒弟,这么大半夜的给胖爷我打电话干嘛?不知道胖爷我吃饭跟睡觉的时候最不喜欢别人打扰?!”那边传来胖子的叫声。

  “师傅你回来,你要死了。”林二蛋说一句话都说不利索。

  “放你大爷的屁,你才要死了,这小子是不是皮痒了?”胖子道。

  我一把夺过电话,对胖子道:“你别他娘的逞能了行不行?赶快给老子滚回来,我不想我儿子还没生出来干爹就给挂了!”

  “小凡?你忽然说这话是什么意思?”胖子还在那边嘴硬道。

  “我二叔回来了,说你死到临头了!”我都快哭出来了。

  “等我,快到了。”胖子听到我这么说,语气变的平淡了起来,似乎他也不准备在继续狡辩下去。

  我们回到了酒店,二叔就在前台的沙发上等我们,带着他回了房间之后,黑三好几次的欲言又止,似乎想要问一下他爷爷怎么样了,又被二叔搞的紧张的不敢问,不得不说,二叔刚才的那一句胖子死到临头了,让我们几个都异常的紧张。

  胖子受伤我们都知道,可是谁也没想到,他竟然会伤的这么重!

  “你爷爷没事儿,现在在一个安全的地方,别担心,一切就快搞好了,你们都回去吧。”二叔对二蛋跟黑三说道。

  黑三舒出了一口气,道:“用不用给您再开一间房?”——他竟然跟二叔说话,都用上了您字,二叔除了打他一顿之外,似乎还没在他面前做过什么,可是我在此时却感觉,二叔是在气势和魅力上,已经彻底的折服了这个刚去林家庄时候嚣张的无法无天的高富帅黑三。

  “不用,我晚上刚好要跟小凡说几句话。”二叔对他们点头道。

  他们两个告辞之后,二叔又坐在了沙发上,把整个头仰在沙发垫上,似乎非常的疲惫,我给他道了一杯水,坐在他旁边,他不说话,甚至我都不敢问,只是等着他“想要对小凡说的几句话。”

  “我还真小看你了,你竟然敢去第二次。”二叔忽然睁开眼,说道。

  他这句话,似乎是责怪我,在今天晚上第二次探访青旺街9号。我有点迷瞪,但是说实话,我甚至不懂今天晚上二叔在后来忽然的戒备到底是因为什么,说句有点傻X的话,我甚至感觉,今天晚上我在青旺街9号,更像是探亲戚一样的,甚至跟老头有了非常愉快的对话。

  “算了,这不怪你。”二叔看了看我的表情缓缓的说道,似乎都知道我心里在想什么,。

  “到底是怎么回事儿,我真的是没感觉到什么凶险。”我赫赫的说道,我闯祸了,可是我不知道自己到底闯了什么祸啊!

  “这件事很复杂,那个凤姨,绝对没有你看到的,你想到的那么简单,真正欺骗了我妈的不是你爷爷,而是她。”二叔捏着眉头道,似乎非常纠结。

  “我是被凤姨养大的,这个你应该想的到,而我,在你爷爷的计划里,是不该出现的一个人,他不知道在我妈的肚子里,当时已经有了我,可是当他知道的时候,我已经被凤姨被红棺材里抱走了。我是一个意外,这不怪你爷爷,而是我妈当时隐瞒了一切,这也是你爷爷愧疚了一生,在看到我的时候,甚至可以佯死,把自己活埋谢罪的根本原因。”二叔道。

  “活埋?!!!”我一下子从沙发上站了起来!这怎么可能!

  “你坐下,这件事儿我无法跟你解释,或许有一天,你就会知道真正的答案。”二叔说道。

  “我在最开始,明明知道,却还是没有拆穿他,是我错了,我以为你爷爷是为了生葬自己,为求龙脉的速发。可是在我看到林小妖的时候,我就知道我自己错了。”二叔说道。

  “到底是怎么回事儿?”我问道。

  “这件事情,很复杂,到现在,我自己都无法梳理其中的关键。”二叔闭着眼睛,开始缓缓的道来。

  “我是被凤姨,在那个红色的棺材里抱出来,并且养大的,她一直在灌输给我的一个概念就是,我母亲,是一个深爱着你爷爷的女子,但是她身上却有龙气,你爷爷欺骗了她,用她的命,做了一个风水局。好让自己的后人,可以利用这个的力量,做一个帝王。”

  “所以我从小被她教育的,只有恨,只有在有一天,变的非常厉害的时候,我要回去,解救我的母亲,去给她报仇。”

  “你爷爷知道,被抱走的我,迟早有一天会回去,他心怀愧疚,我不知道他会不会有恐惧,所以他在知道了我的身份的时候,选择赎罪,而我当时,认为这个不够,我在林家庄的祖坟里动了手脚,你当初做过一个梦,梦里的林家庄会是一个灾难。”

  “其实那个灾难,如果不是后来我的幡然醒悟,它会发生的,对,就是我一手造成的,你三爷爷的死,他的诈尸,全部都是我一个人为之,包括祠堂里的长明灯,也是我打灭了,跟林二蛋没有丝毫的关系。”

  “吴妙可是个白虎命局,那一晚上在祠堂,勾引你的红衣女人,其实是她,我控制了她的三魂七魄,我认为你爷爷肯定把我母亲的一身龙气全部都转嫁在了你的身上,只要你跟吴妙可阴阳交媾,必然会爆体而亡!”

  “可是我根本就没感觉到你身上有任何的福泽和气机游转。我就是在那个时候,发现这一切,都不是凤姨跟我说的那样儿。”

  “你在迷茫,我也在探寻整个事件的真相,当年我母亲和你爷爷之间的真相。这和凤姨告诉我的,到底有什么不同。”二叔说道。

  “之后发生的种种迹象,表明一切都没有那么简单,其实凤姨,在跟你爷爷一起去了一趟宋斋之后,两个人就已经完全不一样了,没有所谓的暗恋,凤姨表现出对你爷爷纠结的感情,都是假的。他们两个,选择了不同的道路。完全不同的路。”

  “这个宋斋到底是什么地方,我也不知道,但是我冥冥之中感觉,你爷爷布下的这个局,并不是真的为了成全你,在俗世之中得到一个显赫的身份,到底是为了什么,我也不知道,他太聪明了,聪明到根本就无法跟任何人交流合谋,而我,姑且就认为他是为了造就你这个阴阳师,来和宋斋进行对抗。”

  “你说这件事儿会不会太过复杂?”二叔哭笑的对我道。

  “会,我已经晕了。”我道。

  “你只需要做好你自己,你的路和你的使命,你爷爷已经为你谋划了一生。”二叔道。

  “那今天晚上到底是怎么回事儿?”我问道。

  “如果我不去,我不知道她会对你做什么,她可能是逼迫你爷爷现身,可是,这谁知道呢?”二叔道。

  “那个老妖婆到底是什么人?!”我一阵恶寒,他娘的这家伙到底是要做什么?

  “她可能是一个把灵魂出卖给了宋斋主人的人。”二叔道。

  ——二叔的东西,我根本就无法去理解,因为一切的一切,都围绕着一个宋斋去展开,我点了一根儿烟,坐在那里慢慢的思索,想要去梳理整个事情的脉络,最后却发现自己的真的非常混沌,只能大概的把事情理成一个粗略的框架。

  爷爷和凤,他们本来是朋友,但是在去了一个叫宋斋的地方之后,两个人选择了不同的道路,一个人选择了投靠宋斋,另一个则没有。

  但是他们却从宋斋里带回来了一个女人,我的二奶奶,一个身负着龙气的女人。

  之后,我爷爷为了对抗宋斋,做了一系列的举动,这其中,甚至包括封印了那个当年深爱他的女人。

  我二叔,是一个在我爷爷计划之外出生的人,当他知道的时候,二叔已经被凤带走,并且灌输他,我爷爷的种种过错,让二叔在长大成人之后,回去报仇。

  之后林家庄发生的种种,都是想要报仇的二叔的谋划。

  可是在报仇的过程中,二叔发现,事情的真相,或许不是凤教给他的那样儿。

  ——现在所有的谜团,似乎都集中到了两个字儿上。

  宋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