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最后一个阴阳师 > 第二十九章 无题2

第二十九章 无题2

  我就在刚才看到的那个女人,现在她的老公,这个似乎很爱她的男人,说她是个死人,其实死人啊,死鬼啊,老不死的出现在老两口之间的互相打情骂俏上非常的正常,可是这不是开玩笑,这个老头说话的表情和语气都不像是玩笑。

  刚才跟我说话,甚至抬杠的女人,真的是一个死人。

  “能跟我说说,这他娘的到底是怎么回事儿么?”我问道。

  “其实这也是我今天找你来的原因,我没想到今天你二叔会来,更没想到他会在今天醒来,我这么跟你说吧,在带你二叔他娘回来之前,她是一个正常的女人,当然,你可以说一个女人倒斗儿打仗什么的不太正常,那可以说她是一个正常的人。她是的的确确在文革的时候死去的一个人,关于她为什么会回来之后就变成了可以死后复活的不正常的人,对我来说,迄今为止,还是一个谜。”

  “但是可以肯定的是,她的改变,是因为那次之行,宋斋之行,这么多年的相处下来,我仍旧是不知道,宋斋它到底是一个什么地方,到底有什么能力,可以让一个人变成这样的不死不活。”老头道。

  “你找我来,只是因为我要调查宋斋,你是想借我之手,了解宋斋的秘密?”我问道。

  “对,虽然我这么说你可能不太理解,但是我需要为一个我亲手埋进棺材里的人,她却在之后的二十几年里跟我一起生活,算是给自己一个交代。”老头道。

  “我爷爷到底为了我对二叔他老娘做了什么?”我没有跟他继续这个话题,几乎是南辕北辙的道。他应该明白我的意思,他有求于我,我问他,这叫等价交换。

  老头子看着我,道:“我只知道,那一口在你们林家庄的红色鬼棺,它是你爷爷跟你凤奶奶在一个墓里得到的,而在最后,你二叔的奶奶,被封在了里面。当时红色鬼棺在拉回来的时候,听你爷爷说,这个棺材上面被龙虎山的道教先人刻了符箓,葬进去的人永世不得超生。”

  我的脑袋哄了一下,很多个场景都串在了一起,在徐麟第一次挖出这个棺材的时候说的话,他说的这个棺材很久了,是个古棺,是道教高人镇压妖魔的。这和我二叔娘的年份儿对不上,现在我才知道,原来这个是旧棺葬新人。二奶奶她竟然是用的别人的二手棺材!

  “我二叔他娘是一个坏人,也就是你口中需要镇压的妖邪么?”我问道。

  老头扬起了头,似乎陷入了回忆之中,缓缓的道:“知音啊,我虽然不知道她的来历,也感觉她非常的神秘,可是,她极爱你的爷爷,同时又是一个异常文静的人,不会是恶人。”

  “所以就是我爷爷当时在一个镇压妖邪的棺材里,葬了一个深爱她的善良女人对不对?”我道。

  老头点了点头。

  怪不得二叔在最开始回村儿的时候,是想要报仇。

  我对我爷爷的印象,一下子颠覆了,这种情感让我非常的复杂,我可以理解一个老人为自己后人的谋划,但是我着实无法去想象,去封印一个喜欢自己的女人,这得多狠的心,这还是那个满口黄牙抽着旱烟袋我认识的那个爷爷么?

  换做是我,让我去葬掉小妖。我会是什么心情?我忽然感觉,一切都陌生了起来,以前感觉爷爷是个疯子,现在感觉他比疯子还要可怕。

  其实二奶奶是谁,是什么身份,我基本上都可以明了,因为胖子在之前跟我说过所谓的“借龙。”

  二奶奶是一个身带龙气的人。

  二叔是一个阴阳师。

  我的二奶奶,宋知音,以前是一个被葬在龙脉之上的女尸。

  其实这应该是所有的问题的答案。

  ——其实在想明白所有的答案之后,我更加的好奇,爷爷到底是掌握了什么办法,可以这么做,别的就不说了,胖子都无法做到很多事情,那么掌控一切的爷爷,他是什么人?他也是一个阴阳师?

  一切并没有在真相解开的时候就完全明了,反而是更加的扑朔迷离了起来。

  宋斋,这个带回我二奶奶宋知音的地方,我是无论如何都要去走一趟的。

  就在我跟这个老头聊天的时候,那个凤和我二叔从楼上走了下来,也不知道二叔跟这个老太婆说了什么,总之刚才就围了我看了一圈儿的老太婆在下楼之后再一次围着我看了一圈儿。

  然后她啧啧嘴巴道:“八千,你说的都是真的,这小家伙儿真的未来会成为一个阴阳师?”

  二叔点了点头,道:“对,他还承接了,算是我妈的气运。不过是小凡他爷爷,通过造就了另外一个命格的人,这个的一个转接。”

  老妖婆似乎也非常的吃惊,道:“林老么到底在搞什么名堂?我之前就是以为,他只是一个自私自利人面兽心的小人而已,就是骗了你老娘,想要成全自己孙子皇帝梦的疯子而已,现在想想,似乎还不止这么简单?”

  “凤姨,如果我跟你说,在小凡他爸,心甘情愿去赴死,替小凡他爷爷还债的时候,我母亲并没有责怪他,你会作何感想?”二叔忽然看着这个老妖婆说道。

  “说明你妈她傻,她就是那么好骗,那么善良才会被林老么那老东西给骗的。”凤在说道这个的时候,眼圈有点发红。

  我真的无法想象,这家伙,竟然是一个死而复生的人。

  “凤姨,你错了,这只能说明一个问题,我妈在当年是心甘情愿的被小凡他爷爷封在那口棺材里的,她没有恨,又何来报仇一说?”

  “还有,小凡的名字,其实算是我爸给我妈的答案,他不是为了小凡的成龙,只是想他平平凡凡的,做一个平凡的人。”

  “他一定另有所图,并且我老娘在当时支持他做出的选择。”

  “那一晚,我跪在我妈棺材前的时候她对我说了一句话,不应有恨。”

  二叔盯着这个老妖怪一个的老太婆,虽然我承认,在老头的口中,这甚至一个可歌可泣的巾帼英雄,但是这不能阻挡我对她的称呼。

  老而不死是为贼。

  死而复活还他娘的扮嫩,是不是妖?

  “我带着小凡先走,如果有事儿,我在过来拜访您。”二叔在说了这么一大推之后,忽然拉着我的手,走出了这个房子。

  他在走的时候,我看到他一直手拉着我,另一只手,全是血,猩红的血。

  他是一步一步的倒退着走出房子的,似乎在戒备,这个我爷爷的旧识,他刚才还亲切的称呼为“凤姨”的女人。

  我也看了看那个老妖婆,发现她看二叔的眼神,也非常的不对劲儿。

  他们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我一下子,又迷茫了起来。

  ——直到我们走出了这个屋子的时候,二叔还在戒备,出了房子之后,二叔忽然招呼我道:“快走!”

  此时的林二蛋和黑三已经从那个发廊里走了出来在车上等着我了,看到二叔的那一刻,黑三有点激动兴奋,因为看到了二叔,就意味着找到了他爷爷。他似乎忘记了二叔曾经几巴掌甩的他颜面扫地,又或者二叔已经强大到他完全没有反抗的力气,就不再记恨了,他问道:“您怎么在这?”

  “别问了,快走!”二叔还是这句话。

  二叔在黑三的心目中,绝对是比黑三还要高的高手,此刻他这样的催促,我就不说,完全不知道二叔忽然的紧张是从哪里来的,黑三也没再问,直接发动了车子,一路狂奔。

  二叔在车上一直闭着眼睛,一言不发,我撕掉了衬衣的衣角,给他缠上了手,就算这个过程,他都没有丝毫的动作。

  “把胖子找回来,他自己死到临头了都还不知道。”二叔在到了酒店门口的时候,忽然说了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