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最后一个阴阳师 > 第二十七章 造访

第二十七章 造访

  我现在感觉我真的是幸福,可是同样的也有跳进黄河都洗不清楚的嫌疑,如果是在我挂断了黑三的电话之后,真的那个老头跟我说了什么,那就算了,可是真的没,我在挂断之后,老头根本就没有透漏给我什么信息。

  还搞的现在黑三误会了我,搞的整个队伍都要分裂开来,我那个郁闷就别提了,我苦笑着对黑三说道:“黑三爷,我如果跟你说,老头在我挂断电话之后什么都没说,就说如果可以的话,让我晚上再去一次青旺街9号,你信么?”

  我在说话之后跟黑三对视着,相信我的真诚,可以通过我的眼睛传达给黑三,这样一个也算是老江湖的人,应该懂得在一个人的眼神里看出一个说谎了没有。

  抱着这样的心态,我看着黑三的眼睛眨都不敢眨一下,就这么直勾勾的看着他,他也奇怪也看着我,我们两个像是一个傻逼一样的隔着林二蛋对视了起来,搞的林二蛋看着我的眼神都相当的郁闷。

  “好吧,我被你打败了,其实我没有不相信你,我就是想看看你可以坚持多久不眨眼。”黑三忽然扑哧一声笑了,并且笑的那叫一个前俯后仰。

  我瞬间想去打死他,如果能踩扁他那张七分神似金城武的脸那就再好不过了,就因为你想看看老子可以多久不眨眼,你就能让哥们儿现在搞的眼睛里面饱含泪水?

  黑三笑了半天,这个人的笑也非常的假,说停就停,一瞬间又变的非常的严肃的对我说道:“那你怎么决定,见还是不见?”

  他一个问题问的我为难了,老头虽然没有说,但是他的话意思在那摆着呢,肯定是想让我一个人去见他,可是他那个如同鬼屋的房子,我都想发誓一辈子不想进第二次,这样让我自己送上门儿,真的好吗?

  可是不去的话,不是怕老头误以为我怂,在成为跟二叔那样一个阴阳师之前,你说哥们儿怂哥们儿认了还不行?我主要是怕,那个老头是真的有什么话想对我说,如果不去,错过了重要的信息,这个损失又算谁的?

  所以我在去,或者不去之间非常的矛盾。

  就问黑三道:“那你说,我是去,还是不去呢?”

  黑三看着我,道:“去,其实你不用害怕,他能在今天忽然出现在酒店找到你,如果想对你不利的话,在我和二蛋赶回来之前,你就是一个死人了。所以说,去吧。”

  “真去?”我顿时幽怨了起来,他娘的为啥是我?为什么不是黑三,为啥不是林二蛋,我真的是想不通我爷爷,每个人都说他在我身上下了很大的功夫,为什么我现在还是一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林小凡?为什么不能让我变的厉害一点强大一点?

  “去吧,我跟二蛋会在房子周围待着,如果出现意外,你就大声的叫,我们会过去救你的。”黑三说道。

  没有一天晚上,我是如此的厌恶天黑的到来。

  因为天黑了,我就要去一栋鬼宅之中,见一个让人无比纠结蛋疼的两口子,这还算是我爷爷的旧识。

  在黑三和林二蛋走后,我拿出手机,给胖子打了一个电话,那边响了很久,胖子才接起,接起来的时候胖子还在嘟囔道:“胖爷我就不会玩这高科技的东西,你是谁?”

  “我是小凡。”我道。

  “啥事儿?快说,我感觉我接个电话大家都在看胖爷我,敢情我就不该用手机?”胖子道。

  我把手机拿的离开我耳朵一段距离,实在是不好意思告诉胖子你这个土鳖,知不知道你现在说话的声音真的好大好大啊!

  “没啥事儿,你还安全吧。”我问道。

  “屁话,谁能奈何的了胖爷我?”胖子道。

  说完,我挂断了电话,说实话是在听到胖子声音的时候,我就想着挂断电话抽自己两巴掌,我实在不应该在这个时候怀疑那个一直跟着我不图所求的胖子。我承认,下午这个老头一提起我爷爷,提起我父亲,提起我二叔,我对他已经非常信任了,可是他偏偏的对我说了一句让我离胖子远点。

  我本来对胖子是感谢,但是在感谢的同时也纳闷儿,这个人不图啥,甚至倒贴钱的在林家庄,之后来到聊城这么帮我,他似乎是只有小说里才能出现的最佳朋友人选。所以说,我对胖子,一直以来,都还有那么一丝丝的疑虑。

  加上老头的话,我动摇了,我不可避免的想道:“胖子这么接近我,难道真的有什么目的?”

  听到胖子那扯淡的话的时候,我下定了决心,既然认了胖子这个朋友这个兄弟,就不能再有所怀疑,就算是他在最后关头捅我一刀,这事儿我也认了。

  挂了电话,我洗了个澡,藏了一把匕首在裤子兜里,甚至还去酒店下面的玉器店里买了一块玉,老板死活说是开过光的,绝对是好玉,最后谈妥,二十块钱交易,我带在脖子上,虽然知道这绝对是个假货,可是看着这个笑着的弥勒雕像,还是给了我点安全感,信仰这种东西,还真的少不了。

  有了上次的出租车乌龙事件,这一次,是黑三找了一个车,送我过去,到了那条街道之后,看到了现在亮着灯的青旺街九号,我扫了一眼那个房子对面的红灯区,心里惊了一下,他娘的,那一家发廊,现在还开着门儿的?

  “那个小姐都死了,还有人在?还是这么快的,就有人接手了?”我纳闷道,如果说青旺街9号这个房子给我的感觉是鬼宅的话,那这个发廊就给我兰若寺的感觉,因为看到她,我就看到那个香艳的女尸,甚至联想到在医院和小兰的种种。

  “我看这个发廊也有问题,你们两个过去看看。”我对黑三道。

  “哥们儿这么帅,又得着逛窑子?”黑三瞪了我一眼说道。

  “我只是感觉,能跟鬼宅做邻居的地儿,邪乎呢。去看看,怎么,老子孤身闯虎穴都不怕,你还怕!”我道。

  黑三紫着脸,硬着头皮,带着林二蛋去了这家红灯区,还没走进去呢,就有一个浓妆艳抹的女郎走了出来,一把就抓住了黑三的手,可是黑三却厌恶的甩开。

  我抹了一把脸,深吸一口气,推开了青旺街九号的这个今晚没上锁的大门。

  他似乎知道,在今天晚上,我一定会来。

  我看到大门口,有一个人笑着看着我,似乎在等着我的到来,这个人,就是那个怪老头,我感觉,他身后的房子,似乎在张着一张嘴,随时准备把我吞噬掉。

  “我就知道你会来。”他笑了笑,把我请进了房子。

  我刚走进去,他就非常用力的咔嚓一声的锁住了房间门。

  我被吓了一大跳,却不敢大声的说话,生怕惹火了这个单挑我肯定不怕的人,哆嗦道:“锁门干啥?”

  “老婆子有洁癖,不喜欢看到小虫子。”老头说道,说的时候,脸上带着笑意。

  我们俩走过了房间门的那个小拐角,我看到了客厅古朴的沙发上,坐了两个人,一个阴阳怪气的老太婆,一个是我绝对想不到的人。

  看到他的时候,我所有的恐惧都烟消云散了。

  这个人,是我的二叔。

  林八千。

  “他是下午我回来之后来的,早知道他会来,就今天不让你过来了。”老头说道。

  “你去坐,我给你们倒茶。”他还是微笑,似乎是这个家的佣人一样。

  我硬着头皮走了过去,叫了一声:“二叔。”

  二叔看了我一眼,点了点头。

  “这就是林老么那老东西的孙子?”坐在沙发上穿着绿色旗袍,满脸的皱纹,可是偏偏的留了一个十八岁的少女才会留的齐耳短发,还染的乌黑亮丽,甚至脸上还有化妆的这个老太婆,忽然阴森森的道。

  她的声音听起来非常的怪异,有点像是被什么东西卡到嗓子才能发出来的声音。

  我看到她的装扮,我真他娘的想对她说一句,老奶奶,您的品味真JB独特啊!

  我不敢说话,只看到二叔对她点了点头,道:“这孩子叫林小凡,挺不错的孩子。”

  “不错,我看不出哪里不错,跟林老么一样,就是个怂货。”老太太呜咽着公鸡嗓道。

  我似乎一瞬间找到了,这家伙为什么只能暗恋爷爷的理由。这家伙太让人生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