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最后一个阴阳师 > 第二十八章 无题

第二十八章 无题

  我现在对这个老太太是相当的不爽,实际上以前在坐公交车的时候就遇到过奇葩的老太太,人小姑娘不给她让座,能把小姑娘给骂的哭出来,好像不让座就是不仁不义不忠不孝之辈了,当时那个老太太骂的才难听,什么婊子啊,没父母教育什么的全给整了出来。

  此时的这个老太太也是一样,哥们儿见过你吗?跟你很熟吗?要是我知道你肯定很吊,老子一定不是对手的份上,我能让你说我不敢还口?

  这个老太太站起身,我还发现她走路都有点跛脚,就这幅形象,我还真的不敢恭维,活脱脱的一个老妖婆,她围着我转了一圈,啧了啧嘴巴,道:“奇怪,不对劲儿啊。”

  她越说我越生气,你说的都是什么玩意儿?

  这时候二叔道:“凤姨,是这样儿的,当年的事儿,出了一点变故,我。。小凡他爷爷的计划,可能有了点改变。”

  “我就说嘛,按理来说,这小家伙起码就算年纪小点,起码也是个处级干部了,林老么整什么名堂,机关算尽的,就整这么个废物出来?”老妖婆阴阳怪气的道。

  我实在是忍无可忍了,他娘的老子到现在都还不知道你是个什么玩意儿,以前也没见过你,现在见了面儿你就开始不停的骂我跟我爷爷是什么意思?骂我爷爷就算了,你骂我干嘛?我R你闺女了?

  “我说这个老太太你差不多点儿啊,我招惹你了?”我实在是忍无可忍无须再忍。

  二叔瞪了我一眼,道:“小凡,说话注意点,这个是长辈儿。”

  “为老不尊,跟我说什么长辈儿?尊重是相互给的。”我马上反驳道,二叔在我面前就是我的胆,哥们儿就不信,你还能杀了我不成?

  “小家伙儿,你知不知道你犟着脖子的时候,跟你爷爷当年的熊样儿有点像?”老妖婆说道。

  “坐吧,你应该庆幸你爷爷死了,林老么要是活着,你敢来一趟聊城,就别回去了。”她冷笑着看着我道。

  我就他娘的没见过你这样儿因爱生恨的!——我坐在沙发上,恨恨的想道。

  “林老么在你去的时候,真的那么做了?”这个老太太又看了一眼二叔道。

  二叔点了点头,没说话。

  “这死鬼,对自己还真狠。”老太太叹了口气道,这一句话,起码说的没有刚才语气那个阴损。

  “走,你跟我上来。”老太太招呼二叔道,他们两个就这样上了房间,把我一个人丢在了房间里。似乎真的跟那个老头说的话一样,二叔的到来,是一个意外,打乱了他们的计划?

  老头这时候端着茶走了过来,道:“别怪你奶奶,你爷爷当年做的那些事儿,还真的是人神共愤,她能这么跟你说话,就不错了。”

  我听的更加郁闷了,到现在所有的人,都说我爷爷在当年做了什么事儿,甚至我父亲自己都说了,爷爷说,欠了别人的债,在洛阳的时候我就想着,哪天来了聊城,就找人问一问,那个被奶奶一鞋拔子抽死的爷爷,到底是干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儿了?

  “我爷爷当年到底做了什么,您应该知道吧?”我问这个老头道。

  “多少知道一点儿。”老头说道。

  “那您能跟我说说不?”我眼巴巴的问道。

  “这有什么不能说的?其实我本来叫你来,也就是想出这件事儿。”老头站起身,去桌子那边拿了一本相册回来。

  他翻着了一会儿,笑着对我道:“这个就是你爷爷,那时候都多年轻啊!”

  照片上的人,穿着一身笔挺的军装,剑眉星目高鼻梁,看起来非常的帅气,我实在无法把这一张脸,跟那个猥琐小老头一样的爷爷联系到一起,虽然说岁月是把杀猪刀,但是挥向爷爷的这一把,未免也太狠了一点儿吧?

  “这个是你凤奶奶,我跟你说句悄悄话,她现在这装扮,虽然我看了也不顺眼,但是你敢说她年轻的时候不好看?”这个老头指了指一张照片给我道。

  我一口茶水差点给喷出去,他娘的就算是她年轻的时候,也好看不到哪里去,我真想对这个老头说,大爷,您的品味儿真独特。

  “这一张,就是你二叔她娘。”老头翻到一张照片的时候指了指给我看,我一下子就凑了过去,说实话,到现在为止,最令我好奇的,也就是她,红色的棺材里面的女人,似乎承载着一切的女人。

  美,真的很美。照片是泛黄的老照片,可是我还是能一眼看出来,照片里的这个女人,文静秀气而端坐,有些人的安静,是写在脸上的。

  看到她,甚至能让我浮躁的心,都慢慢的平静下来。

  说一句诛心的话,虽然这句话很不孝,但是还是发自内心的疑问,爷爷,您是眼瞎了,放着这样的女人不要,回林家庄,娶了我奶奶那个欺负了你一辈子的女人?

  这句话,无关辈分,只是同为男人,不得不发的感慨。

  “到底是出了什么事儿?”我更加的盼望,我相信爷爷不会是傻X,这其中,到底出现了什么样的变故?

  “这事儿怎么说呢?你爷爷是跟着部队来的,正面战场上,跟小日本儿打,根本就没占到一点便宜,聊城在当时,还没有受到炮火的侵蚀,你爷爷当时跟着那支队伍,其实算是一个后勤的部队,来聊城,是为前方的战士筹备粮食的军饷。”

  “那时候的你凤奶奶,是聊城有名的盗墓贼头目,那时候的盗墓贼跟现在的不太一样,几乎都要占山为王的存在,所以她现在性格都还强势,这也不奇怪,你冯奶奶心肠不坏,当时又有钱,所以他们两个的认识还是很有戏剧性的,一个大土匪要为抗日做贡献,送钱送粮草,当时都没人相信,那些当兵的也都不敢来,生怕是‘土匪’设下的圈套,后来来的人,就是你爷爷,一个人,一匹马,连枪都没带。”

  “所以你凤奶奶每次提起你爷爷的时候,其实眼睛还是放着光的,用她的话说,老娘第一眼看到这个勇敢的小白脸的时候,心就砰砰的跳。”

  “但是当时他们之间,也没有发生什么,你爷爷在清点了数目之后,带着几个土匪,走了,这一走,就是几年的时间,后来日本鬼子打到了聊城,你凤奶奶又带着人抗日,她的腿,就是那时候断了一条,也是她断腿的时候,认识了我。”

  “你爷爷再回聊城,其实是在几年后,那时候的战争已经接近了尾声,而那个时候,我跟你凤奶奶,已经结婚了。所以你爷爷刚回来的时候,我对她并不友好,因为我吧她当成了一个假想的情敌,但是你凤奶奶她人比较强势,我也不敢说什么,国难当头的时候,她可以巾帼不让须眉,打走了日本人,她马上又重操旧业,而你爷爷,竟然从一个军人,在那一段时间里,成了她的一个左右手。”

  “我当时听她说的是,你爷爷在军队的时候,因为时常的凑不到军饷,所以他们后勤部队,在很多时候,也会充当盗墓贼的身份,毕竟国难当头,活人都要没了,死人谁来忌讳?所以你爷爷也算是个熟手。”

  “你二叔他娘,是在他们有一次出门之后带回来的,也就是在那时候,我才能跟你爷爷林老么做朋友,因为你二叔他娘很漂亮,比你冯奶奶强,我终于不用吃醋,但是你二叔他娘的来历非常神秘,我根本就不知道她是从哪里来的,实话说我一直认为,她就是你爷爷拐回来的媳妇儿。”

  “但是,三个女人一台戏,你凤奶奶跟二叔他娘,两个女人,很快就要好的分不开彼此,你爷爷跟你二叔他娘,也是在那时候好上的。”

  “再后来,在一夜之间,你爷爷和你二叔他娘,就全部从聊城消失不见。本来前些年,后来给我寄了一封信,说他儿子已经出生了,让我起个名字,我就起了一个林语堂。也就是你爸。”

  “你凤奶奶,在带你二叔他娘回来之后就没有再倒过斗儿,彻底的金盆洗手,直到她死。”这个老头缓缓的说了一大堆。

  我根本就没来得及消化前面的内容,就被他的最后一句给震惊了。

  “直到她死?!”我想到刚才还在我面前阴阳怪气的老太婆,根本无法理解他的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对,其实她很早就死了,现在的她,根本就不是人。”老头说道。

  我忽然感觉到彻骨的寒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