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招魂 > 264、交易

264、交易

  我便没有说什么了,董说既然要的已经做完了,那我们就离开这里,我看了看守墓老头的尸体,董说现在没工夫去管他,等过几天他会出现的,只是不是以人的形态。我知道董说的是什么意思,于是就听了他的没再去管,然后和他原路返回,只是在离开的时候,我大约走出去一段之后,我忽然听见有一个声音从坟地那里响起来,有人在喊我的名字,声音很清晰,也很真切,我听得清清楚楚,可是回头去看那里却什么都没有,我有些疑惑地转过头,董察觉到我的迟疑,于是问我说怎么了,我摇摇头说没什么,可能是我的幻觉,然后我看见董的神情收紧了一下,看了看我身后的坟地,却什么也没说,然后就说我们赶快离开这里,就和我一起下山去了。

  原路返回倒是什么也没有遇见,最后我们回到了镇子里,回来之后董说我这几天就不要随便乱走了,以防遇见什么不测,而且这几天我会有难受的时候,让我最好呆在家里不要出来,如果有什么事我可以去找他,他还是住在义庄里,我这才反应过来问他为什么要住在义庄里,然后他却给了我一个很意味深长的答复,他说向他们这样的人,都是住在义庄里的。

  我回到爷爷家,母亲也没有问我去哪里了,回来之后我只觉得一阵阵犯困,也不知道是怎么的,于是就告诉母亲说我有些困,就去睡了,哪知道这一睡竟然就睡到了第二天中午,起来的时候我还以为自己才睡了一小会儿,而且浑然不觉得肚子饿,还是母亲进来看我醒了没有才告诉我说我已经睡了这么久。

  而且我醒来之后还是犯困,吃了一点母亲给我做的东西,我就又睡了过去,只是这回我却没有睡这么久,不过醒来的时候是夜里,不过我不是自己醒过来的,而是被人喊醒的,但是喊我的这个人不是母亲。

  我醒来的时候耳边有很多的窃窃私语,就像有很多人在说话一样,但是最后都变成了一个声音,那就是我的名字,有人在喊我,是从门口传过来的,当我看向门口的时候,黑暗中我似乎看见那个鬼影站在那里,声音好像就是从它身上发出来的,大概是见我醒了,我就看见它转身往堂屋里走。

  我只是看着它却并没有什么反应,然后我就看见它停了下来,然后转头看着我,似乎是在问我为什么没有跟上来一样,再接着我就听见他重重复复的声音一直在说:“跟我来,跟我来。”

  然后我就从床上起了来,果真跟着它走了上去,哪知道这一走它竟然是再一次领着我往楼上上去,而且和那次一样它竟然还是领着我往二楼的最尽头在走,只是不同的是,上回是丢魂,这一回却是真真实实的我。

  那时候我的状态就像是刚睡醒那种迷迷糊糊的一样,跟着它上来到二楼就一直到了尽头的房间,而且尽头的房间门是开着的,它先进去了,我也跟着进去,等我进去到里面之后,门就“砰”的一声关上了,我也没什么反应,只是站在里面,周围一点响动也没有,好像整个房间里只有我一个人一样。

  后面的事我就有些模糊,好像丢失了那么一段的样子,我只记得好像在屋子里有什么人和我说了什么话,但是说了什么我却压根不记得了,我只是零零散散地记得我又从这个屋子走了出来,之后的记忆就彻底模糊甚至是没有了,总之等我再次清醒过来的时候,我在一片林子里,而且很快我就知道自己在哪里,我面前正是和董来过的坟前,也就是说,我再一次来到了这里,只是这一回是晚上。

  而且晚上的这里更加的隐身可怕,所有的树木好像都是一个个张牙舞爪的厉鬼,只是这些和眼前的景象相比倒还是其次的,因为眼前有一个更让人心惊肉跳的景象,就是墓碑上坐着一个人,我虽然离他近在咫尺,可是却完全不知道他是谁。

  但是从身形来看,我或多或少能判断它和在屋子里出现的那个鬼影多少有些类似,我只记得这个鬼影是一个六七岁孩子身形的老妇人,可是现在看起来它却没有老妇人的身形,最后我终于沉不住气,率先出声问它说它是谁。

  哪知道它却丝毫没有回应我的意思,只是我却看见它在动,而且很快就越看越不对劲,因为我在墓碑下边似乎看到有什么东西在动,等我仔细看了一阵之后才猛地惊觉,这是一根尾巴,而且看样子,是一根老鼠尾巴。

  于是坐在墓碑上的这个东西立刻就分明了,这是一只老鼠,就算不是一只老鼠,也是一个鼠老太,我见过那个鬼影的老太模样,又加上想起村子里的白老太,于是觉得这个可能性越发地高起来,再加上这个镇子本来就和我们村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这里有鼠老太也是理所当然的事。

  现在我已经不像之前那样惧怕老鼠,于是意识到是鼠老太之后也没有更深一层的恐惧,我只是看着它,想知道它到底是要干什么,而且就在那一个瞬间,我脑海里第一次萌发了要把它抓住看个究竟的念头。

  我觉得我完全是一反常态,想着就已经伸手去抓它,我伸手过去的时候,忽然听见老鼠的“吱吱“叫声,然后我就看见这东西猛地从墓碑上窜了下来,接着我就听见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这老鼠就窜进了杂草之中,很快就不见了,只是在墓碑边上却掉落下来一件东西,我以为是老鼠披了衣服,于是就伸手将它捡起来,哪知道捡起来之后才感觉手感不对,这种柔软的触感更像是一张皮子,于是我才猛然反应过来,这是一张人皮,又是一只披着人皮扮人的老鼠!

  我脑海里正冒出这个念头,紧接着我身后就猛地出现了一个声音,他说:“不错,这就是人皮。”

  他的声音猛然响起,倒也没吓到我,就在刚刚,我不知道自己是熟悉了这样的场景,好事已经做好了身后会忽然有人的准备,总之我没有像以往那样被吓到,反倒还有些镇静的意味,我拿着这张人皮转过身,只见一个人影站在我面前,我说我记得他的声音,这声音和白天在坟地这里喊我名字的那个声音一模一样。

  他倒也不反驳,只是说他知道我总有一天会到这里来,所以就一直在这里等着,果然昨天就看见了董带着我来。他认识董,我心里已经有了谱,于是问他那么他是谁,他既然这样出现,也就没有要瞒我的意思,而且他说我已经猜到他是什么人,瞒着我也没什么意思了,于是就告诉我说,他是黄。

  果然和我想的一样,我问他说那么他在这里等我干什么,黄说白天董和我说的话他全都听见了,所以我也知道像他们这样的人最苦恼的是什么,我知道他要说什么,但是却没有接他的口,他则继续说,像他们这样的人无非就只有一个愿望,就是三魂合一,这几乎是每个人的心愿,就连薛也不例外,说到这里的时候他故意顿了顿,然后说,自然也包括我。

  他说董这样的人是别人羡慕不来的,说到这里的时候他忽然话锋一转说,他会所既然董能做到,就说明这事不是空穴来风,所以他才一直等着我出现,问及原因我才知道,因为我可以帮他们集齐三魂,至于为什么我能,我自己不知道,黄却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