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招魂 > 263、葬魂

263、葬魂

  董早已经料到我会有这样的反应,然后依旧神情不变地和我说,这是我九岁那年专门为我建起来的,本来大家都以为我那年应该就是这样了,可是又有谁想到,我竟然挺过来了,所以这坟也就这样荒废了,算是白建了。

  我的记忆回到九岁那年,但是无论我怎么回想,却只有那次丢魂的经历,后来到了外婆家回想起了后续,但是也只是仅限于到了外婆家门外,难道董说的就是那次,那次丢魂竟然如此凶险,我差点就能够没命?

  董说我是无魂的体质,丢魂是根本没有影响的,所以我那次丢的不是魂,而是魄,而且是七魄之首,七魄之首丢了,其它六个也就保不住了,会跟着混散掉,只是需要一点时间而已,本来那次我也差不多了,哪知道有人插手强行把我的魄给拽了回去,所以才弄出了后来的那些风波,而我却一直以为我丢的是魂。

  说到这里的时候,董忽然问我说,当我知道自己是无魂体质之后就没有怀疑过吗,那些此前在我身上的生魂都是别人的,而我自己的根本就一个都不在,我身上没魂都能好好的,怎么会丢掉一两个附身在身上的魂就会那样呢。听见董这样问,我还真没有怀疑过,因为一直以来也没人和我说起过这些。

  董却继续说,我的三魂一直游离在外,这是命数,就像薛他们一样,想要找回来并不是很容易的,听见董这样说,我看着他问他说,那么他也是一样吗,三魂游离,可是我却看见董朝我摇了摇头,然后他说他和我们不一样。得到董这样的答复我于是看着他,然后问他说难道他的三魂是健全的,董果真点点头,然后说我们这些人当中,可以说唯独他是三魂全在的人,也只有他知道会发生什么事,自己真正要做什么,有些该去做的事,甚至就连薛也不知道,或者说他还没有想起来。

  我异常惊讶地看着董,这完全出乎了我的意料,我于是问他说那么他领我到这里来又是做什么,难道九岁那年我没有死成,现在他要把我葬在这里吗?可是听了我的说辞,董却忽然笑起来,他说如果他要杀我,那晚上就可以轻而易举地动手,何必等到现在,而且他说这座坟建起来不是用来葬人的,而是用来葬魂和魄的。

  董和我说这座坟的格局和一般的坟并不是一样的,里面没有棺材,只有一个人形的空间,但是分成了两层,上面的这一层放着三个坛子,预示着我的三魂,也就是葬三魂的地方,而下面的那一层则有七个,是葬七魄的地方,每个坛子一个,这些坛子都是秘制的,只要魂魄进去就不可能出得来。

  我看着董,不明白他为什么要和我说这些,他这些话怎么听怎么像让你死前弄个明白的意思,但是接着他的话却让我有些大惊,他说守墓老头死在这里,说明我的其中一缕魂魄已经到里头了,否则守墓老头不会平白无故地出现在这里,而且死在这里,这时候董才蹲到了守墓老头的尸体身边,然后扒开了他的嘴巴说,守墓老头这样子显然是被吓死的,他说他临死前一直跪在坟前,说明是我吓死了他,他说的我自然不是我本人,而是我不在的魂。

  因为魄是无法离开身体的,除非我濒临死亡,或者被施了什么手法勾了来,而现在阴魂已经在我的身体之内,所以只有天魂和命魂了。我不解起来,我说我的魂无缘无故吓他做什么,而且董的这句话还有一个潜在的信息,也就是说真如母亲所说,我已经有魂萌生,有了独立于身体意识。董的神情让我证明了这一点,然后我终于才明白过来董带我来这里的意思,他想让我知道。

  但还不只是知道这么简单,然后董说我必须把这一个魂趁早收回身体里来,否则等他成了气候,到时候我就是刀板上的鱼肉,只有任由他宰割的份了。董说本来我带来的那东西是很好用的,只是给我弄丢了,所以现在只能用他的玉印试试。听见说用他的玉印,我说这东西不是只有特定的人才能用吗,然后董告诉我说我可以用任何人的印,包括薛的,只是我从来没有去尝试着用过而已,还有就是没人教过我怎么用。

  董说这个坟的人形空间和墓碑是相连的,我只要用玉印摁在墓碑上,然后用他教我的法子把里面的魂给吸出来就可以,只要我用的得当,应该是没有问题的,董说这些印当中,他的玉印虽然不如薛的金印和我拿到的那枚血印,但是比起其他人的强的不是那么一点半点,其他人和他根本就没法比,因为董说他是上三殿的人。

  而且董还说,如果是我在用的话,玉印的力量还不只是他所知道的那样,让我不用担心。我听见董这样说,虽然心上依旧还有些疑惑,但是多少也算是有了一些底气,我接过他递给我的玉印,然后他和我说现在的时辰正好,我抓紧时间,错过了就有些困难了。

  董教我吸气然后凝神,让我将所有的注意力都聚集在玉印上,然后脑袋里不要想其他的,只想着自己要做的事,不要分神就能成。我听着虽然简单,但是做起来未必就那么容易,我照着董说的试了一次,好像没什么效果,可能是第一次用,无法完全聚集精神,董说我没有充足的时间去试,而且这东西是很伤人的,最好一次成功,因为反复用的话会耗损人。

  第二次好了一些,而且很快我就觉得自己眼睛里除了玉印什么都没有,更加神奇的是,我甚至能看见被玉印摁着的墓碑下面有什么东西在动,我脑袋里只想着把自己的魂给吸回来,很快我就真的看见自己的生魂从墓碑下头冒出了头来,然后一直被玉印吸着过来。

  只是在生魂出现的那一刹那,我忽然觉得整个人浑身都难受起来,不是因为生魂作祟,而是因为他的抗拒使得我全身的血流加速,我觉得血管就像是撑爆了一样,而且心跳快的吓人,随时都有呼吸不过来的样子,只是这样的时候我根本不敢分神,身体上难受也只能咬牙挺着,最后果真如同董说的,我用起来并没有多大的问题,生魂被我吸进了身体里,只是在他进到身体的那一刹那,我忽然像是全身血液都沸腾了一样,顿时整个身子都失去了感觉,我只看见手上的玉印掉落在地上,甚至身子都动不了一分一毫,只是僵在那里。

  这种感觉并没有持续太长时间,很快我就恢复了正常,只是觉得全身血流加快,身子虽然恢复了知觉,可是却一直不能动,大约又过了一会儿才好了一些。这期间董从地上捡起了他的玉印,我看见墓碑上赫然印出了一个印章的痕迹,看着像是一个文字,却又复杂难懂,然后董才告诉我这是大篆,是“董”字。

  说完董收起了他的玉印,问我好些了没有,我这时候能动了,只是全身酸痛的的厉害,董说既然能动,那就说明没事,可是我我和他说虽然已经有两魂回到了身体里面,可是我却感觉不到有什么不同,然后董才说魂和魄是要契合在一起的,需要七天才能完全契合,我的阴魂也好,还是现在的阳魂也好,回到身体的时间还不够,都需要时间的,等过了七天,我就会感觉到不一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