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招魂 > 250、偷窥

250、偷窥

  大约这样过了一刻钟左右的功夫,只见另一队人从上面的林子下了来,见到他们的时候,我在心里纳闷难道林子深处还有人住不成,我数了数,这一队人竟然也是五个,我看着他们似乎是来接替这一队人的,只见其中的四个来到棺材的四角站起,而先前的那四个人则退到了后面一些,一排地站着,至于领头的那人则和另一个人似乎在无声地交流着什么,因为夜里漆黑,我也看不大真切,我似乎看见下来的那人给了先前带头的那人一些什么东西,然后我就看见他带着这人到了棺材旁,接着在棺材旁站着的这四个人就聚到了棺材边上,把棺材打开了。

  之后他们又将棺材合上,先前的这五个人就一队地下山去了,下来的这五个人则按着上来的架势又抬着棺材继续往林子深处去了。先前上来的这五个人很快就消失在了林子里,我好奇心作祟,于是就跟着接替的这队人继续走进去,这回因为我动身有些晚,加上又不熟悉这里的地形,很快就没了他们的影儿,整个林子就只剩下我一个人。一时间我不知道该是继续往里面走还是应该折身回去,最后想了想既然是那人引着我往这里来的,中途他忽然不见了应该是另有蹊跷,而且和这行人出现如此巧合,大概是想引我来这里看见些什么,于是我去掉了折回去的念头,继续往林子里走。

  这一走进去,就像是一个人在里面绕一样,根本就不知道自己到了哪里,反正唯一能确定的就是身边再也没有出现过其他的声音,我彻底跟丢了那一队人。大概是我出来的时候时辰也不早了,所以在山林里转悠了这么长时间之后,天开始蒙蒙亮,天只要一亮就很快,最后见已经天亮,我又什么也没找到,于是就沿着原路折回去。

  折下来的路倒是也快,很快我就出了林子,下山来之后天已经大亮,但时间也还早,我回到爷爷家的时候,院门依旧是半开着的,可是我放在那里的马灯却不在,我有些疑惑,难道这么早就有人来过了,我觉得应该不至于,然后就进来,哪知道竟然看见马灯被放在堂屋门边上,也不知道是谁提进来的,我看了看屋子里和四周,好像也没人的样子,不禁有些疑惑,不过疑惑归疑惑,最后我还是把马灯提到了屋子里。

  进到屋子里之后,我想再确认下爷爷倒底在不在,于是我重新来到楼上,结果和我昨晚看到的一样,爷爷的确不在了,我把被子掀开,只见被子下面是散落了一床的布条,这些布条是缠在爷爷身上的,看样子爷爷解开了这些布条,拿了我的朱红盒子走了,只是唯一让人觉得不解的就是,昨晚在我身后打晕我的那人是谁,爷爷的帮凶?

  我总觉得我的到来就是为了爷爷的离开而准备的,而且临走的时候母亲还特地提醒我带上这个朱红盒子,现在想想,难道是母亲和爷爷一起筹谋了这件事,还有外婆他们?

  一时间我也不敢乱想,于是就打算先到外婆家去找到母亲再说,哪知道我还没出门,母亲就先来了,母亲来这么早,反而让我觉得自己的猜测更加正确,母亲见到我倒是也没什么特别的神情,只是见我脸色很差,然后问我这是怎么了,母亲眼尖,看见堂屋里放着的马灯,然后问我说昨晚我去哪里了?

  母亲的洞察力是敏锐的,只是看见马灯就知道有事发生了,但是我还想听听母亲怎么说,于是就扯谎说昨晚我听见有人进出的声音,于是就起来看,发现爷爷不见了,于是就提着马灯去外面找,母亲听我说着,只是脸色很难看,最后也没说什么,就问我说那么爷爷呢,我说不见了,我没找着。

  也不知道我的话母亲信了几分,但是听见我这样说之后,她却并没有关心爷爷去了哪里,在不在家里,而是继续问我说我去哪些地方找了,我说我往山后头的林子里去了一些,但是那边太阴森,就没敢进去多少就回来了。

  母亲这才说她上楼去看看,我和母亲一起上去,母亲看见满床的绷带后神情也没变化,只是问我说我的那个朱红盒子呢,我说丢了,应该是爷爷拿走了,母亲问我怎么这么肯定,我就说昨晚我醒过来的时候在房间里看见爷爷了。母亲就没有继续问下去了,最后只是和我说,爷爷他走了。

  母亲说这句话的时候不带任何的感情,正如我所料,她早就知道这件事,然后她就一个人除了爷爷的房间,到了楼下面,我没有跟着下去,我记得爷爷的床头柜上放着一块碎玉,之前一直没留意,现在忽然想起就看向那里,果真见这东西还在,但是好像已经被挪了地,应该是被什么人又拿起过,我于是将这块碎玉收起,这才往楼下下来。

  下来之后母亲坐在椅子上,也不知道在想什么,见我下来神情才恢复了一些,又问我说昨晚我看见别的什么没有,我装糊涂问母亲说什么别的,母亲却不愿再和我打哑谜,然后直接就问我说:“你看见了是不是?”

  我依旧装糊涂,问说看见什么了,母亲定定地看着我几秒钟,最后说在堂屋里,我看见了是不是。我这才反应过来母亲说的是那个鬼影,我点头说看见了,然后问母亲这怎么了,然后我才听见母亲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我不知道母亲为何叹气,就在旁边的椅子上坐下来,因为我忽然觉得母亲让我到爷爷家来住,把朱红盒子间接的给爷爷只是其中一部分,而另一部分,则是因为我看见的这个鬼影。母亲坐了一会儿,然后就起身去了书房里,似乎是去拿什么东西,我虽然疑惑,但是却没有跟着去,就一直在屋子里坐着,不一会母亲就出来了,我看见她拿着一个本子,但是走近了才知道这是一本相册。

  母亲把相册递给我说,我先看看吧,我狐疑地接过来打开,让我有些意外的是,里面竟然都是我小时候的一些照片,但是当时我的确是太小了,小到没有任何记忆。看样子这是我一两岁以前的照片,但是无论是什么照片,都有一个共同点,就是照片里都会有一个我先前看见的那个鬼影,可是这些照片里面的鬼影和我看见的爷爷他们的全家福不一样,因为我确定这个鬼影不是吊死女鬼。

  因为这个鬼影身子很小,大概有六七岁的孩子这么高,可是看过去却压根不像小孩,我一张张地翻看着,发现这些相片的背景大多也是这外婆家这边,应该是我小时候母亲带着我到外婆家这边拍的,只是却意外地出现了这样的事。

  当我看到其中的有一张的时候,我算是彻底被震撼到了,因为这一张就只有我一个人,大概是我才几个月的时候,只是我却被这个鬼影抱着,起先看到的时候我只是觉得惊讶和恐怖,可是慢慢的我就觉得哪里不对劲,细细想了一阵之后忽然问母亲说,既然这是有照片的,也就是说是有人替我拍照的,难道拍照的人是故意让这个鬼影抱着我的?

  母亲却摇了摇头,然后母亲才和我说,她说她的确是带着我来到过外婆家,照片上的这些情形也的确是我在外婆家时候的样子,而且时间跨度从我出生到两岁左右。母亲说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在外婆家我们从来就没有拍过任何照片,我看到的这些照片,包括这本相册,都是无缘无故出现在爷爷家的,她看到的时候,也是被吓了一跳,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