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招魂 > 249、第二夜续

249、第二夜续

  我醒来的时候,躺在床上,若不是脖后根还一阵阵的疼,我会以为这只不过是一个梦。我没看清身后的那个人,不知道是谁,更不知道是什么人,我用手摸着脖后根的地方,稍稍转动下脖子都是一阵阵地疼,估计没有个两三天是好不了的。

  我从床上起来,因为这光景的功夫,我根本就没有睡觉的心思,就连整个屋子,都开始给我一阵诡异而且阴森的感觉起来,而且出了这事之后,我才思索着,为什么母亲会如此放心地将我留在这里。思考间,我已经从床上下了来,我这才发现我的鞋子不见了,我光着脚走在地板上,有些凉,但我没有管这些,屋子里自始至终都是安静的吓人那种,再加上这种大屋子的阴森,就显得更加有些恐怖起来。

  我到外面找了一盏马灯,放了有一段时间了,好像长久未用的样子,在我将马灯点亮的时候,我忽然想起了什么事,然后就立刻折回到了房间里,刚刚醒来的时候根本就没有这个意识,只是在提起马灯的那一瞬间,我忽然想到了我随身带着的朱红盒子,但是当我翻开枕头的时候,那个盒子已经不见了,为了谨慎起见,我特地在屋子里仔细找了一遍,依旧没有,这时候我才意识到,爷爷大半夜的出现在我的房间里,莫不是为了这个盒子来的吧?

  我这样想着,于是就提着马灯往爷爷的房间里上去,再次上来到楼上,诡异的气息更浓了一些,如我所料,爷爷并不在房间里面,床上依旧是空的,好似根本就没有人回来过一样,我见爷爷不在房间里,于是就往楼上下来,整座宅子自从我再次醒来之后,除了我发出的声音,就再没有过任何其它的声音,好似这个屋子真的就只剩下了我一个人一样。

  这个念头在我的心里愈演愈烈,于是我下来到堂屋之后,就一直朝门边过去,堂屋门倒是关着的,但是我打开堂屋门之后,却发现院门和我之前看见的竟是一模一样的情形,也就是说院门又被打开了,而我之前才将它关上。

  这个时候我也不知道是什么时辰了,只知道天依旧是黑的,好似这一夜如此之长,都不会结束一样,于是另一个念头在我的脑海里再次浮现出来,爷爷不会是拿着盒子走了吧?虽然只是猜测,但是这个猜测却让我有些莫名地害怕起来,要真是这样的话,爷爷让我来单纯只是为了得到这个盒子而已,可是他要这个盒子做什么?

  事情到了这个时候,也就没什么好怕的了,于是我重新来到院门边上,这回我不是要把院门关上,而是看看这边有没有什么他们的踪迹没有。也就是当我刚刚走到院子中央的时候,忽然堂屋里传来了一声似乎是椅子摔倒在地上的声音,我于是回头看,哪知道才回头看,就只见原本昏暗一片的堂屋里不知道什么时候有了光,看样子好像是烛光,勉强照亮了堂屋,但这不是重点,重点是我顺着开着的堂屋门,看见里面站着一个人,虽然看不清,但是我已经被吓了说不出话来,因为这情形,和我砸照片里看到的那景象竟然是一模一样。

  我站在原地丝毫不敢动弹,只是一动不动地盯着这个人影,而且这个时候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嘴上想出声音,可是张了张嘴吧却什么也说不出来,其实是根本不知道该说什么,我感觉它也看着我,所以我更不敢动,这样持续了大概有一分来钟的样子,忽然整个堂屋里的烛火就熄了,那里归于一片黑暗,我反应过来之后,将马灯提的高了一些照向堂屋里,可是却什么也没有了。

  也就是这个时候,身后忽然又传来院门开合的“吱呀”的声音,清晰地传到我耳朵里,我神经绷得紧,本来也想着这个人影的事,冷不防听到,整个人抖了这么一下,然后注意力才又再次被院门给吸引了过来,然后重新来到院门边上。我到了门边,却不敢跨出去,说到底还是母亲的那句话在作祟,但是到了门边上的时候,我却看见之前见过的那个人还站在那里,而且奇怪的是,只要往院门后面退一步就根本看不到了,只有刚刚在院门边上才能看见这个人,不得不承认,这的确是很神奇的事。

  我在院门口一直看着他,为了能看清楚一些,我还将马灯提起看,以便能看的更清楚一些,可奇怪的是,我提起马灯反而看不见他了,然后我才听见他和我说:“把马灯放下,跟我来。”

  我问说:“去哪里?”

  但是他却没有回答我,而且一直就这样沉默着,耗了一久之后也不见他有什么回应,但是他的确就在那里,我为了确认,又问了一遍:“去哪里?”

  但他依旧没有再回答我,我开始有些犹豫起来,想着倒底要不要按着他说的去做,最后挣扎了良久,母亲的叮嘱终于越来越弱,而他的声音越来越清晰地回响在脑海里,于是我照着他说的把马灯放下,然后就走了出去,我走近了他一些,我看见他转过了身,然后用僵硬的声音和我说:“你跟我来。”

  可能是之前我没有注意什么的,他的声音听着就像是一个死人一样,但我还是跟着他去了,他走的也不算快,但是我就是怎么也跟不上,总和他保持着一段距离,期间我刻意追赶,或者刻意落后,竟然都是这样。而他领着我走的路我没有走过,好像不大像母亲领着我来时候的路,我看着他反而是带着我往山林里面走。

  爷爷的住处本来就有些偏僻之,周边都是林子,他带着我往里面这么一钻,就真的钻进了山林里面,而且不一会儿的功夫我就感觉已经是在往山上爬了,我也不知道他这是要带着我去哪,只是觉得周边越来越阴森,越来越恐怖,最后终于耐不住,就问了他一句:“我们这是要去哪里?”

  哪知道我这句话才出口,他忽然就停下来了,然后忽然转身朝我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似乎是在示意我不要出声,我也看不清他是谁,然后他转过身就继续走,我只好继续跟着,这样也不知道走了多远,越走越深的感觉,直到最后在林子里听见了似乎有人走路的声响,于是我这才看向了别处,哪知道就只是这么一眨眼的功夫,带着我的这人忽地就不见了,林子里顿时只剩下我一个人,只是那声响却是实实在在的,就在离我不远的地方。

  我也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但可以确定的是,这是有人在林子里行走,这我还是能听真切的,为了避免被发现,于是我轻手轻脚地跟过去,直到看见有影影绰绰的人影,我这才躲在树背后看着他们,但是看见之后不禁倒吸一口凉气,因为我看见这一行人有五个,一个人走在最前头,好像是带路的,另外四个则抬着一口棺材,跟在那人身后,也不知道这半夜三更的抬着一口棺材去哪里。

  见是这样的情形,于是我跟上去,这样他们走我跟,特别还是大晚上的跟着更是有些辛苦,最后山地逐渐平缓一些,前面有一块空地一样的地方,树木也少了一些,为了不被发现,我绕了一些过去,以便能距离他们更近一些,我看见这行人到了这块空地上之后,就将棺材放在了地上,然后就这样一动不动地站着,也没人说话,我不知道他们这是要干什么,于是就静静地看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