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招魂 > 212、看局

212、看局

  我们的视线就跟着薛看了过去,但是就我们来说,在墙角那里根本什么都看不出来,于是又看着薛,不知道他要说出什么来,但是薛指了那里之后,却忽然就不说话了,我只看见他一直看着那里,眼神凌厉而冰冷,而且瞳孔越缩越紧,然后我看见见他忽然抬头看了楼上一眼。

  从屋檐下往楼上看,出了能看到天花板,其余的根本什么都看不到,然后薛就问我们说楼上是谁在住,父亲回答他说是我在住,薛看了我一眼,也没说什么,父亲见他这样问,便说墙角哪里有什么不对劲吗。

  薛说暂时还不好说,等过会儿上了楼上看了才知道,然后他才转身走到客厅门口,他说客厅门正对着邪祟,这是冲煞,出事是一定的了,于是他问了一些家里出过的事,我们都一一说了,他也一一听在耳中,没有过多的评论,然后走进了客厅里,在客厅里转了一圈他倒也没说什么,我发现他在客厅里转的时候,总是会把视线停留在我住的那间卧室上,所以在客厅里他一句话都没说,然后就直接走进了我的卧室。

  只是才进去了一步,他就忽然立住了,然后说这里我住了多久,父亲说大概有半年左右吧,从我总是出事之后我就一直住在这里了,听见薛这样问,又见他是那样的表情,我们肯定知道这里有很大的不对劲了。薛又问说之前这里是干什么的,我们告诉它是放杂物的。

  然后薛才开始说,这间屋子是一间阴房,无论是谁住在这里都要出事,别说是我这种招邪的体质,原因只在窗户的位置,薛说窗户开在正西面,开在整间房间的眼上,而床的位置刚好就在眼后,于是日落之时,暮阴之气就会从这个眼上正正打在床上,窗的位置就被称之为阴眼之位,通常这种阴眼之位特别滋养死人,虽然格局和老家我住的那间卧室不一样,但是效果却是一样的。

  说到这里,薛继续说,加上大门吸收进来的暮阴之气,受到这间卧室的吸引,于是两处就成了一种吸纳之风,本来应该盘踞在院子里,但是就这样源源不断地被吸入到了卧室里面,长此以往卧室里面就在这股子阴气之中产生了煞元,但是煞元却并没有转变成煞气,而是逐渐成长成一个煞灵,只要是住进这间屋子的人,都会被它缠在身上,很难驱走。

  薛还说,这股子煞气能将周围的邪祟都从窗子上吸引而来,如果窗子上没有设置封禁的东西,那么这间卧室就是一间鬼屋,睡在里面的人每晚都和满屋子的东西睡在一起,它们可能就子啊床边,或者在你身上,或者垫在你身下,但是你却毫无察觉。

  我听见薛这样说,觉得简直是目瞪口呆,从来没有人这样看出来过,即便是先生也没有看出来是这样的情形,否则他早就说了。薛看了这里之后,然后就从客厅里出来,然后就上楼去,我们跟在后面,薛到楼上的楼梯口就没有再走了,我看见他一直看着廊道,也不知道在看什么,然后它才一步步走过去,途中经过了房间也没有停,而是一直走到了廊道的尽头,然后转过身来看着我们,我们都不知道薛这是在干什么,于是都看着他,然后他让我走过去。

  我更加不解他葫芦里倒底卖的什么药,我于是一直朝尽头处走过去,就在我要走到尽头处的时候,忽然眼睛的余光瞟到了院子里有什么东西,就在刚刚薛指着的东南角,那里好像有东西可是等我转头去看的时候,却又什么都没有了,然后我就回头看着薛,薛似乎早就知道会出现这样的情形,然后才说,墙角那里有一处地煞,但是却不在我们家里面,而是在外面,也就是说我们家在建房子的时候,地基刚好避过了这道地煞,把它隔绝了在外,于是地煞不能进来,就绕着地基蔓延,而且盘踞在地基边上,之后我们家一定出过怪事,那就是有反常的东西出现过,然后这东西把地煞带了进来。

  听薛这样说,这个说辞和先生所说的一模一样,就是地煞招来了老鼠,然后老鼠打洞将地煞给引了进来,后来父亲和先生将洞堵住了,估计也不管用了,能阻止老鼠进来,却已经无法阻止地煞涌进来。

  也就是说,我们家有两处地煞,一处是日积月累自然形成,而另一处则是由外而入,薛说自然形成的这处可以用改变格局的方法驱除掉,但是从外面涌进来的就需要找到地煞的真正来源,否则就永远不会消散。

  而且薛说这处地煞口还不止这么简单,我忽然注意到他的一个动作,就是他的眼神似乎一直停留在旁边的墙壁上,而不是看向我们,好像那里有什么东西一样,薛说话的时候都是看着那里在说的,加上想起上次婶奶奶到我们家的场景,我忽然觉得薛虽然是在和我们说话,但是更多的却是说给墙壁上的这个东西听,而墙壁上的这个东西,就是上次婶奶奶看见的那个。

  我于是问薛说:“你看见它了?”

  薛这才回头看向我,只是他的神情永远是那样没有变化,他说我看不见,但是我是怎么知道它的存在的?我于是这才把婶奶奶来看过的事说了给她,薛觉得好奇,就多问了婶奶奶来看的经过,又问了婶奶奶的容貌,最后也没什么表情,什么也没说,然后问我说知道这东西是怎么来的吗?

  我说该不会是顺着地煞涌进来的吧,薛说还真就是借着地煞之气进来的,薛说这东西才是我们家所有祸源的来头,我问它是什么,薛却并没有告诉我,只是说这个和我所知道的恶灵不大一样,我问说就像是赵钱那样?

  薛说我去过庄子里头?我点点头说去过,他说的庄子,要是我没有猜错的话就是我们去过的深山里的阴宅,他听见我说去过,于是就饶有兴趣地看着我,却没再说话,之后说我们家的宅子问题就出在这里,这个局不是无法解,但是问题的关键是,根本就不需要解,因为这里本来就不是给活人住的地方,即便解了,照样有阴气从其它的地方涌入,再成地煞,所以这里始终都会成为一个大凶之地。

  听见薛这样说,脸色最难看的是父亲,薛说既然已经到了这个地步,我们与那些东西也已经住了这么久都相安无事,也算是一个奇迹了,所以他说我们可以继续住在这里,但是前提就是必须要忍受这个局的存在,否则就无法再住下去。

  只是薛始终没说盘踞在我们家的这个倒底是什么东西,最后看过了楼上之后,上面的卧房他就没有再继续去看,而是转身来到了楼下,然后来看地上点着的这两根蜡烛,下来之后,只见两根蜡烛已经熄了,然后薛说我们新家的问题这边是可以解决的,但是另一边却不能动,然后他就告诉父亲,照着两根蜡烛的地方挖下去。

  父亲说第二根蜡烛的位置我们已经挖过两次,下面应该没东西了,但是薛却摇头,他说我们虽然挖过,但是却没有挖得足够深,所以没有找到最重要的东西,往下挖三丈,就能到了。

  三丈!

  但是薛说在挖那里之前先挖第一根蜡烛的位置,因为这是两件事,需要一件件地解决,如果两处一起挖开的话,恐怕会应付不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