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医道官途 > 第八百三十七章 忍不住

第八百三十七章 忍不住

    龚奇伟也多少听说了一些张扬和赵家结怨的事情,不过他请两人一起吃饭的时候并没有考虑到这一层,听到他们两人间的对话,这才意识到自己把他们叫到一起吃饭并不是一件很恰当的事情。
    张扬也没有继续提起,他向身边的服务员道:“你们客房部的苏经理在吗?”苏媛媛就在这家酒店工作,担任客房部经理,她和张扬是同父异母的姐弟,所以张扬对这个姐姐还是很关心的。
    服务员道:“她受伤了!”
    “受伤了?”张扬一听就紧张起来,他首先想到的就是文玲,该不是文玲过来报复她将她打伤吧?
    服务员道:“脚被烫着了!”
    张扬道:“究竟怎么回事儿?”
    服务员道:“具体的事情我也不清楚,前天发生的,一位客人不小心将热水泼到了她的脚上。”
    张扬道:“她在哪里?”听到苏媛媛受伤,张扬已经没多少心情,留下吃饭了,他向龚奇伟和赵国强说了一声,问明苏媛媛所住的宿舍,起身去探望她。
    来到大厅的时候,正遇到四海水产的祁山迎面走了过来,祁山看到张扬笑着招呼道:“张主任,这么巧,你也来吃饭啊?”
    张扬点了点头,祁山招呼他一起喝两杯,张扬道:“我得去看一个人,一朋友脚烫着了。”
    祁山道:“谁啊?是客房部的苏经理?”
    张扬道:“你认识?”
    祁山点了点头,有些同情的说道:“苏经理人不错,遇到这种事儿真是可怜。”
    张扬听出他话里有话,低声道:“你知道怎么回事?”
    祁山道:“我只是听说,她刚从客房部调到餐饮部当经理,前天省电力局的刘局过来吃饭,让她陪酒,可能是手脚上有些不干净,苏媛媛大概没给他面子,不知怎么发生了争执,刘局把一杯开水不小心泼在她脚上了。”
    张大官人听祁山这么说,立时就火了:“祁山,你说的可是真的?”
    祁山道:“我是听说的,这慧源宾馆的水产都是我提供的,我听他们内部员工说的。”祁山看到张扬怒不可遏的表情已经猜到这张扬和苏媛媛的关系非同一般,心中暗自琢磨着,怎么但凡漂亮点的女孩子都跟他有关系啊?
    张扬道:“我去看她!”
    祁山道:“你还是亲自问问她的好,我跟你说的全都是道听途说,你别当真。”
    张扬已经走了。
    张扬刚刚来到苏媛媛的宿舍门口就听到苏媛媛愤怒的声音道:“你出去,你给我滚出去!”
    张大官人心中一愣,自己还没露脸呢,苏媛媛就知道自己来了?可随即房间内响起一声冷笑道:“苏媛媛,我说你怎么就给脸不要脸呢?人家刘局让你陪酒,那是看得起你,你凭什么给人家甩脸子?你有什么资格?你自己得罪人不要紧,还连累我们整个酒店,枉我对你这么看重,将餐饮部经理的位置交给你,你就这么对我?”
    苏媛媛怒道:“他根本就不是好人,对人动手动脚的,什么领导?根本就是一流氓。”
    那男子呵呵笑道:“现在这时代不都这样,你吃这碗饭就得有这心理准备,你装什么纯情?你要是真能攀上人家是你祖上烧了高香。”
    “你混蛋!我不干了!”
    “不干了?按照签好的协议你得赔钱,三万块的违约金交出来,我马上给你签字走人,还有你的医药费可都是我垫付的。”
    苏媛媛道:“好,我赔给你……”说这话的时候她委屈的落下泪来。
    这时候张大官人已经走入了房间内,房门本来就没关,和苏媛媛说话的是慧源大酒店的经理宗文俊,咋看到闯进来一名男子他也是一愣:“你谁啊?”
    “我操你大爷!”张大官人的拳头在宗文俊的眼前倏然放大,然后他听到一声清脆的声音,宗文俊一屁股就坐倒在地上。
    张扬一伸手拎住他的衣领,拖死狗一样拖起来,从房间里面扔了出去。
    苏媛媛看到张扬出现在面前,不知为何心中忽然感到说不出的温暖,在张扬出现之前,她的内心充满了彷徨无助,甚至有些恐惧,可是在张扬出现之后,这一切都消失了,她咬着嘴唇,泪水却不争气的流下。
    张扬来到床边,轻声道:“你脚伤得怎样?”
    苏媛媛摇了摇头:“没事……”眼泪不住的流。
    张扬道:“别怕,凡事都有我呢。”
    门外传来嘈杂的脚步声,六名保安匆匆赶了过来。
    满脸是血的宗文俊扶着墙站在走廊上,歇斯底里的叫着:“把他抓起来,报警,报警!”
    张大官人看到姐姐被人欺负,不由得心头火起,双手握拳,凛然的杀气以他的身体为中心,向四周辐射压迫而去,以张大官人今时今日的武功,当世之中能够和他匹敌者寥寥可数,更何况这些稀疏平常的保安,他们虽然手握橡胶棒,可是在张大官人气势的逼迫下已经感到呼吸一窒,很多时候,人的气场和胆色成正比,这帮保安被张大官人强大的气场所震慑,竟然不敢上前。
    宗文俊叫道:“抓他,抓他!”他一手捂着鼻子,一手掏出手机准备报警。
    这会儿功夫又有四名保安赶到,人多力量大,人多胆子也大,他们握着橡胶棒向张扬靠近。
    张大官人冷哼一声,不等他们来到近前,就已经冲了过去,也活该这帮保安倒霉,现在张扬正处于气头上,别人不过来找他,他还得出去找别人呢,一个、两个、三个……保安被他打得飞了出去。
    宗文俊正打电话报警呢,可张扬又出现在自己的面前,他吓得打了个激灵,张扬冷笑一声,一个大耳刮子抽了过去,打得宗文俊头晕眼花,手机也飞了,人也坐倒在地上。
    住在宿舍楼的多数都是慧源宾馆的员工,看到张扬势如猛虎出闸,不但将十名保安打了个东倒西歪,更将他们经理宗文俊打得头破血流,在场的员工虽然很多,可是没人帮着宗文俊出手,其中的确也有个别想见义勇为,趁机巴结一下经理宗文俊,可看到那帮保安的惨状,就不得不暗自掂量一下自己的份量,这一掂量,谁也没胆子冲上去帮忙了。
    外面警笛声很快就响起,隔壁有间派出所,平时慧源宾馆好吃好喝的供着,听说有人在慧源宾馆闹事,这帮派出所的警察怎么也不好意思袖手旁观。
    这边的动静也吸引了不少前来宾馆的客人,其中就包括四海集团的老总祁山,祁山刚才看到张扬的脸色,就料到这件事不能善终,看到现场的情况,他并没有感到意外,看来张扬和苏媛媛的关系肯定非同一般,他是帮助苏媛媛出气来了。
    龚奇伟和赵国强也过来了,看到闹事的是张扬,两人也不意外,有张扬在场的地方闹事很正常,可如果说这件事和他无关反倒是不正常了,赵国强看到那群派出所的警察过来,迎上去拦住他们道:“你们哪个部门的?”
    派出所所长周刚知道慧源宾馆规格很高,能来这里消费的都不是普通人物,赵国强虽然穿着皮夹克,可下面穿着警裤,一眼就能看出大家都是同系统的,周刚和赵国强聊了两句,知道赵国强是南锡市公安局长,马上就满脸堆笑道:“都是自己人。”他向张扬那边看了一眼道:“赵局,他事情闹这么大,我们不好处理啊!”
    祁山从一旁走了过来,笑道:“周所,你不去睡午觉,在这儿凑什么热闹?”
    周刚愣了一下,祁山他是认识的,对他的背景身份都很清楚,祁山分明是话里有话,周刚小声道:“他谁啊?”
    祁山道:“新城区管委会的张主任,宋省长的未来女婿!”
    周刚听到这话脸色顿时就变了,张扬来东江之前名头已经很盛了,而且这货好像经常和警察作对,一来二去,公安系统内部都传着一个说法,宁惹阎王,别碰张扬,足见这厮难缠到了何种地步,如果周刚事先知道是张扬在这里闹事,他无论如何都不会出警这么及时的。
    他悄悄把祁山拉到一边,低声道:“祁总,你看……”
    祁山向周围看了看,微笑道:“这事儿跟你有关系吗?既然来了就看着呗,没伤人轮不到你们管。”
    周刚现在很矛盾,走也不是留也不是,走了肯定落人口舌,可留下来他也不敢过去为宗文俊出头,他没什么根基,张扬那种人物岂是他一个小小的派出所所长能够惹起的?周刚道:“你去劝劝他!”
    祁山冷笑了一声,他并没有过去,祁山虽然是慧源的供货商,可对慧源宾馆也是一肚子的火气,从慧源开业到现在,一直都没给他结清货款,就算今天张扬不动手,祁山都想找人砸慧源的场子,让慧源的老板把账给结了。
    宗文俊只是个小角色,真正的后台老板另有其人。
    十名保安被张扬揍得屁滚尿流,宗文俊更是被打得面颊高肿,赵国强看不过去了,走到张扬身边:“张主任,差不多就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