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医道官途 > 第八百三十六章 成绩突出

第八百三十六章 成绩突出

    何长安深表认同的点了点头。
    张扬道:“你身边的那些保镖虽然不错,可都是为钱卖命,我回头跟钟长胜说一声,让他最近一段时间负责保护小欢的安全。”
    何长安欣喜道:“好,如果有他在身边保护当然最好不过。”
    钟长胜听说张扬要让自己跟随何长安暂时保护秦欢的安全,也没有任何的异议,他原本就没什么牵挂,张扬虽然在东江新城区指挥部给他找了一份工作,可毕竟这份工作实在太过平淡,无法施展出他真正的本领。接受这次的任务,等于接受了一份全新的挑战,还可以去国外做一次免费的旅行,对钟长胜来说也是两全齐美的事情。
    张扬有种预感,关于秦欢的事情不会这么简单,乔老虽然震住了秦家,可是在背后捣鬼的人或许并不是秦家,真正想制造事端的另有其人,在国安内部,张扬能够相信的只有寥寥几个,如今邢朝晖仍然被国安内部调查,他本想联系丽芙,可是却失去了联络,佟秀秀自从伤愈归队之后,也暂时中断了和他的联络。
    伍得志过去就在国安的技术部门,自从他确定离开国安之后,过去寸步不离对他进行24小时看护的两名国安工作人员也已经被撤回,看来国安也不想将活动经费继续浪费在他的身上。这样让伍得志反而感到自由,随着佟秀秀的离去,他的心情好了许多。虽然在心底深处对佟秀秀还是思念的,不过至少不用再担心别人对他的怜悯。
    自从上次的事情之后,远方已经将天台锁好,伍得志只能在病房内欣赏窗外的景色了,张扬给他配制的伤药非常的灵验,根据院方的最新检查结果,伍得志已经符合出院的条件了。
    听到张扬的脚步声,伍得志轻声道:“你来了!”
    张扬点点头:“我刚去医生那里,他们说这两天你就能出院了。”
    伍得志道:“我打算明天就走。”
    张扬道:“我通过于子良博士给你联系了一位世界顶级的整形外科专家,他看过你的病历,答应抽时间过来为你做整形手术。”
    “无所谓!”伍得志转过身,慢慢来到张扬的旁边,挨着床边坐下:“不过,我还是要谢谢你对我的帮助。”
    张扬笑道:“自己朋友,何必那么客气。”他环视了一下这间病房:“你的保镖撤走了?”
    伍得志道:“我和国安已经撇清了关系,他们给了我一笔退休金,现在我已经不属于他们了,他们当然不需要继续对我负责。”
    张扬道:“这样岂不是更加自由一些?”
    伍得志点了点头,他的脸上仍然蒙着白布,别人无法看到他的表情,他只能用点头或摇头来表达自己的心情。
    张扬道:“出院后先休养一段时间吧。”
    伍得志道:“我忽然很害怕静下来。”
    张扬道:“那就去工作,我朋友的汽修厂缺一位电气工程师,我想你应该足以胜任。”张扬已经和万里汽修厂方面打过招呼,余川答应伍得志可以随时过去上班。
    伍得志道:“谁会要一个残废?”
    张扬道:“我看你是心理残疾,别人都没说什么,是你自己看不起自己。”
    伍得志道:“我试试看。”
    张扬笑道:“这才像个爷们。”他递给伍得志一个小册子。
    伍得志好奇道:“什么?”
    “你不会自己看!”
    伍得志翻开那本小册子,却见上面居然是一套刀法,伍得志苦笑道:“你玩什么?”
    张大官人得意洋洋道:“独臂刀,这可是我费了好大功夫才找来的,你别不当成一回事儿,只要这套刀法练成,对付普通的武林人士,根本不费吹灰之力。”
    伍得志道:“你的意思是以后我出门都拎着把大刀出去?我至于吗我?”他将那册独臂刀谱扔还给张扬:“没兴趣!”
    张扬道:“这本刀谱可不是仅仅教你练刀法,真正精妙的是步法,你失去右臂,身体的协调性肯定不如从前,独臂刀的步法就是专门针对你这种,锻炼你的身体平衡能力,你不是想成为正常人吗?那就得下点苦功,再说了,你以后还得接受整容手术,必须要增强自身体质。”张扬又把刀谱扔给了伍得志。
    这次伍得志没有拒绝,他叹了口气道:“闲着也是闲着,那我就先练着玩玩。”
    张扬这才问起了国安技术部门的事情,伍得志虽然离开了国安,但是对国安内部的事情仍然不愿提起,这是因为他过去就接受过专门的保密训练,虽然不愿说,可是他还是给了张扬一个忠告:“任何国家的情报部门做事,都有着自己独特的规则,可万变不离其宗,他们奉行着一切给国家利益让步的原则,所以他们的很多做法和行为,在普通人的眼中很难理解,张扬,我给你一个忠告,尽量不要引起国安的注意。”
    建基集团和新城区指挥部的签约仪式搞得风风光光轰轰烈烈,这次前来的媒体记者更多,连市委书记梁天正都亲自出席了签约仪式,表现出对新城区建设的重视。
    根据合约,建基集团的一期投资就达到五十亿元人民币,东江市方面给出了相当优惠的政策,徐建基趁热打铁,又将东江开发区物流园的建设合同纳入囊中,这样一来,当天签下了总额六十亿元的合同,这对新城区,对东江市政府来说已经成为九六年当年的最大手笔。
    和建基集团正式签约之后,新城区当年的招商业绩扶摇直上,算上之前签约的八亿,他们已经达到了六十八亿元的招商总额,比起目前位列第一的开发区,也不过只差两亿,距离年底还有二十几天,而张扬的手上还有薛伟童的那一单,如果年前顺利签约,他就能够完成超过八十亿元的招商引资任务,这一成绩仅仅是一个季度内完成的,张大官人的能力无需多说,成绩才是硬道理,现在东江上下谁心里都明明白白,谁都看得清清楚楚,这厮果然是名不虚传,能量不是一般的大。
    连市委书记梁天正都打心底发出感慨,难怪当初东江会在友好城市和英德尔公司的招商中先后败下阵来,张扬这小子的确有能耐啊!
    东江招商办代主任梁晓鸥也出席了当天的签约仪式,自从她主持东江招商办的工作之后,也算做出了点成绩,可今天和张扬相比,她的那些业绩顿时显得黯淡下来,她上任之后主抓的就是开发区招商工作,今年开发区招商工作也算争气,招商额达到了空前的七十个亿,对梁晓鸥来说,这是一份了不起的政绩,凭借这份政绩,她就有了将代字去掉的资本,梁晓鸥虽然是一个女人,可并不代表着她没有政治上的野心,女人一旦有了这方面的野心,往往比男人还要来的更加强烈一些。
    常务副市长隋国明也没有错过这次隆重的仪式,市委书记梁天正自然是毫无疑问的第一男主角,按照级别,隋国明今天也是当仁不让的男二号,对这种展露自己的舞台,隋国明是不会轻易错过的,新城区党工委书记秦清和建基集团总裁徐建基两人交换合同并亲切握手的时候,隋国明微笑鼓掌,也就在这时候他留意到了身边的梁晓鸥,发现梁晓鸥的脸上虽然带着笑,虽然也在鼓掌,可是她的动作显得不是那么的协调。这细微的表现,并没有瞒过隋国明的眼睛。
    隋国明稍一琢磨,就已经明白梁晓鸥为什么会显得有些失落,隋国明一边鼓掌一边向身边的梁晓鸥道:“这一单六十亿,张扬刚刚来到咱们东江就放了一颗卫星!”
    梁晓鸥道:“张扬的确很有能力。”
    随国明笑着点了点头道:“难怪梁书记要点名把他挖过来,这小子招商能力这么强,以后肯定要得到重用。”看似无意的一句话,却让梁晓鸥的内心中没来由抽搐了一下,她很清楚的意识到自己嫉妒了。
    此时的张扬正站在市委书记梁天正的面前,梁天正满面春风的向他道:“小张,很好,工作开展的不错,以后要继续发扬,争取将新城区的招商工作开展的越来越好,如火如荼。”
    张大官人不失时机的拍了梁书记一记:“全都靠梁书记正确英明的领导!”
    几名记者就在身边,及时记录下张大官人溜须拍马的神圣一刻。
    梁天正对张扬的这番话感到满意,发现这小子开始变得会说话了。
    记者们采访梁天正的时候,张扬悄悄走开,接受同仁们的祝贺,官场之中但凡有个风吹草动都会引起局内人的斟酌思量,当初张大官人说要夺得今年东江招商业绩第一名的时候,差点笑掉很多人的大牙,可现在事情完全改变了,张扬虽然没有提起这件事,可谁也不会嘲笑他,基本上每个人都意识到,这厮说出的话十有八九要兑现了。
    梁晓鸥也走过来向张扬表示祝贺,张大官人握着梁晓鸥柔软的手晃了晃,目光还故意四处张望着,梁晓鸥道:“你看什么?我向你祝贺,你怎么显得心不在焉的?”
    张大官人笑道:“我是看邵安康来了没有,他要是看到我跟你握手,肯定觉着我趁机占你便宜,说不定一会儿就握着菜刀来追杀我。”
    梁晓鸥也不禁笑了起来,啐道:“德行!”心情也因为张扬的调侃而好受了一些。
    张扬道:“梁主任,怎么样?我今年给你的业绩争光添彩了吧,你打算怎么奖励我?”
    梁晓鸥道:“我就是个临时代理,说起来你级别比我高,我怎么敢领导你啊!”这番话说得酸溜溜的。
    张扬笑道:“那好,回头我跟梁书记说说,咱俩换换,我领导你。”张大官人一向没心没肺的,他压根就没把梁晓鸥当成自己的对手,说话也随便得很,有道是功高盖主,此时的张大官人只顾着得意,却没有考虑到梁晓鸥心里怎么想。
    梁晓鸥听到这话心里更不舒服了,可是她涵养还算不错,没有表露出来不快,但是笑容明显变得尴尬起来,轻声道:“好啊!”
    张大官人并没有对她太过留意,这会儿听到一个软绵绵的女声在喊自己:“张主任!”
    张扬回过头去,却看到东南日报社的美女记者武意就站在自己的身后,笑盈盈看着自己。张大官人忽然想起和她之间的赌约来,乐呵呵朝她点了点头。
    武意来到张扬的面前,张扬道:“你不去采访梁书记他们,来找我干什么?”
    武意向梁天正和徐建基那边看了看道:“他们都是焦点人物,我身单力薄的根本挤不进去。”
    张扬一看果然,几位焦点人物都被记者们包围在中心,武意这身子骨的确挤不进去,不由得笑了起来。
    武意道:“恭喜你!”
    张大官人明知故问道:“恭喜我什么?”
    “恭喜你签下这么大一笔合约,距离东江市年度招商冠军又近了一步。”
    张扬哈哈大笑起来:“还记得咱们的赌约吗?”
    提起这件事,武意的俏脸微微有些发红,点了点头道:“记得,你放心,我又不会赖账。”
    张扬道:“你现在就可以订饭店了,档次不一定要太高,但一定要有特色,我这人不挑剔的。”
    “嗬!你怎么知道我一定就输?不是你还差两个亿吗?”
    张大官人笑了笑,两个亿对他来说没有任何难度,迪特主题公园的项目只要签约,就是十多个亿的大项目。
    常凌峰把张扬给叫了过去,他给张扬介绍了一位朋友,来自日本的商人三岛正夫。这个三岛正夫虽然是日籍却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华人,他本名叫袁正福,一丁点儿日本血统都没有,如果硬要跟日本扯上关系,他的前妻三岛英子是日本人,两人结婚之后,这货没有让老婆跟他姓,反而倒插门入了日本籍,连姓都改了,后来夫妻感情不和,离婚后仍然叫三岛正夫,按照他的话来说在日本没有个日本名字都不好意思跟别人打招呼。
    常凌峰和三岛正夫在日本的时候就认识,只不过那时候三岛正夫还在富士山下开中华料理,如今的三岛正夫从料理发家,摇身一变已经成了日本樱花教育集团的总裁,说起这件事就得从三岛的过去说起,在三岛前往日本之前曾经是东江师范大学的讲师,去日本之后,当然没有大学聘请他去任教,还好三岛有一手不错的厨艺,就在日本开起了餐馆,如今他的中华料理已经有七家连锁店。五年前又开办了学校,主要是针对中国留学生和打工族的子女进行汉语文化教育,没想到学校开业之后颇受欢迎,中国在日本的侨民数量相当庞大,短短的五年内,三岛已经开了三所学校,成立了樱花教育集团。这次三岛回国就是要在国内开办分校,通过这一途径,可以方便国内的学生前往日本留学,促进中日文化教育交流。
    常凌峰把三岛正夫介绍给张扬之后,笑道:“三岛打算在东江投资兴建一所国际学校。”
    张大官人听到投资两个字顿时来了精神:“打算投资多少?”这货是相当的现实。
    三岛正夫笑道:“我了解过你们文化教育区的规划,初期打算投入一个亿。”
    张大官人非常爽快,新城区方面对教育投资是持提倡态度,他笑道:“大手笔啊!”一个亿的资金和建基集团动辄几十亿的投资当然无法相比,可是对一所学校来说,这已经是一笔不小的投资,张扬拍了拍常凌峰的肩膀道:“这件事常主任就能拍板定案。”
    常凌峰苦笑道:“张主任对我真是看重啊!”
    张扬笑道:“能者多劳,你要当仁不让!”
    中午的时候,张扬前往慧源宾馆和南锡市副市长龚奇伟见面,龚奇伟这次是来东江开会的,会议就安排在慧源宾馆,张扬来到慧源宾馆,才发现南锡市公安局长赵国强也在那里。这段时间赵国强一直都在省里参加学习班,龚奇伟这次来把他也叫过来一起吃饭。
    张扬和赵国强之间的关系缓和了不少,虽然赵国强也相信张扬并非害死自己弟弟的凶手,可弟弟毕竟死于张扬的车下,所以见到张扬,感觉总是有些不自在。
    龚奇伟笑道:“我开了一上午的会,听说你来到东江就把招商工作搞得风生水起,真是后悔把你小子给放走了。”
    张扬笑道:“运气好罢了,我其实没什么能力。”
    龚奇伟亲切的拍了拍他的肩膀道:“进房间再说。”他已经预先订好了位子,从他们所在的楚天阁可以看到不远处金水湖碧波荡漾的水面。秋日的阳光透过玻璃窗透射进来,照在他们的身上,暖烘烘的非常舒服。
    龚奇伟将雪白的餐巾展开,铺在膝盖之上,微笑道:“张扬,你小子自从来到东江就乐不思蜀了。把我们这些南锡的老朋友都给忘了,离得那么近,也没见你回去一次,还得我主动登门来拜访你。”
    张扬笑道:“龚市长勿怪,忙,我是真的忙!自从来到东江之后,我也没安稳的在这里呆几天,整天南来北往的飞。”
    龚奇伟点了点头道:“咱们给人民打工的都是这样,身不由己,身不由己啊!”
    张扬微笑向赵国强道:“赵局长什么时候来的?”
    赵国强道:“我在省党校参加集中培训,已经来一个星期了。”
    张扬道:“也不联络我!”话说得非常客气,可他心里也明白,自己和赵国强并没有那份交情。
    赵国强笑道:“集中学习比较忙,实在抽不出时间,再说了,你们工作也很忙,就没想打扰。”
    龚奇伟让人上菜,因为中午只有他们三个,所以也没有叫太多的菜,张扬问起南锡高新区的建设情况,龚奇伟笑道:“目前进展还算顺利,国内多家知名IT厂家入驻高新区,在这件事上,你居功至伟,年终的时候,我们还打算把你请回去开表彰大会呢。”
    张扬笑道:“你们的好意我心领了,可年终也是我最忙的时候,恐怕抽不出时间。”
    龚奇伟道:“我来东江之后,了解到一些东江新城区的事情,新城区的定位很高,对你来说机会难得,只要把握好机会,你以后的政治前景肯定是一片光明。”
    张扬笑了笑,如果在过去听到龚奇伟的这番话他十有八九会心曳神摇,这厮对升官一直都很期待,不过现在他却没什么感觉,这是一个奇怪的现象,张大官人忽然对官场失去了过去的那种热情,他产生了一种很奇怪的想法,就算当上市长、省长又如何?上头还是有人管着,平时面对的还是勾心斗角尔虞我诈,政治斗争说穿了也就是那么回事儿。
    因为是中午,三人都没有敞开了喝,张扬和赵国强喝酒的时候,微笑道:“赵局,前些日子我曾经在东江见过令尊。”
    赵国强哦了一声,他并没有听父亲提过。
    张扬道:“他对我好像有些看法。”
    赵国强笑了笑,他并不意外,父亲直到现在都认为在弟弟死亡的事情上张扬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赵国强道:“我父亲的性情就是那样,未必代表对你有成见。”
    张扬听他这样说,也就没继续说下去,他话锋一转来到姬若雁的身上:“我听说姬若雁差点成为你的弟媳妇?”
    赵国强点了点头,他隐约猜到姬若雁和张扬之间可能发生过不快。
    张扬道:“她现在好像和梁康走得很近。”
    赵国强道:“我和她不熟,她的事情我不太清楚。”
    张扬看出赵国强是在故意回避问题,他叹了口气道:“其实有些事根本就是误会,任由误会发展下去,对谁都不好。”
    赵国强道:“每个人看待人和事的观点都不同,并不是那么容易改变。”他在婉转的告诉张扬,虽然自己已经不认为他是杀害弟弟的凶手,可父亲和姬若雁并不这么认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