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医道官途 > 第七百九十五章 故意的

第七百九十五章 故意的

    宗盛又不是傻子,事实上谁都不是傻子,明眼人都看出来了,这厮根本就是存心故意,他是故意要撞坏陈安邦的那辆法拉利汽车。不是不报时候未到,张大官人已经忍了很久了,你能用悍马撞我借来的兰博基尼,我本不跟你计较,可你丫的居然又过来纠缠我们家小姨子,真他妈拿老子的宽容当成懦弱,今天我一报还一报,张大官去撞这辆法拉利之前计算的清清楚楚,别看这辆车是普普通通的吉普车,可这辆车是乔老的。
    陈安邦看到自己的那辆法拉利变成了如此模样,心里疼得就快滴血,看到张扬从里面出来,他顿时就明白了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这厮绝对是故意报复。
    陈安邦怒气冲冲的指着张扬道:“你故意撞坏我的车!我这就报警抓你!”
    张大官人笑眯眯道:“陈公子,大家都是自己人,我真是不小心的,别伤了和气!”
    顾养养来到张扬身边,她当然明白张扬撞车的目的何在,虽然心里解气,可也知道这个陈安邦不好惹,张扬今天肯定惹下了一个大麻烦,顾养养道:“大不了赔你钱就是了!”
    陈安邦道:“他赔得起吗?”
    顾养养道:“你这就没意思了,那天你把张扬的那辆兰博基尼撞坏了,他也没说什么,你好歹也是一个大男人,怎么心眼儿这么小!”
    陈安邦怒火攻心,已经急红了眼,拿起电话开始报警。
    宗盛看到事情闹成了这个样子,想起刚才张扬让他下车去帮顾养养解围,说不定这小子从那时候就已经打定主意要用吉普车撞对方的法拉利,宗盛道:“都说不是故意的了,走保险吧!”
    不一会儿,交通警察就赶了过来,看到那辆被撞得惨不忍睹的法拉利,谁都觉着可惜,陈安邦向交警指责张扬就是那个肇事者,他是故意的。
    张大官人仍然气定神闲,几名交通警问过周围的人之后,已经初步认定,张扬是故意用吉普车撞击那辆法拉利,为首的那名交警来到张扬面前:“你的证件!”
    张扬这次表现得很合作,把驾驶证交了上去。
    交警又道:“行驶证呢?”
    宗盛过来把行驶证缴了上去。
    交警看了行驶证又看了看车辆的牌号,宗盛开的车是军车,可谁也不能从车辆牌号上看出车子的幕后主人是谁,交警表现的还算客气,拍照记录之后,将行驶证又交还给宗盛:“车你可以开走,我们会和军区纠察队联系相关处理事宜。”
    宗盛表现的很低调,点了点头道:“我可以把车开走吗?”
    交警点了点头。
    张扬心说挂军牌原来这么牛逼啊。
    可那交警又说话了:“你们都可以走,但是他不能走!”他指了指张扬道:“根据我们目前了解到的情况,你涉嫌毁坏他人财物,已经触犯了我国的刑法,构成了刑事犯罪。”
    张扬并不是第一次面对这样的指控,他笑道:“我都说过了,我把油门当刹车了!”
    交警道:“别狡辩了,我劝你还是跟我们回去一趟。”
    张扬依然表现的非常配合,他向宗盛道:“宗哥,你先回去吧,我跟他们去交警队解释清楚。”
    宗盛也没多说话,他点了点头道:“回头给你电话。”
    顾养养和张扬一起去事故大队处理这件事,他们一来到事故大队,就被关到房间里了,通讯工具也按照规定上缴。在京城的地面上陈安邦还是有些关系的,对他来说钱的损失还是其次,主要是张扬开车把他的法拉利撞成了那副样子,如果他不给这厮一点苦头尝尝,以后在京城太子圈里他还怎么混?所以他在前来事故大队的途中就已经找到了关系,这次他一定要给张扬一些颜色看看。
    顾养养看到半天都没有人搭理他们,她过去拉门,发现房门被反锁上了,顾养养道:“门被锁上了。”
    张扬叹了口气道:“不用问,陈安邦想把这件事情闹大,他想告我损害他人财物!”
    顾养养道:“岂不是很严重?”
    张扬道:“的确严重,如果以这项罪名起诉我,我十有八九要坐牢!”
    顾养养听他这样说不由得有些担心:“张扬,算了,别跟他斗了,那个陈安邦就是个小人。”
    张扬笑眯眯道:“我没想跟他斗,可是看到他纠缠你,我心里不爽。”
    顾养养听到他这句话,俏脸不由得一热,芳心中暖烘烘的异常舒服,她挨着张扬身边坐在连椅上,小声道:“你不喜欢他纠缠我?”这话问得连她自己都觉得别扭。
    张扬没说话,他笑了笑道:“我打会儿座,有事叫醒我!”
    陈安邦正在密谋起诉张扬的时候,却接到了父亲的电话,从声音中就能够听出老爷子显得有些紧张:“安邦,你胡闹什么?你的车怎么会撞上了那辆军车?”
    陈安邦道:“爸,是别人开军车撞了我的车,你搞清楚!”
    陈旋道:“我不管是谁撞得谁?你马上把这件事解决,别搞东高搞西的,那辆车是乔老的车!”
    陈安邦听到乔老两个字,愣了一下,然后又道:“爸,那有怎么样?”
    陈旋道:“这件事到此结束,你马上给我回来!”
    张扬和顾养养被关在房内一个小时左右,事故大队的大队长过来,笑眯眯打开了房门,向张扬道:“张主任,误会调查清楚了,陈先生决定不再追究这件事。”
    张扬对这种结果早有预料,他故意道:“那哪行啊?我撞坏了人家的车,涉嫌损害他人财物,我得负责。”
    大队长道:“你们是军车,正在执行任务,他的是普通社会车辆,应当主动避让。”
    张扬道:“这事就这么结了?”
    大队长点了点头道:“陈先生说是误会,他说不用追究了。”
    张扬却摇了摇头道:“你说的我可不信,要不你让陈安邦过来亲自对我说。”请神容易送神难,这帮交警肯定查到了军车的来历。
    大队长笑道:“张主任,你看……他都不追究了,是不是……”他想把张扬从这里请出去,这样的麻烦谁也不想招惹。
    张大官人道:“这事儿不是他追不追究的问题,我都说过了,我是误把刹车当成了油门,可解释给你们听,偏偏就没人愿意相信。不但如此,还把我的手机给搜走了,来到这里,莫名其妙的就把我们给关了起来,就算怀疑我损害他人财物,可这位顾小姐没错吧?你们把人家也关起来干什么?”
    大队长道:“没……我们没关你们!”
    顾养养道:“房门都反锁着,还说没关!”
    张扬道:“你去跟陈安邦说,他不告我,我还想告他呢,他要是不当面向我解释清楚这件事,我今儿还真不走了,我倒要看看,你们究竟有什么权利没收我的手机,关我的小黑屋?”
    这些交警暗暗叫苦,之前他们之所以那样对待张扬,都是因为陈安邦找了关系,可谁能想到那辆吉普车竟然是乔老的,这些上层人物之间的事情,根本不是他们能够管了的,陈安邦听说张扬不愿意离去,没奈何只能去见他,他的态度仍然强硬,他认为,今天自己中了张扬的圈套,他怎么能想到张扬用来撞他法拉利的那辆吉普车是乔老的,父亲表现的如此紧张,肯定是因为乔老给他打了招呼,陈安邦想不透张扬怎么会认识乔老这位政坛元老,不过在陈安邦看来,他今天已经让的够多了。
    陈安邦冷冷望着张扬道:“你什么意思?”
    张扬道:“没什么意思啊?撞了你的车,我得向你说声抱歉啊!”
    “不用!”
    张扬道:“有件事我得告诉你,你那辆法拉利我还真就是存心撞的!”
    陈安邦听到他这样说,一双眼睛就快喷出火来,狠狠盯住张扬道:“你够狠,今天这件事你最好给我记住,我不会善罢甘休。”
    张扬道:“嘴上说狠话没用,你以为自己很了不起?如果不是有你家老爷子再背后撑腰,别人正眼都不会看你。”
    陈安邦怒道:“你给我记住这些话!”
    张扬微笑道:“我这人有个最大的优点就是敢作敢当,自己干过的事儿干嘛不承认?你开悍马撞兰博基尼的时候挺爽吧?人一定不能得意忘形,仗着老子有些权力耀武扬威不是不可以,但是我劝你一句,要记住,千万不要给你们家老爷子惹麻烦。”
    陈安邦紧握双拳,如果不是父亲有言在先,他此时肯定会冲上去狠狠一拳砸在张扬的脸上。
    张大官人若无其事的笑了笑,警察已经把他的手机送还回来,张扬看了看未接电话,其中一个是罗慧宁的,他马上给罗慧宁打了回去。
    张扬不知道这件事怎么这么快就传到了罗慧宁的耳朵里,接通电话之后,罗慧宁在电话那头叹了口气,轻声道:“张扬,这件事算了,都是自己人。”
    张扬道:“干妈,我知道应该怎么做!”放下电话,他向顾养养道:“咱们走!”
    几个人坐下没多久,紫金阁的老板冯景量就到了,在餐饮方面,金王府是他的竞争对手,可这并不妨碍他和查晋北的关系,至少在表面上,两人显得相当亲热,查晋北也明白自己不适合中途加入他们的聚会,打过招呼之后,借口自己有事,先行离开,当然查晋北也很会做事,让服务员送过来两瓶三十年陈的五粮液。
    冯景量笑道:“我这一来让查总不自在了。”
    薛伟童道:“景量,你把人家看的太低了,谁不知道金王府是他用来玩的,根本没有投入太大的精力。”
    冯景量感叹道:“人比人得死,人家开饭店是用来玩的,我开饭店是为了谋生。”
    张扬乐道:“今儿是怎么了?一个接着一个的哭穷,说到穷,你们谁能和我这个政斧官员相比?我才是真真正正的一穷二白。”
    冯景量道:“我现在才发现自己选错了路,我应该当官的,如果当官我现在也早就开上兰博基尼了。”
    几个人一起笑了起来。
    张扬道:“借来的,我是打肿脸充胖子,如果不是你让我弄辆名车充充场面,我才不开这玩意儿呢,太招摇。”
    薛伟童道:“什么意思啊你,说我招摇?”
    张扬笑道:“薛爷,我可不敢说你!”
    钟新民让服务生给每人都倒上酒,他端起酒杯倡议道:“咱们同干一杯,谢谢大家给我这次机会。”
    薛伟童道:“你太客气了,请我们吃饭,应该我们谢你才对,好,干一杯!”她的姓情非常豪爽,大家一起干了一杯酒。
    钟新民问起张扬这次来京的目的,张扬当然不会说是乔老让他来的,只说是过来为东江新城区招商。
    钟新民也表现的很有兴趣。
    冯景量道:“张扬,这两天我又抽空了解了一下你们新城的规划,从规划和建设规模来说应该是国内最大的,如果真的能够顺利完成,以后肯定前景远大。”
    薛伟童笑道:“冯景量,我看出来了,张扬和你是串通好了,你们联手帮东江新城区搞招商。”张扬就是冯景量带到这个圈子里来的,薛伟童产生这个想法再正常不过。
    冯景量道:“薛爷,你冤枉我了,我跟他串通有什么好处,又没提成,我就是帮着牵线搭桥,说实话,到现在连我自己都没决定是否要在东江新城投资。”
    张扬道:“投不投资无所谓,我的目的也是把东江新城推介给大家知道,投资从来都是你情我愿,不可能强买强卖,大家觉着有利可图,我欢迎你们到东江来投资,也会在以后的工作中尽量给各位创造便利,力求做到双赢,如果你们觉着东江没什么发展前途,或者还有更好的投资方向,我也不强迫大家一定要把钱放在东江,以后你们有时间去东江,我还是要把你们当成好朋友来接待。“薛伟童笑道:“官话,张扬,你官不大,官场上的调调学了个十足。”
    张扬笑道:“是官话也是真心话。”
    冯景亮道:“徐建基对东江新城区很有兴趣,他月底肯定要去东江实地看看,我安排一下,尽量争取和他一起过去。”
    薛伟童道:“我跟着去凑热闹,张扬,这次我们组团去东江,你可要提前做好招待准备。”
    张扬笑道:“放心,我一定用最高规格的招待标准来接待你们。”
    薛伟童道:“那倒不必,这帮人什么没吃过,什么没见过?主要是让大家玩的开心。”
    张扬道:“好,大家千万别当成是去考察投资,就当成一次旅游。”
    几个人推杯换盏,没过多久两瓶五粮液就喝了个干干净净,冯景亮道:“老查够小气啊,才送了两瓶酒,不够啊。”
    钟新民笑着向服务生招了招手,让他再去拿两瓶酒过来。
    服务生出去时间不长,就有一美女带着两瓶酒过来了,张扬背对着门口没看到是谁,那女孩来到他身后,当着这么多人照着他脑袋上就是一个爆栗子,大官人武功虽高,可他想不到有人胆敢袭击自己啊,挨了这一下对张扬没有任何伤害,他已经猜到是谁了,乐呵呵转过身去:“查薇,男人头女人腰,这可是禁区啊!”
    查薇一双柳眉扬了扬,美眸盯住他道:“你来京城怎么没跟我联系?”
    张扬道:“不年不节的我找你干嘛?”
    查薇把酒放下,推了他一把道:“有你这样当朋友的吗?”
    张扬笑道:“我说丫头,这么多人,你别动手动脚的。”
    查薇道:“我就跟你动手动脚怎么着?都什么年代了,谁还多管别人闲事啊!”
    薛伟童忍不住笑道:“小薇,你们俩什么关系啊?”
    查薇道:“什么关系都没有,就是比普通好那么一点的朋友,薛姐,你别瞎寻思啊!”
    张扬认识薛伟童这些天来,还是第一次听有人叫她姐。
    查薇来到薛伟童身边坐下,两人从小就认识,关系是相当的密切。
    薛伟童道:“你知道我们过来,为什么不早点来啊!”
    查薇道:“我今天上午才回到京城,这次专程从台湾请来了慧空法师,刚才都在陪他用斋。”
    除了张扬之外,其他几人都听说过慧空法师的大名,薛伟童惊喜道:“慧空法师来了?我一直都想见他呢。”
    查薇道:“大师刚刚用完斋饭,这会儿我叔叔陪他回去休息了,这次他会在京城多呆几天,星钻特地请他来为我们的新上市的首饰开光。”
    冯景亮道:“真是佩服你们星钻的经营思路,居然连这一招都能想到。”
    查薇格格笑道:“是我想出来的,厉害吧,本来大师是不愿意过来的,可我晓之以理动之以情,终于说动他过来大陆交流佛学。”
    张扬道:“大师开光的那些首饰你们拿去卖钱,你们对佛祖可谈不上虔诚啊!”
    查薇瞪了他一眼道:“两回事,你又不懂佛!”
    张扬道:“我不懂,你懂,同样一件首饰,开过光和没开光价格只怕要差不少吧?”
    查薇笑了笑,没有回答他,但表情已经认同了他的猜测。
    中午几个人吃晚饭之后,各奔东西,张扬本来想回省驻京办休息,可查薇却叫他一起去见慧空法师,张扬对求佛之类的事情并没有太大的兴趣,可想到和查薇也有一阵子没见了,这心里还是比较惦念的,于是就和她一起前去。
    薛伟童是肯定要去见慧空法师的,她曾经看过不少慧空法师的佛学论著,对慧空法师颇为推崇。
    两辆兰博基尼奔驰在京城的大街上绝对是一道亮丽的风景线,张扬喝了不少酒,为了免去麻烦,把车交给了查薇驾驶,薛伟童在前方引路,张扬留意到她的车牌已经办好了,居然是军牌,不得不暗自感叹,这帮[***]的能量真的是非同小可。
    查薇道:“来几天了?”
    “一周了,这两天就准备回去。”
    “我一回来你就走,是不是想躲着我?”
    张扬笑道:“躲你干什么?我还怕你吃了我?”
    查薇咬了咬樱唇笑道:“那就多留几天,后天我们的秋季新品展出,我刚好缺个男伴,你留下陪我。”
    张扬道:“查薇,你真把我当三陪了!”
    查薇道:“让你当三陪是看得起你,你看着办啊,你要是不帮忙,以后咱们没朋友做。”
    张大官人咧嘴笑道:“没朋友做就没朋友做,做不成朋友,咱俩可以尝试着做情人啊!”
    查薇啐道:“滚!再耍流氓,我把你从车上踢下去。”
    张大官人懒洋洋打了个哈欠:“用不着这么狠吧,就我这成色,摆哪儿都是抢手货。”
    查薇笑道:“马不知脸长!”
    两辆车先后来到碧水潭公园西侧的一片别墅区,查晋北暂时安排慧空法师住在这里,慧空法师在京城逗留三天,然后准备去九华和普陀做一些佛事交流。
    薛伟童把车泊好,拿出一瓶漱口水往嘴里喷了喷,张大官人向查薇低声道:“薛爷挺重视这事儿,又不是让她去亲嘴,见个和尚这么隆重。”
    查薇气得在他手臂上拧了一把:“就会胡说八道,让薛姐听到,饶不了你。”
    张扬道:“这位薛爷在圈子里地位很高啊,跟大姐大似的。”
    查薇道:“薛姐很厉害的,可不像我这么好欺负,散打、自由搏击、跆拳道样样精通,你最好别惹她。”
    张扬道:“借我一胆子我也不敢惹她。”
    查薇道:“说她坏话也不允许。”
    薛伟童看到两人还没下车,向他们招了招手道:“赶紧下车,总在车里磨蹭什么?有什么悄悄话,留到晚上说。”薛伟童大咧咧惯了,张大官人听到这句话无所谓,可查薇却听得面红耳赤,啐道:“薛姐,你说什么!”
    完成了乔老交给他的任务之后,张扬并没有马上离开京城,趁着这次来京的机会,他拜访了一些关系,敲定了两个投资项目,这两个投资项目都是王学海帮忙联系的,现在的王学海显然乖巧了许多,对张扬他剩下的只有敬畏,王学海这个人头脑无疑是极其精明的,通过一连串的事情之后,他悟出了一个道理,想要过得舒服一些,就不要和张扬作对,不要和他做敌人,做朋友显然是个明智的选择,可王学海明白,张扬显然是不会和自己成为朋友的,自己的性命捏在他的手里,彼此不是那种平等的关系,这种关系下是不可能再发展出友谊的,所以王学海只能另辟蹊径,想让张扬产生好感,就要让他感觉到自己有用,有可以利用的价值。
    张大官人当然清楚王学海的目的,不过人家表现的这么听话,他也表现的非常友善,王学海带给他的两个项目都不算太大,总投资加起来不到一个亿,但是这份人情,张大官人是心领的。
    京城虽大,可任何事却瞒不住这帮人精儿,尤其是太子圈里的,张扬开车撞坏了陈安邦的法拉利跑车,这件事已经传得沸沸扬扬,王学海也听说了这件事,他笑道:“陈安邦那小子年轻气盛,仗着最近发展的不错,不把别人放在眼里,张主任给他点教训是应该的,可以说是大快人心。”
    张扬笑眯眯道:“我并没有想教训他,只是踩错了刹车!”这厮推了个一干二净。
    王学海心里门儿清,暗笑张扬这张脸皮是修炼的越发风雨不透了,他小心翼翼的问道:“张主任和乔老很熟啊?”
    张扬道:“不算太熟,他这么大领导,我哪儿能高攀得上。”
    王学海知道张扬不会跟自己说实话,他笑了笑道:“关于这件事外面有很多传言。”
    张扬饶有兴趣道:“说给我听听。”
    王学海道:“传言陈副部长为了这件事专程去乔老家里道歉,乔老根本没让他进门,陈副部长就站在门外,淋雨淋了半个钟头,最后还是没能见到乔老。”
    张扬笑道:“离谱,这周京城都没下过雨。”说话的时候,忍不住向窗外望了一眼,看到外面居然淅淅沥沥的下起雨来。
    王学海也笑了起来:“这件事未必是真的,不过陈安邦这次显然给他们家老爷子惹了个麻烦,本来老陈还是很有希望晋级正职,兼任副总理的。”
    张扬轻轻哦了一声,对高层的变动他并不关心。
    王学海道:“我又听说,乔老看老陈不顺眼已经很久了。”
    张扬道:“政治太复杂,我看不明白,不过乔老现在最大的兴趣就是玩石头,老人家已经远离政治斗争了。”
    王学海反问道:“你相信吗?”
    张扬没说话,在他心底其实也是不相信的。乔老和顾允知不同,顾允知是真真正正的退下来,在他的身边能够感到他渐渐归于平和的心态,而乔老,在他的身边张扬会感到那种无法言喻的威压,虽然乔老表现的也很和蔼,可是那种气势只有在他的身边才能够真正感受得到。
    电话铃声打断了王学海和张扬的对话,两人的手机都放在桌上,一起向铃响的方向望去,手机铃声都差不多,张扬拿起了他的手机,电话是薛伟童打来的,薛伟童道:“张扬,车修好了,你不来取吗?”
    张扬笑道:“原来是薛爷,我马上过去!”
    王学海开着他的雷克萨斯把张扬送到了名车汇,来到这里,王学海自然忍不住要下车来鉴赏一番,男人往往在两方面容易找到共同语言,车和女人。
    薛伟童也在名车汇,她今天穿着一身牛仔装,脚上蹬着一双美式战斗靴,抬头挺胸,雄赳赳气昂昂的朝张扬走了过来,不过,无论她怎样挺,胸脯还是一块平板。张大官人很是不解,仔细想想还真没见过像薛伟童这么平的胸脯,看起来她也不算瘦啊。
    张扬笑着迎了上去,早早的伸出手去:“薛爷,让您久等了!”
    薛伟童大剌剌的和他握了握手,很有力,王学海也凑了过来:“薛爷!”
    薛伟童道:“车在维修部,已经让人洗好了,走的保险,不用你掏一分钱,所有部件都是更换新的,所以跟新车没有任何分别。”
    张扬道:“太谢谢您了!”
    薛伟童道:“不用谢我,我和何总关系很好,就算没有你这层关系,我也得给他帮忙。”
    几个人聊天的时候,有一名男子朝他们走了过来,惊喜道:“张主任!”
    这种地方遇到熟人并不稀奇,凡是有了一定的身份和地位,都想着换辆好车,京城公开卖豪车的就有那么几处地方,名车汇是规模最大品种最全的一家。
    张扬认出来人是京北公司的钟新民,说起来他和钟新民也是不打不相识,当初梁康挑唆钟新民强行收回南锡驻京办的地皮,为了那件事张扬和钟新民一番较量,最后还是钟新民败下阵来,通过那件事钟新民也和张扬化敌为友。
    王学海和钟新民有过一面之缘,薛伟童和钟新民是不熟的,钟新民并不是太子圈中的,他的身份和地位还没到引起薛伟童注意的地步。
    薛伟童道:“先去看车吧!”
    几个人跟着她一起来到维修部,维修部经理将修好的那辆兰博基尼鬼怪开了出来,从外表上已经看不出这车有任何的损伤了,钟新民摸着这辆车引擎盖的漆面,赞道:“这车太漂亮了,等我手头宽裕了,我也弄一辆。”
    王学海一旁笑道:“钟总的京北业务蒸蒸日上,买一辆兰博基尼还是很轻松吧。”
    钟新民道:“这是玩车,我现在买了也没精力玩,不怕几位笑话,我的钱大都拿出去投资了,现在还欠银行一屁股债。”
    张扬道:“怎么一见面就哭穷啊!怕我找你借钱?”
    钟新民呵呵笑了起来:“看着我摊子挺大,可我搞得是传统产业,回报率太低,薛爷,我刚在你们店定了一辆奔驰,说是要等三个月才有货,你看能不能帮忙给提前一些,我等着用。”
    薛伟童道:“我去看看单子,看看你订的什么车型。”
    让钟新民惊喜的是,薛伟童做事相当的爽快,回去查完他的订单,发现仓库里还有一辆,当即就让人给他提了出来。
    钟新民也清楚,这全都是张扬的面子,如果不是遇到了他,自己这辆奔驰肯定要等三个月,他马上提出要请客吃饭,一来是为了宴请张扬,二来,他也想借着这个机会结识一下薛伟童,这位名震京城的太子女。
    名车汇距离金王府很近,请这些人吃饭,肯定不能去普通地方,钟新民马上打电话订座,在王学海的建议下,张扬给紫金阁的冯景量打了个电话,本来他并不想打,毕竟冯景量也是开饭店的,他们放着紫金阁不去,去了竞争对手金王府那里,冯景量心中未必舒服。
    王学海笑道:“没事儿,他正想尝尝金王府的菜式呢,本来我们都约好了这两天过去,钟总请客,刚好一起。”
    张扬这次来京并没有和查晋北一方联系,生意人以逐利为先,无可厚非,可查晋北给张扬的感觉远不如何长安,查晋北为人过于现实,对利益要比何长安更为看重。
    虽然金王府平时不乏名车光顾,可是两辆同款的兰博基尼驶入停车场的时候还是引得众人瞩目。
    张扬陪着薛伟童走在前面,来到大门前看到查晋北就站在门外,查晋北是被两辆兰博基尼引擎的咆哮声吸引的,他从办公室内看到了张扬,张扬虽然应该出面接待一下,可是张扬还没重要到让他出迎到门口的地步,钟新民和王学海更没有那个面子,真正有面子的是薛伟童。
    虽然国内很少提及家族的存在,可查晋北却知道有些家族是必须要去尊重的,可以说他尊敬的并不是薛伟童,而是她背后的家族。
    查晋北第一个问候的人也是薛伟童:“薛爷来了!”
    薛伟童笑道:“查总,你可是我叔叔辈的,这么叫我你不怕折我寿?”
    查晋北呵呵笑道:“咱们京城里谁不知道你薛爷的大名,我虽然年龄大了一些,还不至于落伍,所以要跟上潮流。”
    薛伟童道:“今天的主宾可不是我。”
    查晋北的目光落在张扬身上,他走过去,宽厚的手掌握住张扬的右手晃了晃道:“张主任,我正琢磨着给你打电话,你来京城这么多天都不和我打招呼,是不是我什么地方做得不周,得罪你了?”
    张扬笑道:“查总哪里话,我最近一直在忙工作,这不,才有了点时间,马上就过来你这里报到了。”
    查晋北道:“快请进,今天中午,我来安排!”
    钟新民道:“查总,我来,事先都说好的。”
    其实查晋北当然不会把一顿饭看在眼里,但是钟新民也不想承他这个人情,本来是他请客,他可不想让查晋北截胡,抢着请客通常都是有前提的,那要看请客的对象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