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医道官途 > 第七百九十四章 大乘决

第七百九十四章 大乘决

    周末,陈雪都会前往香山别院,张扬带着天池先生的那幅字也来到了这里。人和人之间的相处感觉全然不同,陈雪与世无争的性格让她给人的感觉稍嫌冷漠,一开始张扬和她相识的时候,也感觉陈雪将自身包裹的相当严实,是综合外界保持着相当的距离,可似乎冥冥注定,他们之间仍然发生了这么多的故事,而这些经历也让他们在不知不觉中走近,面对陈雪,张扬和其他人的感觉完全不同,他将陈雪视为可以倾诉一切的知己。
    看到张扬带来的那幅字,陈雪当即就断言道:“这不是字,而是偏旁部首的堆砌。”
    张扬道:“偏旁部首,好像也不是正规的那种。”
    陈雪道:“先生当年一定也在地洞中发现了什么。”她返回书房,拿出当初他们在地洞中发现的仪刀和矛头,陈雪道:“这矛头之上刻满了细小的文字,如果不仔细看,只会当成普普通通的饰纹,可是,当你用放大镜观察这些花纹,就会发现上面是一个一个的文字组合而成。”
    张扬接过她手中的放大镜,仔细观察上面的花纹,果然看出上面是一个个的文字,他仔细辨认了足有十多分钟,方才道:“这是霸王枪法!丘怨的霸王枪法!”
    陈雪望着张扬,美眸之中掠过一丝不易觉察的神情,她轻声道:“这上面并没有说明长矛的主人是丘怨!”
    张扬这才意识到自己失言了,他笑道:“霸王枪乃是丘怨所创,武林掌故方面我比你熟悉的多。”
    陈雪并没有继续追问,又指了指桌上那把仪刀。张扬也拿着放大镜去看那把仪刀,可仔仔细细看了仪刀的每一个细节,也没有发现花纹中有任何的文字。
    望着张扬一脸迷惘的样子,陈雪不禁莞尔,她轻声道:“有没有留意到刀挡上镂空的小孔?”
    张扬看了看那二龙戏珠的图案,仍然没有看出什么端倪,低声道:“怎么了?”
    陈雪道:“我发现矛头上的秘密之后,就认为这把仪刀也有玄机,可看了很久,都没有发现这仪刀之上有什么特别,后来发现了这刀挡之上的两个小孔,看起来一模一样,只是镂空图案的一部分,可我又找了一些隋唐时候的刀具资料,发现大多刀挡的这个位置并不是镂空的,于是我用蜡灌注这个小孔,倒出腊模,然后拿着腊模去找人做了两把钥匙。”
    陈雪拿出两把黄铜钥匙在张扬面前晃了晃,然后分别插入仪刀刀挡上镂空的两个孔洞之中,两只手分别向左右旋转,只听到锵!地一声,仪刀竟然从刀柄之内弹射而出,刀身刀柄完全分离开来。
    张大官人吃惊不小,想不到这仪刀的构造居然如此精妙,他拿起刀柄,发现中空的内部有一卷丝帛,张扬隐约猜到,这上面可能记载的是金絔戊的武功心得,这并不难以推测,仪刀是金絔戊所有,里面藏着的东西自然是他的秘密。
    张扬展开那幅丝帛,看到上面绣着毫无规律的数字。
    陈雪道:“单独看这些数字没有任何的意义,不过,你如果将这些数字和另外一些东西结合起来,就有了非同一般的意义。”
    张扬道:“什么东西?”
    陈雪指了指他带来的那幅卷轴:“地洞之中还有一处石壁,上面刻满了同样的东西,天池先生应该前往发现了那里,所以用笔将之记载下来。”她又取出几张照片,在上次和张扬一起探索过地洞之后,陈雪后来又独自前往那里,发现那面刻满字符的石壁,并将之拍照留存。
    陈雪道:“按照金絔戊留下的这张东西,将上面的字符重新排列,最后得到了这篇文字。”她将自己破解之后写下的那篇文字递给张扬。
    张扬望去,他本以为上面应该是凄风苦雨剑和阴煞修罗掌的精要,可看到上面的文字,却发现上面所记录的竟然是武林至上宝典《大乘诀》,如今的时代早已不知大乘诀为何物,其实在大隋朝那会儿,这篇武林至上宝典据说已经失传,据传大乘诀是世上最为精妙的内功心法,掌握大乘诀之后,修习任何武功都是信手拈来,轻易上手,大乘诀后来消失于世并不是因为毁于争抢杀戮,而是传言修炼大乘诀的高手都可得道成仙,最后一位练成大乘诀的高手不想这部秘籍存世,所以带着大乘诀飞升仙去。
    张大官人当然不相信这样的传言,不过他浏览了一遍大乘诀,的的确确是一套奥妙无穷的内功心法。
    陈雪的内功也颇有根基,她自然能够看出这篇是修炼内功的方法,轻声道:“这篇内功口诀很厉害吗?”
    张扬点了点头道:“传言炼成之后可以得道成仙!”
    陈雪淡然笑道:“这世上真的会有仙人吗?”
    张扬道:“金絔戊虽然得到了这篇内功,可是应该还没有来得及修炼,不然他也不会死在几名高手围攻之下。”
    陈雪轻声叹道:“雄霸天下又如何?世上无敌又如何?到头来还不是尘归尘,土归土,只剩下一句骷髅罢了!”以她的性情说出这样的出世之言并不意外。
    张扬道:“虽然早晚都要死,人生既然如此有限,为什么不在这有限的时间内寻求最大的快乐呢?”
    陈雪反问道:“在你看来,什么才是最大的快乐?”
    张扬道:“做自己想做的事,爱自己所爱的人!”
    陈雪道:“你活在这世上无非是为了贪欲,如果上天再给你一次重新来过的机会,你就不会这样说。”
    张扬道:“错,就算我再活一次还会这样想这样做,是人就不可能没有欲望,拿你当例子,你可能对金钱对感情没有奢求,可是你一定会在某一方面也有期望,那就是欲!”
    陈雪皱了皱眉头道:“我不跟你辩论这些道理。”
    张扬笑道:“那是因为你说不过我,你一直都在消极的面对生活,而我是一个积极向上的有为青年。”
    陈雪道:“你向上的目的是什么?科长、处长、厅长、部长一路升迁下去吗?总有一天你面临前方无路的现实,那时候你会发现,自己回头来终究还是一个普通人,早晚都要面临一死。”
    张扬道:“我享受的只是一个历练过程,当初官场对我来说充满了新奇,我便生出了身涉其中一探究竟的心理。”
    “现在呢?厌倦了?对你而言是不是所有的事情都是一样?包括感情?”
    张扬摇了摇头道:“不一样,官场离开我仍然照转,可有些人离开我却不行,我对官场没有责任感,我对关心我爱护我的人必须要承担一种责任。”
    陈雪道:“你在告诉我你很有责任心?”
    张扬道:“一般一般,还凑合!”他将那份大乘诀递给陈雪,陈雪道:“你收着吧,我对武功本来就没有太大的兴趣。”
    张扬道:“你虽然没有兴趣,可是你正在修炼的内功却是最为精纯的一种,而且你的悟性很高,目前内功修为已经很深。”
    陈雪道:“那又如何?在你的那位干姐姐面前还不是只有挨打的份儿。”
    张扬道:“陈雪,我想求你一件事!”
    陈雪道:“先说什么事。”
    张扬道:“年底如果你有时间,能不能抽空陪我去西藏一趟?”
    陈雪微微一怔,她诧异道:“为什么?”
    “你千万别误会,我不是对你有什么念想,而是我想请你帮我去救一个人。”
    陈雪道:“什么人?”
    张扬笑了笑道:“一个朋友,你见了就会知道。”其实张扬想让陈雪去救的是安语晨,按照安语晨怀孕的日期推算,年底的时候她进入怀孕晚期,母体和胎儿之间的经脉联系已经成熟,正是帮她重塑体内经脉的最佳时机,张扬的内力如今虽然已经恢复,甚至更胜往昔,可是重塑一个人的经脉,将会损耗甚巨,他无法保证自己的内力能够独立完成,陈雪修习的内功精纯至极,而且偏重于疗伤,不像其他内力那般拥有一定的攻击性,在张扬看来,只有陈雪从旁辅助最为合适,所以他才会提出这样的要求。
    陈雪没有继续追问,点了点头道:“只要你不是去做坏事,我帮你!”她和张扬之间的关系很奇怪,虽然彼此之间从未吐露过任何的爱意,不过两人对彼此都相当的了解,应该说陈雪了解张扬更多一些。
    这份《大乘诀》对张扬来说可以算的上是一个意外的收获,虽然只是粗略浏览,张大官人已经感到其中的精妙变化远超出他的想像,难怪会被武林中人奉为至宝,他相信只要自己勤于修炼,大乘诀对他的帮助将是巨大的,已经很久停滞不前的武功或许会在大乘诀的基础上实现一次飞跃。
    此时外交部副部长陈旋正在文国权的办公室内,陈旋皱着眉头,显得一筹莫展,他叹了口气道:“文总理,都是我对安邦这孩子疏于管教,所以才闹出了这个乱子。”
    文国权淡然笑道:“小孩子之间闹些矛盾算什么?我那个干儿子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
    陈旋道:“张扬这个年轻人很有一套啊,他怎么会坐在乔老的车里?”
    文国权道:“我让慧宁去问他了,这小子每次来到京城总是要惹些麻烦。”他也想不通张扬因何会坐在乔老的车内,看来张扬这次来肯定还有其他重要的事情,并没有告诉他们。
    陈旋没说话,心中却仍然不踏实,根据他得到的消息,到现在张扬仍然不依不饶的。他已经搞清楚这件事的来龙去脉,儿子想要追求顾允知的小女儿,不知怎么就得罪了张扬,张扬开着那辆吉普车撞烂了他刚买的法拉利,对儿子的高调陈旋颇为无奈,他认为在儿子的迅速发展的事业中,自己并没有给予特别的助力,能够取得现在的成就,全都是儿子自己努力的结果,他也不止一次提醒过儿子,让他低调一些,年少多金,身世显赫,难免不会成为众人瞩目的目标,这儿毕竟是京城,卧虎藏龙之地,年轻人锐气太盛绝不是什么好事。
    张扬和顾养养离开事故大队,发现宗盛开着那辆军绿色的吉普车在门外等他们,张扬笑了,缓步走了过去,宗盛落下车窗,脸上却没有任何的笑意:“上车,乔老要见你!”
    张扬早有预料,他向顾养养道:“看来计划有变!”
    顾养养对这位共和国神秘的元老级人物也早有所闻,她轻声道:“我和你一去!”
    张扬笑着点了点头。
    乔老每天都会花费大部分时间摆弄那些石头,孙子乔鹏举送给他的坐佛刚刚镶上红木莲花宝座,乔老在客厅内欣赏着石头,脸上露出有些迷惘的表情。
    张扬和顾养养一起跟着宗盛走了进来,乔老并没有回头,轻声道:“张扬,看看这个底座怎么样?”
    张扬道:“莲花宝座,让人一看就知道这块石头是尊坐佛!”
    乔老道:“你好像话里有话。”
    张扬道:“我不懂赏石,可是我觉着石头之美在于能够给人足够的想象空间,三分形似,七分神似。”
    顾养养小声道:“其实艺术都是共通的,中国的艺术最讲究韵味二字,山水盆景如此,写意书画也是如此,中国画的境界并不是一打眼看上去怎样相似,如同照片一般写实,而是在画面上能够做到气韵流动,仿佛活过来一般,同样的一幅画,在不同的人看来会有不同的感觉。”
    乔老饶有兴趣的看着这个比自己孙女还要小的小姑娘侃侃而谈,唇角不禁露出一丝笑意。
    顾养养被他看得有些不好意思,俏脸红了起来,垂下头去,低声道:“乔老,我胡乱说话,冒犯之处还望不要见怪。”
    乔老笑道:“你是顾允知的女儿吧,说得很好,其实我拿到这个底座之时,也感觉配上石头之后,有些别扭,可惜我又说不出究竟哪儿不对。你们俩这么一说,我忽然明白了过来,把石头放在莲花宝座之上,任何人都能看出这是一尊佛,宝座限制了大家的想象空间,这块石头的韵味自然就大打折扣,宗盛,帮我将这块底座拿走,重新再配一个。”
    顾养养甜甜一笑,恭敬道:“乔爷爷好!”
    乔老和蔼的点了点头:“顾允知的女儿如此乖巧,看来真是家教有方。”
    张扬道:“顾书记能把平海治理的井井有条,家教方面自然是游刃有余。”他在间接的说顾允知的好话。
    乔老道:“官场中真正能够做到他那样拿得起放得下的没有几个。”
    张扬道:“我听顾书记说,他都是以您老为楷模的。”
    乔老笑了一声,这小滑头在拍自己的马屁,如果没做亏心事,他岂会无事献殷勤。乔老道:“晚上留在这里吃饭吧!”
    张扬应了一声,乔老让厨房去准备,顾养养道:“乔爷爷,要不我去厨房帮忙吧。”
    乔老有些诧异道:“你会做饭?”
    张扬忽然想起顾养养是曹三炮的关门弟子,而曹三炮退休之前一直都是乔老的专用厨师,让养养表现一下她的厨艺,说不定可以给乔老一个意外的惊喜。
    顾养养离开之后,张扬马上拿捏出充满歉意的表情,真诚道:“乔老,对不起,我今天没忍住,闯祸了!”
    乔老的表情古井不波,淡然道:“你如果不说,我几乎都忘了。”
    张扬道:“您老不会怪我吧?”
    乔老微笑道:“怪你什么?”
    “怪我开您的车去撞那辆法拉利。”
    乔老道:“撞什么车还是一样?年轻人血气方刚,难免脾气上来会不去考虑后果,你又不是存心的,这件事太偶然,你是个不错的年轻人,不可能利用撞车这样的方法将我这个老头子牵涉到这件事情中来,你决定去撞车之前,也不会考虑到对方有什么背景,那辆车值多少钱,也不会考虑到你的行为会造成怎样的后果,太冲动了!”
    听完乔老的这番话,张大官人额头上的冷汗簌簌而落,他难以掩饰脸上的尴尬,自己的那点儿小九九,乔老早就看得一清二楚,刚才的这番话已经戳穿了张扬的所有心思。你小子绝不是嘴上说得那么冲动,如果这辆吉普车不是我派出去的,你敢公然在大庭广众之下这么做?
    张扬干咳了一声,老老实实道:“乔老,您还是骂我一顿吧,说真的,我之所以去撞那辆法拉利,我就是想利用您老的威信,我狐假虎威,我存心故意想把您老拖下水……”张大官人意识到在乔老面前还是老老实实为妙。
    乔老有些奇怪的望着他:“张扬,这世上很少有人会利用我。”
    张扬道:“我错了!在您老面前玩阴谋,我是班门弄斧……那啥……我又说错话了!”张大官人抬起手给了自己嘴上轻轻一个嘴巴子。
    乔老道:“小子,心眼儿不少啊,拐弯抹角的影射我!”
    “乔老,您借我一个胆子我也不敢啊!”
    乔老道:“本来我不想问,这种小事我真的没有任何兴趣,你到底为什么要撞那辆车?”
    张扬道:“他前两天先撞了我的车,我当时虽然表现的很宽容,可我心里想的是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没想到六月债还得快,今天就赶上了这么好的机会,所以我就阴谋了一把!”
    乔老道:“于是把我也算计到里面了?”
    张扬道:“惭愧,惭愧,让您老识破了!”
    乔老道:“这些孩子,的确是应该好好管教了。”
    张扬以为自己听错了,直愣愣的看着乔老。
    乔老道:“军车执行任务的时候,民用车辆如果不予以让行,发生的一切责任都要由他们负责,小子,看样子你对政策的解读有问题,年轻人,平时要多学习,这么基本的道理都不懂,你怎么在官场上闯荡?”
    张大官人嘴巴张得能塞进去一个大鸭蛋,他低声道:“乔老,这次的确赖我……”
    乔老缓缓道:“所以要记住一件事,不要轻易欺负人,可既然欺负了人家,就不能让他们感到委屈,要让他心平气和,要让他心服口服。”
    张大官人此时真真正正的心服口服了,乔老的境界是他望尘莫及的。
    养养的厨艺不但带给乔老惊喜,连张扬也是惊喜非常,她居然做出了曹三炮最为拿手的那道佛跳墙,乔老品尝之后马上就想起这位昔曰的老厨师,问过养养才知道曹三炮真的将食谱传给了她。
    乔老感慨万千道:“自从三炮离开之后,我已经很久没吃过这么正宗的佛跳墙了,其间也有厨师为我做过这道菜,可味道总是差那么一些。”
    顾养养道:“我也是根据菜谱上摸索着做,自己偷偷做了好多次,感觉火候方面还是没有掌握好。”
    乔老微笑道:“已经很不错了,如果评分的话,可以给你90分!”
    张扬道:“我给一百分!”
    顾养养心中甜丝丝的,她今天约张扬出来的目的就是为了给他做菜,让他尝尝自己亲手做得佛跳墙,顾养养发现自己无论取得了任何成绩,第一个想起去和他分享的那个肯定是张扬,她在乎的并不是乔老的夸赞,而是张扬。
    乔老道:“三炮还有一道沸腾鱼做得极是拿手,你有没有学会?”
    顾养养笑道:“那道菜我会做,只是达不到师父的水准。乔爷爷,等下次有时间我过来做给您吃。”
    乔老笑着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