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医道官途 > 第七百四十七章 老朋友

第七百四十七章 老朋友

    乔梦媛的事情,张扬从来都是尽心尽力,他马上道:“我们都在南国山庄吃饭呢,你一起来吧,刚刚开始!”
    乔梦媛来找杜瓦尔的目的是为了请他担当梦晨数码广场的设计师,本来她以为杜瓦尔在京城,通过一个京城的朋友想联系杜瓦尔,可没想到杜瓦尔又来到了平海,得知当晚南锡市常务副市长龚奇伟宴请杜瓦尔夫妇,所以她才找到了张扬,通过张扬的关系联系杜瓦尔。
    乔梦媛并没有过来吃饭,毕竟中途赶过来有些冒昧了,她让张扬安排一下饭后和杜瓦尔见面。
    晚上八点半,张扬陪着杜瓦尔夫妇走出餐厅,来到隔壁的天籁茶社,乔梦媛已经在那里等待。
    龚奇伟并没有跟他们一起,分手的时候低声告诉张扬,杜瓦尔夫妇就交给他接待了,让张扬明天陪同杜瓦尔夫妇一起前往南锡,对深水港工程进行实地考察,龚奇伟在东江的事情还没有办完,所以不能一起回去,张扬笑着答应了下来。
    乔梦媛和时维一起来的,姐妹俩静静坐在茶社内,张扬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有见过时维,感觉时维比起过去瘦了一些,两只眼睛比过去更大了,仔细一看,变成了双眼皮,时维被他看得有些不好意思,如果在平时早就指着他的鼻子骂起来了,可今天不同,是陪同表姐过来谈正事,当然不能随便使性子。乔梦媛微笑起身,主动向杜瓦尔伸出手去,用流利的英文道:“你好,杜瓦尔先生,我是汇通的负责人乔梦媛!”
    杜瓦尔礼貌的和乔梦媛握了握手,他把妻子朱俏云介绍给乔梦媛认识。
    朱俏云微笑和乔梦媛打了个招呼。
    张扬道:“大家都是自己人,有什么说什么,不用客气。”
    朱俏云笑道:“张扬,我发现凡是漂亮女孩子跟你都是自己人。”
    张大官人呵呵笑道:“巧合,纯属巧合。”
    乔梦媛道:“杜瓦尔先生和夫人远路而来,我就不耽搁你们太多的时间了,是这样,我在南锡拿下了老体育场地块,这里是土地的平面图,我想在这片土地上兴建一座现代化的数码广场,我希望梦晨广场建成之后成为南锡市乃至平海省地标性的建筑,所以我特地邀请杜瓦尔先生担任工程的设计师。”
    杜瓦尔向朱俏云看了看,作为一位国际知名的建筑设计师,杜瓦尔的合同根本就是接应不暇。
    乔梦媛道:“价钱方面好商量。”
    杜瓦尔喝了口咖啡,他没有直接回答乔梦媛的问题,却问了张扬一句话:“张扬,你和乔小姐什么关系?”
    乔梦媛听到这句话不由得脸上一热,这个杜瓦尔也太八卦了一些。
    张扬道:“好朋友!”说完了这厮又补充了一句:“特别好的朋友!”
    乔梦媛的俏脸不由得红了起来,这不是画蛇添足吗?
    张扬笑眯眯看着乔梦媛,仿佛觉着形容的还不到位,又加了一句:“生死与共的交情!”
    越描越黑,张大官人绝对是存心的。
    杜瓦尔虽然是个老实的外国人,可也能品出其中的含义,他暧昧的笑:“张扬,我明白了,明白了,难怪你会这么热心!”他向乔梦媛点了点头道:“乔小姐,既然你跟张扬是这种密切的关系,我答应你,这个工程的设计,我来做,一定拿出最好的设计方案,而且免费做!”
    乔梦媛欣喜非常,她实在想象不到,张扬居然会有这么大的面子。乔梦媛知道杜瓦尔绝不是普普通通的设计师,等他设计的单子不知有多少,找他设计的人往往都不会在意价钱,没想到杜瓦尔冲在张扬的面子上就把设计费给免了,这可不是一个小数目,按照乔梦媛知道的行情,杜瓦尔的设计费至少要占工程造价的百分之十,所以乔梦媛一时间还不敢相信这是事实,不由自主愣了一下。
    杜瓦尔道:“合约带来了没有?”
    乔梦媛点了点头,时维赶紧打开公文包把事先拟好的合约拿了出来,杜瓦尔接过合约,直接翻到最后一页,在签约栏上签下自己的名字,然后将合约推给乔梦媛,微笑道:“明天我会去南锡,具体看一看这块地的环境,设计方案我会在最短的时间内拿出来。”
    杜瓦尔昨晚这些之后就起身告辞,从澳洲来到中国后,他这几天都没有好好休息过,自然感觉到有些疲倦,今天想早睡一会儿,明早还要前往南锡开始工作。
    杜瓦尔夫妇走后,时维格格笑了起来,拿起公文包在张扬的肩头砸了一下:“行啊你,和杜瓦尔的关系这么铁!”
    张扬苦笑道:“你轻点儿,别一见面就动手动脚的。”
    时维道:“老实交代,你跟那个朱俏云什么关系?”
    张扬道:“我说你思想怎么这么龌龊?”
    时维柳眉倒竖道:“你说谁龌龊呢?”她这一嗓门把茶馆内其他顾客的注意力都吸引过来了。
    乔梦媛啐道:“你们都小点声,干什么?一见面就吵架。”
    张扬道:“我就不能有纯洁的男女朋友关系?”
    时维嗤之以鼻道:“就你?我就不信,狗能改了那啥……”
    张扬道:“梦媛,你听见没,她连你都影射进来了。”
    时维道:“我没说我表姐。”
    乔梦媛道:“你们吵归吵,别把我算上,好了,时维,合约签了,咱们走吧。”
    张大官人一听愣了:“咱不带这样的啊,太现实了,夫妻上了床,媒人丢过墙,乔总你鸟尽弓藏也太快了点。”
    乔梦媛笑道:“时维没骂错你,你就是狗嘴里吐不出象牙!”
    张扬咧开嘴笑道:“今儿我高兴,要不你们这对姊妹花陪我喝两盅!”
    时维道:“我又不能喝酒!”她沾酒即醉,所以对喝酒十分的抗拒。
    张扬道:“找个地方放松放松吧,我明儿就要离开东江了。”
    乔梦媛道:“成,你帮了我这么大的忙,我请你去蓝魔方听歌。最近新月乐队在那里演出呢,他们的轻摇滚不错。”
    张扬摇了摇头道:“没劲!”他之前去过几次蓝魔方,和老板梁孜也有过数面之缘,而且说来也巧,每次去蓝魔方总会发生不快,张大官人本来是想放松放松,可不是想去找不自在的。他的心态和过去也有了不同,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这种不必要的麻烦还是少招惹为妙。
    时维道:“如果不是来见杜瓦尔,我们现在已经在那里了,去吧,新月乐队的音乐真的很不错,你也该提高提高,别没事儿就是吃喝嫖赌,素养也应该提高提高。”
    “我怎么着了?谁吃喝嫖赌了?我说你这丫头尽挑不喜欢人的话说,你这叫诽谤明白吗?我要是追究你的责任,你麻烦大了。”
    “切!我还怕你?有种你告去啊!”
    张扬当然不会真跟她一般见识,他忽然意识到郭志江没来,笑道:“你的果子酱呢?”
    时维白了他一眼道:“跟你有关系吗?”
    乔梦媛笑着把时维拉了起来:“走,我请你们去宵夜,谁也不许吵了!”
    时维道:“我大人不记小人过。”
    张扬呵呵笑道:“好男不跟女斗。”
    时维正想再反驳他两句,电话响起来了,却是郭志江打来了电话,时维没好气道:“这么晚了,打电话干什么?”
    那边郭志江怯怯道:“时维,来蓝魔方听歌吧,新月乐队的表演九点半开始。”
    “没兴趣!你自己听去!”时维挂上了电话。
    乔梦媛道:“果子酱?”郭志江的这个称号被张大官人给喊起来了,现在周围的朋友都叫他果子酱。
    时维道:“烦死他了,跟个女人似的,做事一点都不利索。”
    张大官人凑了过来:“果子酱还是不错的,你别鸡蛋里面挑骨头。”
    时维道:“那得看跟谁比,还别说,不怕不识货就怕货比货,跟你这么一比,郭志江真是太优秀了。”
    张扬一脸的笑,时维道:“要不咱们还是去蓝魔方吧,不能让郭志江傻等。”
    乔梦媛点了点头道:“果子酱为人老实,你要是不去,他真能在酒吧等一夜。”
    张扬道:“得,成人之美,走,我也很久没见果子酱了。”
    他们一起来到蓝魔方,让张扬意外的是,郭志江并不是一个人呆在蓝魔方,一起的还有他的堂哥郭志强,还有一位香港女警徐美妮,如今已经是郭志强的未婚妻。张扬和郭志强是老朋友了,压根没想到这厮会出现在东江,两人看到对方,都是喜出望外。
    郭志强乐呵呵朝着张扬走了过去,张扬也张开双臂笑着朝他走了过去,可走到跟前,张扬改变了方向直冲着徐美妮过去了,给了徐美妮一个热情的拥抱:“美妮,见到你太高兴了!”
    徐美妮也是一脸的笑意,张大官人这才向郭志强点了点头,还没说话呢,郭志强扬起拳头照着张扬肩头就是一下,这厮下手当然不会出全力,但是也颇具分量,蓬!地一声,听得一旁的乔梦媛芳心一颤,看到张扬表情如常,这才放心下来,可随即又意识到,自己怎么会如此关心他?俏脸不由得有些发烧。
    郭志强笑道:“臭小子,我老婆便宜你也敢占!”
    张扬这才握住他的手臂,两人同时用力,互相撞了一下肩膀,郭志强闷哼了一声:“我靠,用不着这么大力吧!”这厮显然吃了暗亏,张扬乐呵呵道:“不用点力气,哪能体现出咱们深厚的革命友谊。”
    郭志江笑着来到时维面前:“小维你来了!”
    时维仍然有些不开心道:“别小维小维的,肉麻死了!”
    郭志江不免有些尴尬,乔梦媛帮他解围道:“小郭,你别理她,她今天气不顺,说话一直都这么冲。”!
    时维道:“对,都别理我才好!”
    几个人在吧椅上做好了,此时现场掌声雷动,却是新月乐队的演出正式开始。
    郭志强给张扬叫了杯小麦啤酒,两人碰了碰酒杯,一口气就将这一大扎啤酒给喝干了,张扬捏了颗花生米塞到嘴里:“郭志强,你什么时候哦回来的?逃兵啊?”
    郭志强笑道:“屁的逃兵,我是探亲假,清明和美妮一起回老家烧纸去了。”
    张扬道:“什么时候回广州?”
    郭志强道:“明天,本来我计划着去南锡找你玩儿,可在江城遇到姜亮,他说你去了西藏,我琢磨着你一时半会敢不回来,没想到你回来这么快。”他招了招手又叫了两扎啤酒。
    郭志江不喝酒,三位女孩子都沉浸在优美的乐曲声中。郭志强和张扬是对酒友,两人遇到一起那是相当的对路。
    张扬道:“要不你明天跟我去南锡玩吧,我去南锡之后你还没去过。”
    郭志强道:“下次吧,部队和地方不同,纪律非常的严格,再说我机票都买好了,明天上午就走。”
    张扬点了点头,向徐美妮看了一眼:“你们俩定了?”
    郭志强笑得很开心:“定了,我妈把结婚时候的戒指都撸下来给她了。”
    张扬道:“她没给你点啥。”
    郭志强嘿嘿笑道:“你丫没安好心,啥都想问,总之无论在生理上还是心理上她已经是你嫂子了。”这货的脸皮素来很厚,这么多年过去,是一点没变。
    张扬笑了一声,端起酒杯跟他碰了一下,两人喝酒那个爽,一仰脖一杯又是底儿朝天。
    郭志强道:“我听说你跟楚嫣然也定下来了。”
    张扬道:“定了,不过她现在公司业务忙,我们现在是劳燕分飞。”
    郭志强道:“这样才自由啊,趁着还没结婚,多享受生活,哥们,我看好你!”
    两人说话的时候,乔梦媛把目光投了过来,张扬笑了笑。
    乔梦媛道:“你们两个鬼鬼祟祟的嘀咕什么?”
    郭志强道:“没说什么!”
    刚好是乐曲过场,时维也回过头来:“看他们两个鬼鬼祟祟,准没好事!”
    张扬道:“郭志强跟我晒幸福呢,美妮,我本以为你是一头脑清醒,正义感十足的香港女公安,可终究还是被这个混小子给腐化了。”
    徐美妮笑道:“别把志强说得那么不堪,他人很好啊!”
    张扬向时维道:“看看,看看,人家这就叫素养,多体贴,多懂得维护自己的男朋友。”
    时维道:“那得分对谁,对你啊,我是深恶痛绝,可对志江,我也懂得维护他。”她居然主动抓住了郭志江的手,郭志江激动地满脸通红。
    张扬笑了笑,时维的举动似乎在向他示威。
    一曲悠扬的慢摇响起,徐美妮拖着郭志强的手走下舞池,乔梦媛笑着向张扬伸出手:“张主任,可否赏光跳一支舞呢?”
    张大官人风度翩翩的牵住乔梦媛的手:“不胜荣幸!”两人走下舞池,张扬圈住乔梦媛的纤腰,乔梦媛矜持的把手搭在他的肩头,两人随着乐曲缓缓摇动,乔梦媛主动邀请张扬跳舞是有原因的,她的目光透过张扬的肩头向时维望去,却见时维和郭志江坐在那里,时维望着舞台的目光显得有些飘渺。
    乔梦媛意识到张扬盯着自己的目光非常灼热,小声道:“别这么看着我!”
    张扬笑道:“那好,我闭上眼睛,你带着我。”
    乔梦媛道:“其实时维挺喜欢你的……”
    张扬仍然闭着眼睛:“我也挺喜欢她,不过不是那种喜欢。”
    乔梦媛道:“我看得出来。”
    张扬睁开双眼,笑眯眯望着乔梦媛道:“看出来什么?”
    乔梦媛道:“看出来你整天故意气她!”
    张扬道:“我是逗她玩,她心性单纯,我把她当成妹妹看。”
    乔梦媛意味深长道:“真有这么简单?”
    “当然!你不信?”
    乔梦媛没说话。
    张扬道:“我发誓,我对她真没有别的念想。”
    乔梦媛笑道:“别发誓,这年头誓言跟谎言往往能画上等号。”
    他们跳完这支舞,回到自己的位子上。
    张扬和郭志强两人灌了这么多啤酒,这会儿都有了尿意,两人一起走向洗手间,洗手间前的通道上,张扬遇到了梁孜,本来想装出没看到,可梁孜一眼就认出了他,娇声道:“张主任,您来蓝魔方也不跟我说一声。”
    张扬躲不过去,只能笑着朝她点了点头:“梁总,我刚到,这不,人有三急,回头再聊啊!”
    梁孜笑了笑,点头道:“快去吧,千万别憋坏了。”
    张大官人心中暗乐,到底是干娱乐业的,说起话来真是泼辣。
    张扬来到洗手间内,想不到又遇到了一熟人,梁孜的哥哥梁德光。张扬跟这厮过去也发生过不快,开车撞死了他的京巴狗,后来梁成龙出面才搞定这件事。
    梁德光看着张扬,表情显得有点怪异,张扬和他并肩站了,梁德光一双眼睛又朝张大官人下面看了看。
    张扬道:“看什么看?你丫变态啊!”
    梁德光似乎想起来了什么:“上次就是你把我的狗给撞死了。”
    张大官人点了点头道:“对啊!是我。”
    梁德光瞪了他一眼,不过也没感说什么,上次的事情已经过去了,他当时想讹张扬一万块,可钱没讹成,却被张扬吓尿了裤子,后来他找妹妹帮他出头,却被妹妹训了一顿,梁德光虽然没什么记性,可他也知道自己招惹不起人家,瞪瞪眼的胆子是有的,其他过分的举动他也不敢。
    张扬也没打算跟梁德光一般见识,梁德光是一摊烂泥,你要是去踩他,就算把他给踩扁了,可自己的脚底也沾上了烂泥,没什么意思,更何况这里还在梁孜的地盘上。
    来到外面洗手的时候,梁德光又从镜子里瞪了他一眼。张扬暗暗好笑,这厮真是个小人。
    梁德光转身离去的时候,忽然一个穿着甩帽衫的少年走了过来撞了他一下,梁德光本来就心情不好,张嘴便骂:“你他妈长眼睛……”一句话没说完,忽然感觉到肚子上一凉,然后他的身体软绵绵就瘫倒在了地上。
    张扬从镜子中看到梁德光突然倒地,也是一惊,他转过身,听到周围传来惊呼声,梁德光的身下淌出殷红色的鲜血。
    “杀人了!”不知是哪个女人尖叫了一声,酒吧现场顿时陷入一片混乱之中。
    张扬走了过去,翻开梁德光的身体,却见他的下腹全都是鲜血,张扬运至如风,点中了他身体的几处穴道,帮助梁德光止住鲜血。
    他看到那个身穿甩帽衫的少年已经趁着混乱走入人群之中,张扬大吼道:“你给我站住!”
    那少年低着头,混入人群中向门口挤去,郭志强也没走远,他凑过来看怎么回事,张扬大声道:“穿灰色甩帽衫的那个,抓住他!”
    郭志强赶紧向那名少年追去,那少年拼命向前方挤去,逃跑中推倒了一名女人,郭志江是特种部队出身,他的身体素质非同一般,挤到了门口,那名少年终于冲出了人群,发足向远方的街道狂奔。
    郭志强怒吼道:“你给我站住,不然我开枪了!”
    那少年一言不发,仍然向前方狂奔。
    郭志强说开枪只是吓吓他,他根本就没有枪,看到那少年狂奔逃离,郭志强骂道:“他NND!”也大步追了出去。
    那少年慌不择路,刚刚跑到马路中心,一辆疾驰而至的桑塔纳轿车没有来得急刹车,蓬!地撞在他的身上,那少年的身体横飞了出去,摔出去足有十米,手中的刀当啷一声落在地上。
    郭志强也没想到事情竟然会演变成这样,他赶紧冲到那少年身边,看到那少年脸色苍白,身上染了不少的鲜血,一双眼睛恨恨看着他。这张面孔稚气未脱,分明是个高中生。郭志强有些慌了,他大声道:“救护车,快叫救护车。”
    张扬随后赶了过来,他来到那少年身边,首先封住了他的穴道止血,他也没想到杀人者竟然是一个未成年的孩子,张扬握住他的手道:“别害怕,救护车马上就会来,你不会有事。”
    郭志强喃喃道:“这他妈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张扬道:“我也不知道,先救人再说!”
    徐光胜听到动静也出来了,他比张扬捂得还要严实,向小护士道:“我说小刘,隔离的范围是不是应该再扩大一些,我们这些人只是直接或间接接触过感染者,并不代表我们一定就会患病。”
    小护士认得徐光胜,对这位泌尿科主任还是相当的客气:“徐主任,这是院里的规定,现在咱们钟院长都病了,龚市长的司机因为窒息已经死了,整个医院都人心惶惶的,卫生局和疾控中心的领导研究后决定,要对所有直接或间接接触者进行就地隔离,原则上是不允许你们出去的。”
    徐光胜道:“我们不出去!只是也不能把我们就关在房间里,是不是要给我们一些活动空间?”
    张扬向徐光胜走了过去,徐光胜道:“张主任,你怎么样?”
    张扬道:“没事!”
    徐光胜道:“我刚和院方联系过,只要和感染者有过直接接触的人,基本上都在二十四小时内发病,目前无一例外。”
    张扬道:“照你这么说,咱们至少要呆满24小时了?”
    徐光胜苦笑道:“不知道,反正现在能够了解到的情况就是这样,至于何时解除隔离,还得等外界监测的情况。”
    小护士要求他们去量体温,张扬和徐光然的体温都很正常,不过乔梦媛出现了体温升高,她的体温短时间内已经达到了39°C,小护士赶紧通知医生,可她这边通知医生的时候,张扬已经走近了乔梦媛的病房内,小护士发现的时候已经来不及阻止他了。
    乔梦媛看到张扬进来,有些惊慌的掩住口鼻道:“你出去,你赶紧出去!”
    张扬非但没有出去,反而走进来了,他来到乔梦媛的身边,笑道:“有病人把医生赶出去的道理吗?”
    乔梦媛捂着口罩,她把身体缩到了被子里:“张扬,我生病了,我被传染了!你出去,我不想传染你!”
    张扬道:“老杜都传染不了我,别说你了,放心吧,我对这病有免疫力。”
    乔梦媛道:“不可能,你连什么病都不知道。”
    张扬来到床边坐下,此时身穿隔离服的医生护士都走入了房内,为首的是呼吸科副主任张秋玲,看到张扬居然跑到乔梦媛房间里来了。张秋玲平时姓情就比较孤僻,为人不苟言笑,她才不管张扬是什么官职,在她眼里只有病人和正常人,她怒道:“你怎么回事?隔离规章不是跟你们宣讲过了?为什么还要这样?”
    张大官人根本没有理会她,他抓起乔梦媛的脉门探查了一下她的脉相,乔梦媛虽然心中很抗拒,她不想张扬被自己传染,可事情已经到了这种地步,也由不得她做主了。
    张秋玲来到张扬的面前:“你让一让,不要影响我们治疗。”
    张扬检查完乔梦媛的脉相之后,站起身来,把位置让给张秋玲。
    姓刘的小护士狠狠瞪了他一眼道:“我跟你说多少次了,你还是乱跑,你这是对自己的生命健康不负责任,也对别人的生命健康不负责任。”
    张扬笑了笑,他独自走到窗前,闭上眼睛,感悟着乔梦媛脉相中的不同,他几乎可以断定这种疾病和去年江城的完全不同,张扬仔细思索着,在他的记忆中并没有针对这种疾病的救治方法,从大隋朝到现在一千多年过去了,很多的疾病随着时间而不停的变化着,如今世界上的病种比起过去,千变万化,即使神奇如张扬,也不敢说任何病都能够手到病除,在缺乏根治方法的情况下,唯一的选择就是对症治疗。
    在这一点上西医和中医显然拥有着共同之处,张秋玲为乔梦媛检查完之后现场开了医嘱,同时她也提出要把张扬单独隔离起来,毕竟张扬刚刚又近距离接触了乔梦媛。
    张扬笑道:“你不用隔离我,我就留在这里,她不是生病了吗?我来照顾。”
    张秋玲道:“你以为自己不会被传染?”
    张扬充满信心道:“我应该有免疫力,到现在我一点事情都没有,徐主任跟我接触过,他也没事。”
    “这证明不了什么!”张秋玲冷冷道。
    张扬道:“万事万物相克相生,医学也是这个道理,任何一种疾病在世上都能找到克制它的办法,即便是绝症也并非无药可治,而是我们目前没有找到正确的方法。”
    “听起来好像你懂得很多!”
    张扬微笑道:“略懂一些!”他将自己写好的一张方子递给张秋玲:“帮我把这些药抓来!”
    张秋玲看了看那张方子,有些奇怪的问道:“你有行医执照吗?”
    “有没有行医执照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能否控制住病人的病情发展。对了,再给我准备一套煎药用的器具,我自己煎药!”
    所有人离开之后,张扬仍然守在乔梦媛的身边,张秋玲所下的医嘱无非是对症治疗,退烧,补充体内液体成分,辅以抗病毒抗菌药物,这种治疗方法有点全面撒网的味道,其实国内多数医院对抗生素和抗病毒药物的运用都有些泛滥,遇到拿不准的疾病的时候,抗病毒抗菌药物一起上,总之能蒙上一种。他们刚走,张扬就把输液给停了,这种治疗方法有点瞎猫去撞死耗子的意思,对人体会有损害,他决定按照自己的方法给乔梦媛治疗。
    张扬伸手摸了摸乔梦媛的额头,她烧得仍然很厉害,望着张扬,乔梦媛眼圈儿红了起来,人在生病的时候往往会变得特别脆弱,也特别容易感动,张扬明知她已经生病,还冒着被传染的风险守在她的身边,乔梦媛的内心中感动万分,她的嘴唇动了动,想要说话。
    张扬却笑道:“什么都不用说,闭上眼睛,你想像一下,自己正处在白雪纷飞的冬天。”
    乔梦媛闭上了眼睛,她强迫自己的思绪冷静下来,可是她的脑子却乱成了一团,高烧让她无法镇定。
    张扬望着乔梦媛因为发烧而变得红彤彤的俏脸,心中怜意顿生,他潜运内力,随着内力在体内流转,一股阴寒的气流从他的掌心流出,阴煞修罗掌,只要掌力控制得当,并不会对乔梦媛造成任何的伤害,反而可以起到物理降温的效果。
    清新沁凉的感觉透过乔梦媛额前的肌肤透入进去,乔梦媛感觉自己的额头似乎被打开了一条缝隙,清凉的空气不停的吹入到自己的头脑之中,张扬的另外一只手握着乔梦媛的手掌,同样的方法将清凉的内息送入她的经脉,这样的内力降温的方法要比任何物理降温的方法有效得多,十分钟之后,张扬已经成功将乔梦媛的体温降到了37.2°C,体温降下来之后,乔梦媛整个人的状态顿时好了许多,她坐起身子,接过张扬递来的毛巾擦去额头上的汗水道:“我感觉好多了!”
    张扬笑道:“有我在,你不会有事。”
    乔梦媛道:“张扬,你真的有免疫力?”
    张扬道:“应该是这样,反正我到现在仍然好端端的,可能我体质好,对疾病的抵抗力比普通人要强一些。”
    乔梦媛道:“你如果知道疾病的治疗方法,可以帮助更多的人啊!”
    张扬摇了摇头道:“我刚才是用内力帮你降低体温,从原理上来说和物理降温差不多,现在生病的那么多人,我不可能对每个人都这么做,那样的话,不出一天我就累死了,还有,你体温肯定还会有反复,在找到根治的方法之前,我不敢离开你。”
    乔梦媛听张扬说得如此严重,叹了口气,不再说话。
    小护士把张扬要得那些中药材送了过来,看到乔梦媛的输液已经停了,她惊声道:“你们怎么把针给拔了?”
    张扬道:“这药没用,如果有用其他人早就治好了。”
    他来到小护士面前看了看那些药物,确信没错之后又道:“这味药虽然不能治愈这种病,可是能够起到驱热降温理气的作用,你跟院方说一声,多煎一些给其他病人服用。”
    小护士说话中流露出对张扬的不服气:“搞得自己真跟大夫似的。”
    张扬笑道:“我是个野大夫!”
    张秋玲拿着张扬的那张药方专门请教了中医科主任曹方达,曹方达看过药方之后,认定这张药方很有水准,开药方的一定是一位水平高超的中医,可当他听说开药方的居然是体委主任张扬,接连说了两个不可思议,更让他们感觉到不可思议的是,乔梦媛拒绝输液,在没有服用任何药物的前提下,她的体温已经降下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