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医道官途 > 第七百零四章 民族尊严

第七百零四章 民族尊严

    隋国明看到张扬不说话,拍了拍他的肩膀道:……张扬,咱们是兄弟城市“这次一定要对我们的工作多多支持哟!”
    张大官人皮笑肉不笑的嘿嘿了两声,心说你他妈玩儿去,老子要是真想挖你们墙角,你们这帮人只有跟在后面吃土的份儿。
    粱晓鸥这通电话足足打了十分钟,回来的时候,大厅里只剩下了张扬,张扬也不是存心要等她,只是入住的相关手续还没办完,正在服务台那儿等着呢。
    粱晓鸥来到张扬身边,不好意思的笑了笑:“不好意思,让你久等了。”
    张扬道:“我没等你,等着他们办手续呢。”
    粱晓鸥忍不住瞪了他一眼“这厮也太不给人面子了。
    张扬咧开嘴笑了笑:”那啥,谁给你打电话啊,这么长时间?热线啊!“
    粱晓鸥禁不住笑道:”张扬,你可真够婆妈的。“
    张扬道:”这不是关心你吗?咱们是朋友不是?“
    粱晓鸥叹了口气道:”烦死了,我这个男朋友太喜欢吃醋。“,张扬道:”吃醋证明人家在乎你。“,粱晓鸥笑了笑”还是满甜蜜的,可她看到萨德门托这会儿又朝她走过来了,心中不觉有些发毛“这个美国佬笑得太〖淫〗荡,一看就不是什么好鸟”如果不是为了工作,粱晓鸥才不愿意应付他呢。
    萨德门托身边还有一位美国大妞,这美国老嫖客的头脑是相当狡猾的,他向张扬道:“张扬,这位是英德尔公司海外拓展部经理莎拉”她想去买点东西“你陪她去吧!”
    张大官人听出来了,这货分明是要把自己支开。
    莎拉远看长得还是不错的,金发碧眼“丰乳肥臀的,不过皮肤实在是太糙”她朝张扬笑了起来“笑得还算迷人”不过嘴巴挺大,张大官人估计自己要是跟她打KISS“估计半张脸都得被她含进去。
    张扬道:”LET,SGOL“由此可见,张大官人的英文水平还走进步不小的。
    萨德门托支开了张扬,笑眯眯凑到了粱晓鸥身边:”粱小姐,能在这里见到你,我真是喜出望外!“
    粱晓鸥道:”市里本来安排我全程接待你们代表团一行的,中途因为有事,我走开了一段,事情一处理完,我就赶了过来,照顾不周的地方还望萨德门托先生谅解。“,萨德门托摇着头道:”粱小姐很好,〖中〗国是礼仪之邦,这次的平海之行“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我对梁小姐的印象更是深刻。“
    粱晓鸥道:”我对萨德门托先生的印象也很深。“
    萨德门托指了指外面道:”咱们去散散步吧!“
    距离吃晚饭还有一个小时,粱晓鸥实在想不出拒绝他的理由”再加上今天专程赶过来就是为了和人家套近乎“经济方面无所谓,政治目的比较明确,一定要把友好城市的事情确定下来。
    两人沿着锦湾的青石板路向前走去”萨德门托吸了一口空气“很夸张的胸膛起伏着:”粱小姐,锦湾的空气真是新鲜啊!“,粱晓鸥道:”锦湾是我们平海著名的旅游景点之一“是国家凹级风景区”这里有着悠久的历史和文化“,”粱晓鸥本想继续介绍,萨德门托却突然打断她道:“清新的空气里面还夹杂着梁小姐身体的香味”真是沁人肺腑!“,粱晓鸥俏脸一红,这萨德门托真是个厚脸皮,没说两句话就开始骚扰自己”梁晓鸥道:“参议员先生”你对我们东江的考察还满意吗?“她改叫参议员先生意在提醒萨德门托注意身份。
    萨德门托望着粱晓鸥的俏脸,咕嘟咽了。唾沫”一边点头一边道:,“满意”满意“满意极了”我对梁小姐的接待尤为满意!“,粱晓鸥道:”在东江的时候,我们梁〖书〗记有意和纽约结成友好城市,参议员先生对这个提议作何感想?“
    萨德门托笑道:”东江很不错,很友好!“
    粱晓鸥听他这么说心中一喜,可萨德门托紧接着又道:”我来到平海的时间不长,可是各地对我们都很友好,南锡也不错,也是我们纽约的友好城市!“,粱晓鸥心里咯噔一下子,萨德门托真是个老油条,他还是没有表态啊,不但没有表态,还故意把南锡抛出来,他诚信想让自己紧张。
    萨德门托是什么角色?在美国政坛混迹了这么久,他绝对是个不见兔子不撤鹰的主儿,自从见到了梁晓鸣,萨德门托就产生了非分之想,萨德门托知道她想要什么?这世上没有免费的午餐,你想从我这里得到什么,总得先付出一点什么。
    粱晓鸥道:”参议员先生“您此行的目的不是为了推动中美政治和经济发展吗?”,萨德门托道:“锦湾的景色好美啊,这些公务上的事情,咱们晚上谈!”一句话就把粱晓鸥接下来的话都给堵上了。
    ……“……,张扬陪着莎拉来到锦湾的特产一条街,莎拉对什么东西都感兴趣,一会儿摸摸这个一会儿碰碰那个,小商小贩们看到老外,马上都打起了精神,国内的旅游市场很不规范,遇到这种时候,小商贩们首先想到的就是狠狠宰上一刀,莎拉刚拿起了一个彩色编织手袋,那边小商贩就伸出了五根手指头。张大官人以为他要五十呢,可那小贩一张嘴用英文道:”五百!“
    莎拉很喜欢翻来覆去的看”她也懂得讲价:“三百!”
    小贩装出很舍不得的样子:“子百八!”
    莎拉点了点头:“成交!”她打开钱包去拿钱。
    张扬一把将她给拦住了,向那小贩道:“就你这破包还要三百八,还真舍得要!”,小贩道:“哥儿们,你是〖中〗国人不?怎么胳膊肘往外拐啊!”,张扬指着他的鼻子道:“你他妈给我听着,合法经营,诚信为本,我们南锡的旅游市场就是让你们这帮不法商贩给搞臭了。”
    小贩一听火了:“我说你他妈谁啊?我们做生意什么时候轮到你管了?”,周围一帮小贩向张扬围了上来。
    莎拉看到眼前的情况有些害怕了,拉着张扬道:“我不买了,我不买了!”
    张扬道:“莎拉”你一边等着!“他走了过去,望着那小贩道:”我告诉你我是谁!“
    一个声音在人群外响起:”张主任!张主任!“,却是锦湾风景管理处主任林成阁赶到了,他也是个天才认识张扬,美国代表团来到锦湾参观的事情”林成阁当然要全力以赴的做好接待工作,他往下也做出了交代,让这些小商贩加强自律,可没想到还是闹出了事情“他慌慌张张从人群中挤了过来,那些小商贩看到林成阁,一个个都吓得赶紧散了”林成阁在锦湾风景区的权力很大“这些小商贩谁要是惹了他,就等于不想在锦湾继续讨生活了。
    林成阁满头大汗的来到张扬身边,一脸惶恐道:”张主任,不好意思“不好意思……”
    张扬冷笑了一声,没说话“表情却是你自己看着办吧。
    林成阁怒视那个闹事的小贩:”你现在就给我关门,收拾东西“从今天起不要在锦湾干了!”
    那小贩吓得脸色灰白“双腿发软,差点没给林成阁当场跪下”苦着脸道:“,林主任”我们一家老小全靠这个摊子呢,我错了,我错了……我以后再也不敢了……“,林成阁怒道:”我们锦湾的声誉就是被你这种不法商贩给败坏了。“
    张扬道:”算了,没必要断人家活路,给他一个机会吧。“,张大官人犯不着和一个小商贩一般计较,无商不奸”看到外国肥羊很少还有能做到本分经商的。
    那小贩这会儿知道自己得罪了大人物,赶紧跑过来向张扬道谢,张扬道:“,你那包怎么卖啊?”
    小贩道:“这位小姐看上什么只管拿去,我免费送!”,他拿起编制手袋给莎拉送了过去,莎拉想要给他钱“他连忙摆手道:”送给你的礼物,不要钱,不要钱!“,他这么一干,弄得莎拉反而不好意思了”张扬发现这美国大妞人长得糙点儿,不过还是满实在的。林成阁这会儿功夫赶紧让人去通知,在美国代表团逗留期间,任何景区内的经营者不得发生宰客现象,只要发现“一律从景区驱逐出去。
    张扬倒不是想跟那些小贩一般计较,他是害怕这些小贩的行为影响到南锡的形象,为了个人到益而影响到整个城市的利益,当然是得不偿失。不过莎拉看起来并没有把这件事放在心上,拿着编织手袋,很开心,又在市场上买了几件地方特产,来到锦湾曹老九臭豆腐的时候”闻着这臭味儿,不禁皱了皱眉头:“什么味道”好臭啊!“
    张大官人乐道:”臭豆腐!说起来,这锦湾最出名的就是曹老九的臭豆腐。“
    莎拉道:”真的很臭啊!“
    张扬道:”这是中华传统美食,闻起来臭,吃起来香!没吃过曹老九的臭豆腐,等于你没来过锦湾。“他带着莎拉来到小摊前,让店老板现炸了两盒臭豆腐。
    莎拉捏着鼻子在旁边看,臭豆腐炸好,金灿灿的煞是好看,不过味道还是很臭,张扬拿了根牙签”穿了一块臭豆腐,沾了点辣酱,塞到嘴里,做出无比受用的样子。
    莎拉也学着他,插了一块臭豆腐,吃在嘴里,果然应了张扬的那句话,闻着臭吃着香,她向张扬竖起了大拇指。这美国妞也真能吃,两盒臭豆腐下了肚,又让张扬给她买了两盒,说是要带回去给其他人尝尝。
    张扬笑道:“这玩意儿必须得现炸现吃”凉了就不好吃了。“
    莎拉一个劲的!
    张扬英文虽然不咋地,可是连说带比划”和莎拉交流的还算顺畅,两人回到辅明书院的时候遇到了常凌峰,常凌峰刚把事情安排好,笑着迎向他们道:“玩的怎么样?”,张扬道:“只是陪着莎拉买了点东西,还没顾得上欣赏锦湾的景色。”,常凌峰道:“粱晓鸥和萨德门托一起去玩了,您是不是给她打个电话”马上就要吃饭了。“
    张扬点了点头,莎拉在一旁打了个饱嗝”常凌峰一闻就知道这洋妞吃臭豆腐了,常凌峰笑道:“臭豆腐虽然好吃”可也不能多吃,晚上准备了许多锦湾的特色菜,一定要留着肚子大快朵颐啊!“,莎拉〖兴〗奋的连连叫*!
    年轻人和年轻人之间总是容易交流,晚上吃饭的时候,莎拉和另外的那个美国女郎杜拉全都枯着张扬坐下,常凌峰也和他们同桌,萨德门托则和粱晓鸥一桌,东江常务副市长隋国明也在那边坐,隋国明当然不希望张扬和萨德门托过多的接触,谁都有私心,他们东江方面自然不想把自己方面的努力拱手让人。
    简单的英语对话张大官人还将就着对付”可一旦谈到政治经贸合作,他就只能用〖中〗国话了,好在他的身边有常凌峰。为了招待这帮美国鬼子“市里专门准备了旧年的芝华士,两名美国女郎的性情都很豪爽,和张大官人对干了几杯,不过人家喝得是加冰的,说穿了就是兑水,张大官人是实打实喝得原浆,几杯酒下肚,大家都有些〖兴〗奋,张扬问道:”,几位对我们南锡的印象怎么样啊?“
    莎拉率先表态道:”好啊,你们南锡不但风景美,而且人都很热情,尤其是张扬先生,英俊潇洒、热情性感,推翻了我过去对东方男人的印象!“
    张大官人听常凌峰翻译完”不无得意的哈哈笑了起来,他问道:“莎拉过去对东方人都是什么印象?”,莎拉道:“我总觉着东方人严禁古板,缺乏幽默感,而且你们不如我们西方人健壮奔放!”,张扬道:“切!你这绝对是误解,我们〖中〗国人勤劳勇敢善良,乐观积极向上!”
    莎拉笑道:“从你的身上我相信了!
    另外那名美国女郎杜拉道:”张扬,原来东方男人也这么幽默性感!“
    张大官人道:”那是因为你们对我们东方人缺乏了解。“
    杜拉道:”我了解,我过去就交往过一位韩国的男朋友。“
    张扬饶有兴趣的问道:”他怎么样?“这话是张扬自己问的。
    杜拉摇了摇头又撇了撇嘴:”他不怎么样,不行,从来都没让我满足过!“
    张大官人又听不懂了,常凌峰强忍着笑翻译给他听,张大官人这个乐啊”都说洋妞奔放,果然如此,这种事居然也能拿到台面上来说。张扬道:“那是你运气不好,没遇对人!”
    常凌峰有些尴尬的看着他“张大官人道:”没事儿,翻!“
    常凌峰只能硬着头皮帮他翻译。
    杜拉眉开眼笑的看着张扬道:”我听说东方人这方面普遍不行。“
    常凌峰心说这不是中美政治经贸交流吗?怎么聊着聊着聊成了两性问题交流?
    张大官人道:”鸟!各有各的好处,不是我吹,我们〖中〗国人这方面比你们美国多数男人强太多了。“
    常凌峰额头冒汗了,天哪”这货还真敢说。
    张扬道:“翻给她听,居然藐视咱们东方人的性能力!”
    常凌峰无奈的摇了摇头,只能翻译了过去。
    杜拉一双碧眼妩媚的看着张扬道:“我不信!”这话张扬能听懂,他也明白了,这美国大妞挑逗自己呢,想尝尝哥们的〖中〗国功夫,嘿嘿,没那么容易,我可不是那么随便的人。
    张扬道:“有机会你遇到一个〖中〗国人的话,一定会相信。”
    杜拉道:“我看你们东方人都是语言上的巨人,行动上的矮子!”这话就有点过分了。
    常凌峰翻译完之后,低声提醒张扬道:“我说,见好就收吧这种场合探讨两性话题太不严肃了。”
    张扬道:“这不是简单的两性话题,这关系到国家和民族的尊严。”
    莎拉和杜拉两个洋妞互相搭着肩膀,不知聊着什么,两人都看着张扬,忽然一起笑了起来。张大官人理解为两人在嘲笑自己,心说别说就你们两个,再来几个我一样能把你们杀的丢盔卸甲溃不成军,不过这种事儿不能那么随便哥们献身也得分对谁。
    杜拉咬着嘴唇,颇具挑衅性的对张扬道:“说得再多不如实际行动!”
    常凌峰在旁边就快听不下去了,真是天雷滚滚,张扬是个什么货色他清楚“这俩洋妞也太开放了一些,不过看情形的确对张扬很有意思,常凌峰有必要提醒张扬,关键时刻一定要把握住自己万一搞出什么事情来,可就是闹出国际影响来了。
    张大官人喝了一大口芝华士,麻痹的,今儿不拿出点手段来,还真让这俩洋妞看不起了他笑道:”请恕我直言,你们西方人对性的理解太浅薄。“
    莎拉道:”你这话我不赞同,性不就是为了追求精神和**的愉悦感吗?“
    常凌峰这辈子没遇到过这样的场面他本想一走了之,可张扬不放他走,他要是走了,张大官人可听不懂这俩洋妞发什么骚。
    张扬道:”所以我说你们浅薄。“
    杜拉道:”难道你们东方人的性就不是为了这个?“
    张扬道:”这只是其中的一部分,并不代表全部。“他伸出手道:”把手给我!“
    杜拉把手伸了出来,张大官人握住杜拉的手,笑眯眯道:”闭上眼睛!“
    杜拉按照他的话闭上了眼睛忽然感觉一股热流顺着她的掌心送入了她的〖体〗内,然后一种前所未有的愉悦感充实着她身体的每一部分杜拉强忍着这让她快慰的感觉,可终究还是忍不住低声呻吟起来。
    还好张扬及时放松了她的手,那让她**蚀骨的感觉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杜拉睁大了双眼,怅然若失的望着张扬,却感到胯下已经湿漉漉的”仅仅是握手而已,怎么……怎么会让她在瞬间达到了**。
    莎拉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可刚才杜拉的表现她都已经看在了眼里。
    张扬笑眯眯道:“所以说你们的认识很浅薄,你们以为性就是为了追求精神和**上的愉悦,但是你们从美国男人的身上,从未达到过真正的**,整个世界上能够做到这一点的只有我们〖中〗国人!”这厮说这番话的时候充满了骄傲。
    常凌峰是闭着眼睛把这段话翻译出来的“他对张扬是佩服的五体投地,这小子什么人啊,这都他妈哪跟哪啊!
    杜拉痴痴看着张扬,只有亲自感受到刚才的那种滋味,才能明白张扬这番话的真正意义,就这么一握,张大官人把她的**全都激发出来了,如果张扬对她有任何的要求,杜拉肯定会毫不犹豫的服从命令听指挥,这个神奇的〖中〗国男子,这个性感的〖中〗国男子,他的身上究竟有一种什么魔力。
    张大官人洋洋得意,这不是他有意在美国大妞面前卖弄,个人面子事小,国家荣誉事大,略施手段,只怕要让这美国妞惦记一生了,悲剧的杜拉却没有意识到,这辈子再也没有感受到这种**的机会。
    张大官人达到证实自己的目的之后,也不愿意继续在这种话题上探讨下去”笑眯眯望着莓拉道:“听说你这次来我们〖中〗国还抱着要舁拓海外生产基地的念头?”
    常凌峰长舒了一口气,总算把话题回到正路上来了。
    莎拉笑道:“考察了许多地方,公司已经在台湾设立了一今生产基地,可是近几年计算机工业高速发展,仅仅依靠原来的生产基地已经无法满足发展的需要,所以公司决定在海外继续拓展生产基地,〖中〗国内地的生产成本要比台湾低廉,所以我们初步已经选定了生产基地设立在中国内地我这次过来就是代表公司进行考察的。
    张扬饶有兴趣道:”考察的结果怎样?有没有初步的意向?“
    莎拉道:”东江方面在合作方面表现的相当积极,不过我考察过他们开发区的环境,比起南锡并没有太多的优势。“说到这里机笑了笑:明天还要去岚山开发区考察,等我综合比较你们三家的条件之后会做出判断。
    ”其实在一开始的时候压根是没有考虑到南锡开发区的,正是张大官人一力促成了美方对南锡开发区的考察。
    具体专业性的东西张扬懂得不多,好在他的身边还有常凌峰“常凌峰对四T界的认识极其深刻”他用英文流利的和莎拉交谈着。莎拉惊诧于常凌峰丰富的专业知识“和他谈得很投机。
    美国客人们吃饭的时间并不长,很快大多数人就在中方人员的陪同下去游览锦湾夜景了。萨德门托也是其中之一,自从粱晓鸥出现之后,这厮的注意力就完全盯在粱晓鸥身上了连和张扬说话的时间都没有了。
    东江副市长隋国明对目前的进展表示满意。
    萨德门托和粱晓鸥一起离开辅明书院,张扬跟着站起身来,隋国明及时上前把他拦住,他以为张扬是想去追萨德门托,笑眯眯道:”张主任,咱们喝一杯!“
    张扬笑道:”我本来想去洗手间的,得!随市长,咱们喝完这一杯我再去!“,于是又坐下来陪着隋国明喝了两杯隋国明听到常凌峰在那儿和莎拉用英语交流毫无障碍”不由得多看了常凌峰一眼,他对常凌峰并不了解,本以为是张扬的翻译,可看常凌峰的气质做派应该不是个翻译那么简单。隋国明低声向张扬道:“他是你的翻译?”
    张扬笑道:“他是南锡市秋季经贸会组委会副主任常凌峰。”,隋国明一听心中不由得又紧张了起来常凌峰和莎拉谈得这么热乎,该不是准备挖东江的墙角吧?
    张扬道:“随市长,您慢慢吃撑不住了,得去放水!”,隋国明笑了笑“点了点头。
    ……
    张扬趁机离开了辅明书院”想想这件事不由得有些好笑,本来挺简单的事情,因为政治利益和经济利益的关系“搞得南锡和东江双方勾心斗角相互提防,其实东江和南锡还不都是平海的一份子无论谁谈成了合作,最后受益的还是平海。这些领导人整天说什么大局观可真正落在实处,却没有几个人能够做到。
    张扬刚刚出门,李长宇又打来了电话,询问美方代表团的情况”张扬把到目前为止的状况简单交代了一遍。
    李长宇听说东江方面把粱晓鸥又派过去了,足见东江市委〖书〗记粱天正对这次访问的重视,他笑道:“张扬,既然人家这么紧张,你就不要和萨德门托走得太近了,咱们没必要让人家说闲话。”
    张扬笑了起来:“李〖书〗记”您是不是听说什么了?“
    李长宇道:”倒是没听说什么。“,张扬对李长宇很了解,肯定是东江方面给他压力了,南锡和东江还不是一个级别的城市,比人家矮上半截,李长宇肯定承受了东江方面的压力”张扬道:“我个人没什么,我和萨德门托也只是私人关系,人家大老远从美国来了,我总不能避而不见,这也不是咱们〖中〗国人的待客之道。”
    李长宇道:“你知道应该怎样做。”
    张扬道:“我不知道,是你让我从静海跑过来接待他们的,可现在又让我跟他们保持距离,我说李〖书〗记,您一会儿让我往东,一会儿又让我往西”我被您搞糊涂了。“
    李长宇不由得笑道:”你别有情绪嘛,我又没说你什么。“
    张扬道:,”李〖书〗记,您凡事都只说半句“到底什么意思你最好说明白,是不是东江方面害怕咱们抢了他们的友好城市,所以从上到下对咱们是如临大敌,戒备非常?”
    李长宇道:“我早就说你什么都明白,你既然都明白了,还同我干什么?”,张扬道:“李〖书〗记,你到底什么意思?你是准备牺牲南锡的利益成全东江呢,还是让我该怎么办就怎么办?”,李长宇道:“美国代表团是东江方面请来的,很多事毕竟咱们是要顾忌的。”
    张扬道:“我不怕透露给您一个消息,英德尔公司你应该知道吧,世界知名的四T企业,现在人家想把生产基地搬到〖中〗国来,目前正在考察,初步决定在东江和岚山中选定一个建厂”今天我把他们弄到南锡开发区看了看,他们对咱们开发区也表示出兴趣,原来是二选一,现在已经决定三选一了,您要是想放弃“我这就把他们给回了。”
    李长宇一听顿时紧张起来了“英德尔公司在世界上都排的上号”这样的机会可遇不可求“他马上道:”别忙!“,张扬叹了口气道:”我说李〖书〗记,你现在的心情我很明白,又想咬眼前的这块大肥肉,又害怕咬了之后别人说你不仗义。“他只差没说李长宇既想当婊子又想立牌坊了。
    李长宇尴尬的咳嗽了一声道:”都是一个省的“如果真要是闹僵了,以后见面前不好说话。”
    张扬道:“是个人的情面重要还是城市的集体利益重要?”
    一句话把李长宇给问住了。
    张扬道:“反正人家已经考察过了,如果他们一不小心真把南锡给看中了”您是不是准备一口回绝啊?“
    李长宇道:”我为什么要回绝?“,他也被张扬给说急了,大声道:”爱咋地咋地,做工作就不能前怕狼后怕虎,考虑这么多干吗?,“
    张扬道:”您又前后矛井了。“
    李长宇道:”张扬,我的意思是你不要太主动,可如果人家真的看上了咱们南锡,咱也没理由把送到门口的生意给推出去,你说是不是?“
    张扬道:,”我也是这个意思。“
    李长宇道:”好好招待人家吧,别管人家怎么想,咱们做好自己的本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