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医道官途 > 第七百零五章 天上掉馅饼

第七百零五章 天上掉馅饼

    张扬挂上电话,走上拱桥,站在拱桥的高处,欣赏着锦湾美丽的夜色,官场中人所戴的面具实在是太多了,李长宇无疑是很和美方谋求合作的,可是他必须要考虑到东江方面的感受,任何行当都有规则,官场有官场的规则,可张扬认为这种规则极其的可笑,美方代表团虽然是东江方面请来的,可人家未必就一定和东江方面合作,更没有规定美方除了东江之外,不可以和平海其他的城市合作,这些领导过度的重视政治利益才造成了这种狭隘性,如果他们能够站得更高,就会看得更远一些。
    张大官人站在高处,看到了那条正在驶向桥下的乌篷船,听到了船娘依依呀呀的哼唱,看到了坐在船头手舞足蹈的萨德门托,这货手里端着一听啤酒,另外一只手居然勾着梁晓鸥的肩膀,梁晓鸥显然十分的抵触,她向一旁侧了侧,萨德门托又向她挤了过去,梁晓鸥有些后悔答应跟他一起荡舟夜游了,这个美国参议员简直是个老流氓,萨德门托色迷迷望着梁晓鸥道:“梁小姐你真漂亮。”
    梁晓鸥尴尬的向一边躲开道:“参议员先生,您喝多了。”
    萨德门托道:“你们中国有句俗话,叫酒不醉人人自醉,我是被你迷醉了。”
    梁晓鸥道:“对不起,我已经快结婚了。”
    萨德门托道:“没关系,我不介意!”
    张扬趴在桥栏杆上,只差没笑出声来了,这老嫖客也他妈太不要脸了。如果在往常,张大官人看到老外这么骚扰中国女性早就忍不下去了,可梁晓鸥的情况有些不同,她今天是自己主动送上门去的,张大官人决定等一等,也应该让她吃点苦头,应该让她深切认识到美国的政治流氓也很多。
    萨德门托道:“我喜欢你!”
    梁晓鸥真的有些手足无措了,虽然她也算见惯了场面,可面对这个道貌岸然的美国老流氓,还真没有太多的办法,梁晓鸥道:“参议员先生,你喝多了。”她挣脱着萨德门托的大手。
    萨德门托道:“我没喝多,我清醒得很,梁小姐,友好城市没有问题!”这种时候,他居然利用友好城市来利诱梁晓鸥,萨德门托真是够无耻。
    一提到友好城市,梁晓鸥反抗的就不那么坚决了,她低声道:“参议员先生,您是不是已经答应了?”
    张扬倾耳听着,心说梁晓鸥啊梁晓鸥,你可不能给咱中国人丢脸,为了一个友好城市就把自己给卖了。
    萨德门托一脸的淫贱相,大手悄悄落在梁晓鸥的大腿上:“梁小姐,那要看你怎么做了……”他的手沿着梁晓鸥的大腿往上摸,梁晓鸥宛如被蛇咬了一样,一声尖叫,出于自我保护的本能,双手向前一推,萨德门托正在意乱情迷之时,本以为利用友好城市的事情把梁晓鸥搞定了,谁想到梁晓鸥突然来了这么一手,他猝不及防,身体失去平衡,向后一仰,竟然从乌篷船上翻了下去,噗通一声落入河水之中。
    张扬也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突然的变化,眼睁睁看着萨德门托落入了水中,张大官人心中这个乐啊,麻痹的,你这个老嫖客,这次知道我们中国女人的厉害了吧?偷鸡不成蚀把米,活该淹死你丫的。
    萨德门托居然也是个旱鸭子,双手在水面上胡乱挥舞,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梁晓鸥看到萨德门托落入了水里顿时慌了神,她愣了一下,才回过神来,尖叫道:“有人落水了,快救人啊!”她这一叫,不少人都围了过来,可围观的人虽然多,下去救人的却没有一个,船娘的水性很好,不过她也不敢冒险下去救人,萨德门托那个美国佬人高马大的,万一被他拽下去,只怕要跟他一起陪葬。
    关键时刻还是张大官人站了出来,他脱去外衣,从拱桥上飞跃而起,纵身跳入河水之中,萨德门托不是个好玩意儿,可这货毕竟是美国参议员,如果淹死在锦湾的小河沟里,这就是国际事件,搞不好整个南锡的领导班子都要跟着倒霉。
    张扬很快就找到了萨德门托,萨德门托是一点水性都不懂,张扬刚刚靠近他,就被他一把给抓住了,溺水的人抓住一根救命稻草都不会放,何况抓住一活人,萨德门托身高力大,再加上生死关头,连吃奶的力气这会儿都激发出来了,抓住张扬就往水下拖,张扬一不留神被他拽到了水下,赶紧伸手点中了他的穴道,萨德门托觉着身体一麻,然后周身一点力气都没有了,他惊恐万分,生怕张扬就此将自己丢下。
    张扬不慌不忙,游到萨德门托的身后,把他重新托离了水面,带着他一点点向岸边游去。
    岸上的游人齐声欢呼,闪光灯不断闪烁,都在抓拍着张大官人奋不顾身英勇救人的大无畏场面。
    隋国明也听说了萨德门托落水的消息,惊恐万分的赶到了现场,看到张扬已经把萨德门托救了上来,这才放心,如果萨德门托真的被淹死了,这事就闹大了。
    梁晓鸥吓得手足无措,远远站在人群中,望着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萨德门托,刚才是她将萨德门托推下水里的,虽然她不是存心故意,可后果的确是她造成的,梁晓鸥现在也不想什么友好城市了,只要萨德门托没事就好。她后悔来锦湾,如果她不来锦湾,这件事也就不会发生。
    萨德门托咳嗽了几声,他只是落水时被呛了一下,没什么太大的妨碍,张扬道:“你没事吧?”
    萨德门托一脸委屈的看着张扬,本来奔着艳遇去的,谁曾想外表文静的梁晓鸥居然有这么大的力量,她的便宜也不是那么好占的。
    张扬拍了拍他的肩膀道:“走,我陪你回酒店!”
    萨德门托在张扬的搀扶下站了起来,东江副市长隋国明凑了过来,一脸关切道:“参议员先生,你没事吧?”
    萨德门托充满怨念的看了他一眼,因为梁晓鸥的事情,他连东江的这帮人一起都恨上了。
    隋国明碰了个钉子,脸上很不好看,他讪讪退到一边,看到了人群中的梁晓鸥,赶紧走了过去,梁晓鸥看到他过来了,转身就走。
    隋国明追上道:“小鸥,小鸥,你等等。”
    梁晓鸥停下脚步,隋国明道:“到底怎么回事?你不是和萨德门托一起去游玩了吗?怎么会变成这样?”
    梁晓鸥俏脸通红,她抿起嘴唇,目光中充满了屈辱和愤怒:“以后,这种事儿少把我牵扯进来!”
    隋国明道:“怎么了?这不是你的工作吗?”
    梁晓鸥一字一句道:“我不干了,你给我听清楚,我现在就走,这件事跟我没关系!”梁晓鸥说完就走了,隋国明愣在那里,他实在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可看梁晓鸥的表现,他意识到这件事有些不妙。
    萨德门托回到酒店,常凌峰和萨拉、杜拉还在那里谈话,看到萨德门托和张扬湿淋淋的回来,几个人都过来帮忙,萨德门托回到自己的房间,显然还沉浸在刚才落水的惊魂一刻,整个人的情绪仍然没有平复,张扬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道:“先洗个澡,换身衣服好好休息一下,待会儿,我请你喝酒压惊!”
    萨德门托茫然点了点头。
    张扬回到房间内把湿淋淋的衣服脱了下来,他忘了锁门,萨拉和杜拉两人都走了进来,正看到张大官人赤裸的上半身,张扬的肌肉饱满而结实,轮廓曲线诠释着男性的健美和阳刚,俩美国大妞看到张大官人的健美体魄,眼睛都要滴出水来了,都说男人好色,女人有时候比起男人也不遑多让。
    张扬呵呵笑道:“我忘了锁门了。”
    杜拉走了过来,她是真有些控制不住,居然伸手在张大官人的胸肌上摸了一把:“你身材真好!”
    张大官人可受不了这个,被摸得鸡皮疙瘩都起来了,他笑着逃到了洗手间:“你们先坐,我洗个澡换身衣服。”
    萨拉小声赞叹着:“他好性感!”
    杜拉道:“我也很喜欢!”
    常凌峰来到张扬房间的时候,正听到两位美国大妞正在讨论张扬的身材呢,心中暗暗想笑,他向萨拉道:“你们不去看看参议员先生?”
    萨拉道:“参议员先生说他要冷静一下。”
    常凌峰道:“我听他说了,这是一次意外,参议员先生失足落入了水中。”
    张扬很快就换好衣服出来,为了防止被两位女色狼揩油,张大官人这次把自己包裹的严严实实的,可两位美国大妞看他的眼神充满了暧昧,恨不能把他一口给吞了,张大官人有生以来还是第一次感觉到男人长得帅也是很危险的。
    常凌峰道:“进入九十年代以来,计算机产业高速发展,早有人预言,世界的下一个十年将会是计算机普及的十年,其中蕴藏着一个巨大的市场,这对任何人来说都是一次机会,英德尔公司如果能够顺利落户南锡,我们可以围绕这件事来做文章,推动南锡高科技产业,把南锡打造成美国的硅谷。”
    张扬道:“好像东江请他们过来的目的之一就是要打造高科技园区。”
    常凌峰道:“传统的工业园区已经不能适应时代的发展,东江的国际工业园污染事件,你是全程经历者,正是因为这件事,才促使东江方面转型,他们要搞高科技园区,推动低碳无烟企业的发展,他们想把英德尔公司请进去,可是英德尔公司看中的却是南锡,机会已经到了我们的面前,就看咱们能不能把握住!”
    张扬听得也激动了起来,他点了点头道:“这事儿我来艹作,我马上就去找李书记。”
    常凌峰道:“这件事不必艹之过急,不但南锡,其他城市都会顺应时代的发展,搞高科技园,相信李书记应该可以看到这一点。有了这样的机会,咱们的思路也要做出改变。”
    张扬端起茶杯喝了一大口道:“说,接着说!”
    常凌峰道:“一直以来南锡在搞经贸会的问题上很果断,可是他们在经贸会的主题方面又很模糊,改革开放一来,全国各地都在搞经贸会,搞经贸会是为了招商引资,大家认为只要拉到投资,拉到合同,经贸会就算成功了,可是很少有人去想,拉到的项目究竟是不适合自己这座城市,以后自己的这座城市发展方向是什么?现在拉到的项目可能带给这座城市短期利益,可长期呢?随着时代的发展,这些辛苦招商引资得来的项目会不会成为曰后的累赘和负担,反而影响到城市的未来发展?这一切和领导者的眼光有关,也和城市的长期规划有关。一座城市缺乏长期规划,必将造成一次又一次的浪费。”
    张扬赞道:“说得好!”常凌峰的这番话是他一直想说而说不出来的,东江国际工业园就是一个例子,东江市的领导当初盲目招商,对以后的发展缺乏长期规划,短短几年内,国际工业园从东江的经济亮点变成了污点,转型在所难免。
    常凌峰道:“只是不知道市里的领导究竟怎么想?他们看中的究竟是南锡的长远发展,还是只想着短期内的效益,在获得足够的政绩之后,捞取升职的资本。”
    张扬道:“你这么一说,我脑子就清楚了,咱们这次的经贸会要有鲜明的主题,要有指向姓,英德尔公司既然愿意落户南锡,咱们就在计算机上做文章,搞一个IT招商会,与其全面撒网,不如执着一方,咱们把注意力就放在IT上。”
    常凌峰笑道:“你的理解能力一向很强。”
    张扬道:“还不是受了你的启发,你不说出来,累死我也想不到这件事。”
    常凌峰道:“我是个空想家,想出来的很多事情都懒得去做。”张扬笑道:“我刚好是个实干家,你只要敢想,我就敢干!”
    两人互相对望着,同时哈哈大笑起来。
    张扬说到做到,他首先去找了常务副市长龚奇伟,他们之间配合的很好,和李长宇相比,龚奇伟的姓情更为直率,也更容易沟通,龚奇伟看到张扬过来,马上笑着道:“张扬,我得告诉你一个好消息。”他说完马上又想起这件事就是张扬努力成功的,他应该比自己先知道,龚奇伟道:“你知道了吧?”
    张扬笑道:“都没说什么事儿,我怎么知道?”
    龚奇伟笑着用手指了指张扬,然后站起身,和张扬一起在沙发上坐下:“纽约方面已经正式发函,希望和我们南锡结为友好城市。”
    张扬道:“好事啊!”
    龚奇伟道:“这件事多亏了你,如果不是你和萨德门托的关系,这好事也不会落在咱们南锡头上。”
    张扬道:“龚市长,您觉着是好事啊?”
    龚奇伟点了点头:“当然!”
    张扬道:“可也有很多人说,我好大喜功,挖了兄弟城市的墙角,甚至因此把我的人品都给看低了。”
    龚奇伟笑道:“谁说的?那是因为他们嫉妒,咱们南锡市领导全都认为你立了大功,这一段时间,南锡因为徐光然那批人的事情搞得灰头土脸,咱们南锡干部群体上上下下都觉着脸上无光,现在和纽约结成了友好城市,这是多有面子的事情?张扬你立大功了!”
    张扬道:“真立大功了?”
    龚奇伟道:“真的!”他从这厮的眼神看出有些不对,突然意识到自己可能中了他的套儿。
    张扬道:“立了大功也不能只是口头表扬吧,咱们[***]人最讲究的就是实际,那啥,你们当领导的是不是给我点比较实际的奖励?”
    龚奇伟道:“今年南锡的十佳青年跑不了你。”
    张大官人一脸不屑道:“省十佳我都当过了!”他是真看不起这种名誉,没啥意思,给个全国十佳还差不多。
    龚奇伟道:“友好城市正式签订下来,我给你申请奖金!”
    张扬道:“我真不在乎钱!”
    龚奇伟道:“我知道你在乎什么,你想升官。”
    张大官人笑逐颜开。
    龚奇伟道:“要不我退下来,把我的位子让给你。”
    张大官人有些汗颜了,龚奇伟这是寒碜自己呢,张扬道:“龚市长,您正当年,哪能这么早就退呢。”
    龚奇伟道:“你小子啊,别一天到晚盯在官职上,官当得越大,烦恼就越多,自己的时间也就越少,你现在多自由自在?我自从当了这个常务副市长,一天从早忙到晚,现在你嫂子和雅馨她们俩都在生我的气,说家里已经没我这个人了。”
    张扬道:“没办法啊,工作和生活不能兼顾,咱们[***]的干部都这样。”
    龚奇伟道:“张扬,凡事不能艹之过急,就算你再有能力也不可能一步跃上巅峰,你看看你的周围,又有谁不是一步一步稳扎稳打才有了现在的位置?你这么年轻已经正处了,是时候停下脚步,好好稳定稳定,扎实打好基础,才能继续向上,我说的对不对?”
    张扬笑道:“我就跟你说着玩玩,你还真把我当成一官儿迷啊?”
    龚奇伟道:“我知道你不是,可你表现出来的的确有点像。”
    张扬道:“英德尔公司的事情也有眉目了,近期他们就要来南锡。”
    龚奇伟道:“我知道了,正想找你谈这件事呢。英德尔公司这次过来的是副总裁,我看接待工作还是由你负责,一定要尽最大的努力,争取把英德尔公司留在南锡。”
    张扬道:“这事儿我会跟进,您只管放心吧,我今天来找您还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龚奇伟道:“说!”
    张扬道:“我觉着咱们秋季经贸会的定位有些模糊,目的姓并不明确。”他侃侃而谈,把刚才从常凌峰那里听到的东西全都重述了一遍,不过添上了自己的润色加工,不过效果应该是更好。
    龚奇伟听他说完真的有种豁然开朗的感觉,他一直都在考虑利用英德尔公司落户南锡的机会搞一个高科技工业园,可张扬想到了他的前头,甚至想到了这次的秋季经贸会,把综合姓的经贸会变成有目的的专项IT盛会,这的确是开拓了一个新的思路,而且这个思路可以用惊艳来形容。龚奇伟重新审视着张扬,发现这小子不但敢干,而且敢想。
    张大官人被龚奇伟看得有些不好意思了,他咳嗽了一声道:“那啥……这事儿也不是我的主意,常凌峰帮我出的点子。”
    龚奇伟道:“张扬,你知道这个建设姓的提议会对咱们南锡的未来发展具有多大的意义吗?”
    张扬摇了摇头,他还真不知道。
    龚奇伟道:“一直以来我都在想,南锡电子业基础雄厚,这些年发展迅猛,咱们要依托本地的优势,走出具有地方特色的经济之路,英德尔如果能够顺利落户南锡,就等于搭起了南锡走向世界的桥梁,我们要充分利用英德尔公司的国际影响力,打造出一系列的高科技产业,我想过要把高科技产业发展成为南锡未来支柱产业之一,却没有想到过将之发展为南锡的代表产业,你们给了我一个思路,现在就是一个最好的机会,我们要走在其他城市的前头,要抢先完成南锡传统工业的转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