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章 上梁不正下梁歪

听了麻爷讲的故事,我才对木工厌胜有了些认识,小阴阳说:“木工厌胜在过去很常见,确切的说应该叫厌镇之术,俗话说叫‘下镇子’,封建王朝时期的大型工程,百分之百采用了厌镇之术,在地基下厌镇了一些很厉害的鬼魂妖灵,用来保证这些大型工程千万年不倒,虽然有好的一面,但是也有残忍的一面,只是苦了些生灵,永远都得不到自由。相比一些木工匠人不满东家的待遇,做的一些小手脚,那都算雕虫小技。”
小阴阳说到这里,把包袱包上:“这里有些是镇子,有些是黑巫术,都是害人的东西,不宜久留,大家看完了我就把它们烧了。”
说着当着大家的面,一把火..烧了个干净。
刘大舌头伤了脚,他是归心似箭,生怕自己残废了,本想立即下山到医院治疗,可是天色已晚,只能在这住一晚上再说。
没有刘大头做饭,我们随便弄了一点吃的,吃了饭威廉一直阴沉着脸不说话,这次出事不利,不但面包和野驴死了,就连他的贴身保镖蝎子死了,这些人都是他带来的人,他心里自然不高兴,从他一脸阴鸷的表情来看,他并不是为这些人难过,而是在做一个重大的决定.....
大家心情都不好,于是就早早钻进睡袋睡了,刘大舌头躺下直哼哼,疼的睡不着觉,嚷嚷让露茜给他打一针杜冷丁。
露茜说,急救箱里都是些简单药品,哪里有杜冷丁,只好给他了几片止痛片,刘大舌头嫌少,让露茜多给几片。露茜坚决不给,刘大舌头急了:“我的姑奶奶,你这不是要我的命嘛,我也知道吃多了有副作用,但是吃少了今晚上过不去!”说着一把抢过药瓶,倒了小半把塞进嘴里。
刘大头可能是止痛片吃的太多,很快就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可是我怎么也睡不着,一闭眼就看到了面包和野驴,面包这人不算坏,他最大的弱点是好奇,俗话说好奇害死猫,这话一点都不假,他一生的命运都毁在了好奇上,本来好好的一个妇产科医生,收入稳定,工作轻松,在英国也算是中产阶层了,可是脑子一热去当了雇佣兵,结果老婆跟别人跑了,工作也丢了。如果安分守己,后半生也不算太坏,可是他这好奇的毛病又犯了,偏偏跟威廉去盗墓,这下彻底把自己玩完了。
我为面包感到惋惜,他跟野驴不一样,野驴无论是当雇佣兵,还是跟着威廉去盗墓,都是生活所迫,可是面包却是自找的。
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我就迷迷糊糊睡着了,睡到半夜,我被一泡尿憋醒了,就起来撒了泡尿,撒完尿,我回到帐篷打算睡觉,无意间瞥了一下大家,发现大家都在睡熟,但是老周的睡袋竟然是空的......怎么又是空的?我记得上次内急,半夜起床也没见着他,咦?这个老周太诡异了......我顿时睡意全无,一下激灵了起来。
我悄悄的走出了帐篷,想看看老周到底干什么去了?我在营地附近转了一圈,没有发现老周的影子,心里越发疑惑起来,这大半夜的老[email protected]!& .周会去哪里去呢......
我正在心里犯嘀咕,忽然发现有个隐隐绰绰的黑影从古墓爬了出来,这一下可把我吓得够呛,我想着半夜三更的肯定不是人,难道这些魑魅魍魉在地下耐不住寂寞要爬出来了......我连忙躲在一边仔细观察起来。
黑影从古墓里爬出来,鬼鬼祟祟的向帐篷走了过来,我心里紧张了起来,心想它这是要干什么......黑夜走到帐篷跟前犹豫了一下,又在帐篷周围绕了一圈,然后哆哆嗦嗦的撒了一泡尿,我这才知道,这不是鬼,这是个人!
我正想趁这人撒尿的机会制住他,看他到底是什么人?正要动手忽然发现那背影有些熟悉,仔细一看那不是老周吗?
老周撒完尿径直走进了帐篷,钻进自己的睡袋,倒头就睡,不一会就鼾声如雷。
我心中纳闷,这个老周半夜三更的进古墓干什么......难道他有夜游症?
我不确定老周到底是怎么回事,我爹说他几年前就死了,可是他分明跟我们在一起盗墓啊!难道这个老周不是人?联想到他最近的怪异行为,越想越觉得不对......我忍不住偷偷看了他一眼,发现他正蜷在睡袋里,有一声没一声的打着呼噜,半边脸在野营灯的光照下,形成了一片阴影,看起来越发诡异了,我躺下之后很长时间度睡不着,这个老周就是一个谜,我一直在想着老周到底是人还是鬼的问题......
第二天一早我们就下了山,刘大舌头心急火燎的催着要下山,他要往医院赶,我们把他送到兰州的一个骨科医院,他大概因为脚痛也没心情理会我们,冲我们摆了摆手说:“你们先回去,以后再联系吧。”
我心里暗暗高兴,这次威廉和刘大舌头无功而返,损失惨重,以后大概再也没有盗墓的心思了,可能咱们一走就等于散伙了,我也成了自由之身。
刘大舌头住进了医院,我们这群人就做鸟兽散,麻爷回了陕西,三猴子回了洛阳,我打算回老家四川。
露茜听说我要回四川,就问四川在哪里?我说,四川啊,就在中国的西南。露茜有些懵,又问,西南在哪里?
我想中国那么大怎么给她解释,我总不能说西南在在四川,那不就绕回去了,于是就简明扼要的说:“你看过中国地图吧,一只大公鸡,四川就在这只公鸡的屁股上,我家就住在那里。”
露茜说:“好玩吗?”
我脱口而出:“当然好玩啊,天都是蓝的,水都说甜的,山上都是野花,我从下在哪里长大!”
露茜的眼睛一亮:“真的,你介意我跟你一起去玩吗?”
我没想到露茜会提出这个让我汗颜的要求,她居然要到我老家去玩,这让我始料不及,但是我没有理由拒绝她,为了礼貌我连忙说“不介意,不介意......欢迎你到我家做客。”
露茜说个心直口快的姑娘,她可能想到那里说到哪里,可是这让我回去怎么解释呢?尤其说小菊,见我带个洋妞回来还不吃了我!现在我有些后悔吃了小菊给我包的饺子,吃了那顿饺子就意味着是她家的准姑爷,这什么道理啊!
一路上露茜问这问那的,显得很兴奋,我却一肚子苦水,想着怎么应付小菊母老虎。
我爹见我回来了很高兴,他没料到我会带个洋妞一块回来,但还是客气的冲露茜点点头,他一脸兴奋的说:“我掐指一算知道你娃子最近要回来,所以我让你妈给你炖了一只鸡,咱爷儿俩晚上喝一杯。”
我觉得我爹有些吹嘘了,就不服气的说:“你又不是神仙,你咋能算出来我最近要回来?”
我爹半开玩笑半认真的说:“你别不服,你最近在外面不顺,吃了不少苦吧?”
没想到还真被我爹蒙对了,最近都在荒山野岭古墓里打转,能不吃苦嘛,我只好打了个哈哈,说:“还好,没受啥罪.....”
我娘见了露茜,那脸上的表情可以用一脸惊秫来形容,但是她却转过脸来对我说:“娃啊,外面那有家里好,俗话说金窝银窝,不如家里的狗窝,回来就好。”
我娘虽说是个农村女人,读书不多,但还是一个通情达理的人,她学着我爹的样子冲露茜点点头,露茜不懂中国礼节,慌忙也朝她点点头,这么一来反而把大家搞得很紧张。
我娘把露茜让到客房安顿下之后,然后一脸正色的对我说,你到厨房来一下!
我看她一脸严肃的表情,成以为我拐骗了人家姑娘,果然,到了厨房她就开始向我兴师问罪:“我问你,这洋姑娘是咋回事?”
我娘这么严肃是很少见的,我长这么大也就遇到过两次,第一次是小时候,别人送我两个苹果,我没舍得吃,就拿回家让她尝尝,没想到她见了苹果立马就是现在这种表情,她以为是我偷的,现在见了这洋姑娘,她又以为我是把露茜骗上门的。
我都被她冤枉两次了,看着她紧张兮兮的样子,我心里又好笑又好气,于是就故意逗她说:“什么怎么回事,这是我同事,听说咱老家风景好,空气好,就想过来看看,住几天,没准住的舒服了就不走了!”
我娘一听更紧张了:“啥,咱这风景好空气好,既然那么好咋没有大领导到这里住?一个穷山沟被你说的天花乱坠的,这洋姑娘成是你把人家骗来的吧!”
如然后又语重心长的说:“娃啊,咱得脚踏实地啊,你不能在外面跑了几天就不学好,不知道天高地厚,你想想,这姑娘在这穷山沟里咋生活,她会做饭吗?再说,将来生个娃,会长成啥样?让相邻们看笑话的!”
我哭笑不得,不知道该怎么跟她解释,没想到我爹进来了,他一进来就跟我娘接上腔了:“这穷山沟咋了?这穷山沟就不养活人了?你不是在这也过了一辈子吗?”
我娘说:“我们能跟人家比嘛,我们是土生土长习惯了,人家是外国人,你就不怕人家水土不服啊!”
我爹说:“外国人也是人,生孩子就是我孙子,也是有鼻子有眼的,我看谁敢笑话!”
我娘说:“你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当年你咋不跟女知青生个娃?真是上梁不正下梁歪!我看你父子俩怎么跟人家小菊交代?”
《盗墓特种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