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2章 你娃子中邪了

    我见我爹跟我娘交上火了,就乘机溜了,因为我知道爹跟我娘吵不起来,别看我爹话说的冲,我娘几句话就能把他压下去,主要是我娘站有舆论高地,牢牢抓着我爹当年和女知青的那点事,只要我娘一提起女知青,我爹立马就焉了。
    当然我娘也不会穷追猛打,吵着吵着就说起正事了,上一句还在羞辱我爹,下一句就说:“老张,你看咱们今年得种几亩地的稻子?”
    我爹就会顺驴下坡,认真和我娘商讨起种田居家的大事来,上一秒还是战争状态,下一秒就变成了圆桌会议。
    我到客房陪露茜聊了一会天,见厨房没什么动静了,就悄悄的到厨房门外听了听,我爹好像在灶台前帮我娘生火,我娘在灶台后面忙着炒菜做饭。
    我爹说:“你别说,我刚才瞟了一眼那洋姑娘,跟咱娃还有些缘分哩.....”
    我娘说:“你没好好看看,是啥缘分,别弄成墙外桃花惹人笑话。”
    我爹说:“我觉得是贵人缘,我娃恐怕要得她的吉哩。”
    我娘说:“你再好好看看,若是他们真有缘分,就是洋媳妇我也认了。”
    我爹叹了口气说:“缘分是肯定有缘分的,要不然她也不会跟咱娃到这穷山沟来了,只是怕这缘分不久长......”
    俩人说话的声音很低,我知道他们在谈论我跟露茜的事情,天下父母的心都是一样的,见自己的娃跟异性朋友在一起,就自然联想着到姻缘什么的,我听到这里就不便再听下去了。
    晚上我娘准备了一桌好饭菜,她知道外国人不能吃辣,所以该放辣的时候也只是微辣,很多菜干脆不放辣椒,可以让客人有个选择的机会。这让一个土生土长,做了一辈子麻辣菜的妈妈煞费苦心。
    不过这倒也难不倒她,她在这十里乡是有名的巧厨娘,谁家要是办红白喜事,都少不了她去坐镇。菜端上桌子以后,满桌子花红柳绿的,看样子我娘可是拿出了十般武艺。
    露茜看着满桌子的菜赞不绝口,直夸我娘的手艺好,不过我娘听不懂,弄的她还挺紧张,我给她翻译了露茜的话,她又高兴的不得了,一会说,闺女,你尝尝这个菜,一会说,闺女,你尝尝那个菜。
    说实话,今晚的菜都特别可口,素菜瓜果都是菜园子先摘的,荤菜除了腊肉,鱼虾螃蟹都是我娘打发我爹到村里的鱼塘现卖回来的,活蹦乱跳的特别新鲜,经过我娘的手.煎炸烹调,再配上红红辣椒和绿绿的葱白,就连神仙闻了都要流口水。
    我爹拿出一五粮液对露茜说:“姑娘,你喝一盅?”露茜笑着举起了手里的可乐说:“我喝这个.....”我爹说:“到底是外国人,习惯还是不一样啊......”
    我娘说:“有什么不一样的,现在的年轻人都喜欢喝那玩意嘛,儿子,你赔你爹喝几杯。”
    我爹当了几年风水先生,学了一身穷讲究,烟酒茶样样不少,现在的酒瘾还不小,虽然还没到麻爷嗜酒如命的程度,但是一顿二两是少不了的,如果有人赔着喝,半斤也不在话下,我只好陪着我爹喝酒。我爹则不停的招呼露茜吃菜,露茜吃的鼻尖冒汗,大呼过瘾。
    我爹很兴奋,一问才知道,他最近帮一个信用社副主任改了一下大门的朝向,人家一甩手就扔了他十五万。
    我爹一盅酒下肚,感慨不已的说:“还是管钱的人有钱啊,一出手就是十五万,感觉那钱真跟大风刮来的一样,我有时候都害怕挣他们钱了,万一哪天他们东窗事发,我担心跟着受牵连!”
    我娘说:“瞧你那点出息,你是闲吃萝卜操淡心,人家当官的都不害怕你害怕什么?就算那钱是他们贪的,也算不到你头上来,你想想啊,贪官要穿衣吃饭买东西不?总不能因为贪官犯事就把开饭店的卖东西的抓起来吧!”
    我爹一想,觉得我娘说的挺在理的,就一拍后脑勺说:“是啊,当初我一下接到这么多钱心里还突突跳,你这么一说我就心安理得了,咱这就跟做买卖一样,虽说是个偏行,但是也没偷没抢,这叫君子爱财,取之有道,以后该取的财还是要取的!”
    我感到好奇,就问我爹:“爹,你帮人家扭了一个什么样的大门,一下就给你十五万?”
    我爹得意的说:“这人当初找我的时候,我并不知道他是信用社的主任,他自己没说自己的身份,大概也是想试试我有没有真本事!”
    我观察了一下来人面相气色,五格搭配,心里就有了数,于是就说:“你祖上不富裕,爹走的早,全靠娘拉扯,所以你立业早,可惜学业不高,兄妹三人全得你的吉。”
    来人一脸惊讶的点了点头,我就接着往下说:“你家门前有一条长流水,所以你是见过大钱的,但是财来财去留不住,等于是别人的钱在你手里转一圈又流走了,跟你没多大关系,如果我没算错,你因该是个管钱的!”
    没想到我这几句话一下把那人镇住了,他连忙掏出一支大中华香烟,双手递了上来,嘴里连说,得罪得罪......实不相瞒,我是邻县信用社的副主任,您刚才说的都对,真人面前不说假话,我爹确实走的早,我是个苦出生,早年在信用社当信贷员,像我这样的人想出头,只能靠花钱送礼上下打点,好不容易才熬到了今天的位置,我有一个弟弟和一个妹妹,也是我使关系安排在信用社下级单位的,您老可真是高人,说的一点都不差!早就听说您的大名,今天来就是求你指点迷津的......
    我当时笑而不语,这位副主任说,这次领导让我到上面学习去,不知道是好事还说坏事......
    我说,当然说好事!这位副主任吭吭哧哧的有些不好意思,过了一阵说,好事是好事,可是还有一名副主任也参加培训哩......
    我明白了,说明有两个名额竞争,这位副主任心里没谱,所以才来问我。
    我点了点头没有说话,这位副主任急了:“张仙,我这次可是一个坎啊,这个坎要是过不去,这辈子就上不去了,请你无论如何要帮我一把啊!”
    我沉思了一下说,要想在竞争中处于有力地位,你除了打点疏通之外,还得做个风水局,让局势有利你的发展方向才行。
    这位副主任说,要不您到我家去看看吧,说着这幅副主任亲自开着小车,把我接到他家,我在他家房前屋后转了一圈,发现门前的长流水原来是一个水渠,于是就对他说,你把大门的朝向改了,略微偏一下,迎着这股水开门,有利于催官催财,这股水来的比较急,水即是财,财能升官,官能化财,相得益彰,如果顺利,不出三月你就要升了。
    那位副主任很高兴,当时就给了我五万。我见我爹得意洋洋的样子,就说:“难道你这就说泄天机,真的会灵验?”
    我爹说:“泄天机是要断子绝孙的,我是有儿女的人,哪里会为这种人泄天机,这么摆置一下风水,只是消除一下他的不安情绪,取他两个钱花花罢了,没想到他还真升官了,三个月后,他学习回来,直接把副的转成了[email protected]&& .正的,所以一甩手又扔给我十万。”
    我非常惊讶,这么说还是灵验了嘛!我爹说,只能算运气吧,一般来说,上面让谁去培训学习都是有目的,他刚好抓住了这个机会,然后私下又去打点疏通,功夫也做到家了。
    我爹的话似乎很谦虚,始终没有说是他的风水局起了作用,只说是运气,我想干他们这一行的,有很多话都是说不出口。
    我兴致很高,不知不觉一瓶五粮液就见了底,他最近几年当阴阳师混的如鱼得水,业务范围从丧葬驱邪,堪舆风水,甚至到指点官场,催官发财,无论走到哪里,人们都得恭称他一声“张仙”,俨然是一副高人的姿态。
    可是他在我面前始终是一个矛盾的形象,有时候看起来很普通的人,有时候看起来又很神秘,我一直搞不明白他是真有本事,还说糊弄人的。
    我爹大概看出了我的心思,就说:“娃娃,你还嫩着呢,在这一行,你就是有日天的本事也不能全使出来,道家讲究遵循天意,顺势而为,事情做的太过就会损阴德,手下留点尺寸,混口饭吃就行了,以后你会慢慢明白的。”
    也不知道是今晚的饭菜特别香的原因还是怎么了,我莫名其妙的咬了几次舌头,我娘说,慢点吃,没人跟你抢!
    我也觉得有些奇怪,咬了第一次我就很注意了,没想到后面还是咬了两次,尤其是在露茜面前我感到很难堪。
    我爹邹着眉头看了我一眼,把酒盅里的酒一饮而尽,然后一把拉起我说,你们慢慢吃,我们父子俩还有点事。说着我爹径直把我拉到了里面的房间,接着就把门栓上了。
    我一时摸不着头脑,还没搞明白我爹唱的是哪出戏,就听我爹命令道:“把衣服脱了!”
    我以为我爹又要看我身上的血隐图,就乖乖的把衣服脱了,不料我爹一把夺过我换下来的衣服说:“你娃子中邪了知道不!”
    我吃了一惊,没想到我爹还真不是忽悠的,他拿着我的衣服对我娘说,“娃他娘,你来一下。”
    我娘说:“啥事啊老张,神经兮兮的!”我娘说着就要推门进来,我爹却把我的换下来的衣服一股脑儿塞给了我娘,一脸紧张的说:“快,这娃儿中邪了,这是他换下来的衣服,在这衣服包十三个鸡蛋,一个不能多,一个不能少,然后放到笼里大火蒸!”
《盗墓特种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