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第62章 龙龙龙

符离来到公共办公区一看, 同事们果然都特意盛装打扮, 张柯与魏仓今天请假, 提前回宗门帮着料理内门的事情。

“符哥穿这身衣服真帅。”楚余瞥到站在外面的庄卿,又补充了一句:“不愧是老大陪你一起去选的衣服, 有眼光。”

符离摸了摸西装面料,笑眯眯点头:“嗯。”

楚余再看外面,老大已经回了办公室, 他长长松了口气。低头看着符离身上的衣服,想要说上几句,又觉得自己不该这么多话, 于是又咽了回去。

青霄派的山门建在一座山峰的峰顶,因为山上常年云雾缭绕, 加上外面罩了一层结界, 所以普通人是发现不了山顶上有一栋古色书香的建筑。

偶尔有外敌入侵, 破了结界,让普通人发现建在山峰上的房子, 相关部门也都以“海市蜃楼”这个十分科学的现场来解释。在这么多年的科学教育下, 大家看到此类情况,首先做的就是拍照看奇景, 还真没几个人觉得这会是什么修仙者住的地方。

偶尔有两个这么想的, 别人也会跟他说, 那是海市蜃楼,世上哪来的神仙之类的说法,把他们思想给扭转过来。

还是那句话, 要保持科学发展观,坚持科学道路不动摇。

作为修真界的大门派,青霄门掌门的寿宴,整个修真界排的上号的人修妖修,都会备上一份礼物前去贺寿。就连最近门都不敢出的青龙族,也派使臣携礼上门了。

大殿上宾客齐聚一堂,不算是妖修还是人修,能够坐在这里的,都是在修真界有脸面的人物,所以没有谁在这种场合说不该说的话。龙族这些年来,妖口稀少,但是除了金龙族与青龙族以外,都亲自派了族人过来。

青龙族是不敢出来,怕又遇到符离或是鲲鹏,会被当着众多宾客的面暴打,那他们青龙族面子里子就丢尽了。所以他们干脆备下厚礼,不再露面。至于金龙族……整个修真界都知道,金龙族已经灭绝了,唯一的金龙还是半龙半人,从来不爱参加各种宴会。

有修真者发现,今天的寿宴办得特别隆重,比赵修满百岁寿宴时,还要讲究几分。茶果点心全都是从田园派采购来的上品,茶水也是天然的山泉,不掺半点自来水在里面。

其他门派的掌门心里暗暗发酸,青霄派这些年越来越出息,弟子有修行天份,在炼丹炼器方面,也颇有成效。整个修真界的丹药市场,被他们青霄派占了三分之一,剩下的三分之二,几乎都被炼丹门给吃下了。

炼器更是青霄派的大头,简直就是暴利行业。

如今这个世道,没钱真是寸步难行啊。

“挽月门长老里面请。”

听到这个招呼声,小门派的掌门们心里继续叹气,又来了一个有钱的门派。如果说青霄派赚了不少修真界的钱,那么挽月门就是修真界门派里,第二擅长赚人类钱财的。

排第一的是修真界管理部,无人敢与其争锋。

挽月门长老王翠花进门未语先笑,与诸位打过招呼后,才到青霄派给她安排的位置坐下。她的座位与田园派长老相邻,两人是多年的麻友,凑在一块儿就聊了起来。

“现在的年轻人就是沉不住气,在网上随随便便就撂狠话,也不怕没台阶下。”聊着聊着,就说到了论坛上的热闹,田园派长老道,“好好的一场寿宴,这些晚辈也不克制一下,闹得太难看了,谁脸上也没光。”

“万一庄卿龙君真的来了呢?”王翠花随口说了一句,显然连她自己都不当真。最近她心情很好,每天打牌手都很顺,闭眼打牌都能自摸清一色。

“那不可……”

“庄卿龙君和符离修士到了。”门外有人吼了这么一声。

“那真是太不可思议了。”田园派长老有些失态地站起身,朝门外望去。其实不止他,在场很多修真者都好奇地往外张望,整个大殿上安静至极。

青霄派的长老笑容灿烂如菊花,大步迎了上去。

“龙君、符修士,请上坐。”长老给二人行了大礼,庄卿与符离回了半礼,把备好的礼盒递给这位长老。

“贺赵掌门寿辰之喜,祝他修为更上一层楼。”

“承二位吉言,快请。”长老把庄卿与符离带到了贵客桌落座,同桌的都是修为三千年以上的妖修,以及五头本体颜色不同的龙。

同为龙族,这五头龙见到庄卿应该会有几分亲近才对,然而符离却发现他们神情有些微妙,而庄卿也懒得多看他们一眼,只低头喝茶。

坐在蓝龙身边的青龙族使臣看到符离后,端着茶杯的手就不住发抖,因为这一桌气氛安静得有些诡异,所以一整桌妖都能听到茶盖与茶杯碰撞的哒哒声。

符离不解地看了这只绿毛龟一眼,绿毛龟手抖的频率加强,手里的茶杯翻落在地,摔得四分五裂。

化为人形的绿毛龟不大的眼睛,惊恐地看着符离,似乎害怕符离一口把他吃掉。

符离扭过头,在庄卿耳边道:“都是龟类,我们部门的黄侯跟林归比这只出息多了。”

“海底里出来的,没见过世面,别跟他一般见识。”庄卿取了一碟点心放到符离,“不用去理会他们,等下吃完饭就走。”

虽然看到这桌的几条龙不太顺眼,但是礼都送了,怎么能不吃饭就走?

其他几个妖似乎看出了几头龙之间的暗流涌动,也都不说话,低头嗑瓜子喝茶,偶尔还交换一个看热闹的眼神。以前不知道,原来庄部长跟龙族的这些人关系好像挺一般,彼此连个招呼都不愿意打,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们有种族隔阂呢。

要不是怕惹来麻烦,这几个妖甚至想掏出手机,跑到修真论坛上去聊八卦。

还有什么比看龙族笑话更有意思的事情吗?

没有!

张柯忙前忙后的接待宾客,到了天色全部黑下来以后,才有时间喝口水,转头问去其他弟子:“我们老大跟符离来了没有?”

“龙君与符离前辈已经到了,由大长老亲自迎接的他们。”

张柯点头,那还是比较合适的,今天老大能来青霄派,真是给他门派天大的面子了。这可是老大第一次公开参加其他门派掌门的寿宴,够他们吹嘘好多天了。

“那安排他们坐的哪一桌?”张柯多嘴问了一句。

“二长老说,庄卿龙君平时不参与聚会,他担心龙君与其他人在一起不自在,所以特意让他与龙君们坐在一起,也能随意些。”

让老大与龙族坐在一起,这还能随意得起来吗?外面人不知道,他们管理处内部还不清楚吗,老大跟龙族的那些关系根本不好啊。可是这些事都属于老大的隐私,他也不好告诉宗门的人,只能咽下心头的担忧,跑去前面看龙君们那一桌的气氛。

此时青霄派的广告宣传部已经花了大价钱,在修真论坛上买了版面,写了一份长长的感谢名单,来表达他们浓浓的感谢之情,庄卿的名字赫然排在前列。

吃瓜群众看到这份感谢名单,全体哗然。

庄卿部长竟然真的去了?

感谢名单上的庄卿龙君,总不能是同名同姓吧?

吃瓜道友甲:那个要吃手机的道友呢?最新款梨子手机买到了吗?

吃瓜道友乙:吃梨子手机吃的是钱,吃二星8手机,是要命啊。道友,先去炼丹门买点急救药丸什么的,兴许能保你一命。

吃瓜道友丙:所以问题来了,究竟什么时候吃手机。

挑事弟子:吃屁的手机,青霄派说庄部长去了,就真的去了,没有视频无真相。

某青霄派弟子:呵呵。

寿宴正式开席,青霄派掌门虽然已经一百五十岁,但是看起来还是个十分精神的中年人,他先向宾客们致谢,一杯酒下肚,现场气氛就热了起来,唯一安安静静,除了举杯就没怎么说话的,就只有龙君们坐的这桌了。

赤龙几次想要说话,但是见庄卿连看都不看他们一眼的模样,只好挠着头低头喝酒。不过他显然不是坐得住的性格,一桌子人都不说话,憋得他一会儿玩酒杯,一会儿摸碗上的花纹。

符离突然笑出声,一桌人的目光都投向了他。在无边的安静中,谁若是有了异常的举动,就是把大家从尴尬与无聊中拯救出来的稻草绳。

“笑什么?”庄卿拿走符离面前的酒杯,给换上了果汁。

因为他再也不想照顾一只喝醉的兔子。

符离在庄卿耳边小声道:“坐在我对面的那头龙,跟你一样,还是个未成年。”

庄卿摸了摸靠近符离的那只耳朵,嘴角往下垂了些许:“哦。”

“不过他看起来虽然与你差不多大,但没有你成熟稳重,看来家里比较溺爱。”符离看了看赤龙,又看了看庄卿,“不过你比他可爱。”

自己龙,总是要比外龙讨喜,做人做妖都一样,偏心是本质。

“可爱又不是什么好词。”庄卿表情淡漠,只有那上扬得不明显的嘴角,泄露了他的情绪。

“小庄还是跟当年一样,不爱说话。”神情冷傲的紫龙,突然开口说话了,但不知道是不是符离的错觉,他觉得对方的语气里,带着几分不易察觉的优越感。

有了这种感觉后,符离便忍不住皱起了眉头。

作者有话要说:绿毛龟:我、我全身上下都是壳,不好吃!

第63章 百鸟

庄卿给符离杯子里倒满果汁, 这些果汁都是从田园派购来的, 既新鲜又带着灵气, 不像人间界有些黑心商人,用烂水果榨汁还掺水。

倒好果汁, 抬头见桌上其他人都看着自己,庄卿放下装果汁的壶,挑眉对上紫龙的脸:“不好意思, 我们认识?”

同桌看戏的妖修差点没笑出声,这位紫龙君说的话,明显不带好意, 没想到庄卿龙君更狠,根本不把对方放到眼里。不过今时不同往日, 龙族虽然仍旧在修真界耀武扬威, 但是自从有了管理部以后, 龙族这些年收敛了不少,底下的小妖们日子也好过不少, 难道这些妖族是因为这个, 跟庄卿龙君关系不好?

身为妖族一员,自从有个管理部后, 言行上稍微需要注意些, 但日子却比以往好过多了。他们不用担心被人修抓走炼丹, 也不担心被不讲理的妖欺负,甚至还能领人间界身份证,在人间界过日子。

潜意识里, 他们情感上还是偏向了庄卿。

“我们这么多年没见,小庄又成了咱们修真界的领头人物,不记得也正常。”紫龙轻笑出声:“当年你母亲病逝,还是我们三族领养的你呢。”

紫龙说的三族,是指紫、赤、白三族,蓝龙与玄龙两族关上门过日子,万事不管,只有在大场合上才会露露脸,其他的时候,绝不轻易出海。据说蓝、玄两族因为龙口稀少,为了避免外敌侵入,连龙宫都搬到了同一片海域上。

在妖界,其他妖不管什么颜色的龙,都是统称龙族。然而只有龙族自己知道,他们内部也不是那么团结的。

妖修们听到紫龙的话有些惊讶,没想到还有这么一段过往?

“你们就是当年那些见庄卿没爹没妈,就去欺负他的可恶熊孩子?”符离放下筷子,擦干净嘴角,“你们这几个小畜生,今天是赵掌门的寿宴,我不跟你们计较,明天我会亲自到诸位的龙宫拜访。”

妖修们见符离如此愤怒,顿时明白过来,原来这些龙君见庄龙君没有长辈,便开始欺负人家。难怪有关庄龙君的传言,都是他在人间界何处杀了什么作恶的邪妖,几乎没人听过他与龙族有关的事。

“符道友这话便过了,我们三族好吃好喝的照顾他,怎么就成了欺负他?”紫龙面上露出愤怒之色,“你们就算是同事,也不可如此颠倒黑白。”

“你应该庆幸今天是赵掌门过寿。”符离懒得理会紫龙的做派,直接道,“你们这些龙都去上过宫斗进修班吗,睁眼说瞎话的本领这么强,又没有皇帝让你们争,费这么大的劲图什么?”

“你!”紫龙拍桌子站了起来。

“坐下!”符离厉喝道,“家中长辈没有教你规矩吗?”

紫龙想要驳斥,却发现自己嘴巴张不开,身体也不自觉坐了下去,身体已经不听他使唤了。他惊恐地瞪大眼,试图让赤龙与白龙帮忙,然而赤龙只知道没心没肺的吃东西,而白龙以为紫龙是怕了符离的气势,正在心里偷偷瞧不起他,压根不知道他身体出现异常的事情。

“现在的小辈,被家里族老宠得无法无天,实在让人痛心。”符离扭头看其他妖修,“也是现在修真界和平稳定,若是放在以往,这样的脾气早被打杀了。”

其他几位妖修干笑着点头,能坐在这一桌,修为都不错,他们自然看出符离控制了紫龙君的身体,不过谁想得罪管理处的人?更何况符离修为深不可测,他们连灵力都没还没感受到,对方就把紫龙君控制住了,这样的大妖谁敢得罪。

更重要的是,他们都是从小妖精一路打拼过来的,懂得什么叫能屈能伸,哪敢像龙族这样傲气,随时随地都发脾气。这事要是放在一千年,紫龙君早就没命了。

最惨的是绿毛龟,全身抖如筛糠,他倒是看出了紫龙身上的不对劲,但是连大气都不敢出。上次这位符前辈来找过青龙族麻烦以后,青衍长老的尾巴就没了,就算化为人形,也没了双腿。这还不是最惨的,从那以后青衍长老就怕听到雷声,更怕看到带毛的物体。

青衍长老以往是何等的风姿卓然,如今却只敢把自己关在寝殿内,连门都不愿意出。

大家都知道,青衍长老算是废了。

自此以后,符离就成了青龙族上下心中的大魔王,连报仇的心思都不敢有,见之则逃。

没有多嘴多舌的紫龙,饭终于可以好好吃下去了。赵修掌门亲自过来敬酒道谢时,符离与庄卿已经把满桌子菜尝了遍。

“诸位贵客光临,鄙派蓬荜生辉,若有招待不周之处,请各位多多见谅。”赵掌门笑得风光得意,酒也喝得干脆。

坐在旁边的紫龙发现自己身体又动了,不仅动还拿起了酒杯。他惊恐地睁大眼,看着手里的酒杯,不敢相信自己竟然轻易地被妖修控制,符离究竟修了什么邪术?

“赵掌门客气,今日是你大寿之喜,该我们敬你才对。”庄卿起身,端起酒杯道,“请。”

“庄部长百忙之中,还能抽空前来,在下感激不尽。”赵掌门笑得更加开心,看庄卿的眼睛都在发光。这可是暗合了国运的龙,浑身都自带光环的。

旁边负责跟拍的青霄派弟子,连忙举起相机连拍了好多张庄卿与赵掌门对饮的照片,到时候弄一弄,都可以挂到他们门派的名人堂里了。

摄像师摄影师通通到位,拍的拍照,拍的拍视频,就连一些修真者,也偷偷拿出手机拍了几张。

有人调整好角度,还让自己跟庄卿完美“合拍”,拍完就发给自己的亲朋好友,结结实实炫耀一番。

更狠的是某些吃瓜修真界网友,把庄卿出现在寿宴上的照片发到了论坛上,让那个挑事的网友赶紧去买梨子X跟二星8,准备给大家直播吃手机了。

大家吃瓜之余,也有人好奇,庄卿为什么会突然决定参加寿宴,难道是因为部门里有两个高层员工都是来自青霄派,见网上闹得太厉害,所以特意给员工长面子?

这么说起来,庄部长还真是一个好领导。

很快就有管理处的工作人员披着马甲回复:别瞎想了,我们老大几乎不看论坛的,网上这些争论他根本不知道,你们也不看看他与谁一起去的。

跟谁去?不就是最近风靡整个修真界的警示片主角,符离道友吗?符离道友修为高深,连禺彊都敢打,跟庄龙君一起去,也不算辱没庄龙君身份吧?

修真道友甲:我好像知道了什么。

修真道友乙:我好像也知道了。

道友们被这几人的语气弄得莫名其妙,知道什么了?

修真道友甲:我胆子小,不敢说。

修真道友丙:他们两人好像穿的情侣装,是这个意思吗?

修真道友甲:楼上的道友是新来的吧,我可什么都没说,你记得吃顿好的。请各位道友与管理员作证,楼上言论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啊。

道友甲回复了这一句后,就再也没有出现过,显然是不敢再多说话了。

然而她出不出现,已经不重要,重要的是广大吃瓜道友们已经惊呆了,两个大老爷们一起出现不奇怪,但是还穿情侣装就有点不可思议了。

难道庄龙君与符离前辈是……

网上道友们还在吃瓜,晚宴已经接近了尾声。饭后,青霄派还准备了各种歌舞表演让宾客们欣赏,云雾在大殿上飘动,恍如仙境。

看着台上的凤凰舞羽,符离忽然想起他小时候的一件事,那时候他被肥遗吓哭,回到雾影山上后天天哭,谁也劝不住。后来住在他洞口的麻雀与雏鸟姐姐带了很多漂亮的鸟回来,在他洞口表演了很多漂亮的舞蹈。

当时不能化形的麻雀还装作自己是凤凰,接受白鸟的朝拜。后来他问它是怎么做到的,才知道它用刚鬣大王种出来的灵米当贿赂,让鸟雀们陪着她演这种做梦的戏。

虽然他觉得小麻雀这个梦不靠谱了些,但是百鸟朝凤的这个舞蹈倒是很好看,那时候他仗着自己年幼,加上麻雀也喜欢演这种戏,从刚鬣大王那里扛了好几袋灵米出来,请那些鸟雀表演了好多次。

或许是年幼时的记忆太美好,青霄派请人跳的凤凰舞羽姿态很美,灯光也绚烂,但他仍旧觉得,还是当年的百鸟朝凤更好看,尽管……小小的麻雀飞在最前面,一点都不显眼。

但是鸟雀们五颜六色的羽毛,还有悦耳的鸣叫声,真是再精彩不过了。

“赵掌门这次是花了大力气了,竟然请了孔游来表演。”坐在后面的一个修真者连连惊叹,“据说孔游表演的凤凰,是最接近凤凰的了。”

孔游?

符离看着台上翩翩起舞的美丽女子,那不就是一只孔雀精吗?而且这只孔雀的本体,还是雄性吧。

凤凰一舞惊艳天下,遂引得白鸟拜服,所以这支叫《凤凰舞羽》的舞蹈,别名又叫《百鸟朝凤》,但由于孔雀族的妖修自觉承受不起《百鸟朝凤》这个名称,才把舞蹈名字定为《凤凰舞羽》。

但是符离觉得,《百鸟朝凤》不仅仅是凤凰舞蹈美,还要与百鸟们的美妙结合在一起。当年那些拿灵米干活的鸟雀,都比台上那些表演百年的舞蹈演员走心。

唉,现在修真界的小辈有管理处护着,不缺那口吃食,自然不用像当年那些鸟雀拼命干活了。

果然安逸的生活使妖懒惰。

作者有话要说:百鸟:???这个锅我们不背!

第64章 熊孩子

《百鸟朝凤》舞蹈结束, 现场观众纷纷鼓掌喝彩, 孔游走到台中央谢幕, 姿态清高淡然,确有几分孔雀的骄傲劲儿。

符离见全场道友都很激动兴奋, 跟着微笑鼓掌,转头见庄卿还在低头吃干果,伸手敲了他手臂一下。

庄卿瞪了他一眼。

“鼓掌!”年轻龙要有礼貌。

“啪啪啪。”庄卿抬起手, 面无表情地拍了三下。不过旁边有只雀精眼疾手快拍了一张照片,迅速发到了修真界论坛上。

《孔游一舞,竟惹得庄卿龙君心折》

如果是半天前发这个帖子, 闲得无聊的修者们还会乐得吃瓜,但是今晚不一样, 尤其是他们看到这张图片的角落里, 还有个跟庄卿穿同款西装的符离。

《不要物种歧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