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风流小电农 > 第633节

第633节

“怎么,你不相信三十一岁的正厅级干部?”
“相信相信,一切皆有可能。”肖海吧嗒吧嗒嘴,红三代那还用说,人家肯定要照顾了。
“相信就成,你这下死心了吧,从身上的穿着看你也没什么钱,手里也没什么权势,长得又瘦又小,一点优势也没有,拿什么跟人家竞争,对吧,就算部长没有看上她也轮不到你,你还没有我有优势。”
“是吗,这么说你也看上蒋芙喽,你有什么优势说来听听。”对自不量力、自以为是的人,肖海很是蔑视。
“我长得比你高,比你帅,比你有学历,我爸是桑洲城县委书记,与省委领导经常联系,这些你都有么?”
肖海哈哈大笑起来:“你是白鹤鸣的儿子?”
“是啊,你认识我爸?”白佳河吃了一惊。
“当然认识,我是地道的桑洲人,怎么会不认识我们的父母官。”
一听这话,白佳河挺了挺胸脯,很很牛逼的撇撇嘴,老爸是他炫耀的资本,一定要好好展示一番:“什么父母官,我爸就是人民的儿子,为官一任,造福一方,这才是做官之道,也是我爸的执政方针。”
肖海摆手笑道:“你夸赞其他当官的还可以,你父亲我最了解,还是不要夸了,不然会给你树立一个不好的榜样。”
白佳河皱了皱眉毛,心里老大的不高兴,你就是桑洲一农民,有什么资格说我父亲:“那个肖海先生,不许这样说我父亲,我父亲工作兢兢业业,任劳任怨,五加二、白加黑的工作,他为了革命事业操碎了心,是我心中最伟大的榜样,我要以他为楷模,步他的后尘,永远向他学习。”
“小白,我看你的本质不坏。”肖海很不客气的喊上了小白:“如果你步入你父亲后尘,你这辈子就完了。”
“放肆,不许这样讲话!”白佳河有些震怒了。
肖海也不理他,继续道:“我告诉你小白,你家住的是跃层吧,你在石也有房子吧,起码一百二十平以上。”
“你……你怎么知道的?”白佳河吃了一惊。
“不用管我怎么知道的,你家的房子,加上你买的房子,再加上你开的车子,还有你母亲开的车子,加一起起码值四百万元,刨除房价上涨因素,起码值三百万元,把你父母所有的工资,从刚参加工作的几十元,到几百元,再算到算到现在的几千元,全部算在一起也不足一百万,以这样的工资买三百万的房子,可能吗!多出的那二百万是从哪里来的,这笔帐不用算也会明白。”
“你的意思是我爸贪污?”白佳河张大了嘴巴,眼神里满是怀疑。
肖海呵呵一笑道:“你不用怀疑,猜的很正确,你爸贪污一部分拿回家补贴家用,有一部分花在女人身上,有旅游局的女副局长,接待办的女副主任,电视台的女副台长,他还想泡女正县长呢,让我把他把这念头打消了,因为女正县长是我码子。”
扑通……
刚刚站起身的白佳河一屁股摔在椅子上:“什么?你说我父亲养女人,而且还想泡女县长?而且女县长还是你码子?”
“没错,千真万确,如果不相信的话可以给你父亲打个电话核实一下。”
“不可能,你小子就会胡说,我父亲是全国最好的廉政干部,从来没往家里多拿一分钱,你再诬蔑我父亲,小心我去法院告你诽谤罪……”
肖海站起身,做了一个稍安勿躁的手势:“不要激动,相信不相信需要向你父亲求证,我手中有的证据不会向你提供,不过我提醒你一句,蒋芙蓉是我码子,请你离她远一点,不然会吃大亏的,至于什么红三代红八代的部长,我自会想办法收拾他。好了,谢谢你提供的信息,先走一步,拜拜了您哪。”
肖海走出门时,白佳河还处于呆傻之中。
父亲是他心中的神,那些桑洲县的小局长小主任经常去他家串门,说他父亲多么多么和善,多么积极肯干,多么任劳任怨,老百姓又是多么的支持他。
现在到了小农民嘴里,父亲就是贪婪好色的家伙,又是贪污又是养女人,真的假的,难道父亲变了?
他越想越不对劲,将门关上之后打通了白鹤鸣的电话:“爸,你在做什么呢?”
“是小河啊,我一会儿开个会,这时候打电话有事吧。”
“没什么事,我就是听了些关于你的不好的消息,说你又贪污又好色,养了好几个女人,我想问一下,爸你是不是得罪什么人了。”白佳河喝了一口水道。
白鹤鸣呵呵一笑:“作为一名地方官,有讨好人的地方,更有得罪人的地方,不满意的人肯定会造谣惑众,给我扣屎盆子,你听谁说的这些消息,又都说了些什么?”
“刚才我接待了一个人,他叫肖海,是桑洲人,他向我说的。”
白佳河想继续向下讲,忽然听到对方手有什么东西落地的声音,急忙道:“怎么了爸?”
白鹤鸣脑门子上钻出豆粒大的汗珠,把拾起来的手机放在嘴边道:“没事没事,肖海他……他到省委去告我状了?”
“不是不是,他来找我同事蒋芙蓉,我接待的他,谈话间说起了您,他对您的印象很不好,我反驳了他两句,然后他就走了。”
“儿子啊……”白鹤鸣沉吟了一会儿,叹一口气道:“这个肖海,咱惹不起,他的后台很硬,不管他说什么,你只管顺从就是,不要和他闹别扭,更不要发生冲突,知道了吗?”
“爸,他要跟我抢蒋芙蓉,还……”
白鹤鸣心中苦笑,他跟你抢蒋芙蓉,还跟我抢董精灵呢,有小辫子被他抓着,咱就得低头服输:“好了好了,儿子不要在意,不就蒋芙蓉吗,让他好了,好姑娘有的事,市委副书记的女儿还没有婆家,哪天找机会和她见个面,比蒋芙蓉还要漂亮呢。”
“爸,你不说蒋芙蓉有很硬的后台,对我今后发展有帮助……”
“不要再说了,后台硬的有许多,市委副书记彭瑞后台也不软,你只管听爸的话就是。”
白鹤鸣语气一冷,立即挂了电话,然后挠了挠秃了半圈的脑袋,琢磨了一会儿之后,立即拿起电话:“刘部长,你在哪里……哦,在兴城开会啊,什么时候回来……下午啊,那好,下午你把肖各庄镇的后备干部考察情况,还有那环保局后备干部考察情况拿过来,咱们一起研究一下,这两个单位上级领导有要求,做一下调整,对……对,我等你啊。”
放下电话,白鹤鸣擦了一把冷汗:“他奶奶的,多亏常委会还没有开,把肖海那孙子的事情给忘了,不把这尊神稳住,我他奶奶的真退不了休!肖各庄镇的周丹萱、纪莹莹,环保局的雷英明,都他娘的解决了吧。”
肖海跟着秦明月走出省委大院,秦明月很是纳闷肖海,第一次来省委大院就与一名男子聊得火热,说他是自来熟,和谁都能聊到一起。
肖海哈哈一笑:“我不喜欢和男人聊天,更喜欢和明月妹妹这样的美女聊天。”
“是吗,姐被你感动了,中午请你吃饭,你喜欢吃什么。”
“什么都行,只要能吃饱,别忘了五十元劳务费按时到位。”
“请你吃饭还要钱啊,你真抠门,给,这是小费。”走到停车声,秦明月甩给肖海一张一百元的大红票,肖海很不客气的装进兜里。
“我说哥们,找钱啊,姐的钱也不是海水潮来的。”
肖海摆摆手:“你刚才不说了吗,这是小费,加上五十元劳务费,正好一百元,哪里还有找零钱的机会?”
“真拿你没办法,走了,姐请你吃饭。”秦明月真的没了脾气,开起车拉着肖海走了。
她没有让肖海开车,这样可以让这个吝啬的男人可以省下好几口汽油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