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极乐佛学 > 第三章 纵横天下

第三章 纵横天下

  “米教主回来了!”
  不知谁看见他,这么叫了一声。
  顿时整个“圣女山庄”为之沸腾起来。
  他还不知道,自从他进入郝秘室之中,时间已经在不知不觉中过了近半个月了。
  当时米天乐去那秘室的时候,并没有告诉任何人,所以在这近半个月的时间里,
  众女一下子莫名其妙地不见了他的影子,堂堂一个“牡丹圣女教”的教主竟然就这
  样无缘无故地在总部消失,那还得了?
  等这个消息一在山庄中传开,顿时整个山庄都为之震动,不过谁也不知道这其
  中的缘由,以“圣女山庄”的隐秘所在,再加上教中高手如云,谁也不可能在这
  “圣女山庄”中神不知鬼不觉地把人带走。
  如果他不是被人带走,那他在“圣女山庄”中总会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但令人不解的是山庄里不要说是那么大的一个人一具尸体,就是连他的一根头
  发也没有见到,这才是众女最为震惊的。
  “牡丹圣女”虽然智慧似海,但她一时之间也理不出一个头绪来,只是派人几
  乎把整个“圣女山庄”都翻遍了,当然等待她的消息,也只能使人徒添几分失望。
  在毫无头绪之下,这件事就这样暂且被搁置在一边,不过这件事好在并没有传
  出江湖,不然整个江湖说不得都要为之震动。
  而正当大家渐渐把这件事准备忘却的时候,米天乐又忽然鬼魅般地平空出现在
  众女的前面,你说怎么不叫人为之惊讶及震动呢?
  米天乐刚见众女那反常的举动,顿时被她们搞得英名其妙,他真的在怀疑今天
  大家是否都疯了。而且疯得还比较厉害。
  “牡丹圣女”一见那米天乐,禁不住几天来对他的牵挂,忽然当着这么多的人,
  莫名其妙地往米天乐跑了过去,紧紧地抱住对方。
  “见到你,我们真是太高兴了。”
  对方这忽然见鬼般的举动,顿时把他米天乐抱得犹如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莫
  名其妙。
  不过现在怀中温香柔玉,对方胸前那两个极富弹性的奇怪的东西紧贴着他的胸
  膛,对他来说更是一种极大的诱惑,一种致命的诱惑。
  他米天乐当然不是柳下惠,现在怀中美女在抱,他的心不禁更加速度砰砰乱跳
  起来,整个人也几乎在刹那变得软绵绵起来,情不自禁地往‘牡丹圣女’那边靠了
  过去,几乎把她压倒在地上。
  在他们将要摔倒在地的那一刹间,“牡丹圣女”忽然惊醒过来,一股羞涩的心,
  使她很快地挣脱开米天乐的怀抱。
  “牡丹圣女”的脸此时更是羞红如红霞,她也不知道为何自己会在众目睽睽之
  下,做出这种越轨的举动来,大大有损她作为一个众人心中那祟高的圣女形象。
  正当米天乐正准备销魂的时候,想不到对方会突然挣脱开她的怀抱顿时使?br>大失所望。
  不过失望归失望,他最终也是一个教主,他应该维护他作为一教之主的伟大形
  象。
  众女此时围着米天乐,就象是在看一个-从外星球上回来的她们从来没有见过
  的怪人一样,成千上万的目光都紧盯着他的脸,顿时把他看得脸红如猴子的小屁股
  一样,不停地躲藏着他那张还算比较秀气的小红脸。
  众女见教主这等怕羞的模样,突然有几个再也忍不住哄然一声笑了出来,在这
  几声笑声的感染带动下,众人女也跟着笑了起来。
  顿时现场一下子变成了一片笑的世界,花的海洋,大家郝把美丽的女人比喻成
  花,而现场有这么多娇艳如花的笑靥当然是花的海洋了。
  众女的笑声,刚开始时,米天乐还不知所以地距着愣了愣,不过后来也控制不
  住自己的感情,也跟着众女一起欢笑,这一方面也算是自我解丑吧。
  当然更重要的是与众女一起欢笑,特别是现场有这么多的绝色美女,众星拱月
  般地围着你笑,更是一件很-意的事情。
  人生几何,这样的机会当然是少之又少,虽然他大小也是一教之主。
  所以他没有理由不乘此良机开怀舒笑一番。
  也许“牡丹圣女”对自己刚才那反常的举动一直很在意,所以她乘众女大笑之
  时,偷偷地往自己的房间走去。
  正在开怀畅笑,与众女同笑的米天乐并没有得意忘形,他的那两只眼睛,更是
  不时地盯者对方的一举一动。
  而现在见“牡丹圣女”她一个人一声不响地退了出去,好象碰到什么不开心的
  事情似的。
  不知是出于关心,还是别有用童之心,米天乐也走边笑。紧跟“牡丹圣女”而
  去。
  众女更是眼巴巴地看着她们教中唯一的男性公民,她们伟大可爱的教主离去,
  对于连日以来,教主的突然失踪,她们虽然很想知道,但对方毕竟是一教之主,所
  以谁也不敢出言相询,只是眼睁睁地看着他离去。
  这其中当然包括与他关系不错的四大护法和四大使者。
  “牡丹圣女”见对方跟了过来,也不知道为什么,她闪身入房,大概是由于刚
  才之事使她到现在为止想起觉得还比较害羞的缘故,所以急急地把门关上,欲把米
  天乐关在门外。
  哪知她门还未关好,米天乐己早先一步闪身挤入了她的房间。
  其速度之快,简直-人听闻。
  “牡丹圣女”长这么大,似乎还是第一次看到过,天下间竟有这么好的身手。
  所以她在惊骇之下,不由地朝后暴退了三尺,口中更是惊骇无比地轻“噫”了
  一声:“你到底是谁?”
  明明知道对方是谁,可是她在惊慌之下,还是情不自禁地脱口而问。
  对方这一问,更是把米天乐问得莫名其妙,更认为“牡丹圣女”今日有点不正
  常。
  他当然不知道自己刚才那一速度已经足够震动江湖,使整个江湖人物为之变色。
  因为他见对方把要把他拒之门外的意思,在情急之下,也没有顾虑其他的东西,
  而只是想如何赶快进去,乘对方还未把门关上前进去,他在本能的驱使下,不知不
  觉中用上了那绝世无双的“敛步随意”身法。
  他那自悟出来的身法本来就足够骇人得了,再加上他那深厚无比的二百多年的
  功力,当然更使“牡丹圣女”为之惊骇失色。
  无论如何,她都不敢相信米天乐有朝一日会有这么快的身法和这么高深的修为。
  所以她才冒出一句使米天乐听了莫名其妙的话一一“你到底是谁?”
  米天乐更是在不解中好奇的伸手准备用手摸一下对方额头,看看到底对方有无
  发烧。
  “你要干什么?‘本能的反应,使”牡丹圣女“不由地身形暴退,米天乐这次
  并没有用上”敛步随意“身法,更没有使出那可怕的四甲子左右的功力,所以以”
  牡丹圣女“的盖世身手,当然很容易就可以躲得过去。
  “牡丹圣女”这种神经过敏般地动作。可把米天乐吓了一大跳,他在怔了半晌
  后,才道:“你真的没有事吗?”
  这时连“牡丹圣女”自己也觉得有点不对劲,连她自己也在怀疑自己是否有毛
  病。
  她紧紧盯着米天乐看了一会儿,象在看一个完全陌生的人,又对他怀有戒心的
  样子,最后,她才以一种轻得不能最轻,如果不是米天乐功力大增,也许就根本听
  不见的声音道:“你真的是米教主?”
  “是啊!”米天乐虽然不知道对方为何会连续问这些莫名其妙的问题,但他还
  是回答了。
  “可是。可是,你刚才的.....”
  “牡丹圣女”也不知道为什么说了半天又停住,不知是她不知道该如何措诃才
  好,还是另外的原因,只是紧盯着米天乐。
  “我刚才又怎么呢?”
  米天乐几乎没好气地道,如果对方不是美艳群芳的“牡丹圣女”,他也许根本
  就不会去理睬对方,哪还管她有投有事。
  “你刚才入门时的身法。也实在太骇人听闻了,你到底有从何处学来?”
  “牡丹圣女”总算闭着一口气,很快地把她心头上的那个问题以最快的速度讲
  了出来。
  “哦,原来是这个,那是‘敛步随意’身法。是我无意中悟出来的,如果你喜
  欢的话,我也可以教教你。”
  米天乐总算明白对方的问题,于是很得意地把那自创的空前绝后的“敛步随意”
  介绍给给对方,看他那副眉飞手舞的样子,也不知道他有多得意。“那这身法
  是刚悟出来的吗?”
  “当然不是,我在碰到你以前早就悟出来了。不过我也不知道它会这么厉害。”
  经人一夸,米天乐兴奋的连尾巴也竖了起来,骄傲地道。
  “牡丹圣女”听了后沉吟了一下,又道:“我觉得你以前的身法并没
  有象今天这么诡异快捷,不知最近又有什么奇遇,特别是在你失踪的那段日子。”
  奇遇?
  失踪?
  米天乐听丁之后,不由地怔了怔,而后大失所望,他想不到对方感兴趣的并不
  是他的什么绝世无双的‘敛步随意’身法,而是关心他在秘室中所得到的东西。
  他本来打算不告诉对方在那秘室中所发生的所有事情,不过后来,他还是改变
  了主意,他觉得把那秘室中所发生的事情全部告诉对方,使她从此不要再对他小看,
  也未尝不是件好事。
  想到这里,他顿时把在秘室中所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地全盘托出,只听得“牡
  丹圣女”
  犹如在做梦一样,心中更是对他这一番秘室之行好生羡慕。她真的希望那次去
  秘室的是她自己,而不是站在对面此刻正讲得口沫横飞、得意忘形的米天乐这小子。
  直到米天乐吹嘘完了好久,对方才意欲未尽地喃喃道:“原来你又多了百年功
  力,怪不得刚才入门的速度会如此之快,更把我吓出一身冷汗。”
  既然所有的这一切木已成舟,她除了羡慕外,只有向对方祝贺。
  不过反过来说,他米天乐他妈的有今日这番狗运,还得好好感谢对方,如果当
  初不是对方告诉他在“圣女山庄”后面有座秘室,秘室里可能有武功秘笈的话,他
  也就没有今日的成就,也就没有现在这般让“牡丹圣女”羡慕的事情发生了。
  他感谢是应该感谢对方的,但不能用那时民间所流行的那种以身相许的感谢方
  法。不然也太厚待米天乐他妈的这小子了,对我们也太不公平了,你们说呢?
  不过请放心,老天爷做事大部分还是比较公平的,至少到目前为止,米天乐并
  没有以身相许,更何况此时如果他真敢妄对她动念头,我想她肯定会甩他一巴掌。
  说他贪得无厌。
  至于最后米天乐他妈的这小子是如何感谢对方,那是他米天乐的事,也是他们
  之间的私事,我们也无权过问,当然更没办法过问。
  米天乐这小子虽然异常自负,但他在“牡丹圣女”那近乎圣人般的女人面前,
  却丝毫不敢称大,他见对方在突然间捧起自己来,还以为对方又在笑自己功力不济
  了。
  他满脸通红地堆笑椎辞道:“你可真的是会开玩笑,逗人开心。”
  此时的米天乐虽然知道自己功力大增,但却并不知道他此刻的功力已经不比
  “牡丹圣女”
  差了,更甚至还在她之上。
  他之所以还会有那样的念头,那完全是先入为主的观念在他脑中做怪,因为在
  他的脑中,那“牡丹圣女”实在太厉害太伟大了,伟大得到了几乎不可超越的地步,
  这犹如众人不相信她会负伤回来的道理是一样的。
  “牡丹圣女”当然不知道他的心思,还以为他这样说,是一种谦虚的表现呢,
  顿时在无意间又对他产生了几分好感。
  万一有这么一天,对方的好感积累到要爆发的时候,米天乐这小子可是他妈的
  艳福无边,本人坐在这里也好生嫉妒,不知各位有何感想?
  “你那天一声不响地跑到秘室中,也不告诉我一声,让我好找啊.”
  “牡丹圣女”突然对他幽幽地道。那口气就象一个妻子在责怪那不懂温情的丈
  夫似的。
  对方的口气直听得米天乐心里砰然猛跳,心律更加快了很多,脑中顿时又出现
  了一个连他自己也不敢肯定的念头?莫非她对我有意?
  他在这个念头闪出后,又很快地否定了自己,认为自己太捕风捉影,自做多情
  了,对方一个才艺双绝的天下第一美人怎么会喜欢上他米天乐呢?论钱财论英俊帅
  气,他都不是最好的,虽然他也差。
  不过这时候他米天乐总算明白了,今日大家为什么见到他会这么高兴,因为她
  们都关心教中他这个男宝。
  “我在里面呆了多久?”
  米天乐他很想知道他在里面到底呆了多久。“牡丹圣女”用那双美丽的眼睛白
  了他米天乐一眼道:“你还好意思说呢?
  自从你进入那秘室中后,足足呆了半个月,大家都不知道你为何突然失踪,派
  人四处找你,却依然不见你的踪影,想不到你却躲在那秘室中,一个人修练上乘武
  功,早知如此,也不用我们去花费那么多的时间,更不用为你担心。“
  “半个月时间,有这么长吗?”
  米天乐听了对方的话后,吓了一大跳,他想不到自己在里面废寝忘食地整整练
  了半个月时间的武功。
  使他更不可思议的是他在这半个月里,不吃不喝是怎么熬过的。
  要是在以前,他半个月不吃不喝那是绝对不行的,而如今他却饿上半个月也没
  有什么感觉,莫非那个难吃的“万花精丹”还能解渴解饥不成?
  当然这问题,任谁也无法回答他,他也只能是凭着自己丰富的想象力,去想象
  任何一种可能发生的可能。
  “牡丹圣女”见对方不相信自己的话,顿时生气地道:“如果你不相信,那
  就算了。”
  米天乐当然不会不信对方,他只是觉得惊奇而已.“牡丹圣女”见对方并不相
  信自己;再也不打算答话。扭头准备往让外走去。
  米天乐见对方在生自己的气,心中大为紧张,连忙跟了上去,正准备向对方解
  释时,“牡丹圣女”突然反转身形,一式“沉鱼落雁”朝米天乐急攻而出。
  变起仓促,米天乐在被攻得莫名其妙的情况下,使他整个身子斗转而移,本能
  的反应,使他又不知觉中用上了那独步天下的“敛步随意”的身法,闪电般地躲开。
  米天乐被对方的突然袭击攻得满头雾水,他带着一脸的疑惑,准备向对方询问
  时,对方的第二式“国色天香”已经毫不怠慢急随而来,几乎封死了他所有的退路。
  不过以来天乐他今日的修为,再加上那深厚的内力,还是被他有惊无险地避了
  过去。
  他在不明真象的情况下,只有连避对方两招,这次躲过这一招,他总算有机会
  出口相询,道:“你怎么啦?我是米天乐!”
  他虽然这么说,可是对方就好象根本没有听见亦或是她要打的人就是他米天乐。
  所以不管他怎么说,她还是照打不误。
  地方如此不分清红皂白地尽出杀招,顿时也把米天乐攻得心中不爽起来。
  “你别以为自己很了不起,就可以随便打人,我米天乐可也不是这么容易欺辱
  的,更何况自己最新在秘室里所得到的奇遇,现在的修为并不见得比你‘牡丹圣女
  ’要差。今日既然对方你苦苦相逼,何不乘此机会,表现一下自己,看看自己是否
  真的有实力与对方相抗衡。”
  米天乐想到这里,顿时也不客气,不再一味地冲着对方的招式闪避,而是乘机
  向对方攻了一招后,道:“有本事我们到房间外面打。”
  由于这里的房子太小了,他不能痛痛快快地尽展所学与对方打一场,所以他就
  激将对方到外面的天地空间大打一场。
  不知是他激将法的作用,还是对方根本就有心要与他斗一场,他的话刚说完,
  “牡丹圣女”就已经二话未说地紧随而出。
  “牡丹圣女”身形刚一落地,就由“清雅凄艳”招变“阴云惨惨”,天地在刹
  那间,由手对方的这一招“阴云惨惨”
  而变色。
  本来还以为对方只是跟自己玩玩米天乐,此时才发现他的想法未免太天真了,
  因为对方出手的招式,招招皆为杀招,好象对付深仇大敌似的,哪象开玩笑的样子。
  虽然米天乐他也自认为自己的功力大增,对付象“牡丹圣女”这等绝世高手,
  应该不会很困难,可是如今真刀真枪地与对方正着对干起来,对方那出招的声势,
  就已经足够他心里发毛,哪还有什么信心去言必胜。
  米天乐平生还是第一次面对象“牡丹圣女”这等高手,还是第一次正式与这天
  地为色变色的绝世奇招交锋,他在心里发毛的情况下,也不知道用什么招式来招架
  才好。
  可是高手的出招速度毕竟是奇快无比,哪容得米天乐这小子在那里考虑半天,
  在他还未能想到克敌的招术之时,对方又已经攻到,无奈之下,他又不得不用“敛
  步随意”为之脱身。
  “牡丹圣女”见对方连续不断地用“敛步随意”脱身颇觉意外,但更是感到不
  甘心。只见她在紧紧地咬了咬牙根后,使出了“牡丹宝典”最具杀伤力的招式“花
  谢人亡”,当然这其中并不包括“万道朝拜、母仪天下”二式。
  “牡丹圣女”那天为之变色,彷佛到了世界末日的招式,顿时惊动了教中不明
  真象的众女,纷纷出去,准备一探究竟,看看外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她们不出去还好,一出去则更令她们吃惊,因为她们几乎不相信眼前这事实。
  她们的教主竟然跟“牡丹圣女”两个人在外面打了起来。
  看“牡丹圣女”出招的招式,两个人并不是似在切磋武功,更好象是在做生死
  拼搏,因为她们都很清楚那一式“花谢人亡”的厉害,更清楚“牡丹圣女”那将近
  神话般地修为,以米天乐的修为而论,恐怕根本就躲不过她这一式“花谢人亡”,
  普天之下,恐怕还没有人能躲过这一式。
  当然所有这一切,只能是依她们所知而想。
  “牡丹圣女”为什么要杀米天乐教主呢?
  众女纷纷冒出这个疑问。
  难道来教主在失踪的几夭里亦或是在其他的时间里曾经做出了对不起‘“牡丹
  圣女。亦或自”牡丹圣女教“的事情。而被她发现,所以今日一定要杀了他,以免
  后患。
  最后大家都认为这个解释是最合理的解释,所以纷纷都认定了这个所谓合理的
  解释。
  米天乐见对方这一招“花谢人亡”,不但封死了他所有的退路,而且在里面招
  招皆为杀招,他如果不奋力与对方一搏,那他是必死无疑,因为此时他那妙绝天下
  的“敛步随意”也派不上用场了,前面摆着的只有两个选择:一是拼,与对方拼,
  胜者留下来。
  二是死,毫无条件,永远地倒下。
  米天乐当然不会选择死,因为死毕竟是恐怖的,虽然也有人并不怕死。
  所以,他只有选择对与对放手一拼。
  想到这里,他体内的内力在迅速地膨胀着,一式“万道朝拜”饱含着干万手杀
  招的招式奇快无比地往对方封了过去。
  米天乐出手的这一招“万道朝拜”,众女从来没有见过。现在他出手给她们的
  感觉就是除了快外,还有一股很多重的杀气,一种让人无法抗拒的杀气。
  直到此时,众女才知道,原来她们的教主深藏不露,有如此高深超凡的修为,
  不知道是何来路,如此来路不明的人,难怪“牡丹圣女”要逼杀他。
  可是有一点却使得她们很害怕,因为看双方的修为,似乎还是他米天乐略高一
  筹,最终被杀掉的可能就是“牡丹圣女”。
  她们谁都想出去帮“牡丹圣女”,可是她们却又比谁都清楚,以她们的修为连
  靠近都无法靠近,更不要说出手相助了。
  “牡丹圣女教”中这两个武功最高的人,终于汇成一体,在空中纠缠不休,谁
  也分不清其中哪个是谁。
  从他们身上敞开出来的那股涛天劲气,犹如狂风暴雨般地把场上的众女刮得东
  倒西歪,不住后退。
  众女虽然都经历过大小战役数百战,出生入死,可是却从来没有见过如此恐怖
  的场面。
  不过庆幸的是她们只是被劲风刮过,如果正面受到冲击的话,她们可能无一幸
  免地都要受到那绝世招式的一击而全部受伤甚至死亡。
  这并不是耸言危听,而是事实。
  当然现在她们关心的并不是她们自己,而是场中搏斗的双方之战况如何。
  一股绝世无匹的气流顿时在空中突然爆发出采,“轰”地一声巨响,犹如晴天
  霹雳。
  随着巨响,人影倏分。
  “牡丹圣女”身形踉跄地朝后暴退。
  她的脸色苍白如纸,白得有点恐怖。
  当然所有这一切变化皆是米天乐所赐。
  不过令人庆幸的是,她毕竟没有受伤。
  “牡丹圣女”如此,那么米天乐呢?
  米天乐飘退丈余,脸上充满者一丝不可思议,一丝惊骇的表情。
  这当然并不是惊骇予“牡丹圣女”的修为,而是惊骇于自己那一招“万道朝拜”
  之威,想不到他这一招可以使名动天下的“牡丹圣女”为之失色惊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