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上官鼎作品列表

上官鼎作品集

上官鼎作品集,上官鼎写的小说,上官鼎的书.

上官鼎是刘兆玄、刘兆黎、刘兆凯三兄弟的共同笔名,暗寓三足鼎立之意,而以刘兆玄为主要执笔人上官鼎的武侠小说,为其早年之事,始于60年代初应征代古龙续写《剑毒梅香》,接着以《沉沙谷》 一局成名。上官鼎之作,文笔新颖但武打仍不脱旧的传统,又因三兄弟合写而难免有不能自圆其说之处。1968年,刘兆玄出国留学,“登报宣告封笔”,以后便专心化学,不再复出。上官鼎的代表作品是《芦业侠踪》《剑毒梅香》(《河洛一剑》)、《长干行》《沉沙谷》《铁骑令》《烽原豪侠传》《七步干戈》《萍踪万里录》《侠骨头》《金刀亭》等

显示更多
江湖黑马

江湖黑马

济南府。时届隆冬腊月,乌昏昏的天空,飘落着鹅毛般的大雪。大名湖,这所诱人的名胜,此时已结了一层厚厚的冰。纷纷的雪片,降落在湖面上,像铺上一张晶莹的玉毡,分外光洁、耀眼!堤岸株株

玉狸长虹

玉狸长虹

济南府。时届隆冬腊月,乌昏昏的天空,飘落著鹅毛般的大雪。大名湖,这所诱人的名胜,此时已结成一层厚厚的冰。纷纷的雪片,降落在湖面上,像铺上一张晶莹的玉毡,分外光洁、耀眼!堤岸株株

烽原豪侠传

烽原豪侠传

夕阳射出了它最后的一线光芒,恹恹地落向天边。于是,天边的落霞,也一分分的褪去那艳丽的光辉,终于只剩下一抹淡淡的色彩。水声淙淙,轻轻地流,在那奇形怪状的刺石上,有一点轻微的节拍

金刀亭

金刀亭

西风、古道、瘦马。枯藤、老树、昏鸦。苍凉的古道上走来一匹瘦马,此马瘦骨峋嶙,不仅秃尾而且浑身无毛,上起路来一摇三晃,象是随时会倒下,骑者是个年约六旬的老道士,身著玄袍,又脏又

风雷扇

风雷扇

这里是阴山的冥谷——阴风惨惨,细雨霏霏,白骨嶙峋,坟墓林立,弥漫着无边的恐怖,无限的肃杀!谷中,突然飘出一阵幽灵之声:“……天下至尊者救我!“”救我者天下至尊……“声音幽怨、凄凉

女儿行

女儿行

明窗净几琴榻壁剑。这是一间和谐、恬静、一尘不染的书房。房中陈列着满架图书占玩玉器,一尊约三尺的碧玉占瓶,瓶耳缺了一角瓶中参差不齐地插着几卷画轴。窗外两株银杏和一丛盛

盘龙擎天

盘龙擎天

秋末冬初,海拔四千公尺的无量山巅,早已覆盖着尺厚的积雪,遍地一片纯白。这夜,天空漆黑,乌云密布,显示暴风雨即将来临。一个蓝衣少年扶着个异常苍老的僧人,步履奇艰地踏雪攀枝,向山巅

虎啸神州

虎啸神州

菡苕香销翠叶残,西风愁起绿波间;还与容光共憔悴,不堪看!细雨梦回鸡塞远,小楼吹澈玉笙寒;多少泪珠何限恨,倚阑干。上面这一首秋思词,调寄拟破浣溪沙,是那南唐中主所作,词风旷逸深婉,情感

七步干戈

七步干戈

日正当中。那座奇特的高峰孤独地脾脱着四周的山峦,说也奇怪,那座山峰与四周都脱了节,周围的山峦就没有一座与它相连,就更不可能从四周的山寻到一条路走到这孤峰上来了。只是在左

青天飞龙

青天飞龙

“碧云天,黄花地,西风紧,北雁南飞……”这是秋天,正是枫叶飘红,菊蕊齐放的季节。金风拥吻着枝头的黄叶,踏着轻巧的舞步,飘向那广阔的原野,掠过那如练的湘江。涟漪碎浪,引起人们心湖的

血海深仇

血海深仇

陇西,祁连山,无名洞。开春时节,天正飘着鹅毛大雪……三更时分,忽见一条人影,窜入洞内,看模样顶多不过三十来岁,生得十分的俊逸,身材颀长……然而,不知为了什么,他一脸焦急之色,眉峰紧锁

南风真集

南风真集

夜临了。括苍山正被一片乌云乌围。这盘亘数十里的中原名山,竟也不能摆脱夜的侵袭,渐渐呈现昏暗,天上月儿也害羞地躲藏起来。朦胧中,只微微听见那苍松劲柏被狂风刮过留下的一阵声

红花谷

红花谷

雪花飞六出,高处不胜寒。冰天冻地,一片洁白的太白山中,这时正有一个十三四岁的顽童,在靠北面的山腰间向山顶奔行着。他行动之间,虽然略嫌迟滞,但步伐异常沉稳,行家一看便知,这小小顽

月落大地

月落大地

在江湖中,无人不知罗成与“三环先生”莫于道的名字,更无人不知罗家“神鬼三式”剑法天下无双,难有一招之敌。莫于道阴谋诡谲,计无识破之人。然而江湖中却无人见过罗家的剑法,与莫

英雄出少年

英雄出少年

时序人秋,气爽天凉,在北方正是青纱帐起,江湖多事之季。由于原野间生长着茂密的高达丈余的夹道高粱,将原来的交通大路,变为一条长弄。经常数十里不见人迹,如单身旅客行经其间,多遭暴

阳关三叠

阳关三叠

二楞子真不含糊,杯到酒干,眨眼的工夫,八九杯烧刀子下了肚。酒杯一放,运筷如飞,一直眉,一瞪眼,一伸脖子,三颗干炸丸子一口吞,这才大嘴巴一咧,笑笑道:“好酒,好菜!”王管家的三角眼挤成了一

祥麟威凤

祥麟威凤

武天洪是个二十岁的少年,身材不高不矮,不胖不瘦,生得恰到好处,椭圆的面庞儿,料想原来一定是很白嫩细润的,如今却被夏天的烈日,晒成熟苹果似的赤红;可是这熟苹果红的双颊,配上青黛剑眉

侠骨残肢

侠骨残肢

宁静的日子在这宁静的小镇里平淡地过去,每天有数十上百的旅客经过这小镇,或宿上一宿,或吃上一餐,但是日子毕竟是平淡的,没有一椿值得记下的事。直到那一天──这个故事开始的那一

神仙府

神仙府

城外,靠释道边倏右人起了一座二进楼房,建造完成的馆二天,楼门悬出一块写著「神仙楼”三字的横匾。大门二旁还挂著一付别出心裁的对联:此味只应天上有人间那得几了尝原来竟有人开

情仇缘

情仇缘

残冬腊月,是大除夕的前夕。千里冰封,银装玉砌,漫天雪飘,迷迷茫茫,老北风是那么无情,呼啸着,如泼辣凶狠的恶妇,吹得雪花飞舞,树枝抖颤,积雪不时洒落,显示她的雌威。这是靠近大河(黄河)的“

铁骨门

铁骨门

黑夜渐渐消逝,东方的水平线上,隐隐现出一丝鱼肚白色。强劲的冷风,呼啸着在海面上飞掠而过。那激立如山的狂涛,一波接着一波,疯狂地向崖岸猛烈冲击着,不时发出阵阵撼人心魄的怒吼。

迷剑飘香

迷剑飘香

这不是梦,却有着梦样的清晰。他仿佛进了一间巨宅围坐在大桌前,许多人频频向他敬酒,在盛情难却、恭敬不如从命的情形下,他连连把盏……巨宅主人慷慨十分,将他奉为上宾贵客。在醇酒

美人圣剑英雄胆

美人圣剑英雄胆

顺着这幽谷,蜿蜒而入……是一片茂密的丛林,雄踞山中。密林漫云,旁临万丈深壑,古木夹道,怪石嶙峋。这个地方,有个惊人的名字——恐怖林。十年来,此处一直被武林中人视为死亡之地,因为

芦野侠踪

芦野侠踪

天黑得像墨一样,虽然看不见,但可知满天浓厚的乌云定然层层密布。偶尔一两阵骤雨,打在树叶上发出急促而有节奏的声响,阵阵电光更替这可怖的夜加了几分恐怖的气氛。庐山——那奇绝

烈马刀客

烈马刀客

平静了二十年后的江湖,突被武林公颂为神人的东海奇叟和大漠异人,为印证武学,双双拚死天山摩云峰,血迹淋漓的襟衣上血书着两人生前成名的神功绝学,一时间、黑白两道纷纷赶至天山。

金令情潮

金令情潮

一轮明月,从东山缓缓升起,照得山林间清澈如洗!这时正有一个身穿蓝布夹袍,年约三十左右的汉子迈开大步,直向独龙岗东首奔去,只要看他步履矫捷,便知是位武林中人。独龙岗东首,有一座著

剑走天涯

剑走天涯

斗室之内,两丈见方,一张梨木方桌,三张高背梨木椅,四壁各插着一枝儿臂般粗的蜡烛,夜风自气孔中吹了进来,烛光摇晃,忽明忽暗,气氛有点阴森恐怖。这是雄踞长江南北水路的“大江堂”总舵

孤剑

孤剑

寒风凛洌,白雪飘飞,粉铺银陈的荆襄道上,这时正有一位腰悬长剑,二十左右的青衫少年踏雪疾行。青衫少年满面风尘,行状匆匆,虽然疾驰在风雪交织中,仍然掩不住他那神采奕奕的隽逸丰姿,唯

沉沙谷

沉沙谷

月色如水,寒风肆劲。空阔的草原边的峭壁上,这时候有一批人围在那儿,瞧他们指手画脚,像是争论不休。这深夜,这荒野,连犬吠声都听不到,这些人在这儿干什么?一个秀俊的中年道士的声音:“

超凡岛

超凡岛

凄凉的秋天,也是一个清冷的早晨,东方刚刚露白的时候,大地却显得特别沉静!但是,只有黄河的激流始终不肯安定,汹涌的潮涛,永远发出不平的吼声,如同一位狂傲的勇士,猛烈的向前冲,所向无敌

霸剑

霸剑

旭日初升,九华山笼罩着一层淡淡的雾色。山中一片寂静,此时山中传出一阵轻微的马蹄声,林间小径中转出一匹白马,马身两旁挂着一张紫弓及一柄长剑,马背上坐着一个身着白色长衫的少年

八极神童

八极神童

“几行归寒尽,念尔独何之,暮雨呼相失,寒塘欲下迟……”正是阳春三月的时候,杨柳新绿,燕子剪水鸟语花香,景色宜人,如此春暖花开季节,恰是仕女们游春的好时候,路上车水马龙,行人如织,大有

神龙七绝

神龙七绝

前面双槐树,就是大王庄。这是一个风萧萧、雨绵绵的秋夜,偶尔有一声两声犬吠鸡啼,更显得这寒夜凄凉恐怖。夜色阴沉,凄风苦雨,四山就像张口欲噬的巨魔,双槐树就像作势扑人,伸向天空的

离雁孤星

离雁孤星

黑夜,像一块无与朋比的巨大布幕,笼罩着整个大地。天空密层结集的乌云,阻住了那灿烂的月光和闪烁的星光。远处隐传来海涛的怒啸声;像数有万千的兵马军车,在那遥远的广场上,凶猛惨烈

长干行

长干行

时间倒溯至三百年前;这个故事开始的时候——锦州,山海关外,北风怒号,雪花虽然渐渐停了,但是风却是愈来愈劲。灰色的天穹,天脚处略呈现乳白色,这关外的冬天,满目的萧然肃杀之情,雪是停

铁骑令

铁骑令

丰原城西郊的“谢家墓地”乃是畔着一个不大不小的林子,荒凉地倘佯在山麓之下。由于树林生得很密,是以天光很难透过,墓地里益发显得阴森森的,凄凉得紧。这块“谢家墓地”乃是前朝

梵剑魔心

梵剑魔心

月沉星隐,北风怒吼。这是初冬一个夜晚,大地一片漆黑、昏暗。“北榕镇”外——“鬼狼坡”,这是一条极端阴森、恐怖的岗岭山坡道路。盛传鬼狼坡居有妖魔鬼怪,山精僵尸,故这条通往北

金童倩女

金童倩女

仲春时节!陇西草原的夜,却仍似严寒未解!春风呼哨,刺骨生寒,原野上人兽绝迹,遗下的祗是尚未萌芽的衰草断梗瑟瑟作响。凄迷的月色,映著巨浪山涌的疏勒河,翻起万道银辉,波涛与上流激冲而

落英塔

落英塔

天色渐渐暗了,肃杀的秋风在空中呜呜响着,卷着地上的落叶漫天飞舞,偶尔两只迟归的小鸟儿忽然长鸣掠过天空,只给这一片秋景平添几许悲愁之气。这时候,在那丛林绵延的小坡上,出现了一

河洛一剑

河洛一剑

梅占春先,凌寒早放,与松竹为三友,傲冰雪而独艳。时当早春,昆明城外,五华山里,雪深梅开,浑苔缀玉,霏雪联英,虽仍严飚如故,但梅香沁心,令人心脾神骨皆清。后山深处,直壁连云,皑皑白雪之上,缀

断剑

断剑

天朗、气清,碧空如海,在晶莹透明的蔚兰天幕上,没有一丝薄云。终年云雾缭的九华山,这天却云消雾散,现出耸拔嵯峨的山势。山上,青碧苍翠,古树参天,在森郁的绿叶中,万千姹紫嫣红的奇异山

狂侠一剑

狂侠一剑

多事的江湖又起了一阵新的波动。自从鹏城初现之后,石砥中就神奇的失了踪,有的说他死了,有的说他和东方萍相偕退隐了,于是纷纷猜测着..也有人说他俩都死了,否则新任武林盟主西门琦

七星剑

七星剑

岁序更迭,数不尽花开花落,一年容易,又是冬尽春来。姑苏城外,虎丘道上,游人如织,得春在踏青去,偷得浮生半日闲,固人生一大乐事也。在赏心悦目的游人群中,有两匹健驴,驮载着两位年轻人,蹄

再出手

再出手

秋浑露白,木叶萧萧,一声悲哭雁迂长空,西风卷起漫空黄尘,冀南大名府效外官道旁两行垂柳,无复当日的翠拂行人,垂烟商绿情景,秃条儿尽自迎风摇曳更凭添了几分萧瑟气氛。拂晓时分,道上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