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我在女子监狱的日子 > 第3210节

第3210节

说完她转身就走。
我过去,抱住她,偶尔她就喜欢和我故意这么小赌气小撒娇,这一招,也能把我控得死死的,我很喜欢她这样子。
而且我哄一哄,她就又眉开眼笑的和我好了起来,温柔备至,太幸福。
在机场的时候,贺兰婷去洗手间,我坐在洗手间门口的行李箱上,拿着手机发信息,给黑明珠发的,我有她的微号,她拉黑我,我没有拉黑她,通过申请加好友的方式给她发信息,告诉她我要回国了。
尽管,她不通过我申请好友验证,但是她能看得见,我相信她一直有看着,虽然她从未联系过我。
“把拔。”一个稚嫩而又甜甜的女声。
一只小手抓着正在坐着的我的衣领。
我一抬头,一下子没往后跌倒。
这个小女孩!
与曾经我做过的那个梦中的小女童是如此的相似,这眼睛,这鼻子嘴巴,这轮廓,这头发,就是黑明珠一个模子印出来的。
爸爸?
她又叫了我一声:“把拔。”
我是你爸爸?
我是吗。
是那个女童,梦中梦见的小女童,她后来幻化成厉鬼,将我硬生生从梦中吓醒。
我看着她,等着她变成恶鬼,如贞子般恐怖的惊人魂魄。
一,二,三,四,五……
时间走过去十几米,她没有变,还是这么个甜美可爱的样子,还侧着头,看着我。
她的脖颈上,有个红绳拴着一张很小的四方软透明塑料壳包着的照片,照片上的人,是我。
我一下子抱起了她:“你叫我爸爸?”
这是黑明珠,这个小女孩就是黑明珠,和黑明珠一个模样。
这是我女儿?我女儿!
有人从我手中将她夺了过去,而且迅速离开,那手劲大得很。
小女孩还张开怀抱看着我:“把拔。”
我急忙追上去拦住她:“黑明珠!站住。”
她戴着个口罩,推开我。
这不是黑明珠啊?
但是,我还是认出了她,张自。
我一把抱住了小女孩,我说道:“张自,别说我认不出你来。”
她一听我喊她的名字,她站住了,叹气道:“明珠姐不愿意你知道这些事的,刚才也不是不小心,是我们要去xxx(这个国家的某城市)看她爷爷,我看到你了,故意让她走过来看到你,她果然认出了你。”
原来,张自和黑明珠带着孩子坐飞机去看黑明珠爷爷,黑明珠去办理登记手续,张自带着孩子看到我,心一横,把孩子放在玩手机的我面前,孩子一下子认出来我就过来抱我叫我爸爸了,而这时候张自又担心这样子做不妥,纠结之下,急忙过来赶紧抱走孩子,只是这已经晚了。
小女孩又喊着抱住了我,然后用她的小脸摩擦我的脸庞,亲昵的喊我爸爸。
我眼泪一下子忍不住涌了出来,这是我女儿啊。
张自说道:“明珠虽然不说,但是我知道她心里不好受,想你的时候难受,自己带孩子的时候很难受,她没有跟孩子说孩子没有爸爸,在孩子的胸口戴了这块你照片,说长大了会带她去找你。我好多次都忍不住想给你打电话,我今天,唉算了,可能这是我这辈子做过的最错的一件事。”
我说道:“不,张自,你做得很对。她为什么这么做。”
张自说道:“你自己问她吧,我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你们会成了这样。要老死不相往来。”
我擦掉眼泪,问张自:“她叫什么名字。”
张自说道:“珍妮。张珍妮。”
我眼泪又停不住往下淌,小女孩却可爱得很,用她那圆圆的嫩嫩小手给我擦眼泪,说不要哭不要哭,宝宝疼你。
我说道:“爸爸不哭。”
随后她说道:“妈妈也会哭,我问爸爸在哪里她会哭。”
我说道:“好了,记住了,以后爸爸不会离开你。”
随之我擦干净眼泪,抬起头,看到前面一个人,正是我思念的黑明珠,而我侧面,是推着行李箱过来的贺兰婷,她也愣了,看着了一会儿。
我愣愣的看着黑明珠许久,她也看着我,泪眼汪汪。
心中千言万语,我想,她也是一样。
接着,贺兰婷走了过来,对我和黑明珠说道:“好久不见,一起吃个饭吧。”
她并没有发火。
黑明珠笑了一下,说道:“不用,我们赶飞机。”
贺兰婷说道:“我们也赶飞机。飞机错过就错过吧,但有些东西,总不能一辈子都错过了。”
随之,贺兰婷看看我和小女孩,说道:“我想你们应该有很多话聊。”
几个人一起到了机场的咖啡厅,这边比较静。
贺兰婷没有生气,淡定得很,她和张自,在那边逗着孩子,吃着东西,她也不看我们这里。
我和黑明珠坐着,相对默默无言了好久好久。
终于,我开口说道:“我知道你一直都有看我给你发的消息。”
黑明珠说道:“看了。”
我说道:“为什么不回复,不联系我。”
她说道:“你心里面,最重要的人并不是我。”
我问:“所以这是你离开的原因。”
她说道:“是吧。至于孩子,我也不想瞒你。不过你可不要误会我生孩子是为了某种目的。是我自己要生下来。我受了伤,如果流了这个孩子,我这辈子都不能要孩子,我冒着生命危险生下来。还好,她健康,我也活着。没有哪个女人这辈子不渴望拥有自己的宝宝。”
我说道:“那为什么要瞒着我,瞒着我一辈子吗。”
她说道:“这样子不也挺好吗,各自安好。”
我说道:“好个屁,对孩子来说公平吗。”
她说道:“世界上有什么事是公平的?”
我说道:“她幸福吗。”
她说道:“跟着我,就幸福。有爸爸是会更幸福,可是没有爸爸,也很幸福。”
我说道:“你不该瞒着我,你不该瞒着我的,你懂吗!”
黑明珠说道:“不说了,我们要上飞机了。”
我说道:“你不能走。”
她说道:“我不能走,难道能留在你和贺兰婷身边?”
我顿时语噎,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她微微笑:“你还是那么的可爱。”
我不知道说什么。
她说道:“这么久没见,也不知道说什么想我啊之类的话,就对我凶。”
我说道:“我不想你能时不时的给你发消息吗。”
她说道:“那不一样,那现在是面对面。”
我说道:“好吧,我很想你,经常的想你,担心你。有时候恨你不理我,心里空落落。”
她说道:“我先走了,过阵子,我会带孩子回国看你。放心,这次我不会骗你。”
贺兰婷走了过来,说道:“我们买下一班去xxx的机票。”
黑明珠说道:“张自和你说了。”
贺兰婷说道:“该去看看他。”
我问:“怎么?”
原来,黑明珠的爷爷,就是东叔,这几天卧病在床,送去了这里最好的xxx市的医院住院,黑明珠照顾了几天,然后飞过来再把孩子带过去。
她的爷爷,估计是不行了。
毕竟年龄大了,就像老化到快要报废的车子一样,零部件都不行了。
黑明珠说道:“谢你们的好心了,我会转达给我爷爷。张自,真多嘴。”
张自是不想我和黑明珠再分开。
贺兰婷说道:“我和东叔之间的友情是我和他之间的事,如果我不知道,我不会说什么,但是我知道了,我就要去看不可。”
黑明珠说道:“他如果不想见你呢。”
贺兰婷说道:“那我买一篮水果到医院了,你们帮我转交给他,就当我来看望过了他,总可以吧。”
黑明珠不说话,算是同意了。
于是,我们买了去xxx市的机票。
女儿也不愿意和我分开,一直抱着我了。
飞机上,我和贺兰婷坐在一起。
我握着她的手,想说什么,却不知道说什么好。
她没有生气,责怪我,反而也握住了我的手,头靠在了我的肩膀。
可是我又不知道以后该怎么处理我和黑明珠之间的关系了,心中千头万绪。
女儿走过来,又和我闹起来,然后跳舞唱歌逗贺兰婷,贺兰婷和她玩得还挺开心。
下了飞机之后,贺兰婷牵着我女儿,她咿咿呀呀的唱歌小跑。
我和黑明珠并排走,她看了我一眼,说道:“你真是我命中的劫。”
我正想说什么,手机铃声响,我接起手机,一个熟悉的声音:“记得有人曾在某年某月某天某个海边小码头,说他要娶我。”(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