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终极罪恶 > 第588节

第588节

在1.20案件结束之后,刑侦二队受到了很大的重创,而‘常师爷’这个组织也遭到了很大的重创,被击毙逮捕的人多达近百人,而这些人大部分手里都有这样那样的血案,随着他们的落网,在全国很多久侦未破的案子,也随之告破了,而等待他们的将是法律最严厉的审判。
然而,‘常师爷’这个组织虽然遭受了重创,但是,并没有被彻底的打击掉,因为,在许琅从张家村回来的三个月之后,他收到了一份快递,快递里只有一份打印出来的信,信里只有一句话:“我们会回来的,你等着。”
也正因为这封信的出现,许琅选择了离开s市,消失在众人的视野当中。
因为‘常师爷’,许琅失去了太多的东西,他的父母,他的兄弟姐妹,他的爱人,他的同事,他的战友,可以说,许琅活着说许家,因为‘常师爷’已经一无所有了,除了许琅还活着之外,其它人都死了,幸好,还有一个许月月,如果不是舒悦在临死前给许琅生了一个女儿的话,许琅在经过1.20案件之后,会变成什么样子,会做出什么事情,谁也不知道,谁也不敢预料,如果许琅真的因此做出什么疯狂的事情来,他们又该怎么办?又能怎么办?
在1.20案件告一段落之后,原s市公安总局局长陆晔,在去省里工作不到一年,就退休了,回到了s市老家,过上了退休的生活。
原s市公安总局副局长,在1.20案件当中被调查出问题之后,就被双开了,而宁嫣然在1.20案件结束之后,由刑侦二队的队长晋升为了s市公安总局副局长,杜子乔也晋升为了刑侦二队的队长,吕星担任副队长。
刑侦一队的队长伍勇,在1.20案件发生之后,在逮捕‘常师爷’当中的人的时候,在一次行动当中,遭受了重伤,一只腿被打穿了,落下了终生残疾,而他在伤好之后,也辞去了刑侦一队队长的职务,被调到了文职单位工作。
琅哥侦探事务所在许琅和杜子乔离开之后,在子车鹤轩三个人的操持下,重新开业,继续开办了下去。
在2011的冬天,在快过年的时候,在北湖省的西北边陲的一个小县城里,一个年纪轻轻的男人,带着一个小婴儿出现在了这里。
男人看起来很年轻,也就二十六七的样子,男人长得很帅气,尤其是他那双漆黑而深邃的眼眸,格外的引人注意,但是,最引人注意的还是他那一头白色的头发,和他怀抱里的那个婴儿,这是一个女婴,长得非常的可爱。
这个男人不是别人,正是离开s市的许琅,而他怀里的女婴正是许琅和舒悦的女儿许月月。
许琅在来到名为竹溪县的小县城之后,就在这里买了一套不大的房子,带着一个差不多一岁的女婴开始在这里生活起来。
没有人知道许琅在离开s市之后都去了哪里,唯一知道这些的也只有许琅本人而已。
许琅的离开是结束吗?不,许琅的离开和‘常师爷’的销声匿迹只是暂时的离开,只要‘常师爷’到底是个什么样的组织没有弄清楚之前,在‘常师爷’没有被彻底的打击掉之前,还远远没有结束......
完结感言
《终极罪恶》是去年十一月二十二号开始在纵横中文网开始上传的,全书总计近两百二十万字,经历了七个半月的时间,鬼缔从《终极罪恶》签约开始,基本上没有断更,几乎每天都是日更一万左右。
从更新速度上来说,鬼缔不敢说自己每天更新的字数最多,但是,绝对不少。
鬼缔的文化程度不高,在写作方面,手法跟很多人无法媲美,而鬼缔本人又不是什么职业的作家写手,所以,在写《终极罪恶》这本书的时候,很多细节上还是有不少问题的,无论是从开篇的人肉叉烧饭案件,再到最后的1.20特大枪击案结束,其中,大部分的案子,都是真实发生过的案子,鬼缔只是在搜集了大量的资料和材料之后,在原有的基础上进行文艺创作而已,我不敢说,每个案子我都写的很完美,但是,我可以说,我在写这些东西的时候是很用心的。
《终极罪恶》是一部悬疑推理的,这是鬼缔第一次尝试创作的,在很多专业的知识方面,可能会出现问题,不过,我尽量避免和改正,也希望喜欢这本书的读者,能够在书友群和书友圈留言,提出自己的意见和建议,在这里,鬼缔谢谢各个读者了,感谢你们一路的陪伴与支持,没有你们,鬼缔是坚持不到现在的,谢谢您们。
《终极罪恶》这本书当中写到的案件很多,鬼缔不是让各位在看完这本书之后,想着怎么去犯罪,而是要告诉各位,犯罪是需要什么付出什么代价的,怎么去杜绝和预防犯罪,在文中,鬼缔不止一次的提到过,相对于打击犯罪,阻止和预防犯罪才是重点,如果,我们能够控制好自己,不去犯罪的话,那么,这个世界上将会减少很多不必要的血腥事件,也会少死很多人,阻止和预防不单单只是警察的事情,我们每一个人都是有责任和义务这么去做的,愿世间少一分罪恶,多一分爱。
《终极罪恶》已经完结了,第2部 悬疑推理《终极罪恶之完美犯罪》已经在纵横中文网开始发布上传了,喜欢看鬼缔写的的读者,可以继续关注《终极罪恶之完美犯罪》,相对于《终极罪恶》,《终极罪恶之完美犯罪》会更加的精彩,这这本书当中,鬼缔会写到很多看似完美的犯罪,比如,完美自杀案,完美密室杀人案,完美他杀案等等,世间有没有完美犯罪?有,但是少之又少,屈指可数,每一起被破获的案子,无论凶手作案的手法如何的高明,如何的隐蔽,只要被破获了,所谓的完美犯罪就不存在完美了。
人之初,性本善,还是,人之初,性本恶,这是个问题。
人,是站在食物链最顶端的动物,也是最聪明的动物,同时,也是最残忍的动物,没有之一,比人心更复杂的是人性。
善与恶,是与非,正与邪,光明与黑暗,魔鬼与天使,毁灭与救赎,你到底是站在了哪一端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