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六合奇闻录 > 第918节

第918节

老军抬起头闭上眼睛,眼中的绝望渐渐蔓延,最后他冷冷一笑说道:“既然我复活不了她,那就让一切给她陪葬吧,包括我自己……”
老军重新升到空中,似乎代表他最后的人类感情的一滴眼泪顺着眼窝流了下来,当这滴眼泪落向地面的瞬间,老军大喝道:“以神之力摧毁这个没有她的时代,击垮这个没有她的世界。”
说完老军开始疯狂释放体内的气,妖星和祸星无论哪一种力量都堪称无穷无尽,而当老军肆意释放两种力量的结果便是这两种相遇之后会引发巨大爆炸的相克能量碰撞在了一处,从而引发出恐怖的破坏力。
上官老爷子即便实力深厚此刻也被击飞,他落地的时候看见之前就被打成重伤的武田战雄此时被震飞到了更远处生死未知,而很多昏迷倒地的幻师在这个节骨眼上连自保之力都没有,一个接着一个死去,唐家老宅几乎完全破碎甚至这股可怕的力量开始向外宣泄,即将拆迁并且空空荡荡的老街遭了大难,四周的房屋建筑以及路面和公共设施全部都在老军的疯狂下化作了尘土。
“快停下……”老爷子冲老军喊道,但这时候的老军却置若罔闻,他不愿意去听一个即将毁灭的世界的声音。
就在整条老街的一半几乎被夷为平地,巨大的轰鸣声响彻整个天地的时候,一把长剑自老军的头顶落下,一剑刺穿了保护着老军的雷霆电弧,随后剑尖刺破了老军的头顶百会穴,虽然只是刺穿了一点,可却是实打实地伤到了老军,老军猛地抬头,看见一袭黑衣的唐尧正站在比他更高的空中,而统天长剑此刻正悬在他的面前,唐尧单手抓住剑柄正向下按。
“唐尧?”老军吃了一惊可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唐尧忽然发力,长剑直接刺穿了老军的皮肉如同钢针一般钉在了老军的头骨之上,随后一股让老军难以抵抗的强大力量压着老军从空中直坠而下,轰然间砸在地面上。
老军抬头咆哮道:“你从哪里来的这么强的力量?妖星之力已经被我夺去,你手上应该已经没有底牌了。”
说话间老军将手中的双星之力引爆,借助这股力量将唐尧震退同时也让自己脱困,等双方拉开距离之后老军抬头一望,这一望他似乎看出了点什么,眼前的唐尧仿佛和之前完全不一样,老军已经达到了神的境界,可在他看来眼前的唐尧似乎比自己的境界还要高,一眼看去,他竟然看不穿眼前的唐尧。
唐尧单脚踩在剑柄之上,从空中徐徐落下,剑尖悬停在距离地面一尺的地方,目光冷漠地看着老军说道:“武纪之初,万物皆可成神,但神位是我封的。”
一句话便让老军脸色大变,他摇了摇头似乎是让自己从震惊之中镇定下来,抬头看着唐尧说道:“你别以为胡诌一句话我就会相信,刚刚怕是你用了什么特殊的手段才能偷袭的了我,也怪我刚刚动了凡人之情,神躯应该受到了影响,眼下我彻底断绝了凡人的情感,我就不信你还能伤的了我。”
话音才落,老军手中的双星之力再度暴涨,四周地面传来剧烈轰鸣,仿佛地底深处的精气都被其引导出来冲上高空,天空中无数雷龙交织环绕,仿佛要孕育出巨大的雷罚之力,老军双手合十,一瞬间天地之气在其掌控之下融合在了一起,覆盖整个老街的天雷轰然落下,同时地下精气爆裂而出,整个老街在瞬间化为灰烬。
老军站在雷光和尘埃之中再次浮现出冰冷面容,可仅仅几分钟后唐尧冷漠的声音传来:“双星之力,神明境界就仅仅如此吗?”
老军脸上慌张的表情再现,却见唐尧从远处走了过来,在刚刚天崩地裂般的攻击之下居然毫发无损。
“怎么会……”老军接连出手,在狂轰乱炸之下就连老街周边的街道也遭到了殃及,老军几乎像是疯了一般要杀死唐尧,在持续的出手了很长一段时间之后老军终于停了下来,四周皆是废墟,燃烧的火焰以及升腾的黑烟,他喘了口气并不是因为持续攻击而疲惫,而是因为心中的悲凉。
这一生最爱的女子早已离开了自己,这一生唯一的夙愿无法达成,这一生独一无二的弟子反目成仇,他忽然感觉自己这辈子是如此悲剧。
“我欠你的终究是还清了。”唐尧的声音再次从不远处传来,与此同时一道剑光来袭,剑光快到让老军来不及躲避,心口被长剑刺中但并不要紧,这点伤势对现在的老军而言根本就不算什么,可被刺中的这一剑只是一个开端,下一刻仿若走马灯一般的幻象不受控制地在老军眼中浮现,他的一生,他杀过的人,离开他的人,他的快乐和悲伤以及他的罪孽。
“这种幻术根本就伤不了我,也左右不了我的精神,我不怕!”老军喝道,转眼之间恢复清醒,双星之力再度爆发,天象已经变的诡异无比,老军还以为那奇异的天象是他的力量所导致可很快他就发现并非如此。
天空之中,黑云扭曲转动,白色的云层在黑云之后浮现,最终二者形成了一幅惊人的图案,那是一张阴阳双鱼图。
“这是什么?”老军感觉自己的双星之力忽然被锁住了一般停止了运转,他第一次感觉自己是如此无力,神力好像被冻结了一般发挥不出来。
唐尧持剑以强大的力量将他挑起,接着伸手一甩,长剑将老军一直推到高空中,他仿佛变成了受到审判的犯人。
“万物皆可成神,但你却妄图逆转生死,军哥……师父……回头是岸,只要你愿意回头,愿意以自己的根基为代价赎罪,放下心中的执念,我可以让你活下去。”唐尧开口道,也是第一次郑重地叫了他一声师父。
老军望着唐尧露出了一个怪异的笑容,下一刻他努力仰起头看着远方的地平线喊道:“你今日不杀我,我就毁了这一界。”
唐尧慢慢闭上眼睛开口道:“洛氏一族先祖,创此界留下四大至宝,至宝可互相融合,再由天道之石催化方可将洛氏一族创世之主的力量借于后代子弟,此境界乃是神明境界之上,名为摄天,今日我便以先祖的创世之力将你的神力剥夺,若你再不回头,我就不得不……”
“呵呵,杀了我是吗?那就动手啊,杀了我,就算我失去了神力,丢失了神明境界,可我的想法不会改变,唐尧……有本事你就杀了我,杀了我……”最后一句话却不是嘶吼,更像是一种祈求,“杀了我,我不想孤独地活在这个世界上。”
唐尧仿佛听见了老军心中的念头,这一刻他轻叹一口气说了一声:“师父,走好。”
语落,血洒满天,老军终究是去了那个有她的“世界”。
一年之后,洛氏一族和唐氏天门完成合并,但出任第一代家主的却并不是唐尧而是唐挚,唐挚根基虽然被毁,却依然能稳稳坐在家主之位上,除了他自己的手段之外还有便是他背后巨大的靠山,当今天下第一幻师,新一代的幻皇——唐尧。
只是,此时此刻,这位天下无敌的幻皇却并没有坐在金碧辉煌的大殿之内。
市井一栋不起眼的公寓之中,有人说这间公寓是凶宅,有很多人死在了里面,而最近住在这里的是一对年轻的情侣。
深夜,整栋楼里唯一亮起的窗户便是那间凶宅,音乐,灯光,欢笑声不绝于耳哪里有半分凶宅的可怕之处。
一个瘦弱的背影提着一个塑料袋顺着阴暗潮湿的楼梯向上走,越来越接近那间凶宅,他站在门口用钥匙打开房门的一刻,传来了好几个不同的声音却说着相同的话。
“生日快乐,唐尧。”
房门外,唐尧露出淡淡的微笑,目光扫过眼前的每个人,宋舜、宫羽翎、邡巢、上官浮梦……
以及最重要的散媓。
唐尧举起手里的塑料袋微微一笑看着散媓说:“我欠你的烤红薯,今天补上。”
散媓将蛋糕向前推了推,同样微笑着说:“欢迎回家。”
(全文终)
完本感言
又一年,又写完了一本,又要和大家暂时说告别了。
《六合奇闻录》一写便是一年多,它不是我写过最长的小说,可却是我写的最累的小说。
撇开一些外部的因素,或许是我自己内在的原因更多吧,我也走到了人生的岔路口,开始变的迷茫。
想一想从提笔写《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到今天已经快八年了,我从12年年末的23岁,也到了今年的31岁,时间的转瞬即逝对我而言也许远比很多人要感受的更快。
一个故事接着一个故事,一个人物接着一个人物,一年接着一年。
埋头写作的时候还是天亮的时候,抬头伸懒腰的时候就到了深夜,这样的生活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在我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我就从那个23岁的男生变成了31岁的大叔。
壮烈如《阴阳代理人》,奇玄似《创始道纪》,我用8年时间,接近3000万字的创作,写下的不仅仅是小说,更是我从刚刚踏入社会懵懂未知的傻小伙儿,到如今带着些许沧桑的大叔的过程。
我一直都很笨拙,所以还学不会如何去适应这个市场,所以有时候写出来的东西没那么多人喜欢。
我一直都不优秀,其实文笔就那样,创作灵感也在拼命压榨之下开始透支,所以写出来的很多东西变的似曾相识。
我一直都在怀疑自己,怀疑自己为什么这些年变的有些孤僻,怀疑我所见到的世界是不是和小说的世界重叠在了一起,怀疑我所经历的一切是否只是一场梦。
想休息,可又害怕再也没有勇气提起笔,从12年开始的这场马拉松,我一跑就是八年,不敢停下,害怕停下了就会瘫倒在地再也站不起来。
还好,至少有人在陪着我,在我回过头看去的时候不至于身后空无一人。
写书这么多年,有些当年的娃娃变成了二十出头的青年,有些二十出头的青年已经初为人父人母,当我觉得自己写下的小说在他们的人生中留下了一丝浅浅的回忆时,还是会觉得很自豪,这也许就是那么多年来最支撑我埋头码字的原因吧。
从23到31,八年晃眼而过,改变了太多人的人生……
写六合的这一年挺累的,好在过去了,未来也许会更辛苦更艰难,希望我能撑住,也希望我能不丢弃那一颗赤子之心。
关于下一本,我只能说不知何时再见,不确定是什么题材,我想这一次驻足稍稍停留一下,停在原地好好喘气,好好休息一下,等我将身上的包袱一样一样卸下来,一样一样丢在地上之后,我也许才会重新站起来走上新的旅程。
可能需要一点时间,也许两个月,也许三个月,我所能给的保证说的只有一点,那就是肯定会有下一本。
希望再见之时,我真能做到轻装上阵,再带你们于神秘诡谲的世界里走上一遭。
江湖还在,诸君保重,我等还有再见之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