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我有一座恐怖屋/我有一座冒险屋 > 第1367节

第1367节

可是当陈歌说出了张雅过去的遭遇,还有他们在一起发生的种种事情后,陈爸和陈妈的态度发生了一百八十度的巨大转变。
尤其是许梦,她直接坐到了张雅旁边,仿佛张雅就是她的亲女儿一样,心疼的抓着张雅的手,和张雅说着什么。
许梦和陈宵都是特别好的人,很早以前他们就收留了罗若雨的灵魂,那个时候陈歌就感觉他们对收养的罗若雨,比对自己都好。
现在这一幕似乎再次发生,许梦不再追问张雅的过去,反而开始询问陈歌,她希望陈歌明白交往和一生一世走下去不同。
她要让陈歌想清楚,做好真正的准备,她不想看到两个人中有任何一个人受伤。
晚宴持续了很久,员工们没办法喝酒,却好像都有些醉了。
他们自由的说着笑着,一种简单的美好被种在了心间。
以前他们让过去的记忆折磨、囚禁,但因为遇到了陈歌,他们现在也可以畅聊未来。
黑夜终将过去,在天快要亮的时候,员工们将一切复原。
陈歌比对消耗的东西,从银行取了钱放在柜台上,顺便还留下了一张纸条,当然,上面的文字是员工代写的。
走出饭店,陈歌的父母拿着背包提前离开,他们想把时间留给张雅和陈歌。
老两口都是过来人,知道在见过父母之后,陈歌和张雅可能会有话要说,所以他们就没有打扰。
黑发被夜风吹拂,陈歌和张雅走在空无一人的马路上。
这一幕似曾相似,他们好像在梦中经历过。
过往的种种记忆涌上心头,两人依偎在一起,穿过黑夜,迎来了清晨。
“明天我们就去民政局咨询一下,是时候放下过去,开始新的生活了。”
太阳照常升起,阳光驱散了黑夜。
早上九点钟新世纪乐园开始营业,鬼屋前面排起了长长的队伍。
“学长,你伤还没好,要不今天就别参观了。”鹤山正在想尽办法逃离,可惜他被左寒看的死死的。
“今天新场景开放,就算不参观,看个热闹也行。”左寒扫了一眼身后的法医学院大队,眉头皱起:“高汝雪呢?她还是没有来吗?”
“恩,学姐说身体不太舒服。”
“改天我们一起去看看她。”左寒还想说什么,人群突然变得嘈杂起来。
“我去!新场景开放了!是四星场景!”
“被诅咒的医院!地狱的十九层!”
“快!谁有扛哥好友!赶紧对挑衅对线!”
“扛哥还在医院里,请勿消费过世主播。”
鬼屋门口的招牌公告一换,游客们瞬间沸腾,一个个都兴奋了起来,可谁都不敢去挑战。
“一群怂货。”片刻之后,一位有些谢顶的大叔走出了人群,他直接来到徐叔身边:“四星场景的票从外观上和其他场景的票是不是不同?”
“恩,四星场景的票是黑红色的。”徐叔跟这个谢顶大叔年龄差不多大:“不过我不建议你去参观四星场景。”
“没关系,给我来一张诅咒医院的门票。”谢顶大叔非常坚决,周围的游客也全部看向了他。
“确定?”徐叔反复确认,觉得这位谢顶大叔没有心理问题后才给了他一张票。
拿到了那张四星诅咒医院的门票,谢顶大叔掏出手机,站在鬼屋门口,拿着那张票来了张自拍,然后顺手发了个朋友圈。
“最是一年春好处,又到了适合外出游玩的时候,强烈安利一下恐怖屋四星场景,今天我参观完以后,吓出了一身冷汗……”
他拍完照,笑呵呵的看着朋友圈的留言,直接走掉了。
“这大叔以前是不是来过,我看着有点眼熟?”
“我想起来了,当初**场景开放的时候,他就过来拍过照片。”
游客们没有敢进入诅咒医院参观的,买票发朋友圈的倒是不少。
现在陈歌鬼屋名气大了,敢挑战新场景的“猛士”也少了很多,大家都不傻。
毕竟别人家的鬼屋门口一般会开设纪念品店,而恐怖屋门口的两个小屋里,一个屋里配备了全套急救器械,还有医生二十四小时待命;另一个小屋里卖内衣内裤的,据说是因为需求量太大,所以乐园方面才不得已在鬼屋旁边开了一家小型内衣店。
这样的配置,谁还敢去开荒新场景?
等了半天,还是没有游客去挑战新场景,陈歌便离开了恐怖屋,和他同行的还有一位中年女人,那是高汝雪的妈妈。
陈歌亲自将女人送到了高汝雪家里,他没有选择欺骗和隐瞒,而是告诉了高汝雪真相。
看着相聚的母女,他悄悄走出房间。
外面飘起了小雨,但陈歌并不在意,他又跑到了含江福利院,办理了范郁和应瞳的收养手续。
本来他是想要把另外几个孩子也一起收养的,可程序上不允许,他能成功收养范郁和应瞳,还是因为福利院考虑到了两位孩子的特殊情况才做出的决定。
接范郁和应瞳回到恐怖屋是陈歌早就计划好的事情,未来陈歌想让他们来继承自己的鬼屋,成为噩梦之城新的主人。
处理好了这些事情后,陈歌拿着一些证件跑到了民政局。
外面雨越下越大,陈歌到地方的时候,屋里只有一个工作人员。
对方表示无法给陈歌办理,但是她也没有彻底回绝,而是决定帮陈歌想想办法。
知道了结果,陈歌有些失落,虽然他也早就想过会是这样了。
人和鬼之间隔着生死,想要触碰到彼此,真的很难。
晚上六点钟,乐园停业,陈歌把自己关进了员工休息室,他在书写以后的计划。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一只大白猫背着布偶跳到了桌子上。
敲门声响起,陈歌的父母站在门口:“陈歌,员工们为你准备了一点东西,你出来看看吧。”
“员工们为我准备的?”陈歌放下手中的笔,走出员工休息室,今天的鬼屋显得格外安静,似乎一个鬼都没有。
“是在外面吗?”掀开厚厚的遮光帘,五彩斑斓的光如梦幻般交织,照亮了夜空。
平时夜晚非常冷清的新世纪乐园,今天灯火通明,员工们找来了各种各样的东西,将这里打造成了童话中才有的世界。
“这是要干什么……”
陈歌还未说完,老周就走了过来,他将一个精美贵重的小盒子递给陈歌:“大家凑钱买的,我们只能帮你到这了。”
走出恐怖屋,陈歌被员工带到摩天轮下,这里是乐园的中心。
拿着那精美的盒子,陈歌有些不知所措,他朝四周望去,自己的父母,还有一位位员工都带着期待和鼓励的眼神看着他。
身后的摩天轮缓缓转动,灯光驱散了黑夜和寒冷,陈歌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他单手捧起那个盒子,轻声说道:“张雅。”
风华绝代的身影在陈歌背后浮现,她就像平日那样,一直陪在陈歌的身边。
转过身,陈歌看着张雅。
在所有人的注视之下,他打开了盒子:“一生一世,形影不离,这是我对你的承诺。”
将盒中戒指轻轻戴在张雅的手指上,陈歌用最温柔的声音说道:“你愿意嫁给我吗?”
张雅似乎没想到陈歌会说这句话,她眼中血色消退,那颗凶神的心剧烈的跳动着。
过了很久,张雅靠在了陈歌身上,她看着陈歌的眼睛,嘴唇微动。
“我愿意。”
抬起手臂,陈歌轻轻抱住了张雅:“以后我会一直陪着你,再也不让你孤单、难过。”
灯火辉煌的乐园里,缓缓转动的摩天轮下,陈歌和张雅拥抱在了一起,他们仿佛拥抱了世间所有的美好。
大气都不敢喘的员工们看到这里,爆发出了欢呼,他们发自内心的感到喜悦。
今夜的新世纪乐园灯火通明,员工们彻夜狂欢,很多住在乐园附近的居民和来往的车辆都看到了这一幕。
从那天起,含江就又流传出了一个非常可怕的怪谈。
午夜零点过后,含江西郊的一座乐园里各种娱乐器材会自己移动,还能听见众多游客的欢呼声。
据知情人士透露,这怪谈产生的原因可能和乐园里的一座恐怖屋有关。
有人说那里是人间的天堂,也有人说那里是地狱的第十九层,还有人说那里连接着噩梦和现实,既象征着最深绝望,也代表着永恒的救赎。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