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夜不语诡秘档案 705 鬼钱 > 第17节

第17节

“可我有一些搞不懂,既然是冒牌的,为什么也会引发超自然现象?”书呆子问。
我挠了挠脑袋:“这一点,也是我极力想要弄清楚的。”
话说到这儿,我俩同时沉默。事情越来越扑朔迷离,绕得人头晕脑胀。耳城背后隐藏的组织,究竟有什么目的?唉,该死,这些超级讨厌的神秘组织一个一个怪腔怪调得很,简直没有组织没有纪律。甚至我这辈子遇到了那么多的组织,可任何一个的目的,都没有搞清楚咧。
杨俊飞的侦探社,严格上来说,也属于某一种隐藏很深的神秘势力。
算了算了,不去猜测他们该死的目的了。
我踌躇了一下,觉得还是该先解开自己、柯凡森老师以及雪珂身上的诅咒着手。其他的,管那么多,哪怕那些个组织真的要跳出来脑残地毁灭世界,自然也有个子高的人顶着。
作为新时代青年,价值观必须要正。首先要自己活下去,才有资格走下一步棋。
既然已经判断出了这些符咒和沃尔德城堡的事件有所联系,那么依据规律,是不是也能够找到这些符咒贴出来的目的呢?
我摸索着,在地板右侧的隔板下,找到了一个隐藏很深的小小黑色盒子。
将盒子打开,一张被鬼脸符咒包裹得严严实实的小包裹就出现在了眼前。我三下五除二将其拆开,顿时,一张照片跃入眼帘。
照片上是一个十多岁的女孩,与李强长得依稀相似。
“是李薇!”患有东方人脸盲症的书呆子都瞅出了照片上的人是谁。
照片中的场景是小卖部,李薇正在聚精会神地选购小零食。她可爱的脸被偷拍得异常清晰。
我愣了愣,打量着盒子。这个黑色的小盒子内部刻着许多怪异的图案,仿佛是一个人的正面的脸:“这居然是一个阴阳盒!”
“阴阳盒?什么玩意儿?”雪珂没听懂。
“所谓的阴阳盒,最早出现于秦朝。当时秦始皇沉迷于长生不老,命令天下所有的道士炼制长生不老药。不过长生不老药哪里有那么容易搞出来,于是一些道士弄了许多的旁门邪道。”我敲了敲眼前的阴阳盒,撇撇嘴,“其中这个阴阳盒,就是那时候研究出来的。”
“顾名思义,阴阳盒,有阳面就有阴面。”我不断寻找阴面的机关,“放着李薇照片的就是阳面。据说,阴阳盒在某种邪恶阵法的作用下,会让阳面的人,将寿命送给阴面的家伙。”
“好玄幻!”红发小妞听笑了,“像是在听典型的欧洲邪恶炼金术士的传记。”
“可不是,人类无论人种,疯狂的人在哪里都是疯子。疯子的世界,我们正常人永远都不懂。”我评价道。
终于,盒子上的暗门被我摸到了。轻轻按下去,就发出了“咔哒”的声响:“没有猜错的话,李薇之所以变得那么惨,肯定和零食店老板布下的寿命输送阵法有关!”
盒子地步顿时弹开,一个小小的同样用鬼脸符包裹的物体掉了下来。
我熟门熟道地将其扯开,果不其然,里边是一张照片。
一个干枯的小老头在照片里阴恻恻地笑着,骷髅般恐怖的脸孔上的眼睛一眨不眨,死死地盯着我俩看个不停。
“好可怕的小老头。一个人怎么能长得这么寒酸。生下来的时候没被父母当作妖怪给浸入水中溺死,简直是福大命大啊。”没想到闷骚的书呆子还有毒蛇属性。
她见我居然没吐槽,不由得转过头望过来。
一旁盯着照片看的我,早已经惊呆了。这张照片上的老头,凭李强的描述,能够肯定绝对是这家零食店的老板。可是为什么,我见过他。
对,我确确实实见过这家伙。
就在昨天早晨,透过一个诡异的小洞往里边你张望时,四合院中举办丧礼的吴老爷子的遗像用的照片,赫然正是这一张!
怪了,到底是怎么了?吴老爷子是零食店的老板,他,已经死了!李薇身上的组后呢?吴老爷子用五万块买了李薇的命。可为什么他反而先死了?最重要的是,既然寿命输送阵法的一方已经死去,诅咒也就该失败了才对!
但李薇的病情却越来越严重,丝毫没有消退的迹象。
中国的玄学博大精深,阵法一项虽然是封建迷信,但是却有些利用大自然的力量为自己所有的道理。开始所谓的阵法,通常是缺了一环,就会失效。
不对,肯定是哪里出错了……
“走!”我脸色发黑,心中涌上了一股不详的预兆。拼命得拽住雪珂的手就像逃出这阴冷无比、饱含恶意的小卖部。
可是,已经晚了。
就在我们逃到一楼,还没来得及跑出去的一瞬间,异变突生!

第八章 横财抢命

时间对于每个观察者而言都是不同的,当观察者的速度接近光速时,其时间的流逝就趋于缓慢,相对于静止的观察者而言,后者的时间流逝得更快,这种现象也被称为时间膨胀。
所以也导致了以将近光速旅行的冒险者回到地球后,他会发现身边的人都老了,而自己仍然年轻。
有哲学家曾经说,唯一能超过光速的东西,就是人类的思维。
不知道这种哲学思想在物理上起不起作用。那一刻,二楼的鬼脸符像是被什么启动了一般,本来只张开了一条缝的眼睛,又张开了一些,露出了些许眼白。
就只是露出眼白罢了,空气中竟然出现一股压抑的气息,我和雪珂的腿犹如猛然间变重了千万倍,连带着背上一阵阵的炽热。陷阱。这家小卖部绝对是一个陷阱。
可陷阱的对象,显然不是我俩,否则我和雪丫头早就已经死掉了。现在虽然我和雪珂还躺在地上,呼吸困难,但至少我们还活着。
当然还能活多久,谁也无法确定。
四周的空气在抽离,不停地往零食店的二楼涌入。处于风口位置的我俩,因为负压实在太大,体内的血管几乎快要爆掉了。
在昏迷的前一刻,一个黑漆漆的人影走了过来。他看了我俩几眼,叹了口气。
之后我彻底晕了过去。当我清醒过来时,身旁的雪珂也是刚醒过来,她正摸着自己的脑袋晕晕乎乎。我敲了敲头,视线好不容易才恢复正常。
我俩躺在一块空地上,恶臭熏天。隔着两步便是耳城的某个垃圾处理区之一。
“臭死了!”不愧是女孩,一醒来还来不及思考,就本能地厌恶糟糕的环境,“这是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