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7节


  “我想……她恐怕身体欠佳吧,她身边那位小姐一直都很紧张地看着她,似乎是担心她随时有意外一般……也许是随时都会发病的柔弱身体吧。”
  念禾听到这里,叹了口气,说道:“这样的话……的确可惜啊。她现在应该是柯家财产的唯一继承人吧?柯东湖似乎没有其他亲人。”
  蓦然尽可能地抛除杂念,专心地开着车。不管怎样,先去了那里再说吧。
  车不久逐渐到达了山下的小镇,那是个非常古朴的地方,房屋的建筑都维持着清末民初的风格,是一些古色古香的宅院和街道,进入这里后,蓦然感觉到这辆现代化的汽车和这里太格格不入了。他记得,请柬上写着,这个名叫真之萃的镇有一个很大的湖,湖边的一家酒楼那里,就有着柯东湖派来接他们的人。
  “这里真热闹啊……”念禾感觉到如同逛庙会一般,街道上熙熙攘攘地挤满了人,许多小贩都在叫卖着一些手工艺品,看上去都很精巧,其中也不乏一些具有民族特色的陶瓷、泥人等等。
  “看起来都很不错啊……”蓦然渐渐放慢车速,因为街道很宽阔,所以车子并没有给交通带来太大问题。但他们发现周围的行人看着他们的眼神都似乎很冷漠,甚至充满敌意。蓦然对此也非常困惑。
  “你看……蓦然,前面有停车场……”念禾眼尖,一下就看到了街道前的一块空地,停放着好几辆车子。
  “嗯……是啊。这里看起来很热闹呢,现在也是旅游旺季,不过……我记得好像在旅行社没有找到过这条旅游路线啊。”蓦然有些疑惑地询问念禾。
  “这个镇虽然不错,但是在旅游业上没有进行很大的宣传,这里的人也大多是本镇人,而非旅客。你看,他们的穿着就知道了,都是已经非常少见的衣服款式了,与如今的流行服饰完全不同。这好像是因为这个镇子受到了地方宗教的影响吧……”
  “宗教?”
  “嗯,是啊,可能是密教之类的……不过也有很完善的信仰体系以及传说,这个镇大多数的人都信仰这个地方宗教。所以,不太希望外来人进入……好像是因为信仰古老宗教,所以对现代文明有些排斥吧。”
  “你知道得很清楚啊,念禾!”汀兰的兴致更高涨了。
  “哪里,我偶尔也会看一些很杂的书籍……好像柯东湖本人也信仰着这个宗教吧……不过,与其说是宗教,这已经渐渐变成了一种风俗。”
  到了那家酒店,他们刚一下车,就看见一个戴着眼镜的斯文年轻人走了过来。
  “各位就是安蓦然先生和游念禾先生一行人吧?”
  “啊,是的。”蓦然点了点头,与那男子握了握手,问:“您是柯先生派来的吧?”
  “嗯,我是幽藤山庄的管家,在下名叫季寒舟,主人要我妥善地将几位送到幽藤山庄去。那么,各位,请和我上车吧。”
  这个年轻的男人,看起来斯文有礼,头发修建得整整齐齐,额头很宽,脸型比较圆,大约二十多岁。
  “季先生,有劳你了。”
  “无妨,那你们随我上车吧。”
  蓦然点了点头,大家一起和季寒舟走到酒楼旁的湖畔,哪里停着一辆保时捷,看起来是年代久远的古董车。蓦然慨叹着:这些有钱人,真是看不懂……
  上车后,蓦然看了看一旁的汀兰,她那不安的情绪丝毫没有安定,眼神也很迷离。
  “汀兰,你没事吧?”
  “我……”她是个很难将自己内心的感受隐藏起来的人,偶尔还会很神经质,蓦然很了解她的性格,所以也没有太在意。
  8月7日,下午4:00。
  保时捷到达了远离镇子的,被群山和湖水包围着的幽藤山庄。
  那个山庄充满了神秘感。远看上去,是一排排伫立着的,仿佛西方的古堡一般的房屋。外墙漆成红色,所以也格外显眼。房子之间都隔着一个很大的庭院,种植着一些枫树。外墙很高,而那些房屋顶上都有着一些奇特的雕刻,有的是古代人的形象,有的是奇兽的形象。
  “那些雕刻是……”蓦然好奇地问季寒舟。
  “老爷对于这一带的神兽传说,非常根深蒂固地信仰着,建造这房子的时候,就要求建筑这雕刻了。”
  “神兽传说?”
  “嗯,对刚才那个镇子的人来说,也是非常著名的,也算地方风俗吧!这片大地,一直被认为是被神所派遣的两只神兽所统御的,也就是水神兽和火神兽。”
  “神兽啊?就和麒麟、龙龟一样的吗?”
  蓦然看着那形态奇特的雕刻,好奇地问道。
  “差不多吧……我对传说也不是特别清楚。主人他似乎是想要得到是神兽的庇佑,而在这里建造了这个山庄的。我现在领各位去和主人见面吧。”
  蓦然凝视着那些雕刻,他对于各种传说都很有兴趣,水神兽与火神兽吗?属性完全不同的两只神兽共同守卫着的大地啊……
  “但是,主人似乎感觉自己遭受了背叛……所以,他封闭了山庄内的第三间别馆……”
  蓦然突然听到季寒舟说出了这样一句话。
  “你刚才说了些什么?季管家?”
  “不,你就当我什么也没说吧。对了,安先生……”他一边打开车门,一边问道:“也许有些抱歉,不过……如果你们在……”
  “寒舟,你把安先生和游先生带来了?”
  一个清脆的女性声音传来。从山庄的入口处走来一位短头发的小姐,她快步走了过来,说道:“那就立刻带他们进来吧!对了,郑医生已经来了……”
  季寒舟闻言顿时大惊失色,问道:“难道小姐又发病了吗?”
  “不,只是定期的会诊……啊,这位就是安蓦然先生吗?你好,我自我介绍一下,我名叫谷萌晨,是这个山庄负责管理花园的园艺师。”
  接着,汀兰和念禾他们也都下了车,进入了这个山庄。进入了第一座别馆后,要先进入一个很宽阔的院子。突然,蓦然注意到在一棵枣树下,盘坐着一位老人,老人满脸皱纹,大约七十多岁,他的眼神非常呆滞,正在叠着一张折纸,他似乎支支吾吾地在说些什么,但声音太轻,根本听不清楚。
  “爸爸!”季寒舟立刻走了上去,拉起了那位老人,说道:“快点回屋子里去吧!”
  “我……我要继续折啊,我……”老人口齿不清地说着话,颤巍巍的双手揉着折纸。
  “萌晨,你扶我爸爸回到他的房里去吧。”季寒舟把老人交给了谷萌晨后,一脸抱歉地对蓦然说:“刚才是我父亲,其实在外面我就想提醒你们了……主人同意我让父亲住在山庄里,不过他现在精神上有些问题,是从两年以前开始的,最近视力也逐渐开始退化,似乎是白内障的缘故……”
  “需要动手术吗?”蓦然关切地询问。
  “不知道……他现在的样子,生活根本无法自理,能不能看得清楚,其实也没有太大区别了……好在主人没有嫌弃他,啊,我们先进去吧。”
  进入大厅后,就看见一条长长的走廊,两边是涂着奇怪花纹的墙壁。
《安蓦然推理事件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