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节


  会议室一下变得相当嘈杂。
  “这样好了,我们投票表决吧……”海博农无奈之下提出了这个建议:“否则根本就没有办法得出结果来。赞成妥协的人举手……”
  在场一共十五人,海博农第一个举手。接下来又陆续有三四个人举手。
  “赞成立即撤离,与警察周旋的人举手……”
  举手的也只有五人而已。没举手的人似乎不想发表意见。票数相同。
  萧子烟在医院外徘徊着,她心里是在很窝火,不知道该怎么做。她是组织的三大杀手之一,现在看上层的人优柔寡断,自己可能没有用武之地,更是非常郁闷。
  她决定在医院附近看看,于是走到医院对面的天桥的台阶上,却看到了曾楚白!白映书曾给她看过这个人的照片,这个男人被查出是刚加入NDG的二级国家侦探。
  好机会!她迅速朝天桥上跑去,枪放在她的口袋里面,装置了消音器。
  楚白曾经尝试在医院的会议室装设窃听器,但是医院那边在这方面的防范措施也很严格,所以很难下手。现在,只能等对方的回应。他使用的手机经过NDG特别改装,对方是查不出来的。
  “他们到底在磨蹭些什么呢?难道不知道这件事情的严重性?医院的每个出入口和住院楼那里都有我们的人把守。他们耍不了任何诡计的啊……”
  “不要动。”
  当子烟站到他身边的时候,楚白已经来不及做出反应了。
  “我的枪口正对着你呢……你是曾楚白吧?”子烟将身体靠拢楚白,防止他脱逃。这附近人流量很大,他钻入人群就麻烦了。
  “小姐认错人了吧?”楚白懊悔自己思考得太入神而被人乘虚而入了。现在,只有伺机脱身。这里毕竟是大街上,只要拉开距离,不难摆脱这个女人。
  “少给我装傻!立刻打电话给你的同伴,让他们撤离医院,放弃你们愚蠢的计划吧!”
  楚白在心中思索:这个女人敢开枪吗?她在这里开枪杀人,就算可以逃脱,也会被警察通缉啊。也不知道她是不是真的有枪,也许附近有远距离狙击的狙击手正对准我的额头?
  “我奉劝你别耍花样了……我是魔术师的武装人员,为了首领,我即使牺牲自己,在这里被抓住送到警察局也无所谓……”
  现在似乎根本没有别的选择,只要自己有丝毫奇怪动作,这个女人就会开枪。
  这时候,蓦然和唯生在天桥附近看到台阶上的楚白和子烟。
  “那个女人是谁?”蓦然疑惑地看着,唯生则是镇定地说:“那女人是魔术师武装人员萧子烟,人称‘火爆魔女’,是魔术师三大杀手中唯一被NDG取得了情报的人……她和楚白怎么会在一起的?”
  蓦然看着他们的神情,立刻明白到了一切,说:“现在那女人恐怕正劫持着楚白……刚才那个电话,恐怕也和楚白有关系……”
  “还不快打电话!”子烟将枪接触到楚白的腰,让他感觉到硬邦邦的枪口,知道自己不是在危言耸听。
  楚白只得把手伸进了口袋中。
  “这位小姐,请问去鹿寿路要坐什么车?”
  蓦然戴上了一副墨镜和一顶帽子,略微乔装了一下,毕竟对方可能看过他的照片。然后,他站到了子烟的身后问她。
  “去你的,别烦我……”子烟真的以为他是在问路,也没有在意。
  “你看啊,这张地图……”蓦然拿出了那张中午在书报亭买的市区地图,将地图移到子烟的视线前,正好挡住了楚白的脸,佯装问她:“是不是从这个路口……”
  这一瞬间,楚白立刻利用了这个机会向天桥上跑去。
  “站住!你……”子烟正要追,依旧被蓦然拦住,继续追问:“小姐,你不要走啊,你……”
  在天桥的台阶上,移动的空间有限,加上旁边有着上下的人流,蓦然很轻易地挡住了子烟。楚白总算逃过了一劫。
  他和唯生跑到了天桥下的地铁站内,才松了口气。
  “唯生……代我,代我向蓦然说声谢谢了……”他上气不接下气地和唯生说了这句话,便继续朝地铁下走,看来他打算从其他出口出去。
  “小心点,楚白。”唯生嘱咐道:“敌人,可是远远超越我们想象的残忍。”
第十二章 奇谋
  海博农终于做出了决定。
  立即撤离,和警方周旋。
  医院周围应该都被NDG的人监视着,他对此深信不疑。受伤的男人行动不便,要转移他也很困难。现在敌暗我明,他们这方的处境相当被动。如果不能及时做出反击的话,便会全盘皆输。NDG不可能不顾虑医院里的病人,而海博农可以将所有待命中的武装人员集中起来,由子烟带领,负责牵制对方的行动。他们为阻止他们撤退,可能会诉诸武力,那时候难免医院会沦为战场。一小时的时限只剩下二十分钟,可以说到了分秒必争的时刻。
  海博农将医院的平面图铺在桌上,和大家讲解目前的作战方案。
  “虽然在监视之下,不过对方不知道哪些医生才是组织人员。我检查过了,这个会议室没有窃听器和摄像头。龙,你和伦他们先一步陪离开医院。如果还是被发现,子烟和其他人会帮你们断后。医院每个出口都有人负责掩护你们离开,一旦我们有行动,警方会立刻赶到……时间很紧迫,一旦警察介入的话,我们的行动会大大受限。”
  大家也都点了点头,然后立刻展开了行动。
  几分钟后,6号楼门口走出了三名医生,他们谈笑风生,看起来非常自然。
  但是,监视的人还是很快从情报部门的资料看出他们是组织成员。
  他立刻接通了手机通知楚白:“曾先生,他们行动了,我们该怎么做呢?”
  “好,既然如此的话……那就启动第二作战方略。首先,你要先拖住他们,你知道该怎么做吧。”
  “明白,曾先生!”
  监视的人放下了手中削了一半的苹果,背对着其他人在手腕上狠狠地割了一刀,然后立刻喊叫起来:“啊,我削苹果割伤手腕了……去叫医生来啊!”
  这样的情况下,正好在他面前有三名外科医生,即使他不去,其他人也会上前请医生救治。监视者立刻上前抓住了一名医生,说:“医生,我好难受……快帮我进行急救吧……”
  一旁的代号为龙的组织成员立刻说道:“好的,我来帮忙,有没有毛巾?先按住伤口止血吧!”
  监视者手腕上的血已经沾在了目标的白色医生袍上,显得格外引人注目。三人慌张地要逃走,却被监视者抓住:“医生,快帮我治疗啊,我好痛……血,血在流啊……”
  “我……我还有事情……”龙慌张地说着,可监视者却随机应变道:“医生,那里不是医院的出口吗?难道你们不救我吗?”
《安蓦然推理事件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