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节

  “这不像是鼠洞啊,你们看那洞壁,分明不是老鼠挖掘的,而是天然形成的,根本一点的爪子挖掘痕迹都没有啊。也许我们可以从这里去往洞穴的更深处。”
  我闻言仔细看了看洞壁,还真是,一点老鼠挖掘的痕迹都没有,能不能能通过它出去我不知道,但这个洞一定通往更下面的某个地方。
  “那我们还要不要继续往前走了?说不定前面就是那个我们进来时候的入口呢?”表妹说着那手电往前照了照。
  “还是先往前走走吧,真找到了入口,我们再决定要不要进这洞看一看。”我觉得先找到那个入口比较保险,至少有条退路。
  也许是时来运转了,再次应了表妹的话,我们还真就找到了入口,里那大洞口并没有多远。
  站在石室的入口处,我们停了下来吃了点东西,同时商量着要不要下那大洞看一看,张文泰的意见是下去一趟,因为只要我们选得这一条路线没到头,就不好说是不是通往那照片上的地方。而表妹的意见却是看我的想法,我去她就去,这样一来三局两胜制,那决定权就到了我身上,因为我一个人相当于有两票。
  好奇害死猫,更害死人啊,况且我这次本来就铁了心要一探个究竟,当然要下去一探。
  吃完东西,我们又休息了一会,这回我们认认真真的沿着石室的内壁做好了记号,一路连到那个通往更下面的大洞,确保可以顺着记号一直来到石室入口。我们才进入了那个大洞。
  动力并没有水,但却出人意料的很滑腻,走起来须得非常小心。我们也不知道里面有没有老鼠,因此很是小心,张文泰手里抓着花生米,以防来了老鼠,能阻挡一下。说起来好笑,我们甚至都没想起来,这花生米的气味会不会引来大群的老鼠,还好最后发现这并不是老鼠洞。
  顺着洞窟往下去,里面的空间好像有些微微的增大了,因为我在都不用弯腰了,一路七拐八拐,但却没有什么岔道,只是洞里的温度也略微的上升了一些。而且空气中渐渐有了点微微的腥味,很是奇怪。
  我们刚刚拐过了不知道是第几个弯,手电光照射下,前方却忽然出现了一团红红的东西,我心里一惊,不会现在遇上那大耗子群了吧?那可有些不妙啊,这动力这么滑,跑起来可十分困难啊。
  谁知,我们照了半天,那红红的一团东西也没有动一下,似乎并没有发现我们一样,张文泰拿着手电慢慢的朝那东西走了过去,谁知刚到那东西旁边,他却发出了一声惊疑。
  “咦?怎么是只死耗子呢?”
  听了他的话,我赶忙也过去看看,确实是一只火红的死耗子,只是,这耗子实在是太大了点啊,足有半米长,看起来有几十斤重啊!
第二卷 迷雾重重 第四十三章 遭遇群蛇
  因为这里温度很低,所以这耗子的尸体并没有腐烂,我用手电照着看了看,却发现大耗子身子底下好像有滩血,这是怎么回事?难道它是被什么东西咬死的?我赶紧照了照它的脖子,确实有两个血窟窿!
  “这好像是被蛇咬出来的!”张文泰看到俩血窟窿之后说道。
  “啊!”此时表妹也走了过来,见到这死耗子一阵的恶心,躲到了我的身后。
  “难道说这里有蛇?”我听了张文泰的话,觉得似乎有点不妙。
  他还没有张口,我脚下的疼痛就代替他回答了我的问题。
  “啊!什么咬的我?”我脚下一疼接着条件反射般的猛地一收腿,一条半米多长的翠绿小蛇一下被我甩了出去,可谁知这蛇刚好落到了表妹身上。
  “啊!”她啊的一声,猛的又把那蛇甩了出去,不过这回那蛇的运气可就不太好了,刚好落到了张文泰的手上,只见他伸手一下捏住小蛇的脖子,稍一用力,只听“咔吧”一声,蛇的脖子直接被他捻断了,随手又把蛇身扔到了地上。俗话说打蛇打七寸,看来这捏断蛇脖子似乎更好使。
  “这是条竹叶青,虽然有毒,但不会致命的,赶紧处理下你的伤口,尽量往外多挤出点血来。”张文泰没再看那小蛇,转身对我说道。
  我依言照做,挤完毒血,我还用随身带着的醋擦了擦伤口。还好这里似乎没有那种微小的虫子,否则我这一下就要命了。
  “等一下你可能会有点头晕恶心,但没多大问题,不要担心。”张文泰见我还用醋擦了擦,有些意外。
  “这耗子应该不是这条小蛇咬死的吧,它的头还没有这一个血窟窿大!”我处理好伤口,看了看地上的翠绿色的小蛇道。
  “这里不会是蛇窟吧?”表妹脸色有些苍白,估计是被刚才那一下给吓着了。
  “不好说啊,一般哪有这样的蛇窟,不过,这里面有蛇也是实实在在的,而且肯定有一条个头不小的,看这大老鼠就知道了,我们再往前要小心点。”说完我从包里拿出了一把军刀,不是什么瑞士军刀,甚至都不是军工厂生产的,只是我在一个小摊上觉着不错就买下来了。
  我手里提着刀,继续往前走着,这回我们小心了很多,可是一直也没有再遇到什么蛇,走了好一会,我渐渐的开始觉得头晕了,伴随着恶心,看来是蛇毒开始发作了。
  我们停了下来,因为再走只会加快血液循环,蛇毒只会发作的更厉害,我拿手电照着四周来回看着,灰白色的洞壁凹凸不平,偶尔有几个小裂缝分布在其中,从进来到现在几乎没什么变化。
  我正要开口跟表妹说些什么,这时候张文泰却忽然冲我摆了摆手:“别说话,听!”
  我不知道他发现了什么,几乎摒住了呼吸仔细听着,除了他们两个的呼吸声,似乎没什么动静啊?可就在我想张口问他听什么的时候,忽然一阵“嘶嘶”的响声从前方不远处传了过来。
  我一下竖起了耳朵,这声音好像就是从那些小裂缝里传出来的,而且,好像和电视里那些蛇吐着信子的声音差不多啊,我一下脑中浮现出了一个可怕的场景:一坨坨的毒蛇,从那些裂缝中涌出,一下就将我们包围了……
  吓得我浑身一抖,赶紧用手电照着那些裂缝,很快,一颗绿色的三角形脑袋从其中一条比较大的裂缝中探了出来,距离我们不过五米距离,鲜红的长舌头,前端开着叉,“嘶嘶”的抖动着,接着是第二条第三条……足足从那些裂缝中钻出来十几条这种青色的蛇,虽然个体都不大,但万一被它们缠上也是很麻烦的。
  为首是一条足有一米半长的竹叶青,三角形的脑袋此刻正翘起着,柔滑的身体弯曲蜿蜒着向我们爬了过来,我一下举起刀,同时叫表妹往后退去,准备要大干一场了,这竹叶青虽有毒,但好在不致命,只要动作快点,这十几条蛇应该还不在话下。
  没曾想,这些蛇的动作要比我更快,本来我还以为双方要有一个对峙的时间,谁知道,一瞬间十几条竹叶青全都冲了上来,昂着蛇头几乎是弹射了过来,我一个下劈,正中向我咬来的一条,蛇身齐整整的断成了两截,我还没来得及欣赏一下战果,下一条接踵而至,这回我没那么好的运气了,那蛇一下咬中了我的袖子,还好是穿的很厚,那蛇并没咬透,我一把抓住它的尾巴,把它当成一根鞭子挥舞了起来,连续抽中了大概四五条蛇,我将手中的这条狠狠的往洞壁上抽打过去,“啪”的一声,鲜血四溅,短短几个呼吸的时间我就搞定了有一半数量的竹叶青,剩下的那些正缠着张文泰。
  只见他双手飞快的挥舞着,招招抓向这些蛇,而且似乎这些蛇也知道他双手的厉害,竟然没有一扑而上,反倒躲避着他的攻击,可是没多久,这些蛇还是没能躲过被捏的粉身碎骨的下场。
  大获全胜,这对我有了极大的鼓舞,本来我还十分的忌惮这些蛇,毕竟有毒,现在觉得根本不足为惧,可还没高兴一会,刚才的头晕感觉又上来了,加上这一阵剧烈运动,一下眼前一黑,几乎晕了过去。我赶忙扶着洞壁站好,谁知这一下更惨了,我的手刚好按到了一个裂缝的地方,更不妙的是一条隐蔽在里面的蛇丝毫不客气的对着我就要来一口,我这时候不知哪里来的灵感,虎口一张一下捏住了那蛇的张开的大嘴,毒液“嗤嗤”的从两颗毒牙里射出来,喷了我一手,好在没咬下去。这一激,我反倒清醒了过来,抡开了膀子“啪”的又是一声,还真他娘的过瘾。
  然而,刚才没注意看,现在才发现,这条蛇眼睛的颜色跟之前那些可不太一样啊,之前那些竹叶青全是混身翠绿眼睛发黄的,头明显比身子要粗一些,而这一条的眼睛绝对不是黄色的,有点黑红相间的意思,而且全身上下一般粗细,像一根翠竹一样。
  “多亏你反应快,要不然你这条命可就没了,这是条绿曼巴!”张文泰在我把蛇摔在地上的同时就冲了过来,拿起我的手看了看,长舒了一口气说道。
  “绿曼巴?很毒吗?”我只听过黑曼巴,那还是从科比的外号知道的。
  “毒到不能说非常毒,但我们现在这种情况下,一旦被咬伤根本没法处理,心脏和肺脏会快速麻痹,非常致命。”张文泰显然对蛇很有研究,一眼就看出了这条是绿曼巴而不是竹叶青,而且看样子对它们的毒性还十分的了解。
  我听了他的话,不禁有些后怕,多亏刚才的灵机一动啊,不过更多的是疑惑,这地下洞穴温度如此的低,先不说是否适合这些蛇生长,就算适合,这种温度下它们也该处于冬眠期才对啊,我对蛇不是很了解,也不知道这两种蛇是否能出现在同一片区域,不过,有一点更加让我想不通,这些蛇分明都是从这些裂缝里钻出来的啊,难不成这裂缝后面还真有个蛇窝?
  我把想法对张文泰说了一下,他也说不清是怎么回事,只是让我们注意些,远离那些裂缝,三人也都没再多说什么,就打算继续前进,谁知刚走出不过百来米,洞壁上一个巨大的裂缝就吸引了我们的目光,奇怪的是,虽然“嘶嘶”的声音不断从里面传出,却不见有一条蛇从里面出来。
  要说之前几条裂缝里钻出来的都是些小蛇,虽然有毒,但毕竟个头不大,但眼下这条裂缝,足可以钻进去一个十几岁的孩子,万一里面要是出来几条蛇,那大小可就不好说了。
  想什么,还就来什么,我们刚用手电照了照那裂缝,就钻出了不下于二十条蛇,不过这些蛇个头依旧不大,跟之前的其实差不多。
  唯一的区别就是,这些蛇明显不是同一个种类的,绿的黑的红的都有,我一看之下内心就祈祷千万别有那传说中的黑曼巴,别的蛇我不知道,可是黑曼巴的毒,我可是很了解的。
  然而,显然我的祈祷是没用的,那些蛇稍微一靠近,我们就看清了它们的样子,清一色尖尖的脑袋,这绝对不是好消息!
  “这里面有黑曼巴吗?”我咽了口唾沫,低声的问了张文泰一句。
  “没有!”
《隔世之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