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隔世之咒 > 第21节

第21节

  我看了看坐在旁边的晓琳,看得出,晓琳还是有些紧张的,尤其快到我家的时候。
  “别紧张,丑媳妇也要见公婆嘛,早晚要见的!”我本来想安慰安慰晓琳,谁知说出口的话让人怎么听都不像安慰人,反倒像挖苦人。
  晓琳坐在我旁边,一听我这话,立马锤了我一拳,“哦,在你眼里我就是个丑媳妇啊?”
  “我不是……说丑,不是那意思,我只是……只是话说的不当而已,你懂我的意思吗?”我有些结巴的解释道,坐我们对面的一对中年夫妻被我们俩的对话逗得笑了起来。
  “小伙子,你对象可不丑啊,要在我们那里,能算得上数一数二的漂亮姑娘了!”大妈说着捧起被子喝了口水。
  我心想,大妈你哪里人啊,你们哪里还真是缺美女啊,晓琳虽然不丑,但也没你说的那么漂亮啊。不过我当然不会这么跟人家说,人家也是好意啊。
  “大妈,您有所不知啊,别看这姑娘卖相不错,这可不是天生的,您知道韩国的整容吧?其实韩国人是世界上最丑的人,所以他们的整容技术才发展的那么好,那都是被逼的啊,那再丑的人都能变成美女,像您这么大年纪,整完之后就跟十八的大姑娘一样!你看她,这脸整的一点痕迹都没有!”我说着还故意扯了扯晓琳的脸皮,结果被她又是掐又是踢的,搞的很狼狈。
  “哎呀,还真看不出来是整过的,韩国人的技术还真是高啊!”大妈竟然被我胡扯的几句给骗过去了,还特意趴近了一点看看晓琳的脸。
  “下一站,东城车站,下车的乘客请做好准备!”正当我还在跟人扯皮的时候,车里忽然提醒东城快到了,我就不再扯皮,开始拿好行李,因为很快我们就要下车了。
  我没让人接,跟晓琳打车到了我家,敲了敲门,老妈跑了过来,开了门。
  “哎呀,这是晓琳吧!呦,真漂亮,快进来,快进来,累了吧?你们怎么不先打个电话,我好到车站接你们啊……”老妈看到晓琳之后,眼睛都开始发光了,完全无视了我的存在,拉着晓琳的手就走了进去,剩我一个人把大包小包的行李自己搬了进去。
  “渴了吧?喝点什么?”老妈刚把晓琳拉到沙发旁坐下,立马跑到冰箱前开始问晓琳喝什么,真是少见的殷勤啊,比对我这个亲儿子好了不知道多少倍。
  “不用不用,阿姨,我喝点开水就好了!”晓琳一看我妈赶忙说道。
  “哦,开水啊,我帮你倒!”老妈一听立马又过去倒水。
  “阿姨您让我自己来就可以了……”晓琳可能也不太适应我妈的客气。
  “妈,我要橙汁!”我一屁股坐到晓琳旁边,对我妈说了一句。
  “自己没长手啊,自己拿去!”谁知老妈丝毫不给我面子。
  这是怎么了?晓琳一来,我的地位一落千丈啊!
  “妈,您是不是我亲妈啊?”我笑着对我妈说道。
  “嘿?还真让你问对了,我可不是你亲妈,你是我从垃圾堆里捡来的!”老妈真让我无语。
  晓琳本来还有些紧张,可看我跟我妈这你一句我一句的说笑着,倒也放得开了。
  ……
  晓琳在我家住的第三天,我带她出去东湖玩,这时候是假期,东湖有很多的人,非常热闹,什么打气球的,套圈的,杂耍的,就跟逛庙会似得,我们俩一人一根棉花糖吃着,这玩意很久没吃过了,还真不错。
  “哎?你看那人,在吐火哎!”晓琳拉着我向一边玩杂耍的地方走了过去。
  “瞧一瞧,看一看了,有钱的捧个钱场,没钱的捧个人场!”一个三十多岁的大汉光着上身手里拿着个铜锣敲着。
  我心说,你这几句也太老套了吧,都用了多少年了,也不变变花样。
  “呦,帅哥,这是你女朋友吧,真般配啊,来照张相吧,现照现洗,两分钟不用。”一个看起来四十岁左右的胖女人忽然对我说道。
  我一看是那些给人照相赚钱的,也就婉言拒绝了。
  就这样我们一路这看看那瞧瞧,就来到了当日我跟表妹一块来过的那棵大柳树下面,跟其他地方一样,这里也很多人。
  我拉着晓琳转了转,正当我们要走过那柳树的时候,我忽然瞥见了一个熟悉的人影坐在树下,同时心里咯噔一下,我一下想起了老照片上那个让我感到熟悉却又一下没想起来的面孔!
  那不是那个瞎子吗?
第一卷 惊魂之夜 第二十二章 瞎子
  我之前见过瞎子一次,因为当时也没把他当回事,我甚至第二天就把他长什么样忘的差不多了,要不是上次还回来找过他一次,我甚至都忘记了这个人的存在,可这一次我看的清清楚楚,那照片上的那个人,肯定是瞎子,我不会看错的!
  我一下停住了脚步,我不知道该不该去找他,毕竟我之前只是想找他去去晦气,现在我觉得自己已经转运了,貌似也没有找他的必要了。
  “那个人就是你以前说的那个瞎子吧?”正当我还在思考要不要去找那个瞎子的时候,耳边传来了晓琳的声音。
  “没错,就是他!”
  “那我们过去看看吧!”晓琳说完不等我回答,就拉着我的胳膊向瞎子那边走了过去。
  我一看,去就去吧,问问瞎子也好。
  几步就到了瞎子算命的摊子前面,此时正围着几个人,瞎子正拿着一个人的手捏来捏去的,还一边慢慢的捋着他那不长的胡须。
  “嗯……你命里就是个享福的,不是干体力活的人!”瞎子摸了一会幽幽的说了一句。
  “哟,您说得对啊,我确实是不干什么体力活,您继续说。”那人略微有些胖,可是说起话来却有些中气不足。
  “呵呵,只是……我方才摸骨所得,你不久会有一劫数啊!”瞎子说道这里声音忽然一沉。
  “啊?您没弄错吧?”那人一听这话急了。
  “哼,老夫算命算了二十年了,什么时候会乱说话了?你的劫数并不在自己身上,而是……双亲身上!”瞎子说道这,慢慢抬了抬头。
  “啊?”那人一听这些,更是十分惊讶!
  “父在母先亡啊!”瞎子声音略带沙哑的缓慢吐出了这样几个字。
  ……
  瞎子和那人足足说了有五分钟,我一看,这不是坑人吗,就那人的手细皮嫩肉白里透红的,傻子也知道不是干体力活的人啊,“父在母先亡!”,哼,瞎子你还真会玩语言艺术,“父在,母先亡”,“父在母先,亡”,你这一语双关,除非那人父母同时挂了,那你怎么说都对啊!
  想到这里,我忽然觉得那天可能真的是给这瞎子蒙了,他应该真就是胡说了一句吧!
  “这位小哥,我观你身上晦气很重啊!”正当我琢磨着之前那事的时候,那瞎子竟然对我又说了跟当日一模一样的一句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