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隔世之咒 > 第16节

第16节

  我心说不会这么巧吧,我还真是够倒霉的,不过万一瞎子的老家不远的话,到还问题不大,我赶紧又问了瞎子老家的地址,结果我傻眼了,瞎子竟然不是北方人,老家在湘西。这我不可能跑去找他了。
  我郁闷的回到宾馆,第二天一早又坐车回了学校,来到我们在滨海宾馆的房间,不走运的是,晓琳夜里竟然感冒了,现在还难受,安顿她睡下之后,我一屁股坐到床上,一声不吭起来,我生自己的气,什么都没想好就这么折腾了一番,真是不应该,早该给家里的哥们儿打个电话,让他帮忙去看看的,哪该这么跑一趟的。现在到好,一无所获还让晓琳折腾的感冒了。
  由于晓琳的感冒,我们接下来的两天都在宾馆里呆着,哪也没去,除了我去一趟超市,而且是不太情愿的。原因是,我要买的东西实在让人有些尴尬,卫生巾,晓琳大姨妈来了,她自己又不想动,只好我去买了。我跟做贼一样,在卫生巾的货架旁走来走去,直到没人的时候,才抓了一包赶紧跑去交钱,那收银员看我的眼神,我老师觉得不对劲,也不知道是不是我做贼心虚所致,交完钱之后,我又飞快的跑回宾馆。
  两天之后,晓琳感觉好些了,我拉着她在校园里慢慢的走走,看着晓琳神色好了很多,我也十分高兴,想亲亲她却被她推开了。
  “不要这样,我感冒还没好,会传染你的。”说着她还用手按住了我的嘴。
  “没事,你知不知道接吻是可以提高免疫力的噢,两个人通过唾液交换很多物质,对身体有益噢!”说完我拿开她的手,搂过她的头吻了她。
  “讨厌了,你都什么理论啊……”晓琳话还没说完,就被我用舌头堵住了嘴。
  我们在校园里来来回回的闲逛着,走得很慢,偶尔还要停下来一会儿,就这样,我们一直走到了主楼西侧,晓琳说想进去转转,我们就从主楼的西配楼进去,现在这个时候,里面基本见不到人影,连门口的老大爷都坐在椅子上睡着了,我们也没打扰他,小声的进去了。
  西配楼是属于医学院的,平常我很少来,除了偶尔到楼底下的诊所买点药什么的,上面基本就没去过,也不知道是个什么样。晓琳也和我差不多,也没到上面去过,我们也正好趁机上去看看,本来打算走楼梯上去的,但我一看晓琳感冒没好,就想还是坐电梯吧,毕竟西配楼十好几层呢!
  我们先到了二楼,倒没什么特别的,跟其他的楼差不多,都是自习室,只是现在这个时段,一个人都没有,整个楼层都很安静,我们大体转了转,就再次走进电梯,上了三楼,跟二楼一样,还是自习室,我们就没再多看,继续向上,四楼就不一样了,我们看了看,有一个器械室,还有个机房,都不小,剩下几间都关着门,也不知道是干什么的。
  看了一会儿,我问晓琳累吗,她说不累,于是我们打算再往上去几层,毕竟之前都没来过,闲着没事看看也好。就这样我们一层一层的到了九楼,我和晓琳再次走进了电梯,这次我们想直接上十三楼,不再一层层的转了,按下“13”按钮,我就开始等待着下一次的开门。
  可就在电梯刚上升到十二楼,眼看就要到达十三楼的时候,意外发生了,电梯里面,我们头顶上忽然窜出一团电火花,同时电梯猛然往下一沉,瞬间落下了有一米的高度,我都能听到电梯上面钢缆拉紧的声音了,我和晓琳不及防之下,都摔倒在了里面,晓琳的头还一下撞到了电梯内壁上,幸好没出血。
  不过,显然我们遇到麻烦了,电梯里的线路可能烧坏了,里面的灯一闪一闪的,照的电梯里一黑一亮的,而楼层按键的灯完全灭掉了。好消息是,电梯没有掉下去,坏消息是,我们出不去了。我叫晓琳别担心,开始大声叫喊起来,想让人来救我们,我想我们应该卡在十二楼和十三楼之间了,我大声喊的话,只要附近几层有人应该就能听到,倒也不是太担心。
  喊了几句,没人答应,我看可能附近没人,就掏出了手机,可该死的竟然没有信号,我觉得有点蹊跷,这里不可能没有信号啊,于是我叫晓琳拿她手机看看,结果跟我一样,也没信号。没办法,我只能继续喊了,可是,我足足喊了有半个小时,还是不见有任何人来,我心里不禁有些急躁了,可我却并没有表现出来,我看了看晓琳,显然她十分害怕,我要是再表现的十分急躁的话,那她不就更没有依靠了,于是我不再叫喊,开始安慰晓琳没事,叫她不要怕。
  我接下来每隔一段时间就大声的喊几句,可一直还是没人来,时间一点一点的过着,转眼间,都下午了,其间,我学着电影里,想试试能不能把电梯上面的盖子打开,可完全不行,我得跳起来才能摸到电梯的顶部,根本用不上力,而且就是跳我也不敢太用力,毕竟电梯现在是个什么情况我也不太清楚,万一上面的钢缆有损坏,我这么猛地一跳,搞不好,我跟晓琳就此就交代了,试了几次我就放弃了,关于电梯逃生的东西,我其实知道的并不太多,除了看电影里面的人从上面出去,我一点办法也没有,而且,虽然现在我们没在电梯里面没吃没喝,境况并不太妙,但这是在教学楼里,不可能一直没人的,也没必要冒险,顶多等的时间长一点,还是会被人发现的。
  我看了看表,时间确实不早了,要是再没人来,恐怕我们得在电梯里过夜了,那可就太熬人了。我看晓琳这时神色有点不自然,想想难道她感冒没好,现在又不舒服了。就赶忙问她怎么了,哪里不舒服了。
  “没有不舒服了,只是……我想上厕所。”晓琳说完脸有点红,不过我也放心了,只要不是不舒服就好。
  “那要不然你就在这里解决算了,反正也没别人。”我半开玩笑的说道。
  “这里怎么好呢,太那什么了吧。”晓琳不好意思的说道,不过显然她已经忍很久了,说话时都略微弯了点腰。
  “没事,反正我们一时也出不去,大活人总不能让尿憋死啊,你在靠门的地方解决就好,可以流下去,要不留在电梯里,我们踩来踩去可不好,放心,我不看你。”说着,我邪恶的笑了笑,同时转过了身子。
  电梯的三面都是镜子,晓琳蹲在靠门的地方,其实我转不转身子都没什么区别,只不过是在镜子里看和用眼直接看的区别,我可没到那种主动闭眼不看的正人君子境界,况且,这是我女朋友,看看貌似也没什么,我还给自己找了个理由。
  借着电梯里一闪一闪的灯光,我看着晓琳慢慢脱掉裤子,内裤,蹲在地上,露出了雪白的屁股,很快我就听到了哗哗的流水声,我不禁感叹,这场景真是有些淫靡啊!我忍不住邪恶了起来,看着自己镜子里的脸,嗯,还真是一副流氓相。
  正当我对着镜子欣赏晓琳的雪白屁股的时候,忽然,我的笑容僵住了,通过一闪一闪的光,我看到镜子里出现了一张模糊却又熟悉的脸,奇大无比,尤其与它那矮小的身材对比,更是给人相当别扭的感觉,此时那人正站在我左侧的角落里,和我一样面对着镜子,只是,那人的身影随着电梯里的灯闪了几下却又消失了。
第一卷 惊魂之夜 第十七章 老照片
  “啊……”晓琳忽然大叫了一声,我以为她也看到了镜子里那个大头鬼,我忙想安慰她别怕,可她接下来的话让我停了下来。
  “你个色狼,竟然偷看我!”说着她还指了指电梯门对着的镜子,此时我正盯着呢,难怪她骂我。不过这样也好,骂我总比看到鬼强。
  “嘿嘿,咱又不是外人,不早晚的事儿吗?”我勉强的笑了笑,既然晓琳没看到那个大头鬼,我当然要装作什么都没发生了。
  只是,我越发的觉得这电梯里不安全了,完全的密闭空间,而且又这么的狭小,万一有什么事发生,连一点退路都没有啊。
  “哼!色狼还要找借口!”晓琳弄好了衣服又白了我一眼,只是我此时的注意力大部分都集中在了镜子上,并没有在意晓琳的话。
  晓琳看我也没还嘴,就没再说下去,反而走到镜子边上,对着镜子弄起了头发,之前她撞了一下头,虽然没什么事,但手揉搓撞到的地方把头发弄乱了,现在她要整理一下了。可是,这我可觉得不妙啊,晓琳这么对着镜子,只要那个大头鬼一出现,立马就会被她看到啊,那还不得吓坏她。我急中生智,一把把她搂进了怀中,同时抱着她的头,让她只能脸对着我。
  “别弄了,这么漂亮了,还要再整好头发,你让别人怎么活啊!”我半开玩笑的说道。
  “去你的吧,想占我便宜就直说,我头发乱着呢。”晓琳倒也没生气,只是挣扎了一下,想继续弄她的头发。
  “来,我帮你弄。”我没有放开晓琳,帮她整了整头发。
  “砰”的一声,一大团电火花蹿出来,整个电梯里忽然黑了,晓琳一下抱紧了我。
  我掏出手机,将亮度调到最亮,可光线还是太弱了,借着微弱的光,我瞥了瞥四周的大镜子,黑不隆冬的,只能隐隐看到我和晓琳抱在一起的身影。这情形实在有些吓人!
  就在我拍着晓琳让她别害怕的时候,电梯内的楼层按钮忽然亮了,隐隐约约的我仿佛看到一根手指在“15”按钮上按了一下,同时我们脚下的电梯忽然动了,慢慢的开始往上去了,我一下觉得很不对劲,赶紧伸手按下了“13”的按钮。
  好在我反应快,电梯在十三楼停了下来,电梯能动了,说明我们有希望出去了,我等不及它自己打开门,直接按了开门键,两秒钟后,电梯门一阵微微振动,就要打开了,可谁知就在它刚打开了有一厘米左右的时候,忽然却又自己合上了。我一看就火了,这不是玩我吗,对着开门键一阵狂按,可是显然已经晚了,电梯继续上升,我接着又按“14”,同样的情形再次上演,我一看,有问题啊,不管我怎么按,这电梯看来是没打算在别的地方停啊,直奔十五楼而去,难不成是那个大头鬼在捣鬼?
  这时候晓琳也觉得有问题,向我递出了一个询问的眼神,我摇摇头,示意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电梯虽然动了,但不受我们控制,不过要是到了十五楼它就开门的话,倒也没什么,我们到时候也就多下一层楼的事。
  这时候,电梯到了十五楼,不出预料的,门打开了,但我却没有立即出去,我犹豫了一下,刚才我应该没有看错,电梯内镜子里的应该就是那天见到的大头鬼,可他怎么跟到这里来了,它不是我们公寓里的原住民吗?难不成它吃完饭没事也学着人的样子,出来遛个弯?那它还真是有雅兴啊!不过,遛弯怎么会这么巧又被我碰到了呢,难不成它看到熟人还来打个招呼?不对,它好像跟我一样,当时都在看着镜子,难不成这是个色鬼,垂涎晓琳的美色,靠,我想到这一阵的怒火,所谓射人先射马,骂人先骂娘,我脱口而出了一句“Motherfucker!”
  不过,我转念一想,那大头鬼对我好像也并没有恶意,或者说,他除了出来吓人,还真没干什么坏事,不过那也不行啊,长成那模样,你还出来吓人,我骂你不亏!
  “喂,你呆在那里干嘛?”正当我还在咒骂那大头鬼的时候,晓琳已经走出了电梯,看我半天不动,就叫了我一声。
  “哦,没什么,我们走吧。”我一下反应过来,也走出了电梯。
  由于现在已经是傍晚了,再加上现在是假期,走廊里没有灯,四下里伸手不见五指,我依旧用手机照明,拉着晓琳向着走廊的一边走去,爬到十五楼或许会很累,可下十五楼应该就没什么了吧,我这么想着,很快就走到了楼梯口,可正当我们想下去的时候,走廊的另一边却“吱呀”的传来了一声开门声,同时,传出声音的那个房间有光照了出来。
  “靠,这不有人嘛,我刚才喊了半天你怎么连个动静都没有,还真是世风日下人心不古啊,我困在电梯里难不成你救了我们,我们还能讹上你?”我一看那房间开了灯,不禁感叹道。
  “就是,怎么有这样的人!”晓琳显然也很生气。
  “好了,我们走吧,不帮我们,我们不也安全出来了吗!”
  我说完拉着晓琳就向下面走去,可刚走出两步,那房间里却传来了一阵女人的笑声,其实,也可以说是哭声,因为我分辨不出那到底是笑声还是哭声!声音十分的尖利,听的人一身鸡皮疙瘩。
  我们停下了脚步,又仔细的听了听,还是不知道那是哭声还是笑声。一时间,我们都不知道是该过去看看,还是该当作什么都没发生,继续下楼。
  俗话说,好奇害死猫,人类的发展也全是靠好奇心的带动,最终,好奇心战胜了恐惧,我和晓琳向着那房间走了过去,走廊里很安静,除了两个人的脚步声就是那一阵阵的似笑还哭的尖利女人的声音,我们很快到了那房间的门口,里面开着灯,我们站在门口看了看,一下并没有看到人,也不知道该不该进去。
  最后,我敲了敲门,示意有人要进来了,就拉着晓琳走了进去,和我想的不同,里面并没见到女人,而是一排排的大柜子,柜子门都关着,也不知道里面是什么,而且整个房间弥漫着一股非常刺鼻的味道,呛得晓琳都咳嗽了起来。我喊了两声,没人答应,我有些奇怪,不过这些天什么奇怪的事见的多了,也没别的什么想法,拉着晓琳在房间里转了两圈,也没见到那个发出奇怪声音的女人,我就打算离开了,毕竟这里的味道实在让人受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