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隔世之咒 > 第6节

第6节

  想到这里,我更加的生气了,也没理那人影,追过去又是一刀。没想到那人动作还真快,竟然又躲了过去,正当我想再补一下的时候,楼道的灯忽然亮了,这一下我看清楚了。
  “王阿姨?怎么是你?”那人竟然是我邻居王阿姨!
  这情形我始料未及啊!还差点闹出了人命。
  “哎!你吓死我了,要不是我躲得快,就让你砍死了!”王阿姨捂着胸口大口的喘着气。
  “不好意思阿姨,我还以为是……”我尴尬的说道。
  “没事,我就是想来问问你,有没有看到什么可疑的人?”王阿姨缓了一下说道。
  “可疑的人?”
  “嗯,昨天开始,就老是有人敲我们家的门,可我开门也没见有人,刚开始我还没当回事,可今天晚上那门竟然突然自己打开了,而且刚才又有人敲门,开门还是没人,我有点担心,就想来你们家问问,这么晚了,打扰你们休息了,真不好意思!”王阿姨说明了来意。
  “没事,我们也没睡觉……”我刚想接着说的时候,表妹穿着睡裙走了出来。
  王阿姨一看我的穿着,再看看表妹,一时眼神有些异样。
  “哦,对了,这是我表妹,这是王阿姨。”我一看王阿姨的眼神,我以为她可能误会我带女孩子回来了,赶忙给双方介绍了一下。
  “对了,王阿姨你说也有人敲你们家的门?”我听了王阿姨的话,想起了什么,也不管别的了,就赶紧问起了事情的原委。
  “对啊,难道你们也遇到这种事了?”王阿姨显然听出了我话里的意思。
  “是啊,我们家跟你说的情况差不多,我也怀疑是有人恶作剧,可是,现在我觉得不太可能!”
  “我之前也怀疑是恶作剧,可我在他敲门的一瞬间就开门出去,也没看到人影,绝对不是人为的,人跑不了那么快!”我接着说道“还有,不知道王阿姨家里的浴室有没有出问题?”
  “浴室?这么说,你们家和我们一样了,看来真不是恶作剧,难不成是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
  ……
  我和王阿姨说了一会儿,大体上她家的情况跟我们家差不多,这彻底排除了恶作剧的可能,不过,我并不觉得这有什么好的,我还真宁愿是人恶作剧呢,这样我早晚能抓住他,把他暴打一顿,可是如果不是恶作剧,那就玄乎了,那些东西,我都不太敢想。
  送走王阿姨,我和表妹回到了房间,两个人都不说话。
  我一看表,三点半,离天亮不远了,黎明前的黑暗,雨越来越大了,雷声也丝毫没有消停的意思,一道道的闪电好像光亮的长鞭抽打着大地,我却没有一点看看雨势的意思。
  “哗哗哗”,是水声,这水声是从浴室传来的,我看了看表妹,发现她好像也听到了。
  我拿起刀,默默走了出去,表妹也默默跟了出来,这次我没再犹豫,管它是什么我都要搞清楚!
  我打开浴室门,又开了灯,和预料的一样,浴缸中又放满了水,只是这次的颜色似乎比上次又更红了一点。
  我走到浴缸边上,心扑腾扑腾的跳,我压住心中的恐惧,低头闻了闻浴缸中的水,与之前不同的是,这次竟然略带了一点腥味。
  “哥,你看!”表妹忽然叫了一声,手指着浴缸边上的大理石台。
第一卷 惊魂之夜 第五章 DV实验
  我顺着表妹的手看去,大理石台上有一些洗浴用品,不过这些都不是重点,重点是半挂在石台边上的那一撮头发!
  酒红色,很长,绝对不是我的,我看了看表妹,这丫头虽然爱美,也染头发,但她的头发是淡黄色的,也没有那么长。
  这下我觉得头皮发麻,我们加绝对没有酒红色头发的人,就算有,也绝对没这么长的,这头发足有六七十公分!
  表妹看看我,我看看她,两人一时都有些愣了,我大着胆子将那撮头发扯下来,仔细看了看,这人发质不怎么样,头发很不好。
  不对,我好像发现了什么,这好像不是酒红色,而是……血红色!
  我转身看了看浴缸,水的颜色好像跟这些头发有些相似,除了淡了点。表妹没有仔细看头发,也不知道我在想什么,看我看着浴缸发呆,她拉了拉我,这我才回过神来。
  这浴室里有问题!绝对有问题!可到底哪有问题呢,我一下又想不出来,我觉得不能在这里再呆下去了,就拉着表妹出去。
  真他妈撞鬼了,看来我得找找法师来做个法了。我这么想着,马上却又否定了自己,现在的法师多数都是骗子,搞不好我找来一个骗子,要是真有什么脏东西的话,反而会得罪了他。
  回到房间,我让表妹睡觉,自己坐在电脑前,开始上网,我想查查有木有什么办法镇压一下这些脏东西,或者去去晦气也好。
  当我看了无数扯淡的办法之后,眼睛都疼了,这时,我看到了一个帖子,点开之后我发现,内容说的是用黄鳝血抹在门上,会有蝙蝠来撞门,可以制造鬼敲门的假象。我看着很有可能,一下很高兴,心想我今天擦的那个血手印应该就是有人用黄鳝血搞的吧,忽然我有一种解脱的感觉。
  我忙找到纸篓里的纸,上面的血已经干了,我拿着看了半天,也看不出来是什么血,说起来,好像动物的血都差不多啊,我怎么才能知道是不是黄鳝的血呢?
  没什么好办法,要想知道除非去找人化验,不过,专门找人化验一张纸上的血是不是黄鳝血,这也有点太那什么了吧。
  我又仔细想了想,好像事情没那么简单,如果黄鳝血可以解释敲门的话,那浴室里的事怎么解释?
  我有些高兴的心情迅速沉到了谷底,显然黄鳝说不成立,我叹了口气,看了看外面,雨小了,天也快亮了。我困得不行了,起身爬到床上就睡了过去。
  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中午了,是一股香味叫醒了我,表妹已经叫了外卖,她不会做饭,就叫了炸鸡。
  我起来洗脸刷牙,很快就开始吃东西,表妹告诉我她比我早醒了一个多小时。
  吃完饭,我拉着表妹就出去了,直奔古玩市场,各种辟邪驱鬼的东西卖了一大堆,甚至连道士的符都有。
  回到家,我忽然有了一个想法,既然每次我们进到浴室里那水声都会消失,那岂不是只要我们不进去,就有可能看到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
  不过,要怎么才能不进去就看到里面的事情呢?钥匙孔、门缝什么的就别想了,我们家浴室的门紧的很,根本不可能那样看到。
  正当我一筹莫展的时候,表妹拿着相机从我身前走了过去,一道闪电在我脑中闪过,对啊,我怎么没想起来呢,眼睛看不到不代表别的东西也看不到啊,摄像机不就行了嘛,我赶忙找出家里的DV机,给电池充电。
  不过有一个问题,要想现场直播式的观看,必须要有根数据线接到电脑上才行啊。可家里没这么长的数据线啊。
  我又赶紧打车去电子市场,买了根很长的数据线,一切准备好,我进浴室看了看,DV机放在那个大理石台上就很合适,基本没什么死角。连上数据线,关上浴室门试了下,门底下刚好可以挤过这根线,我打开电脑,看了看效果,又调了下角度,基本弄好后,长舒了一口气。
  现在只要等到天黑就好了,到时候就可以知道浴室里到底是什么玩意在作怪了!
  夜晚如约而至,刚下完雨,天气还有点凉,坐在电脑前我打了个寒颤,刚刚我做了晚饭,表妹正在吃,我先看看晚上的效果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