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隔世之咒 > 第5节

第5节

  忽然我觉得有人在摇晃我,我渐渐的睁开眼,发现是表妹,我问她怎么啦。
  她说想去厕所,可是又没灯,她自己不敢去,要我陪着她。
  我一看也是,这电闪雷鸣的,没有灯,之前浴室里又发生了那样的事,确实吓人,就跟她一起去吧。
  我看了看表,刚过两点,我找到手电,就跟表妹一起去了厕所。
  到了厕所门口,我要她进去,她却看了看我,说她还是害怕,要我跟她一起进去,我一看没办法,自己表妹,也没什么好说的,就答应了,进去厕所,我拿手电照着让她找到马桶。
  我关掉了手电,让她解决私人问题,这黑灯瞎火的,反正我也看不到她,倒也没什么不好意思的。我听到表妹退掉衣服的声音,接着就是“哗啦啦”的声音了。谁知这时一道闪电降下,亮光透过窗户照了进来,由于我没有转过身去,一下子表妹坐在马桶上的样子被我看了个正着。
  我尴尬的忙转过去,虽然我并没看到什么不该看的,但毕竟表妹此时将内裤退到小腿,十分不雅。
  表妹也十分尴尬,不过还好这时又恢复了黑暗,我听到她扯衣服的声音,知道她完事了,又稍微一愣,我打开了手电。
  没什么事发生,我们一起出了厕所,回到床上,表妹有些不好意思,没再抱着我,而是蒙着头,但,这个动作没持续多久,随着一声巨大的雷鸣,她啊的一声又钻了过来。
第一卷 惊魂之夜 第四章 王阿姨
  我知道今天晚上睡不成了,表妹趴在我怀里,我也没法翻动身体,保持一个姿势不变是很累的,我于是叫表妹松开一点,我摆好一个最舒服的姿势,就这样搂着表妹,我还是觉得有点不妥,毕竟男女有别,虽然她是我表妹,但这也不太合适啊。
  不过我也没办法,今天晚上的气氛确实恐怖了点,我也有些害怕。
  “哥,你给我讲个笑话吧!”表妹趴在我怀里忽然对我说。
  “啊?”我很吃惊,这么诡异的气氛,我哪有心情讲笑话啊?
  不过,也好,讲个笑话或许能让气氛变得轻松一点,我开始搜肠刮肚,平常那些烂熟的笑话都是荤段子,给表妹讲不合适,我想找个相对正常的笑话,不过,显然我这个时候的脑子并不好使,想了半天,也就一个索然无味的段子,讲完我们两个都没笑,气氛有那么一丝尴尬。
  “哥,你平常不是很多笑话吗?”表妹看我竟然不知道讲什么了,就问道。
  “额……平常那些都是荤段子,你还小,跟你讲不合适。”我清了清嗓子说道。
  “谁还小啊,我都十八周岁了,是成年人了,你讲就是了,再说,我们睡一个床貌似也不合适吧,不也睡了吗?”表妹倒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好吧,你也是成年人了,那我就讲点吧。”我看表妹无所谓,也就不再坚持。
  随即,我讲了个荤段子:“有一个男女共用的浴室,洗澡都要排队。这时候,排着队的强哥问小丽:小丽,请问你下面有人洗吗?小丽很生气的回答:下面我会自已洗啦!哼……”
  “啊……哥你好色哦!嘿嘿”虽然不怎么好笑,但表妹听完还是笑了起来,显然她并没有听过这种段子。
  表妹听的很开心,叫我继续讲,我看她一时忘了害怕,也就继续讲。
  “你知道世界上最悲惨的男人是干什么的吗?”我问表妹。
  “最悲惨的男人啊……我想想……不知道哎,很多都很悲惨啊?”表妹想了想。
  “嘿嘿,其实是炮兵连的炊事员!”我微微一笑,略带神秘的说道。
  “炮兵连的炊事员?为什么啊?”表妹很诧异我的答案。
  “很简单啊,你看,他带绿帽,背黑锅,还只能看别人打炮,世界上还有更悲惨的吗。”
  “哈哈,真的哎,戴绿帽,背黑锅,确实很悲惨,不过看着别人开炮会悲惨吗?”表妹笑着,又有些疑问。
  “哎呀,打跑不是开炮,你小孩子不懂。”我一看表妹有些东西不懂,也不好告诉她。
  “什么啊,又来这一套,我不是小孩子了,你看,小孩子有我这样的吗?”说着表妹竟然把胸部往我身上使劲一贴。
  我一下子都有些脸红了,不知道该怎么好了。
  “快说啊哥,打炮是什么?”表妹开始对我撒娇,这可是她的必杀技。
  “好好,我说,不过有言在先啊,你可千万别对别人说我给你说这些东西啊!”我一看这丫头撒娇就没辙。
  “好,保证不说!”表妹一口答应下来。
  “这个打炮嘛,其实是一个比较粗俗的说法,文明一点讲,这是一个相爱的男女双方创造爱的结晶的必须过程。”我真佩服我自己,这样一个词我都能这么文绉绉,这么优雅的解释!
  哎呀,我真是人才!我对自己的表现很满意!
  “男女双方创造爱的结晶的过程……那是……啊?哥你怎么跟我说这种东西啊,你真是个大流氓!”边说表妹还边拿她的小拳头锤我。
  我真无语了,不是你要我说的吗?而且这么一个词我都能这样解释了,这得耗费我多少脑细胞啊,我没功劳也有苦劳啊,再说了,一般的流氓能有我这种水准吗?
  我也没示弱,表妹锤我我也不闲着,捏她鼻子,扯耳朵,两人来回扑腾,搞的被子都掉下去了。
  正当我们打着玩的时候,房间里的灯又忽然亮了起来,看来线路恢复了。
  这一下,我才看清了我们现在的样子,表妹的睡裙已经扯到了胸部,内裤也有些偏了,看到这,我有些不好意思的背过身去。
  “呵呵,哥你不好意思啊?刚才嘘嘘都让你看见了,还怕什么,嘿嘿。”表妹略带挑逗的对我笑道。
  “呵……小丫头,你以为我不敢看啊,我是怕你害羞。”我转了过来,也不示弱,故意的盯着表妹的小内裤。
  “色狼,叫你看你还真看啊?”表妹赶紧放下了睡裙,嘟着嘴骂我。
  正当我要还嘴的时候,我又听到了一阵敲门声!
  瞬间,表妹和我都愣住了,一下安静了下来!
  我靠!老子受够了,敲你妹啊,操!老子今天非得爆你菊花不行!
  我瞬间怒火涌了上来,这他妈也太气人了,你是人是鬼出来见见,玩敲门你还玩上瘾了?我拿起刀,也不管什么桃木剑了,直接冲了出去,灯都没开,打开门也不管有没有人,一刀就劈了出去。
  “你干什么?”一个白影一闪躲过我这一刀。
  尼玛,还真有人,还问老子干什么,你他妈的敲了门就跑吓人,还敢问老子干什么?老子劈了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