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夜间刑事部 > 第50节

第50节

  “苏释哭到昏厥,”姜天然苦笑,“佘华她一直在流泪,苏释激动到昏倒以后,她爬起来问我……为什么不能……像苏释这样?为什么有人可以爱她爱到发疯爱到想陪她一起死,而我却不能?她问我吃惊吗妒忌吗?问我会不会因为苏释这样爱她而后悔没有爱上她?我……”
  她吃惊的看着他,“你怎么说?”
  “我……”姜天然摇了摇头,以他莹润的指尖轻轻揉了揉额角,“我什么也说不上来。”
  “你为什么不爱她?”她听着都觉得姜天然罪无可恕了,“你怎么能让一个女人这么伤心这么失望?她有什么不好?”
  “她也许很好也许很不好,但我……”姜天然又开始咬唇,“我……就是没有办法……”
  “算了算了算了,后来呢?”她追问。
  “后来她自己平静了,坐在床上等苏释醒来,苏释醒过来以后,她对他说……就算他爱她爱得要死,就算他会为了她去死,但她从来都没有爱过画画给她的那个男孩。她说她不会因为一些简单的铅笔画就爱上一个人,爱的存在需要认识和相处,有去死的勇气,不一定能博得谁的欢心。”姜天然长长吸了一口气,“她告诉他她是个抢劫犯,她就算不死也会坐牢,她告诉他她有过很多男人,她又说她只是出于戏弄他的目的才画了那些画,甚至连寄过去的照片也不是本人……”
  “天啊!”她整个人跳了起来,“她怎么能说这些?苏释会发疯的!”
  “苏释很冷静,”姜天然柔声说,“他听完了佘华说的每一句话,然后亲吻了她。”
  她呆住了。
  “他没再说别的,只是反反复复的说他爱她。”姜天然的脸色变得苍白又变得晕红,“佘华流了很多眼泪,她已经尽力了,但苏释依然爱她,最后……她问他下辈子肯不肯……在画铅笔画之前就做朋友?下辈子肯不肯变成她喜欢的男人,认认真真的来爱她?下辈子他再来爱她好不好?因为这一辈子……来不及了。”
  她流泪了,“你哭了没?”
  姜天然闭上眼睛,“苏释每一句都答应,然后佘华就……去世了。”
  她捂着脸,泪流满面,这是个弱智的世界,是个可笑的闹剧,但怎么会如此让人伤心?如此让人绝望?“后来苏释呢?”
  “他看着佘华去世,疯了一样从医院里冲出去,我不知道他要去哪里,只想到应该到这里来。”姜天然说,“佘华死了,苏释走了,我……我把事情弄得一团糟。”
  “别这样说。”她不知不觉的抬起手摸了摸他的脸,“不是你的错,谁也没错,只是事情总和想象不符,但也不是天崩地裂。”
  他的眼睛开始闪着莹莹的光,她几乎以为他就要哭了。
  “对不起……”他说,“如果我没有带他去见佘华,也许……”
  “傻瓜,不是你的错,没人说是你的错,”她放柔和了声音,伸手想把他搂入怀里,就像那天夜里她搂着苏释一样,“我知道你想对我好,你也是想对苏释好。”
  他几乎就要顺从的让她搂住,但咬唇之后,他避开了她的手臂,“我……我要回去了。”
  她愣了一下,姜天然雪白的脸颊失去了些粉润的色泽,淡色的唇微微颤动,他看起来像有很多话要说,却终是没有说,回头坐进了车里。
  “喂!”她敲打着车窗,“我要请你吃饭的,上次你救了佘长风,我在心里说要请你吃饭的,后来……后来发生了很多乱七八糟的事都没请成,今天请你吃饭好不好?”
  姜天然本来要说话,却是皱起了眉摇了摇头,没说什么,就这样把车开走了。
  她愕然的看着他白色的车辆慢慢离去,姜天然从来没拒绝过她,何况是吃饭这么温和的请求,他竟然没有回答,就这样走了?
  她说错什么了?
  还是经过了这么多事,即使是再温柔体贴的男人也会疲惫,也会怀疑他自己的所作所为是不是真的具有价值和意义?
  于是他厌倦了,兴趣淡了,乏了心情,就不再理睬她的事了?
  她很惶恐,呆呆的站在原地,看着他的车离开的方向,既不想上楼,也不想卖花。
  她不知道她是想干什么,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想要怎样,站了好一会儿,腿站酸了,她就慢慢的蹲下来,面前有姜天然帮她收拾好的红玫瑰,她轻轻摸着那冷冰冰的铁桶,摸着摸着,不知不觉就抱在怀里。
  装满玫瑰的铁桶被她的体温温热,她想着姜天然的离开,还有他各种各样的好,想着薛纯茶问她“到底是爱的苏释还是爱姜天然?”
  爱姜天然这种事……从来没有想过。
  她是配不上他的。
  但看着他慢慢离开,她真的很舍不得、很舍不得……
  一朵、两朵、三朵……她无意识的数着水桶里的玫瑰,数了一圈、两圈、三圈……
  夜风很凉,她对着农场对面张望、对着四通八达的道路张望,但四周静悄悄的什么都没有,既没有人出现,也没有车开来。
  一个晚上过去,连猫都没有出现一只。
  四十六 秘密05
  姜天然开车回家。
  他几乎就克制不住,任由她搂住自己,如果她搂住自己,说不定他就会……
  就会吻了那张真诚而温柔的脸。
  还有那总能让他意乱情迷的唇。
  但……但总是不行的,或许是太紧张或者太沮丧,他有些天旋地转,自己心知肚明,一定要回家休息了。
  如果他还想多活两年的话。
  虽然他很想陪她去吃饭,该被好好安慰的人是她才对,虽然他其实无意掉头离去,但是头晕得无法从容说出话来,只能就此离开。
  她一定会觉得很奇怪。
  他是舍不得让她惊诧或者失望的,但真的没有办法。
  死亡的阴影就在他头顶盘旋,他要是清醒理智,要是心疼爱护她,就不能让她太在乎自己。
  车缓缓在别墅前停下,他下车开门,似乎很从容的打开了房门,随后锁上。
  接着他直接躺在了沙发上,闭上了眼睛。
  霍星很奇怪,她在家门口蹲了一晚上,没有看到姜天然的车从别墅里开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