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夜间刑事部 > 第43节

第43节

  M信息,姜天然的办公室。
  一大早上班,佘华就坐在姜天然办公桌的对面,端着一杯茶,有一口没一口的喝着。
  姜天然温和的坐在自己的位置上,佘华手上那杯茶还是她自己端来的,他给她倒了一杯乌梅汁,而且那乌梅汁是没有兑过水的原汁,基本可以把人酸死,而他自己也就这么喝着。
  喝那种酸得要死的乌梅原汁他连眉头也不皱一下,神情坦荡自若的敲着他的电脑。
  “天然。”佘子李往姜天然办公室探了个头,看到佘华坐在里面愣了一下,“有点事。”
  姜天然走出门去,佘子李拿着一叠文件,“有个数字错了。”姜天然做事几乎从来不出错,这份文件里也只是小数点后面的8打成了5,敲键盘的时候手指滑了一下吧?但佘子李依然觉得有些奇怪,“是不是佘华最近缠着你,干扰你了?”
  姜天然接过文件仔细的看了一遍,抬起手指微略按了按额角,“我重做一遍。”
  “不用了,我已经改好了。”佘子李仔细看了他一阵,“不舒服吗?”
  “昨天晚上比较忙。”姜天然微微一笑,“对不起,下次我会注意的。”
  “医生说佘华最近的状态不太稳定,如果你不嫌弃的话,希望你能多照顾她。”佘子李叹了口气,“精神不好的话事情做完就回去休息吧,让佘华跟你回去,她在公司里我也很为难。”
  “嗯。”他并不抗拒,这份顺从也是M信息看重他的理由之一,像他这般出色的人才很少有如此温顺柔和。
  “就这样吧。”佘子李抽回文件离开。
  姜天然回到办公桌,佘华已经放下茶杯,上上下下打量着他。
  他对着她微笑。
  她报以一脸冷笑,过了一会儿,她嘴角微微一勾,“不舒服?”果然是兄妹,连问题都是一样的。
  姜天然很认真的在思考要不要回答这个问题,他还没想出答案来,佘华已经挽住了他的手臂,“走吧,回家。”
  “想喝咖啡吗?”姜天然弯眉微笑,“有些事想和你商量。”
  “喝咖啡?”佘华直接拒绝,“不要,医生说我最近需要休息,不能喝刺激性的饮料。”
  “那就到我家坐坐吧。”他有些无奈,却还是很温柔,“需要我送你去医院做复查吗?”
  她歪着头看他,“这句话是不是应该我来问?你看起来不太好。”
  “还好。”他又是微笑,她突然很想把那张总是微笑得纯洁无瑕的脸从他脸上撕下来,看看里头究竟是什么?伸手抓住他的手腕,她不由分说的扯着他往外走,“跟我走!”
  两个人出了公司,佘华没让姜天然去开他的凯美瑞,而是扯着他走到自己的奔驰车旁,自己拉开车门坐进驾驶座,姜天然微微一顿,只得坐进了副驾驶,“去哪里?”
  “去哪里都可以。”佘华一踩油门,奔驰车猛地开了出去,直奔街道,随后上了高架桥,向郊外疾驰。
  这条路,一直开下去的话,将离开城市很远很远。姜天然安静的坐在副驾驶座上,佘华开着车,然后问,“你到底想说什么?”
  “理佳的事应该有一个了结。”他眼色温柔的看着道路两旁茂盛的植物,“你能不能代替理佳画一幅画?说理佳已经去了美国再也不会回来,她有了新的朋友,以后的日子会很开心。”
  “你有没觉得你很奇怪?”佘华微微勾起嘴角,“理佳的事和你有什么关系?就算当年收信的那个男孩爱理佳爱得要死,他的事你为什么要管?你不是病了吗?你不关心你的心肌炎,关心别人这些乱七八糟的事干什么?”
  “理佳的事没有结束他会很痛苦的。”他柔声说,“他是个很单纯的人,没有结束他就会被束缚住。”
  “单纯?那个人根本不是你朋友吧?”佘华冷笑,“你为什么要关心他痛苦不痛苦?我看你是为了那个女孩吧?那个女孩喜欢苏释,你就要我画画去给苏释,好让他死心,死心以后好安心和那个女孩在一起?你好伟大好圣母,但我为什么要帮你?我讨厌那个女孩!”
  “圣母?”姜天然很认真的反问,“什么叫很圣母?”
  佘华被他雷到,哭笑不得,“很圣母就是自以为很善良很伟大,总是要牺牲自己拯救世界的那种,这世上谁没了谁不能活?哪有人非要你牺牲才能幸福?你以为你是谁啊?”
  车窗外的风凛冽的刮着姜天然的脸,他抬起手,柔软的五指缓缓插入发中,撑住额头,“佘华,到最后究竟是谁会幸福……”
  佘华蹙眉,“什么意思?”
  “她开心一点我就会觉得舒畅,或者也是她开心一点我就会感到幸福。”他慢慢地说,“但……她和苏释在一起就真的会幸福吗?我觉得我很残忍,我想在我死前看到她高兴,所以我让她和苏释在一起,我……”他望着窗外的风景,“没有替她打算过将来。”
  她颇有些意外,放缓了车速,“你不觉得她和苏释在一起会有结果?”
  “我……当然觉得她和我在一起才会有结果。”他淡淡的笑,“每个人都有独占欲,我也有。”
  “那你为什么不阻止她和苏释在一起?”她皱着眉,姜天然的心事太重,想得太多了。
  “我对苏释的判断或许不客观,或许那只是基于‘情敌’的本能……”他望着窗外,“她喜欢苏释,她想要和他在一起,我不能勉强。”
  “你未免想得太多,头脑也清醒得太可怕。”佘华猛地在高速上踩了刹车,“你把你自己切成了几块,你想要她,却纵容她去爱别人,你认为苏释不够好,却又要为他做尽一切,你想要她开心幸福,却寄望苏释能对她好,到最后你又不甘心他们俩会天长地久,因为你根本认为能给她幸福的人只有你自己!你怎么能这样自相矛盾?”
  “矛盾?”他微微一笑,“不矛盾,我很清醒。”
  她长长的吐出一口气,“天然,你和我一样,不过是在临死前发疯而已,别骗自己了,人生太短,你想要什么还不能伸手去抢的话,到最后你会什么都得不到。”
  “抢?”他说,“很容易。我告诉她苏释有太多缺点,我对她更好一点,要得到她或许不太难。但我想要的是她真心实意的选择我,我不想逼人于无奈,而如果我真的得到了,然后我死了,她会很伤心的。”
  “天然,你想得太多,你在找借口阻止自己放手去抢,你让她和苏释在一起其实是在阻止自己做出不可收拾的事,你为自己编造了很多理由,你在克制自己……”佘华凝视着仪表盘,“你想让自己相信他们在一起会幸福,但你又不想相信他们真的会幸福,你快要……找不到平衡的支点了。”
  姜天然不否认,他有很多优点,比如说他一向能认真安静的听取别人的意见,思考的时候客观得仿佛思考的人不是他自己,“也许……有一点。”
  她再次发动了车,“你会崩溃的。”
  “不会。”他微微一笑。
  “你为什么不能爱我?”她踩了油门冲了出去,迎着强劲的风大叫,“至少……我会陪你一起死——”
  “我不想要。”他平静地说。
  身后有交警的鸣笛声,他们在高速公路停车,佘华发出兴奋的尖叫,疯狂的踩着油门,往远离城市的方向狂奔而去。
  躲避警车的时间,他感受到了佘华的疯狂——他们不是在逃离警察,而是在逃离世界。
  三十九 喜欢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