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夜间刑事部 > 第38节

第38节

  接着佘长风和佘子李就一起出去,酒店的包厢里只留下姜天然和佘华两个人。
  佘华脸上的红晕在灯光之下宛若云霞,分外动人。姜天然为她倒了一杯酒,却说,“佘华,我能问你一个问题吗?”
  佘华嫣然一笑,“可以。”她鸡尾酒杯里的勺子微略动了两下,“是关于‘理佳’吧?”
  姜天然吃惊的看着她,她反而显得很自在,托腮看着自己杯子里的酒,“你真的有这么吃惊吗?我怎么就觉得根本没有呢?‘理佳、理佳’,跟你在一起的那个女孩问我叫佘华还是理佳,是不是认识一个叫苏释的男孩?你也问过我是不是曾经用过‘理佳’那个名字?为什么要去办‘宫理佳’的暂住证?”
  “嗯。”姜天然点头,“这对我来说很重要。”
  “是不是理佳对你和她来说这么重要啊……”她淡淡的呵出一口气,突然换了个话题,“你肯不肯娶我?”
  姜天然露出更加吃惊的表情,茫然看着她,“娶你?”
  她笑了起来,“你要是在我坐牢之前娶了我,我就告诉你——”她对着他吹了口气,“关于‘理佳’的秘密。”
  “关于理佳的事对我来说很重要,但要是用结婚这样的事来做交易,佘华,这未免有些不负责任。”姜天然温柔的说,“你可以不告诉我,没关系的,我会想其他办法。”
  “我的人生一向不负责任。”她柔柔的说,“你也不用怕对我不负责任,你娶了我,我死了,你会凭空得到好大一笔遗产,有什么不好?我随时都会死的,你讨厌我了,掐着我摇一摇,把我往墙上一撞,我很快就死了。”
  “你该过好你的所有时间。”姜天然看着佘华,眼神很温柔,“董事长和子李都很重视你,不要做不该做的事让大家担心,认识你的人都很欣赏你,不要自暴自弃,你不是一事无成。”
  “我?”她自嘲的冷笑了一声,“我不过是个挥金如土的米虫,警察说我心理变态,很享受抢劫男人的快感。”她仰头喝了口酒,“我是不是很可怕?”
  “不可怕,你只是没想通。”姜天然柔声说,“每个人都会死,每个人都会遇到困难,每个人都会心情不好,这些都是很自然的事,不是只有你一个人才烦恼害怕,人人都在烦恼害怕,但大部分人都还过得很快乐,不是吗?”
  “那是因为他们命长。”佘华冷哼一声,“他们没有病,不用担心是会变成瞎子死还是会变成聋子死。”
  “你不过是提前知道了自己将会怎么死,但预先知道自己将会怎么死难道不是一种幸运?”他柔声说,“至少你不会饿死、渴死,你也不必担心得帕金森综合症或者老年痴呆,不必担心将来会在病床上渡过很长的时间才慢慢死去,我们都会死得很快,猝死是最幸运的死法,不是吗?”
  佘华纤细的手指微微一张,酒杯停在了桌面上,“我们?”她听到了姜天然的语病。
  姜天然眉线微微一弯,他是一时说错了话,但他也没打算否认。
  “‘我们’——是什么意思?”她问。
  姜天然没有回答。
  “你觉得你也会猝死?”她继续问,“你是巫师吗?”
  他说“我当然不是巫师。”
  她的眼珠子灵活的转了两转,突然改变了主意,“我告诉你理佳的秘密,你告诉我你的秘密,怎么样?”
  三十五 苏释04
  当姜天然和佘华在豪华酒店的包厢里轻言细语的时候,霍星坐在夜间室的办公室里,喝着小橘端来的柚子茶。
  她的脸色很苍白,薛纯茶趴在桌上把整张脸埋在凌乱的长发里,完全装死状态,小橘安静的坐在一边,用眼角偷偷的看霍星。
  不告诉霍星苏释还活着这件事,是薛纯茶决定的,现在事主找上门来,做坏事的无可辩驳,只好装死。四年不见,这女孩还是那样,小橘在心里评价:疯疯癫癫、乱七八糟、不守规定、自以为是……
  还有那犹如苍蝇追蜂蜜一样闻到苏释的味儿就追来了,就这点分外的讨人厌。
  霍星当然不知道在小橘心里她只是一只苍蝇,当她明白雨燕的死意味着什么的时候,脑子还没明白,身体已经带着她闯进了夜间室,坐在薛纯茶面前。
  按照部门规定,特勤组只能接受命令,不能主动和其他部门的人员联络,那会增加暴露的机会,她这种做法属于严重违规。
  她从闯进门后,坐在薛纯茶面前就没有动过,薛纯茶一看到她闯了进来,呻吟一声立刻倒在桌上装死,也一动不动,而小橘只是假惺惺的给霍星端来一杯茶,之后就坐在一旁看热闹。
  霍星一直没有说话,但她显然是来找苏释的,而苏释却不在。小橘觉得这场面很好玩,就偷偷的给苏释发了条短信:回来,有任务。
  过了半个小时,夜间室的门被再次推开了,霍星转过头来,只见一张精致美丽的面孔从门口露了出来,婴儿般的肌肤,清冷如珠的眼睛,就连那唇色都润泽得让人嫉妒,那可不就是苏释?
  依然……宛若天使。
  她目不转睛的看着他,目光是迷茫而涣散的,她倒不像是见了鬼,却像是遇了梦。
  苏释看见了霍星,他显然完全没有想到会见到她,眉头微皱,他就当作没看见,问小橘,“什么事?”
  小橘用细细的声音说霍星来了,薛纯茶想让他们俩单独谈谈,所以请他早点回来。
  薛纯茶依然在自己的头发里装死,他从来没发现小橘竟然有如此的善解人意聪明绝顶,过会儿真要好好的奖赏她。
  “谈谈?”苏释冷冷的说,“有什么好谈的?”他从霍星身边走过,直接走到薛纯茶身边,突然抬腿重重踢了那桌子一脚,“起来!”
  桌子重重一摇,薛纯茶差点从桌上滑下去,无可奈何的爬起来,“又怎么了又怎么了?谁又惹我们苏小妖生气了?告诉我我帮你打他。”
  苏释不理他胡说八道,“有任务?”
  “没有。”薛纯茶直觉的反应。
  苏释听到“没有”,掉头就走。薛纯茶连忙又说,“有有有。”
  苏释站定,头也不回,“什么任务?”
  “帮我解释一下……”薛纯茶指着霍星,脸上堆满了小心翼翼和讨好的表情,干笑说,“你还没死这件事。”
  苏释还没回答,薛纯茶以闪电般的速度拉起小橘的手往外就逃,“小橘宝贝,我忽然想请你吃宵夜了,快走快走,不然晚上餐馆都关门了。”
  霍星一直以迷茫涣散的目光看着苏释,苏释说“有什么好谈的?”,她听见了,但没觉得意外……总之,他就是这样的吧?一直都是这样的。听到薛纯茶叫他“苏小妖”,她也没觉得好笑,苏小妖……其实是一个比苏释更真实更不会骗人的好名字呢。
  薛纯茶拉着小橘一溜烟逃走了,苏释本来也要开门走,但霍星坐在那里。
  她并没有挽留他,只是呆呆的看着他。
  她坐在他身后,看的是他的背影,但他却能感受到那目光。
  于是他转过身来,冷冷的说了一句“我还没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