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夜间刑事部 > 第30节

第30节

  她呆了一呆,说不出的啼笑皆非,“老娘又不是小孩子,你调查我侵犯我的隐私请我吃糖果就算了吗?”
  “我没有调查你。”姜天然微微皱着眉,像是有点委屈。
  “每个人都有些事不想让人知道,我不管你是怎么知道的,反正老娘心里很不爽,很不高兴,可以了吧?”她沉下脸,“停车!我要下车!”
  “我想请你吃饭。”他很认真,虽然减了车速,却是非常委屈的样子。
  她躺在椅子上,突然有些心软,又或者是真的被那句“我请你吃糖果”逗笑了,突然说,“姜恶魔,你对我这么好,是不是因为——”她仰躺着望着副驾驶座上的遮阳板,“是不是因为你心里觉得对不起我?”
  姜天然摇了摇头,“我不知道。”
  车缓缓的在信贸大厦门口停下,脸色沉重的年轻男人立刻下了车,霍星和姜天然的纠葛在他心里远远没有佘华的一根寒毛重要。霍星对这人的举动完全不关心,她觉得很好笑,“除了你对不起我,你还有什么理由对我这么好?你又不是我妈。”
  他仍然摇了摇头,坚定却平静地说,“我不知道。”
  “你没有对不起我。”她说,“你对不起苏释,他不该死的。”
  “没有人有权利剥夺另外一个人的生命,不管那是什么样的人。”姜天然说这句话的时候,没显得有什么特别的神情。
  她并没有看他,只是笑了笑,“是啊,那刽子手为什么不用判刑呢?”
  他呆住,他没有想到霍星会说出这样一句话来。
  她觉得很好笑,他的样子像根本忘了自己曾经杀人,也许是他曾经杀了太多人所以那些人命都虚无飘渺得留不下什么痕迹了吧?看着他茫然的脸,她笑过了之后觉得很失望,她以为他有后悔……
  如果他有后悔或者愧疚,她就会顺理成章的原谅他。
  甚至她早就已经原谅了他。
  但却在原谅以后才发现,原来他根本没有后悔,不但没有后悔,他还把自己的罪给忘了。
  这世界真的很荒谬。
  她打开车门,直接下了车,一句话也没再和姜天然说。
  他也没再挽留她,呆呆的坐在车里,坐了很久。
  二十五 理佳03
  之后的两个多月,霍星都在出任务,忙得天昏地暗,等到任务结束回到家的时候,她整个人愣住了。
  她家里被打扫得干干净净,柜子上摆了很多零食,床上多了一件印着樱花和小熊的被子,甚至桌上还有一份热气还没消散的鸡蛋排骨饭。
  这是见了鬼还是住进了田螺姑娘?还是她不在的时候房东把这房子另租了?她冲进厨房,厨房里窗明几净,锅碗瓢盆被洗得干干净净,她从来不买米,现在柜子里多了个米缸,里面放了半缸白米。
  但屋里没有人。
  她转到阳台上去,又转到卫生间里去,一切都打扫得整齐明亮,但就是没人。
  真的……有鬼……
  她从卫生间退了出来,愕然看着桌上那份鸡蛋排骨饭,这是幻觉吧?这是闹鬼的房间出现的假相,这一定不是真的,要不然就是谁住错了房间,临时出去了吧?
  鸡蛋排骨饭很诱人,滑嫩的蛋白蛋黄,颜色金亮的排骨,嗅着那叉烧酱的甜味就非常令人动心。她小心翼翼的坐在桌旁,呆了半天才看到桌上原来有一张纸片,拿起来看,上面写:小星,回来给我电话,姜天然。
  我……靠!她勃然大怒,姜天然你疯了?随便调查别人的私事就算了,这次还擅闯民宅,不要以为帮我打扫卫生做做饭就很了不起,呸!老娘还不稀罕呢!她拿起桌上的鸡蛋排骨饭,就要重重的摔在地上,突然想到要是摔烂在地上还要自己打扫,忍了半天还是放回桌上,只对着自己的床狠狠地踹了一脚,“姜天然,你根本是个调查狂跟踪狂擅闯民宅狂!全世界违法乱纪的事你统统都做了!还摆着一张与世无争纯洁无瑕的脸!超猥琐!超变态!”骂完了才想起来其实这个人本来就是变态,一向都喜欢用稀奇古怪的东西整人,只不过她老是被他那张脸骗,以为他很纯洁而已。
  余怒未消,她瞪着桌上那碗饭,越看越觉得不把它消灭她的气就没处消,索性拿起筷子大口大口把它吃了。吃完之后咋咋舌,这味道还很不错,和它的卖相差不多,她拿起手机,按通电话之后就破口大骂:“姜天然你有神经病啊?凭什么乱闯别人家?谁允许你在我家做饭?谁同你在我家搞卫生?老娘我就是喜欢邋遢,不行吗?神经病!”
  电话那头懵懵懂懂的“啊……”了一声,好像还不明白趁别人不在闯进别人家去做饭是大逆不道的行为,他温柔地说,“我不知道你什么时候回来,又怕你饿了……”
  “老娘什么时候回来关你屁事?你不知道我什么时候回来做什么饭?根本就是在骗人,难道你是天天做饭?那些没人吃的饭呢?在哪里?完全胡说八道……”她对着电话咆哮发飙,“话说我干嘛要给你电话?老娘警告你,再莫名其妙的调查我跟踪我闯进我家,老娘要对你不客气了!”
  她很帅的掐断了电话,顺手把它重重的摔在床上,看那手机狼狈的在床上滚了两滚,她把它想象成姜天然,心情这才勉强好了一点。
  不到十秒钟,手机又响了起来。
  她勃然大怒的扑过去接,心里也没觉得意外,他会再打过来根本是意料中事,只听他仍然是乖巧的语气,“我本来想如果今天你也没回家,十点钟我会过去把饭吃掉的,我有事要对你说。”
  她皱着眉头,心里一千一万个不乐意,“你真的是天天来做饭打扫,然后每天十点来吃冷饭?”心里又是一千一万个不相信。
  “嗯。”他应得很温顺,“我有事要对你说。”
  她的怒火消了一半,这人虽然完全不尊重主人的意见,但毕竟天天擅闯民宅来做饭也不是什么罪大恶极的事,“什么事?”
  他犹豫了,“你吃饭了吗?”
  她哼了一声,扫了一眼被她吃完的残羹,“没吃,你那碗饭被老娘从三楼扔下去了。”
  “下次别这样扔,楼下会有意见的。”他温柔地说,“我来接你吧,请你外面吃饭。”
  他听话又低姿态,完全像个任她鱼肉的玩具,她的心情莫名的好了,摆了半天架子,哼哼了半天,装作勉强同意的样子,“你请我到哪里吃饭?”
  “野太郎寿司。”
  “老娘不要!老娘要吃索罗斯大酒店!”她心里高兴了,开始刁难起来,“老娘要吃索罗斯大酒店里最贵的包厢,吃最贵的菜。”
  “好。”姜天然毫无意见,也不觉得她是在借题发挥胡搅蛮缠,“三分钟后我到你楼下。”
  “嗯。”霍星挂了电话,打开衣橱,把她那件清纯的连衣裙又翻了出来,还匆匆忙忙的去洗了个脸,换上新的衣服鞋子,梳了梳头发。镜子里映出窗外有光线划过,肯定是姜天然的车到了,她心里一乐,拿出瓶瓶罐罐的化妆品开始化妆,才不理睬那什么三分钟的时限。
  磨蹭了半个小时,姜天然安分守己的在楼下等,一个电话没打,一点也不吵,而且也不抱怨反抗。她心情极好的一步一步下楼,看到那辆雪白干净的凯美瑞的时候,突然觉得它长得很像姜天然,一样雪白雪白,呆呆的。弯下腰对着驾驶室笑了一笑,她打开车门坐上副驾驶,姜天然没有一点不耐烦的表情,对她弯眉一笑,“走吧。”
  “说吧,有什么事要说?”她托腮看着后视镜,后视镜里可以照到姜天然一半的脸,“如果是要说你对不起我之类的,那就不要说了。”
  姜天然顿了一顿,很平静的开着车,“佘华……”
  “佘华怎么样了?”她的耳朵立刻竖了起来,“你去调查了吗?她到底是不是‘理佳’?还有什么乱七八糟的麻醉抢劫案是不是她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