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夜间刑事部 > 第28节

第28节

  说不定……也毒死了姜天然。
  她放下手臂,又去看对面333的灯光,那灯光已经灭了。她呆了一呆,难道姜天然和佘华就这么同床共枕了?刚才把佘华扔进姜天然房里的时候她很开心,看到灯灭了,她却有一股难以言喻的滋味,她以为姜天然不会这么随便的,她以为他至少会推托几次,再约会几次才确立关系,没想到……
  没想到月黑风高,有醉倒的绝代美女在怀,所有的男人都一样。
  她呆呆的看着天花板,觉得人生依然是如此没有意义,折腾了一天,她到底是在干什么呢?
  二十三 理佳01
  第二天她又被敲门声吵醒,两个警察找上了门,原来是昨天晚上出租车司机以为她是麻醉抢劫的劫匪,暗中按了车内的报警按钮,又启动了监控摄像,留下了她的视频。
  她很无奈的跟着警察到派出所去接受调查,可悲的是她没有身份证,于是被列为重点怀疑对象,每天都有好几轮警察来问她关于最近城市里麻醉抢劫的事。
  她怎么会知道最近发生了这么多起麻醉抢劫的案件?她本来就没有抢谁的钱,不就是翻翻钱包看看身份证吗?如果翻钱包也有这么重罪的话,她以后还是少乐于助人好了。
  被盘问了好几天,始终没问出什么有价值的内容出来,她终于被自己的同行放了,就在要离开派出所的那一秒,她看到一个女人走进派出所的大门。
  那个女人是来办理暂住证的。
  霍星本能的跟着她的步伐和身姿看去,她觉得很眼熟,实在是太眼熟了,这种步伐这种姿态,不就是佘华吗?
  但站在流动人口管理窗的人又不像佘华。
  她穿着白色的吊带小背心和一条很合身的牛仔裤,脚上穿着一双板鞋,扎着小马尾,显得青春洋溢,和佘华那种浑然天成的贵族气质有莫大的差别。
  霍星目不转睛的看着她,那个女人并没有留意到她,办好了暂住证她就转身离开了。
  走出派出所的时候,她的步伐依然轻盈,那张莹润漂亮的脸蛋在日光下依然毫无瑕疵。
  霍星整个愣住了。
  这不就是佘华吗?
  但佘华怎么会穿成这样?她看得出那一身都很便宜,比不上她那件连衣裙的十分之一,但重要的是她是佘华吗?
  突然间福至心灵,霍星冲到流动人口管理窗,指着佘华的背影,“刚才办证的那个女人叫什么名字?”
  “你要做什么?”
  “我是她同学,一时忘了她叫什么名字。”她胡说八道,反正就扯呗,谁规定同学不能忘记同学的名字?她的确有很多同学的名字都忘了。
  “她姓宫,叫宫理佳。”友好的流动人口管理窗的小姐微笑。
  霍星张口结舌,一时之间,是整个人僵硬了。
  宫——理佳——
  她居然不是佘华。
  她叫理佳。
  她回过头来,看到那酷似佘华的女人款款的登上一辆丰田,开车的是个西装革履的年轻人,显然不是姜天然,车子很快发动,往市区的黄金地段开去。
  理佳?她真的不是佘华?她为什么叫做理佳?只是一种巧合吗?自己要是不追上去一定会发疯,霍星立刻拦了一辆的士,紧追在那辆丰田的后面。
  那辆车并没有开出很远,在一家足浴店门口停了下来。霍星很快从自己的提包里拿出BB霜和口红,三下两下为自己化了个浓妆,贴上假睫毛,浓得保管连她自己妈都认不出来,然后下车,也进了足浴店。
  服务生迎了上来,她落落大方的说和刚才近来的两个人是朋友,于是服务生把她引到了907包厢。里面刚刚坐下来的两人显然是吃了一惊,霍星也哎呀一声,说她的朋友不是这两个人。训练有素的服务生立刻为她开了隔壁房间,让她等她的“朋友”过来。
  于是她顺利的坐到了“理佳”的隔壁。
  服务生很快端来了热水帮她按摩,她竖起耳朵听隔壁的动静,拿出了手机本来想发条短信给姜天然,却蓦地想起没有他现在的电话,磨蹭了手机一会儿,她仍然给姜天然的旧号码发了条短信,“我在天魔足浴。”
  本来想将事情讲清楚,但想到根本不会有回复,也懒得多说,发条短信不过是寄托下心情。她握着手机,按摩师的手法很好,按得她昏昏欲睡,房间隔音太好,隔壁的动静她也听不到。过了不知道多久,突然听到隔壁的门开了又关,她猛地睁开眼睛,只见宫理佳窈窕的背影正经过走廊,下楼去了。
  诶?她没和那年轻男人一起走?霍星皱起眉头,这不正常吧……拉拉正在给自己按摩的按摩师,“那个女孩子怎么先走了?”
  按摩师也很好奇,去换水的时候往隔壁探了个头,说她的男伴睡着了,她有事就先走了。霍星的眉头皱得更深,突然听到楼下汽车发动的声音,她一下子跳了起来,“不对!一定有问题,我要去看看!”
  按摩师瞠目结舌,追在她身后,“怎么了?”
  那辆车不是她的,她在男伴睡着的时候拿走他的钥匙开走他的车,这会是正常的吗?她冲进隔壁房间,隔壁房间的年轻男人仍然在沉睡,她用力推了推他,“喂?喂?”
  那男人仍然不醒,霍星倒抽一口凉气,他被人下药迷昏了,这正是最近经常发生的单身女子麻醉抢劫!“报警报警!这个人被人迷昏了!”
  足浴店一阵大乱,很快有人报了警。
  霍星趁着警察刚进门的时候溜出了足浴店,她还不想再一次被带到警察局里去被盘问,何况那个不知道是佘华还是理佳的女人已经走了。
  刚到门口,一辆等候在外白色的凯美瑞开了过来,她吓了一跳,打开前座车门跳了上去,“你怎么会在这里?”
  开车的人微笑,“你不是叫我来吗?”
  霍星傻笑,心里一瞬间充满了幸福感,那条短信他竟然收到了,他竟然没有换号码,而且他马上放下自己的事赶了过来,浑身上下霎时充满了力量。
  车里有人好奇的问,“天然,这位是谁?你赶过来就是为了接她吗?”
  霍星听到人声才知道原来姜天然的车里还有人,回头一看,姜天然车里还坐着一个三十多岁,西装笔挺,头发梳得油光滑亮,戴着眼镜的男人。一看就知道是个商人,还是个颇为精明能干的商人中的商人。她对着他笑了笑,“你好,我叫小星。”
  那商人笑了笑,“天然和我事情谈了一半,把我也带过来了,原来就是为了接你啊!小姐你真是金贵,能让天然这么重视。”
  那意思就是像自己这么个浓妆艳抹的女人,他并不觉得有让姜天然立即赶过来的条件,言下有一点淡淡的讽刺,甚至有一点若有若无的鄙夷。她立刻白了他一眼,回到前座不再理睬他,姜天然似乎并没有看到车前车后两个人的刀光剑影,平静的开着车,“你想追的是前面的丰田?”
  “当然!”霍星立刻忘了后座上那个狗眼看人的混蛋,“你看到她开出来的样子没?我觉得她就是佘华,但是她办的证件叫做宫理佳!所以我才跟踪她,然后发现她在天魔足浴麻醉了一个男人,开走了他的车。”
  “理佳?”姜天然眉心微微一蹙,“她说她叫理佳?”
  她低声问,“是不是很可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