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节

  “X部门的一切都是保密的,就算辞职了也必须遵守保密协定,否则是犯罪。”姜天然温和地说,“我的履历在那几年都是空白。”
  “啊……这样啊……”她很遗憾地说,“那像老娘这样口无遮拦老是会忘记纪律的人就不可能辞职了,肯定会犯罪被抓起来的。”她往嘴里塞了最后一颗杏仁,“很可惜啊,你的同事不知道你以前有多厉害,要是你上班的时候天上掉下一把枪的部件,你把它组装起来开枪,打中对面大楼屋顶上的一颗苹果,你的同事一定都震惊——然后M信息的保安部主任换你当。”
  他笑了起来,是真心的笑,“你真会想象。”
  “你是真的厉害嘛!别人都不知道多可惜啊!”她把坚果罐子里的杏仁统统吃光,把罐子放回去,“人生真是多变,我真的没想到你会辞职。”
  “我没想到……”他说,“你不恨我。”
  “又说那件事了,我恨的。”她懒洋洋的说,“只是你不知道,你辞职了嘛!”
  他不再说了,车慢慢的开到了目的地。
  “停车停车,这就是216号。”她指着路边的三层小屋,“我住三楼。333就在那边,你看。”她指着广阔农田对面的一处青瓦的别墅,“看到没,对面唯一一栋,不过这里离市区和信贸也太远了,你不在市区黄金地段买个房子跑到这种荒山野岭来干什么?”
  他打开了车门,“我把市区的房子送人了。”
  她呛了口气,差点噎死,“算你狠!您老人家的层次太高了,去吧去吧,你的333就在那里。”出了车门之后,她想了想又说,“住333的人还是别来我这里串门了。”
  他微微蹙起眉,仿佛很疑惑,她已经潇洒的挥挥手走了。
  我靠!把市区的房子送人了,跑到郊区租别墅住,这种自命清高超凡脱俗的人她惹不起,姜大神你就在对面慢慢的住,别来靠近我。
  登上三楼,打开自己的房门,重重的躺在床上,窗外的朝阳洒进柔和的阳光,她看着天花板,觉得自己还是不喜欢姜天然的。
  没看见他的时候偶尔会有点想念。
  看见的时候却一点也不喜欢。
  他辞职了,实在不可思议,她不愿去想是不是为了当年那件事,总之那张脸她看得越久越会想起某些细节……苏释那些雨雾一样的鲜血,还有他开枪之后的微笑……
  人的执念果然是很可怕的东西,就算明明知道他没有错,还是忍不住要讨厌他。
  二十 四年03
  第二天没有任务,她躺在床上过了很久都不起床,阳光从窗口洒入,但渐渐的又缩了回去,风吹着窗帘,紫色的纱布在风里轻轻的飞飘,有一股安宁的味儿。
  楼下的鸡鸭在咯咯咯的叫着,她听着那声音渐渐的又远去了,仍然不想起来。
  没有吃早饭,没有吃早饭会长胖,还会长胆结石,但她经常没有吃早饭。一个人做饭太麻烦,周围又没有卖糕点的小店,泡面吃腻了,吃饼干还会掉渣又要扫地板……
  一个宁静的上午,霍星就躺在床上想不用吃饭的各种各样的理由,想着想着,她又朦胧睡着了。
  梦里有柔软的蛋包饭,香嫩的黄油西洋花,多汁的牛排,还有浓郁的雪顶咖啡和鲜红的樱桃……
  她其实不饿,在梦里看到这些东西也没有强烈的食欲,只是看见了许多好吃的,从心里就会有一种温暖的感觉,仿佛被宠着、仿佛很快乐、又仿佛充满了期待。
  梦又变了,变得瑰丽浪漫。她穿着公主的衣服,带着粉色蕾丝的发带,坐在镶满钻石的椅子上,手上戴着璀璨的戒指。房间里的一切都镶满宝石,挂着丝绸的垂幔,镜子和宝石相映着光辉,她坐在椅子上,看着苏释穿着王子的衣服向她走来……
  为什么求婚的时候他还是不笑呢?
  还是绷着冷冰冰的脸,还是瞪着那么凶的眼神,仿佛在他眼前的是容易伤害他的洪水猛兽。
  “碰”的一声,血雾漫天而起,一点一点洒落在她身上,她能感觉到血的温度,穿着王子衣服的苏释倒入她的怀里,瞬间变成了一只怪物,她抬起头来,看见姜天然站在门口,露出满足的微笑。
  他的唇她都看得清清楚楚,微微抿起嘴来,没有露出任何牙齿,微笑得很含蓄,但那得意和满足的样子是那么强烈,强烈得都充满了邀功和张狂的意味。
  “碰”的又一声,他向苏释的尸体又开了一枪,接着“碰碰碰”,无数枪打中了苏释冰冷的尸体,她惊跳起来,满身满手的血,满身满手都是血……
  霍星猛地坐起来,窗外依然是灿烂的阳光,幸好窗外是灿烂的阳光,让她立刻明白那不过是一场梦。满头满身的冷汗,她拖过被子来擦了擦脸,才发现那“碰碰碰”的声音不是做梦,是真的有人在用力敲她的门。
  从床上跳下来,她蓬头垢面的去开门,想也知道来的是送快递的大叔,她对他这种激情澎湃的敲门方式已经很熟悉了,不这么用力敲她经常都睡着没听见。
  门开了,门外果然是送快递的大叔,满脸堆笑的送上一大捧鲜花,“送花喽送花喽。”
  她本能的接过一大捧柔黄可爱的玫瑰花,鹅黄色的玫瑰花苞中间还夹杂着金色的金莎巧克力,抱在怀里沉甸甸的,“这是什么?谁叫你送来的?”
  “对面333的先生。”
  “哈?”霍星张大了嘴巴合不拢,“他为什么要送我花?”
  送快递的大叔呵呵的笑了两声,很老实的说,“这花是别人订了送给他的,他叫我转送给你。”
  “哦……”霍星挥了挥手,“我明白了,谢谢你。”
  送快递的大叔退去了,她抱着那捧花回屋里,就说姜恶魔无端白事不可能送花给她,除非他脑子坏掉,原来是别人送他他不要的。她心安理得把花插在花瓶里,托腮看着那一大捧娇艳的玫瑰,拔出一个金莎吃了起来,花丛中有一张卡片。
  她慢吞吞的吃完金莎,又吃了一个,才拿起那张卡片打开来看。
  金色的卡片,上面写着娟秀的字迹:“晚上六点,索罗斯大酒店,不见不散。”她挑高眉毛,扑哧一声笑了出来,这是谁在追求姜恶魔?一定不了解他的本质,一定做梦也想不到他会设计那种变态的跑道。她把卡片又插了回去,这束花至少价值几百块钱吧?追求姜恶魔的一定是个千金小姐,索罗斯大酒店五星级啊,不知道晚上她会有什么招数网罗姜恶魔的心?
  她突然熊熊的好奇了起来,不如晚上去看热闹?反正她闲着也是闲着,根本没事可做。
  说干就干,她立刻坐了起来,打电话叫了一份外卖,煞有介事的打开衣橱,研究自己晚上该穿什么样的衣服去索罗斯大酒店?是该打扮成千金小姐、还是雍容贵妇?还是走颓废路线的学生?
  端详了衣橱半天,她叹了口气,意识到这几年自己真的没有重视过自己,衣橱里的衣服还是四年前的,并且被她执行任务糟蹋得不成样子,不管是千金小姐还是雍容贵妇她都扮不成。
  没衣服那就出去买吧……她等着外卖送来,把自己喂饱,然后蓬头垢面的出门,拦了一辆的士,把自己送到市中心黄金地段。
  车水马龙的街道,光影闪烁的店面,即使是白天上班时间,繁华的街道依然人来人往。她闯进了一家美发店,让发型师给她整理了下发型,花费两个小时时间,而后顶着一头焕然一新的长发,进了隔壁的国际名品中心。
  她进了家搞不清什么牌子的店,买了件蓝白相间的连衣裙,那裙子很孩子气,有一点小小的蕾丝,配着她一头直发,穿在身上像个孩子。她莫名的喜欢这件裙子那股清纯的味道,于是穿了便不想脱下来,剪了牌子直接去付钱,她想要个全新的自己。
  一件裙子两千九百多块钱。
  她刷了卡,店员殷勤的介绍旁边有个白色的小提包很搭这件学生气的裙子,她提了提,觉得相当不错,立刻又刷了卡。
  结果她穿了新衣服换了新包出来,转到隔壁鞋店去买了双公主鞋,飘拂着一头黑发走出了国际名品中心。
《夜间刑事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