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节

  她的脸上有泥土和落叶的痕迹,谁也不知道她是怎么进来的,但显然她曾经伏地打滚过,满身干枯碎叶的痕迹。
  带着这么重的伤势,仍然能够躲过警卫,从不知名的地方进来吗?如果是,这个女孩真是难以言喻的可怕。
  “嗨!”那灰头土脸的女孩脸色苍白,肩上的血流得很厉害,她却对看守的三个人露出灿烂的笑脸,还举起左手挥了挥,“我可以和他聊一聊吗?”
  “你是?”重案组看守苏释的警员惊讶的问,“哪个部门的?”
  “新人,夜间室的。”霍星笑着说,她指着苏释,“我好不容易才走到这里,想和他聊一聊可以吗?”
  “哦,你就是受莎莎枪击的那个女孩……”看守的警员站了起来,“听说和他有交情的吧?小心点,这位看起来瘦小,脾气可是极坏。”
  霍星笑着点了点头。
  看守的警员出去了,本来倚墙的那位想要留下,但显然他们都知道在圃元县问仙湖发生了什么事,略略迟疑了一下,还是出去了。
  他们都想把空间留给霍星,在整件事中她是毫无疑问的受害者。
  “咯”的一声,霍星拄着那个输液器的支架,缓缓在苏释面前坐了下来。
  苏释咬着嘴唇,看着她浑身狼狈的样子,还有她肩头在流的血。
  “喂!”她说,“他们有没有打你?”
  苏释怔了一下,本来不想说话,过了好一会儿,他说“没有。”
  霍星笑了,“我就知道像本部门这么高素质的人才,是不会滥用私刑的。”她目不转睛的看着苏释的脸,苏释的脸色显得憔悴,目光中闪动着压抑的愤怒和懊恼,但看起来越发像个会喷火的漂亮娃娃,“喂,你真的杀了人吗?”
  十六 错爱04
  苏释避过目光不看她,那神态无疑是默认,她的眼神有些黯然,“那你为什么要救我?”
  “因为你没有做过什么坏事。”苏释仍然那么说。
  “那你为什么要杀人?”她咳嗽了一声,那声音几乎让苏释惊跳了一下,听起来声音很沉闷,她肺里一定发炎了。
  他并不看霍星,那目色清冷得几乎是接近青幽了,像一对月夜里的猫眼,剔透而冷漠妖异,“他们……”
  他又沉默了。
  她这次并没有感到意外,苏释这个家伙,总是在最关键的时候打住,然后做出一些让她失望的事。
  两个人沉默了一会儿,她问,“他们……在你面前做坏事了?”
  苏释又不回答,但她知道她说对了。
  “那理佳呢?真的有理佳吗?”她仿佛松了口气,“你为什么要去跳问仙湖?”
  他怔了一怔,仿佛对她还牢牢记着他跳问仙湖的事感到吃惊,犹豫了一会儿,他说,“我在想她为什么三个月都不回家,她没有理由不回家,除非她已经死了。”
  “真的有理佳?”她看着他,“你是真的以为她会在问仙湖里,所以才跳问仙湖?”
  他又咬住嘴唇,她以为他不会点头,他却说,“嗯。”
  “但你还是找不到她。”她低声说。
  他的眼色仿佛又变了,变回她当初看见的那种快要流泪的样子,那时候正是这种好像要哭的眼色让她充满怜惜,想要看他笑的样子。
  “喂,你真的很爱理佳吗?”她看着他的样子,“很爱一个女孩,是什么感觉?”
  苏释不回答。
  “会不会很想她、会幻想怎么照顾她……会幻想如果给她送花的话,她会怎么样笑?会不会想要带她去吃好吃的东西、买布娃娃给她、买漂亮的衣服和鞋子给她?会不会想要抱着她、每天都想看着她?”她说,“会不会在下大雨的时候,给她打电话?”
  他一开始并没有什么反应,一直到听到最后一句,苏释微微震动了,抬头看了她一眼。
  霍星的眼里有泪水,但泪水并没有流下,只在眼里莹莹的闪,她有些失神,但依然在微笑,满脸的泥土和碎叶,还有肩头一片凌乱的血污。
  “你会不会觉得……会说‘就这种雨,如果出门会淹死的话,我不出门一样会被淹死’的女孩,比较不会让人担心?比较体贴,比较……好?”她低声问。
  “我只是……想要保护她。”苏释看着她的脸,突然说,“我很感激你。”
  “为什么?”她笑得更开了。
  “你抓住莎莎,所以理佳——”
  “所以理佳安全了。”
  他毫无悬念的“嗯”了一声,眼神很诚恳,没有半分虚伪。
  她深深地倒吸了一口气,很想笑出来证明自己真的不在乎,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过了好一会儿,苏释才觉得她有些奇怪,抬起头来看她。
  她失魂落魄的坐在那里,一动不动。
  他皱着眉头看她,第一次有了主动要和她说话的想法,“怎么了?”
  她不说话,脸色很苍白,支持她走到这里来的勃勃生机都消失了,眼圈发黑,显得非常憔悴。
  他记得刚才她的那声咳嗽,看着她的脸色,突然有些紧张起来,不知道为什么从来没有觉得这个女孩是需要照顾的,即使那天晚上他跟在她后面,看到她差点跌下山崖,但他也很清楚,那只是意外,那并不是她故意要跳崖。
  她总是很有活力的样子,生命力旺盛,即使他曾经重重的打过她的后颈,她也很快就清醒了,甚至他都不知道自己有没有把她打晕。她爬上山崖的速度比他还快,她能在荒山野岭间奔跑,会放出很大的声音大吼大叫,一点也没有所谓的矜持、腼腆什么的。
  她毫不避讳的表示喜欢他,想尽各种方法和他说话,甚至伸手来拉他的手。
  他并不想理睬她,而且就算对她不理不睬,她看起来也不像会伤心的样子,所以他很随意的对待她,不管怎么对待她她都是没有资格怨恨的吧?
  所以都是她活该。
《夜间刑事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