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我有一座恐怖屋 > 第1168章病友之间的默契

第1168章病友之间的默契

    让陈歌杀死左寒,这可能是医院一开始就计划好的!
    使一个疯子更加疯狂的事情就是挖出他心底血淋淋的秘密,然后用另外一种形式再次展现在他的面前。
    “这是治疗吗?”陈歌的手慢慢握紧。
    和陈歌比起来,左寒要显得更加冷静:“医院似乎安排好了治疗过程,但因为种种原因,他们不得不提前使用预留的手段。”
    这两位病人都非常特殊,陈歌拥有极为复杂的过去,医院把全部注意力都放在了陈歌身上,结果小瞧了左寒。
    他们没有想到左寒连自己的记忆都会怀疑,打乱了“治疗”进程。
    原定计划被破坏,现在这两位极为敏锐的病人正在慢慢占据主动。
    “恩,医院的行为算是再次证明了我们的推测。”陈歌放下了叉子:“可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做?”
    “对啊,这也是我疑惑的一点。不管从头脑,还是利用价值来看,我似乎都比你要有用的多吧?就算某些方面不如你,但是也不至于成为‘治疗’你的一味药吧?”左寒声音阴沉。
    “你是‘治疗’我的一味药?活人是药?”陈歌似乎又想起了什么,但他及时停止了思考:“今夜不太平,为了不引起医院怀疑,恐怕要委屈一下你了。”
    “你是准备拿叉子在我身上捅几个洞吗?”左寒和陈歌之间的对话,越来越有病人的感觉了。
    “那倒不至于。”陈歌看着仅剩的药片:“你说我要不要吃半片尝尝?体验一下那种状态?”
    “你是疯了吗?”一个精神病人发自内心的对另一个精神病人反问道。
    “你今夜没死,医院可能还会继续喂我这种药,我要知道服下这种药物的感受,才能演的更逼真。”陈歌也不知道为什么,在磨练演技方面,他非常的认真,这似乎就是刻入骨子里的职业素养:“你今夜不要离我太近。”
    说着陈歌用手指沾了一点粉末放入嘴里,他没有任何犹豫。
    “你这也太狠了吧。”左寒往后退了一步,他是个非常聪明的人,单就智商方面来说他觉得自己绝对不会输给陈歌,但是他现在慢慢明白,他和陈歌之间差距很大。
    “味道和白色药片一样,也就是说那种黑色丝线没有特殊的气味。”陈歌抿着嘴唇,面朝左寒,坐在了自己病床上。
    为了防止出现意外,他还特意捡起束缚带,捆住了自己的双手。
    “是因为量太少了吗?我现在没有任何感觉,可惜刚才喂虫子浪费了太多。”陈歌目光平静,脑海中的疼痛在灼伤他灵魂的同时,也将烙印在他记忆中的“锁”打开了一条细缝。
    所有痛苦都不是白白承受的,陈歌现在已经知道如何避开那种疼痛来思考,他只要不触及过去,不去想那些具有特殊意义的词汇,就算触发了疼痛也不至于直接疼晕过去。
    “任何药物发挥药效都需要一个时间,你可以慢慢感受自己身体和头脑的变化。”左寒退到了墙角,这已经是距离陈歌最远的地方了,他后背贴着墙壁,满脸的苦涩:“医院想让你亲手杀了我,那说明杀了我可以刺激到你,看来我们过去是很好的朋友。”
    “你记忆中自己是法医学院的学生,和我完全是不同的人生轨迹,我们为何会成为朋友?或者说我们的纽带是什么?”陈歌无法深入思考,现在左寒就是他的大脑。
    “可能你以前真的是鬼屋老板吧,我这个人好奇心和好胜心都很重,估计我以前参观过你的鬼屋,结果被你整了,我很不甘心就继续挑战,然后我俩惺惺相惜?一来二去就成了朋友?”左寒很了解自己的性格,他随口说道:“医院的种种行为其实也透露出了很重要的信息,至少我们两个可以完全相信对方。”
    陈歌坐在床上,仔细感受着身体上的变化:“医院的病人当中应该还有我们的朋友,比如说张敬酒,像他这样的病人不止一个。”
    “可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左寒细细回想:“我们去找张敬酒的时候,他对我的声音没有任何反应,但是却对你的声音做出了回应,我们这些人相互之间没有联系,大家都只是和你有关。”
    “没错,我也有这种感觉,所有因果关系的中心就是我。”陈歌看着餐盘上的金属叉子:“你们似乎全都是医院为我准备的‘药’。”
    医院的层层面纱正被陈歌和左寒掀开,表面上带给病人希望和治愈的病院,真实的样子可能会让每一位病人都感到震惊。
    一个小时过去后,陈歌的皮肤上开始浮现出黑色的颗粒,可能是因为药物服用剂量太少的原因,那些黑色颗粒无法在陈歌的身体里连接成细线。
    随着黑色颗粒出现,陈歌双眼变得通红,他胸口起伏,手臂上血管凸起。
    “你……还好吧?”左寒就站在房门口,他抓着门把手,随时准备往外跑。
    “那些黑色颗粒中似乎蕴藏着负面情绪和某种力量,它们想要支配我的身体,我体内好像还有另外一种力量在压制黑色颗粒,不让它们产生效果,那股压制力好像是从心脏处传来的。”
    陈歌感受着身体上的变化:“这些黑色颗粒应该就是为了引出我心口的那股力量,难道说我的第二人格隐藏在我的心里?如果我真是精神分裂,那我的第二人格不是应该存在于我的脑海当中吗?”
    坐在床边,陈歌一个人自言自语,门口的左寒神情紧张,一句话都不敢回。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陈歌体内的黑色颗粒也变得愈发活跃,他现在的状态很不稳定,双眼之中满是血丝,看着非常吓人。
    “药物进入体内,在三个小时后,药效达到顶峰,而且如果不释放出去,这股刺激感会一直存在。”陈歌面目狰狞,但是声音却前所未有的平静:“我仅仅只是服用了一些粉末而已,如果我完整吞服了药片,猝不及防之下肯定会被攻破心理防线,然后在睡梦中杀掉自己的室友。”
    “喂,我就在这,你说话的时候考虑一下我的感受啊。”
    “不过这药似乎也有好处,吞服过后,我身体的虚弱感明显减弱,那种遭受束缚浑身使不上力气的感觉也渐渐消失了。”有利有弊,陈歌最擅长的就是在绝境中找到能对自己产生帮助的东西。
    凌晨一点钟,陈歌觉得药效已经不会再增强,他强行挣脱了双手的束缚带,拿起了餐盘上的金属叉子:“左寒,如果你跑的不够快,身上可能会多几个血洞,不过你放心,我会避开要害的。”
    “等等!你这就开始了吗?!”左寒话音刚落,就看到陈歌完全像变了个人一样。
    他眼中透着嗜血的光,扭曲的脸上充斥着一种病态的渴望,他似乎迫不及待的想要去毁灭看到的一切活物,只有血和虐.杀才能够安抚他的灵魂。
    “卧槽!”就算是提前商量好了,左寒现在依旧感到非常害怕,他根本不相信陈歌是在演戏,这还原度已经超过了百分之二百,恐惧仿佛毒草般疯狂在他心底生长。
    一条打了石膏,行走不方便,但陈歌就好像野兽一样趴在地上。
    医院曾让陈歌看过他发狂时候的视频,高医生当初是为了证明陈歌体内确实有第二人格,他根本没想到那段视频成为了陈歌模仿的蓝本。
    陈歌知道自己发狂后的样子,不管是表情,还是动作,他从方方面面将其完美还原。
    锋利的金属叉子划破了床单和枕头,直接刺穿了被褥,在木板上留下了几个小洞。
    左寒缩了缩脖子,他知道陈歌是玩真的了,那力道如果扎在身上,估计会直接捅出一个血口子。
    “救命!”
    打开病房门,左寒扯着嗓子就往外跑。
    病床被撞歪,在左寒跑出的一刹那,金属叉子擦着他的后脑勺划破了他的病号服。
    呲啦一声,外衣被划开,左寒后背一股凉气涌上了头顶,刚才如果他慢一步,叉子直接就戳进他的脊椎了!
    “这家伙的真实身份其实是变态杀人狂吧?这也太熟练了!他一定在脑海里预演过很多次!说不定我在他的脑海里已经被杀死了好多次了!”左寒越想越害怕,他冲出病房后,回头看了一眼,冷汗刷的就流了下来。
    陈歌双手撑地,拖着那条打了石膏的腿,满脸疯狂,歇斯底里一般的追着他!
    就算明知道的是在演,左寒现在也真的害怕了,他根本控制不住自己,本能的朝护工所在的值班室逃去。
    “救命!救命啊!”
    一个在追,一个在逃,一种熟悉的感觉同时浮现在两人心头,似乎这样的经历他们曾经有过。
    平时听到点动静就会出现的护工,今天好像全都没有上班一样,任凭左寒叫喊,也没人过来。
    左寒不敢停留,他现在也不知道陈歌到底是在演,还是真的受到了影响,反正以他的智商都无法分辨出来了。
    玩了命的狂奔,左寒头也不敢回,他硬是跑到了护工值班室。
    疯狂敲击房门,左寒不断的叫喊。
    片刻后门被打开,一个护工不耐烦的探出了头,映入他眼中的是陈歌那张狰狞扭曲的恐怖脸颊。
    “嘭!”
    护工的身体直接被陈歌扑倒,他俩重重撞在了门板上。
    在护工发出惨叫的时候,陷入疯狂的陈歌竟然还给了左寒一个眼神,示意他查看下值班室。
    两人心有灵犀,陈歌单方面和护工扭打在一起,另一位护工也跑出来帮忙,左寒趁机躲入值班室。
    那种药物虽然只有一些粉末,但刺激性非常强,两位护工都没办法阻拦陈歌。
    一把金属叉子在陈歌手里成为了致命的凶器,两位护工也没想到会遇见这么可怕的病人,其中一人拿出自己的白色外壳手机似乎是想要和谁打电话,但他号码还没拨出去就被陈歌死死按住。
    “救我!救我!”叉子一次次落下,瞄准着护工的眼睛,被吓破了胆的护工总是差之毫厘的躲过去,对普通人来说这份刺激他们根本承受不住。
    左寒仅仅在值班室呆了三分钟,似乎就已经有了重要收获,他听见护工求救,但是他一点要帮忙的意思都没有,直接朝走廊另一边跑去。
    两位护工知道控制不住陈歌,他们将陈歌推开之后,也一起开始逃命。
    “我差点被杀死!我差点就被他杀死!”左寒边跑边喊,活脱脱一个犯病的疯子,不断重复着这句话。
    “去找夜班医生!去医生办公室!”两名护工朝医院某个方向跑,左寒跟着他们,陈歌在地上爬动,速度不算快,所以给了他们逃跑的时间。
    事实上,陈歌的双手双臂上已经满是伤口,但疼痛只是让他的表情更加扭曲可怕。
    打开一楼走廊中间的门,护工跑进了第二病区,这里明显要比第三病区阴森许多。
    “医生!医生!”护工和左寒钻进了某个房间,灯光亮起,一个穿着白大褂的医生从中走出。
    在那位医生的指挥下,三人合力控制住了陈歌。
    被套上束缚带,陈歌感觉自己无法反抗了,他偷偷看了左寒一眼,躲在夜班医生房间里的左寒似乎有了惊人的发现。
    知道自己的病友在做对的事情之后,陈歌放下了心,他用最后的力气拼命挣扎,然后大脑开始回想跟自己父母和恐怖屋有关的记忆碎片,很快撕裂脑壳的疼痛将他淹没,陈歌直接疼晕了过去。
    ……
    缓缓睁开眼睛,窗户外面太阳已经快要下山,陈歌这次足足昏迷了十几个小时。
    “能听见我声音吗?”高医生站在陈歌床边,满脸的担忧:“你可算是醒了。”
    “我……”嘴唇干裂,陈歌朝四周看了看,他发现自己被送到了隔离病房:“我为什么会在这里?”
    “你的第二人格昨晚又出现了,他差点杀了我们医院的护工。”
    “怎么可能?!”陈歌着急的想要从病床上坐起,但他手脚被束缚,根本动不了。
    “是真的。”高医生又给陈歌展示了一遍监控视频:“你的第二人格充满了破坏欲,如果你不能战胜他,迟早有一天会被他吞食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