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湘西赶尸鬼事之造畜 > 719 枯木逢春

719 枯木逢春

    唐方和紫玲玎再次向着后山走去,因为上次和卓静来过一次,虽然凤凰山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但是依然不至于让两人迷路,很快两人便来到了凤凰树前。
    此时的凤凰树已经断做两截,绝大的枝干几乎占据了整个山顶,凤凰山虽然经过了这次宛如洗毛伐髓般地道变化,周遭的树木都变得极为珍稀和茂盛,但是在这凤凰树周围,依然是光秃秃地没有生机,不时还能看到雷劈过的痕迹。
    半截凤凰树还扎根在地里,只是已经宛如无心之人一般,死气沉沉。
    紫玲玎横了唐方一眼,道:“你有什么办法。”
    唐方挠挠头道:“牛皮既然已经吹出去了,也只能走一步算一步。”
    紫玲玎没好气道:“我还以为你真的有什么神机妙算,看来我还是高看你了。”
    唐方嬉笑道:“作者想了一个星期都没想到这一段怎么把读者糊弄过去,我又怎么想得出来。”
    紫玲玎皱眉道:“你还记得当时当时卓静进洞之时,所说的那句话吗?”
    唐方思索半晌道:“你说的可是凤凰山下凤凰城,凤凰城里凤凰神,凤凰神化凤凰木,凤凰木藏凤凰心这句话?”
    紫玲玎点头道:“凤凰树的倒掉应该与这凤凰心有关。”
    “凤凰心?”唐方道,“可是当时我们进去看到的那些心脏。”
    “也许是,也许不是,但是如果我们要将这凤凰树复原,最好是从这凤凰心入手。”
    “那么要知道凤凰心的话,就要从要再进我们曾经去过的那个洞。也许那里有我们想要的答案。”
    紫玲玎点头:“可是现在卓静不再了,我们如何能够进去?”
    “看我的,”唐方上前一步鼓足中气,朗声道,“芝麻开门,芝麻开门……”神叨叨地咒语念完,这半截凤凰树根本毫无反应,唐方泄气道:“我是不行了,轮到你了。”
    紫玲玎似乎并没有被唐方这个并不好笑的笑话逗乐,绷着脸啐了一声:“无聊。”
    “我记得卓静当时手里好像拿了一根神杖,应该那根神杖就是开启凤凰树的钥匙,只是现在卓静被王仙峤给杀了,我们去拿找那玩意。”
    唐方提议道:“也许凤凰山还有其他的也说不定,我下去一趟问问。”
    “不可能。”紫玲玎摇头道,“这神杖肯定只掌握在凤凰山最有权势的人手里,否则若是谁都能进入这凤凰树,那凤凰山还成何体统。”
    唐方一拍脑袋道:“吾有一计献于紫仙子,仙子若纳则大局可定。”
    紫玲玎半分兴趣都欠奉,唐方涎着脸道:“紫仙子乃是龙虎山高人,移山倒海乃是举手之劳,不如我们就移来一株树在原地种上,反正那些凤凰山的小姑娘都没见过世面,我们一定能顺利过关。”
    紫玲玎冷笑道:“这凤凰树乃是蛊毒之源,凤凰树若是不能复原,这群凤凰女必死无疑,唐方你这是欺人还是自欺呢?”
    唐方往地上一滚,道:“那就没办法了。”眯着眼睛看着天上道:“今天天气倒是不错。”
    紫玲玎将头扭到一旁,懒得理睬他,唐方眯着眼睛看紫玲玎没有反应,又在地上滚了一圈,有意无意靠近紫玲玎几分。
    终于紫玲玎按捺不住,道:“唐方,你明明已经有办法了,为什么老这样推三阻四,你要是再这样无聊,我就走了,救凤凰山的事情,你唐大祖宗千般神通,自然一个人搞得定。”
    唐方见紫玲玎当真发怒了,一个跟头从地上弹起,竖起大拇指道:“紫仙子果然目光如炬,什么事情都瞒不过紫仙子。”
    紫玲玎叹息道:“唐方,你又何必这样讨好我,不觉得憋屈吗?”
    唐方脸色一暗,正色道:“小紫,你刚才猜的没错,这凤凰树倒掉,确实和凤凰心有关。而那些心脏已经被我吸收了,说真的现在要我吐出来是不可能的了,因为没有这颗心,我唐方必死无疑。”
    紫玲玎脸色一变,唐方续道:“但是也并非没有办法,其实我早已经知道,这颗心能为我所用,必定与我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我甚至可以断定,我和这颗心乃是同根同源,应该同属于僵尸之体。王仙峤正是因为知道这点,所以才会带我来此,因为他知道这凤凰树必定能救我一命。”
    “我前几日用内窥之术进入了我的内世界,现在我的内世界中不只有一个,而是两个,而另外一个内世界,则是来自于这凤凰树之源。”
    唐方摇头道:“我虽然不知道这个凤凰之源是什么,但是应该是僵尸三大真主之一,如果我没猜测错的话,这个人就是后卿。”
    “后卿?”紫玲玎神色大变,道,“后卿居然也也在你体内?那么她岂不是……她为什么要这么做。”
    “她这么做,肯定不会是因为我,而是为了我身体里面另外一个我。”
    “赢勾?”紫玲玎将唐方细细看了几分,叹道“看来这次王仙峤不仅仅救了你,还送给你一场天大的造化。”
    “所以如我没有猜错的话,这凤凰树便是后卿种下的,是她在这人世代言人,所以这凤凰山上只有女人没有男人,其实这些凤凰女其实都是后卿在人世的传人,只是她们自己不知道吧,她们口中的凤凰神,其实也就是后卿。”
    紫玲玎露出了思索的神色,道:“说下去。”
    “所以”唐方上前一步,用手一摸这颗已经枯萎的凤凰树,淡淡地道:“我现在不仅仅是唐方,也是这些蛊女口中无比崇拜的凤凰神。”
    紫玲玎呆呆地看着唐方用手摸过的地方,只见这个可枯萎的枯枝居然渐渐的如同久旱逢甘霖的禾苗一般,开始慢慢地舒展,渐渐的长出嫩绿的枝叶。
    枯木逢春。
    事实就在眼前,紫玲玎知道,唐方没有撒谎。
    “既然如此,为何你还要等三日。”紫玲玎道。
    唐方淡淡道:“每个人都要有一张底牌,而这个秘密就是我的底牌,没有到最后一刻,我不会揭开,这一招,是林不依教我的。”
    “既然是秘密,为什么要告诉我。”
    唐方淡淡道:“因为你是我唐方的妻子。”唐方用手一挥,这枯败的凤凰树忽然打开一道窄门,唐方道:“而且我来这里,还有一件事情要做。”
    顺着这道窄门,唐方领着紫玲玎轻步走了进去,两边的甬道黑暗潮湿,但是唐方的身上就宛如有着一道明亮大光一般,将前路照的通透,让紫玲玎感到温暖。
    唐方用手试探着捏住了紫玲玎手。
    这一次,紫玲玎没有躲闪,温顺地将柔若无骨的手放在唐方的手里。
    唐方的心中狂喜,若不是要在紫玲玎面前端着,他恨不得唱起歌来。
    走过甬道,又来到了那个凤凰树的内殿之中,内殿中一片狼藉,到处散落着蛊女的蛊坛,唐方脸上露出一丝诡异的笑容,道:“现在,该开始玩捉迷藏的游戏了。”
    紫玲玎虽然不知道唐方要做什么,但是她知道,眼前的这个男人已经成熟了,无论是道术还是心智,他都能为自己撑起一片天,而自己只要安心的跟在他身后,默默地支持他。
    他总有一天会成为那个让世间所有人仰视的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