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我的灵异事件簿 > 第三百七十八章 神农架(1)

第三百七十八章 神农架(1)

    我只不过看过他的小册子,对于一些鬼邪的奥秘,充其量算是略窥门径而已,至于深层次的阴蛊与妖奴之间的关系,我就搞不懂了,因为小册子上没写这些东西。

    我们走到自己的两座帐篷之间,点起了一堆篝火,现在有唐留风在,我们便感受到了一份安全。赵雪凝、于敏和于佳都困了,便钻入帐篷睡觉,我和唐留风唯恐小阴蛊和恶鬼去而复回,就坐在篝火边聊天。

    唐留风把阴蛊和妖奴的关系对我详加解释,阴蛊同样是妖奴,只不过级别较高,但它属于没有自己意识的一种怪物,是利用阴精植入冤魂体中,孕育出来的攻击宿主的特定异生物。黑山神殿下的阴蛊,虽然没有宿主目标,但它们也都没有自己意识可言,受到神像控制,攻击外来侵入者。

    所以说,它不可能控制妖奴,也不可能把人变成妖奴,我所说的情况,的确让人匪夷所思。

    我说没有意识的阴蛊都是低阶层的妖奴,真正的阴蛊王或是更高级别的阴蛊,是有法力的,就像那朵石花孕育出的阴蛊,就与众不同。还有这只小阴蛊,以及阴蛊干尸,那个石室里,摆满了石花,看着就不像是为特定宿主目标而孕育了。

    唐留风也想不明白怎么回事,因为这毕竟是属于古巫教□□秘密,只有少数人懂得其中奥秘,祥猪可能算是其中之一,估计乔兴德和马振海都不会知道,他们虽然是教主后人,可他们自小就遗落在民间,沦为普通常人,从没接触过关于巫教的任何东西。反倒是祥猪一脉传承,把巫教中的一些奥秘传到了今天。

    巫教的确是个令人感到特别神秘的宗教,我尽管深入其中经历了这么多事件 ,连教主墓都进过,可是到现在,我依旧看不清它的真实面目。就拿类似于玛雅神庙建筑的金字塔来说,在我对巫教的理解上,又增添了一份巨大的神秘感。让我更感迷惑,以至于都找不到方向了。

    唐留风也承认他对巫教的认识太过浅薄,停留在一个表面的层面上,而内里真正的秘密,恐怕祥猪也不可能知道。像血海以及血海道,那种厚重的钢铁墙壁,别说古人,现代人都很难做得到,只能以巫教神灵来诠释这种力量。可是,我们也都知道,巫教纵然很神秘很邪恶,拥有多种神秘力量的妖奴,但与血海中的铁墙,又显得格格不入,它们的力量,只仅限于杀人制造幻境,而真正要它们造一堵铁墙出来,恐怕不是那么容易的。

    我们谈谈说说,不知不觉天大亮了。

    赵雪凝、于敏和于佳也都从帐篷里出来,从背包里拿出食物,吃了早餐。柴泽峰他们三个家伙对于昨晚发生的事,只字不提,我们之中多了个人,他们也不闻不问,反正还是老样子,一直跟在我们屁股后头,甩也甩不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