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我的灵异事件簿 > 第二百八十五章 揽祸上身(1)

第二百八十五章 揽祸上身(1)

    到了外面门口我才想起来,隧道中血潮灌涌,成了一片汪洋血海,怎么才能回到九宫莲花洞?正想着这个问题,鬼花树上又传来了幽泣声,枝叶悄然向我们伸展过来。我心头打个突,这里不宜久留,只能拼着从血潮中游过去了,没有别的好办法。

    “大家做好准备,一会儿从血水中游泳回去,你们跟紧了我。”我转头向她们说道。

    “你身上穴道解开了吗?”赵雪凝看着我问。

    经她提醒才想起来我的身上被封闭了穴道,浑身使不出力气,游泳的活当然是干不了。

    我无奈看看铁门,只有再退回密室想办法了,刚要转身,铁门上忽然响起一声巨响,吱呀呀的向内打开,一股血潮狂涌而入。我们猝不及防之下,一齐被血潮冲倒,向鬼花树冲过去。

    此刻鬼花树上的枝叶正等着我们,一个个都被卷了起来,枝头上的花蕾蓦然间开放,一片片花瓣非常巨大,犹如魔鬼的獠牙一样,往我们头顶吞落。我们被血水冲击的根本没有自主之力,眼睁睁看着花瓣要将我们吞噬进去,除了惊恐之外,无可奈何。

    不过幸亏血潮势头凶猛,铁门一旦打开一条缝隙,一下子就被完全冲开,巨大的血流灌进屋子,立刻把枝叶上的花朵都冲的歪斜到一边,让我们在千钧一发之际暂时幸免于难。

    一条人影随着血水冲进来,瞬间就到了我们身前,也被一条枝叶牢牢的卷住,我转头一看,竟然是那个陌生青年。他此时被鬼花树枝叶缠住之后,双手乱舞,失去了理智,看到我们也如视而不见,眼珠睁得大大的,写满了无穷恐惧。

    “先控制了鬼花树,让我们下来,大家一齐想办法逃出去!”我冲着他大叫,现在只有他有法力跟鬼花树一拼,至于血潮,只要血怪没来,暂时不会有危险。

    我声音刚落,血水已经涨过了头顶,把我们全都淹没在下面,我也不知道刚才他听到了没有。

    血水下面暗流涌动,仍然冲击的花朵不能将我们吞噬到口中,但我们被枝叶牢牢缠住也无法脱身。我本来穴道被点,就使不出任何力气,也不去挣扎,脑子里急速飞转着想办法。

    陌生青年可能是在血水淹没我们一霎那听到了我的叫喊声,他距离我并不远,首先伸手在我腰上摸了一把。虽然血水里面什么都看不到,但伸过来的手掌非常大,肯定是他的,而且他缩回手之后,我忽然觉得身体能够用力了。

    我双手摸到了花枝,紧紧的抓住了,用力向两边一扯,花枝居然非常坚韧,一下没扯断。我一咬牙,拼命的加力再扯,花枝终于崩断了。我摸索着找到赵雪凝她们三女,一个个把身上花枝扯开,就要游出门。

    忽然间,一股巨大的暗流漩涡把我们全都卷的晕头转向,朝密室方向冲过去。我正纳闷从哪儿来的这股暗流,就发现眼前血水唰的分开,一颗巨大的脑袋出现在了眼前。我看到这一幕差点没吓死了,仓皇失措的拉着不知谁的手,拼命向密室游过去。

    但我们游到密室门外的时候,发现门关上了,无路如何都找不到机关所在。现在血水把整个屋子灌满,根本无法浮出去换气,刚才挣脱鬼花树逃跑,耗费了不少气息,这会儿感觉到气息不济,再这么下去,非憋死不可。

    我急的在血水中团团转,心想还是冒险往外逃吧,一个个摸到赵雪凝、于敏和于佳她们,推着三人朝外游。

    但游出几米,就触摸到了大脑袋的脸孔,一阵彻骨冰凉,我吓得心底一颤,急忙缩回手,朝一边游过去。奇怪的是,大脑袋并没有向我发动攻击,好像正跟那个陌生青年较劲,发出的力道,把血水搅的犹如翻江倒海,气流横生,冲的我们几乎难以往前游动一步。

    当我们拼力游到门口的时候,血水缓缓下降,哗啦一下,我们四个人都浮出水面,拼命的呼吸几口。赵雪凝、于敏和于佳水性都不弱,她们在水下憋气这么久没出现什么问题,不过现在脸上都被鲜血覆盖,一时也认不出谁是谁了。

    距离门口只有一步之遥,可是水下暗流把我们牵引的在漩涡中不住打转,根本游不出去。好在水位逐渐下落,露出了大脑袋半个脑袋,它果然正在跟陌生青年较劲,后者仍然被鬼花树枝缠着不放,但一只手用力推拒着花朵的侵袭,一只手抵挡小脑袋的攻击。

    他的手看上去非常神奇,好像在身前砌了一道坚固的壁垒,把小脑袋推拒在两米之外,怎么摆头晃脑都挺不到前面。不过,他脸上的血水随着汗珠的冲刷,逐渐显露出苍白的脸色,眼珠中也闪烁出痛苦,显然是到了强弩之末,正在苦苦支撑。

    水位的降低并不是他的功劳,而是大脑袋见无法突破对方的五指关,就开始把血水吸进肚子,产生一股巨大的吸引力,要将对方吸到嘴里。此刻陌生青年身子被吸的往前弓起来了腰,头发衣服全都笔直的伸展到前面,好在身上有鬼花树枝缠绕着,反倒帮了他一个大忙,鬼花树身都被带的弯曲欲折。

    随着大脑袋的吸引力,我们也随着血水往回倒退,我心想逃也逃不出去,这个青年如果被大脑袋吸走,大脑袋肯定马上掉头对付我们。眼下情况不如齐心合力,帮青年一把,还能指望他逃出这里。

    想到这儿,我松开了赵雪凝她们,随着水流一下冲到了大脑袋的嘴边,挥起一拳打向它的眼睛。不管妖怪再怎么厉害,眼珠是最为脆弱的地方,就算打不着,也能吓它一下。果然,大脑袋一闭眼睛往后缩头,吸引的力道大大减低下去。

    小脑袋机灵的转回头,怒目瞪视着我,我被它看 得心底直发毛,心叫糟糕,老子把事揽到了自己身上,这下麻烦大了。